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1章——破坏规矩的人
    水镜前两个老头看着接吻中的两个年轻人,两老头笑得是呵呵、呵呵……的。

    “天尊老头,这次是我徒弟吻上了你未来的徒弟,是我徒弟抓住了主动权,你未来的徒弟一生一世也逃不掉我徒弟的手掌啰!”涂山神尊欢喜地拍着手蹦蹦跳跳着。

    “逃不掉就逃不掉,男人嘛屈膝在自己媳妇面前有个啥,再说我本就喜欢银玄,我还不想他逃掉呢。”天尊把脸凑到涂山神尊面前,继续说道:“呵呵...老狐狸,银玄找到了郎君我可不比你的开心少,银玄是个好丫头,她值得有个好男人去爱她,如果我那还没收来的徒弟欺负了银玄,我还要帮着银玄收拾他呢!”天尊看着两个璧人百年好合的样子,也是非常的欢喜。

    “天尊老头,说得好,这话我爱听。”涂山神尊拉着天尊蹦蹦跳跳起来,两个老头在水镜前欢快的跳着,为银玄马上就要脱单而高兴。

    “涂山老狐狸,这水镜你可不能再看了,银玄都找到归宿了,再看下去,你都要成老流氓了!”天尊边跳边说。

    “去...你个没正经的天尊老头,这水镜是天地初始,自然孕育出来的神物,不该显示的它绝对不会显示出来,这,你不是不知道,你这个老处男,要想耍流氓,变个帅哥自己下凡风流一下去。”

    下凡?

    天尊听到下凡就停止了蹦跳,“下凡,下凡好呀,涂山老狐狸,想不想下凡去喝一口你徒弟的喜酒?”

    听到喝银玄的喜酒,涂山神尊也停止了蹦跳,“想,当然想啦,你说的这不是废话吗,我早就想好了,等银玄大婚那天,我们也下去凑个热闹。”

    天尊摇头道:“我不仅要喝喜酒,我还要喝他们敬的茶。”

    涂山神尊一听就来了劲,“天尊老头,你有啥好办法?”

    “办法是有,不过你得听我的,否则我就没办法了。”天尊吊着涂山神尊的胃口。

    “什么办法说来听听?”涂山神尊的狐狸眼充满孩童般的求知欲。

    “你先应了我,我再告诉你。” 天尊昂首挺胸捋着自己的山羊胡,活像一个看着瀑布正在吟诵“飞流直下三千尺……”的诗人。

    “应,应,应,我都应了你,你快说,快说。”涂山神尊现在哪里是什么万年老狐狸,他现在就是一只急躁的猴。

    天尊的办法让涂山神尊难为情起来,因为天尊要涂山神尊变成一个老太婆,他们两装扮成老夫妻,在新婚当天弥补蓝光宇和银玄没有高堂的缺失,具体怎么做这就要等到蓝光宇和银玄大婚之时才知晓。

    涂山神尊不想男扮女装,更不想扮成一个老太婆,他扭捏着想要反悔,拉着天尊的袖子说“天尊大人,要不我们剪刀、石头、布,谁输了谁扮老太婆好不好?”

    天尊抖袖一甩,“你这只老狐狸,谁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你不想扮女人,想让我扮,这怎么可能,我七尺男儿装扮成一个女人也不像呀,你们狐族天生妩媚,你要装成一个女的,风华绝代,绝对没事人怀疑,哼…你若不干,我们不去便是。”

    天尊故做生气,不去看涂山神尊。

    涂山神尊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揉着自己的袖子想了片刻,无奈答应道:“行,扮女装就扮女装,我听你的。”

    这两老头,怪不得可以做成万年的好朋友,好基友,两个都老返了小,不靠起谱来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水镜里蓝光宇可比这两老头靠谱多了。

    “银玄,你可知为何今天我不让你将那兔子送给小狗蛋?”

    银玄摇头。

    “银玄,你这样毫无理由的赠予,极易助长人之贪欲,你免费给了他一次、两次、三次……到第十次你若不再免费给了,一些人就只会记得你没给的那次的坏,而前面你给的九次的好,他们都会记不得了。

    当然,也有例外,心怀感恩的人还是有的,有人拿了你的好,就会一心想要回报,能回报那便是礼尚往来,这样的礼尚往来建立在大家物质基础相当的层面上。

    对于有些家庭情况不好的人,又心怀感恩之心,他们拿不出什么东西来回报你,他们就会觉得自己欠了你一个大人情,对于感恩的人来说,世上唯有人情债不好还,他们可能会因无法回报你的情,而羞于见你,这样你不是少了一位知恩的朋友?

