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2章——王八
    金阳知道,银玄可以应付张家少东家和张二强子,他在一旁看着银玄发挥,如果她有危险,他也会瞬间冲上前去保护她。

    张家少东家被银玄的话打脸,气得不轻,脸黑得堪比包公,一巴掌扇在张二强子脸上,“没出息的东西,在这丢人现眼,还不滚。”

    张家少东家愤然离去,连桌上的药丸都没顾上拿,当然他也没留下钱来,张二强子像只哈巴狗,挨了主人的打,依旧屁颠屁颠的追随着主人而去。

    医竹楼因为张家少主的离去又恢复了正常的秩序。

    银玄给今天最后一位病人抓完药,包好,将药放在病人手里时,病人意味深长地说了句“银玄医女,得罪了张家,你自己可要多加小心呀!”便拿着药匆匆离去。

    银玄知道病人的意思,张家人阴,吃人不吐骨头,张二强子又狗仗人势,睚眦必报,今天她不仅得罪了张二强子,更是得罪了张家少东家,他们定是不会善罢甘休的,想到这里银玄就心烦,愁眉不展的。

    “傻丫头,为那条狗的事发愁,长了皱纹了可不值得。”金阳在银玄的头顶上温柔地抚摸了一下,也许正是金阳这温柔的摸头杀,让银玄有了依靠的感觉,顿时她的心里也就没那么烦了。

    “金阳,今天我得罪了张家少东家和张二强子,他们不会善罢甘休的。”银玄满脸愁容。

    “怕吗?”金阳问。

    银玄摇头“不怕,我有毒针,我只是心烦他们如果常来闹事,病人以后就不敢来了。”

    “你有毒针,什么毒针?”金阳不可思议,没想到看似柔弱的银玄竟然还有杀伤性武器,也不知道她的毒针有多毒。

    “晕睡针呀,我将五味子、柏子仁、晕睡虫的尸体等草药泡入酒中,再将银针放入酒中淬炼直至完全吸收药效,这些淬上毒的银针,只需扎破一点血来,就可以立马让人进入睡眠中,动弹不得。”

    银玄顺手就拿了一根针出来,得意的在金阳眼前晃一晃“你看,就是这种针,它们很厉害的。”

    金阳无语即刻说道:“银玄,让人睡觉的针,也能叫毒针?毒针是可以杀死人的那种针。”

    “它很厉害的,可以让人立马晕睡过去,只要这人晕睡过去,不就是任由我处置,可比那些直接杀人的毒针还毒呢。”银玄着急辩解。

    金阳不信,世上有什么药可以让人这么快入睡,那银针,真有银玄说的那样厉害?

    金阳取过银玄手里的针,怀疑地问:“这东西真这么厉害?”

    “嗯,我……”银玄还在点头,本想说,我在师傅身上用过一次,效果很好,师傅足足岁了三个时辰才醒来。

    银玄话还没说完,只听到金阳说了句“我不……”随后只听到咚…的一声,金阳倒在了地上。

    银玄看到躺在地上的金阳很是无奈,他推了推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金阳,“你和师傅怎么都是一样的,非不相信我呢,师傅当年也和你一样,往自己手上扎了一针,结果睡了足足三个时辰,那时有春青和夏彤在,我们还可以把师傅扶到房里睡,你这么重,现在我又是一个人怎么扶你呀?”

    银玄看着躺在地上的金阳,真是愁死了,突然她眼轱辘一转,想到一个恶作剧,瞬间愁下眉头,喜上心头。

    银玄想起他曾经想用软骨散教训金阳的事,因为软骨散起效快,易投放,而且中毒之人只是暂时失去行动能力,人却是清醒的,银玄本想让金阳看着自己教训他,他却无力反抗,好好的气一气金阳;没想到那时金阳会晕了过去,弄得她那次不仅没有教训成金阳,还在他的床边守了很久,虚惊一场。

    天赐良机,机不可失时不再来,“金阳现在是你自己送上门来,就不要怪我了……”银玄忍不住一脸的坏笑。

    银玄研了好多墨,她将砚台端在手上,毛笔蘸上墨汁后就在金阳的脸上画起了王八,还在金阳的额头上写了一个大大的王子,鼻下顺着嘴形写了个大大的八字。

    “王八,呵呵、呵呵...金阳你这个王八总是欺负我,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银玄边画边说,画得津津有味。

    “银玄…村长叫我过来问你,你家梨园梨熟了,需要劳力帮你收梨不?”

    广生人未到,声先到,先是惊了银玄一跳,接着银玄快速反应过来,赶紧端端坐在就诊椅上,一本正经地看着进入诊室的广生。

    广生一进门就被躺在地上的金阳惊了一跳,“啊…这人?”

    因为金阳的脸已经被银玄画满了王八,广生一时半刻看不出来躺在地上的人是谁,他边看金阳边问“银玄这人是谁呀,你在他脸上画王八干嘛?”