    送人东西和帮助人一样,都要在节骨眼上,俗话说‘救急不救穷。’也是这个道理。

    我今天收了小狗蛋家几文钱,他们因为兔子是自己花钱买来得,拿着回去也心安,不会因欠了你的情而不安,也不会滋生他们的贪欲岂是是很好?

    银玄点头她觉得蓝光宇说的有道理,对着蓝光宇浅笑道:“蓝光宇,我明白了。”

    浅笑中的银玄如盛开的百合花,冰清玉润透人心脾,蓝光宇忍不住将银揽入怀中,“银玄,不要叫我蓝光宇,叫我金阳,我喜欢金阳这个名字,因为它和你的名字相配,金配银,日配月,代表我们情比金坚,想爱的日子与日月同辉。”

    原来他给自己取名金阳是这个意思,自己以前是误会他了,银玄心里泛起涟漪,她幽幽的靠在金阳的肩头,继续听他讲述过去的故事。

    天上的上玄月悄然换成了下玄月,金阳抱起靠在自己肩头睡着了的银玄回到了医竹楼。

    现在是梨村丰收的季节,梨村的选梨会要进行半月左右,在这半月里,医竹楼也注定了人不会少,因为有了金阳的排号就医的好方法,人多比往常多了却没有往常的拥挤,大家在待诊区坐着,有些还可以闲话一些家常,毕竟这十里八村的人相互通婚,串集,大家很多都相互认识。

    你有你的次序,有人偏偏就要破坏你的次序,因为那人觉得他的主人在梨村是“老子天下第一。”

    破坏这个次序的人不是别人,就是梨村、杏村、桃村、李村四村的管事——张家里的一条凶“狗”二强子。

    二强子本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在梨村靠着吃百家饭长大,大家原以为这样的人,小时候村民给了他帮助,长大后他去了张家,当了张家的收粮先生,能帮村里人说上好话,减轻一些村里的交粮负担。

    哪知,这人到了张家,便跟了张姓,将梨村村民哪家有多少鸡、鸭、鹅,村上有多少耕牛,多少良田,多少瘦田,产量多少,村里有多少壮劳力……如数家珍般告诉了张家人,还建议张家人提高收粮标准和数量,一度陷梨村的村民于水火之中。

    早听说医竹楼的小医女医术了得,一般像这样的平民医者,张家是看不上的,今天赶巧少东家过来选梨,嗓子不舒服,便起了心去医竹楼看病。

    少东家来到医竹楼,金阳便将号签给了少东家,并安排少东家在就诊区等待看病。

    少东家没说话,狗先帮主人嚷嚷上了,“你这个没长眼的东西,没看到这是少东家吗,你竟然安排少东家和这群贱民坐在一起,你长了几个脑袋?”

    张二强子训斥了金阳后,又对着诊室里的病人嚷嚷“没长眼的东西,没看到少东家来了,还不赶快滚出来让少东家先看病。”

    病人一听是张家的少东家,心里不由的一惊,后背生寒,大家都知道张家人阴,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主,比那些欺男霸女的管事家族还要可怕,现在少东家要插队,谁还敢说个“不”字?

    正在就诊的病人赶紧退了出来,将位置让给了少东家。

    少东家冷瞟一眼不识时务的金阳,又鄙视地看了看周围的村民,冷哼一声“一群贱民。”甩一甩衣袖就趾高气扬地跨进了诊室。

    这人破坏了医竹楼的规矩,银玄本就心里有气,碍于不想为难村民,便忍着恶心给少东家看了他的嗓子。

    少东家的嗓子没什么大毛病,就是有些水肿,几粒含丸足已治愈,银玄包了几粒含丸给少东家,说道:“九粒含丸,每天早、中、晚,饭后含至丸化即可,三文钱。”

    这时,张二强子猛拍一下桌子,把银玄吓一了跳,“你这丫头,眼瞎还是耳聋?少东家来你这看病,那是看得起你,少东家的钱你还敢收,你这医搂不想开了是不是?”

    银玄本就心里有气,现在被张二强子教训是气上加气,她直接站了起来,毫不示弱地怼了张二强子。

    “你这人,狗仗人势,你家主人还没说话,你就在这里乱叫,知道的说是你家主人对狗好,不知道的还认为你家主人没本事,连自己家的狗都看不好。

    我开医竹楼给人看病和张家开米庄有什么不同,都是开门做生意,收诊费那是天经地义之事,就像太阳的东升西落,人要吃喝拉撒是一个道理,我凭什么不能收诊费,莫不是张家偌大的家业都是虚的,其实张家拿不出钱来,看不起病?”

    银玄的话,怼的是张二强子,打的是张家少东家的脸,现在张家少主的脸是青一阵的红一阵,很是难看,他没想到眼前这个医女敢怼张二强子,更没想到张二强子会被一个小医女怼的说不出话来。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