    银玄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广生,他就是你抬回来的那个病人,他身体上的伤已基本痊愈,可是脑袋伤的不清,忘了所有的事,连自己的名字都忘了,估计是中了什么邪祟,还时常晕倒,我在他脸上画上王八,是想帮他镇镇他脑子里的邪祟。”

    “那他怎么会躺在地上?”广生不解。

    “还不是他脑子里的邪祟做怪,突然就晕了过去呗,要不你帮我喊几声王八,估计能帮他把邪祟喊走,他就醒来了。”

    “王八、王八、王八。”广生对着地上的金阳连喊了三声王八,金阳依旧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广生挠挠脑袋说:“银玄,这样不行,我一个人的力量太小,你等等。”

    “唉、唉……”银玄没叫住广生,广生就像个泥鳅,一溜烟就离开了医竹楼,等广生再次回来的时候,他已经叫来了十几个村里的男男女女。

    银玄看到这些浩浩荡荡的人群就知道完了,这次玩大了。

    银玄想阻止,可惜她阻止不了村民的一腔热情,现在她只求金阳千万不要醒来,因为这十几个男男女女正围着金阳,一片好心的对着他喊着王八、王八、王八……

    好吵呀,自己睡得正香甜,耳边却一直在吵吵,是什么声音一直在耳边吵个不停,不想醒来,还想睡,可是真的好吵……金阳的大脑正在作睁开眼睛的斗争,实在是太吵啦,金阳挣扎着睁开了眼。

    哇……什么情况?

    眼前一堆人脸。

    金阳吓一跳,立马坐了起来,一脸茫然地看着眼前那些人,他们都齐声声的对着他喊“王八...。”

    金阳还没反映过来,就听到广生高兴地大喊“银玄,他醒了。”

    原来不是梦,定是银玄搞的什么鬼,金阳向着人群憨笑,眼神不动声色地看向银玄,银玄被金阳的目光冲击到心房,心脏一阵失重般的坠落,她预感到大事不妙。

    银玄只好将昏睡针藏在手间备用,对大家说道:“各位,没事了,他醒了就好了,谢谢各位了,大家赶快回家吧。”

    广生一脸得意地对银玄说道:“银玄,你看,还是我厉害吧,人多力量大,这不,大家一起喊,不到一炷香的功夫他就醒了。”

    银玄露出一脸苦笑,嘴里说着谢谢广生哥,心里却想的是,谁让你叫人来得呀,这下我完啦!

    伸脖子是一刀,缩脖子还是一刀,广生他们都走了后,银玄硬起了脖子,一副豁出去了的模样,“金阳,这只是个意外,你不要靠近我,我手上的针可没长眼睛。”

    哼哼……

    金阳皮笑肉不笑,不怀好意地看着银玄,看得银玄忍不住哆嗦,银玄咽了咽口水,软下声来对金阳说道:“这真的是个意外,你要相信我。”

    “丫头长本事了。”只见金阳手一抬在空中打了个响指,银玄立马动弹不得,是金阳用魔力控制了银玄。

    银玄现在使出吃奶的劲也动不了自己一个手指头,“金,金阳你对我做了什么?”

    “你说呢,你猜接下来我该对你做什么?”金阳嘴叫勾起一抹邪魅的坏笑,那抹坏笑在他那张画满王八的脸上显得格外的狰狞。

    银玄现在感觉自己就是砧板上的肉,不,不对,自己就是砧板上没死透的鱼,看着金阳向她走来,如同看到一把锃亮、锃亮的菜刀,正要向她砍下来。

    “啊……”

    银玄忍不住,闭着眼大声尖叫了起来。

    一个东西塞进了银玄的嘴,堵住了银玄的嘴,银玄睁眼一看,自己嘴里被塞了一个梨,金阳早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眼前广生一脸茫然地看着她问道:“银玄,你中邪了是不是,一个人在屋子里尖叫个啥?”

    银玄用手拿下嘴里的梨,发现自己的手竟然能动了,她心喜地看看自己的手,如获大赦般的轻松,撒谎笑道:“广生哥,我刚在练嗓子,你找我有事吗?”

    “练嗓子?银玄我怎么觉得你练嗓子的声音特别的恐怖呀,感觉像被杀的猪在的叫。”银玄一阵难为情,她刚才可不就像一只被杀的猪吗?

    囧、囧、囧…

    广生自顾自地接着说道:“银玄,村长叫我问你,你家梨园的梨需要找人帮忙收不,我把这事给忘了,就返回来再问问你。”

    “广生哥,这梨园的梨还和往年一样,给我们医竹楼留十斤,其他的大伙分了吧。”

    “唉,好嘞,我现在就去回村长的话。”广生一溜烟又跑远了。

    广生前脚一走,后脚,银玄又无法动弹了,银玄知道是金阳干的,她万般无奈只好硬着头皮叫道:“金阳,你给我出来!”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