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章——不靠谱的两老头
    银玄的师傅是神,这是不容置疑的,这装药膏的瓶子是神界之物,而药膏的药效又非同一般,一个小神还做不出来这样的药膏,那么银玄的师傅无疑是一位大神。

    神域金阳不熟悉,不过他知道,神域里有些神呀、仙呀的就是喜欢没事在凡间历练,再收个什么徒弟之内的,遇到资质高的就带回神域好好培养,遇到平庸的就放弃,走得潇洒不带走一片云彩。

    金阳试探地问道:“银玄你知道你师傅是什么人吗?”

    噗嗤……

    银玄笑道:“金阳看你这话问得,好没水平,我自己的师傅,我当然知道他是什么人啦,他是天底下最好的师傅了,从小他就教我行医治病,认识各种草药,是个可爱的白胡子老头。”

    涂山神域——

    涂山神尊刚打开水镜就听到银玄在说自己是天底下最好的师傅了,是个可爱的白胡子老头,乐得涂山神尊半天合不拢嘴。

    “呵、呵、呵,天尊老头你看,我的徒弟是不是很乖呀,你听听,她说我是天底下最好的师傅!,呵呵,这个银玄我可真没白疼她,像她这样有孝心,又会做美食,修为还高的徒儿可真不好找。”涂山神尊得意的在天尊面前卖弄着。

    天尊翻了一个冷冷的白眼给涂山神尊,没好气地说:“是,是,是白胡子怪老头,这么好的徒儿,你捡大便宜了,还不快来下棋,在那里得瑟个什么劲?”

    涂山神尊还看着水镜,还想听听银玄怎么说他,天尊温怒道:“你这棋还下不下了,不下我可要走了。”

    “下、下、下,天尊老东西,我现在三个徒弟都在凡界,你要再走了,我可真就是个孤家寡人了,你不能走。”涂山神尊磨磨蹭蹭舍不得将眼移开水镜。

    “涂山老狐狸,我不走,天天在这里看你打开水镜子气我呀?哼,今年的怪味松露糕也吃不到了,我明年再来。”天尊做着甩袖子就要离去的模样。

    “哎呀,不看了,不看了好啦吧。” 涂山神尊眉欢眼笑地来到天尊身边,好一番游说又才把天尊拉回了棋桌。

    两个白胡子老头在黑白方寸之间大显身手。

    天尊突然想到一件事,本来要落子的手僵在了半空,问道:“老狐狸,那金阳可是个魔界之子,你不介意?”

    “介意什么?现在神魔两界相互友好,互相通婚也是常事,十公主不还嫁给了魔帝了吗,我看那孩子秉性不坏,又是人魔混血,魔界已无容他之地,以后入赘到我涂山,还不是我涂山的神仙。”天尊满脸的担忧,涂山神尊却是满脸的无所谓。

    “你这老东西,考虑事物就是肤浅,银玄本就是上神,再寻得玄冰可就是神尊了,地位尊贵,可是那魔界小儿可以高攀的?”天尊提醒。

    “高贵个屁。”说到这里涂山神尊就气不打一处来。

    他喝了口茶继续说道:“想当初银玄因为顶着一个猪鼻子参加了一次百花会,便落了个贪吃丑女的名声,最后修行圆满历劫升为上神,整个神域也没几个人来庆贺,那个时候怎么没人说她尊贵?要知道你,那天父小徒也不过只是个上神境而已。”

    涂山神尊的话说得天尊惭愧,涂山神尊只收了三个弟子,一个内门弟子,两个外门弟子,可是这三个弟子修行都非常优秀,内门弟子银玄更是逆天,只用了一千年的时间就修得了上神位,而那另外两个徒弟,也是一脚就要迈入上神位的人了,再想想自己众多弟子里,上神位的弟子寥寥无几,而这些迈入上神位的弟子,还都是修行了几千年才修得此位的,自己的徒弟简直没法跟人家的徒弟比,这能不让他感到惭愧吗?

    惭愧的天尊低着头没有说话,涂山神尊可来了劲,“还有,还有,索性我今天就把话说完,银玄和巫山的灵柔都到了适婚的年龄,那巫山的门槛都被踏破了,我涂山,一个上门说亲的都没有,天下到底是个看脸的社会,那懂上神的尊贵。”

    涂山神尊愤愤不平的样子,天尊可抓住了他的小把柄,“我说涂山老狐狸,当年是谁带着顶着个猪鼻子的银玄去参加百花会的?以你的修为,银玄中的那个猪瘟家的唾沫幻,你要想帮她消除,不过是眨眼之事,可你偏偏就没那么做,银玄没人上门说亲,你能怪谁,还不得怪你自己有私心。”

    “臭老头,我有私心,我能有什么私心?”涂山神尊跳起脚来反驳。

    天尊也不甘示弱,指着涂山神尊的鼻子就说“涂山老狐狸,当初你若不是想把银玄多留几年在身边,不想她早早的就被人给追跑了,就不会出现今天,到现在银玄在神域还无人提亲的窘境。”

    自己的小心思别人说破,涂山神尊一脸的难为情,“我…我…我哪里知道百花会之后,有人会给她戴上‘贪吃丑女’的标签啦?

    是,当初我是有那么一丢丢的私心,我只是想将银玄多留在身边一些时日,等她大一点再嫁人,我也没想到,会留来留去留成了个老大难嘛!”

    说到这里,涂山神尊突然眼珠子轱辘一转,贼眼、贼眼地看着天尊,看得天尊以为自己身上长了跳蚤、虱子,连忙拍着自己的衣裳,满身的不自在“涂山老狐狸收起你的狐狸眼,不要这样看着我,怪不舒服的,有什么你直说。”

    “天尊老头,你不是一直想把银玄说给你那两个徒孙,玉晨和傲天吗,为什么这一千多年来,也没见天父府和战神府的人上过我涂山的门呀,你是不是也是有心想让我们家银玄单身的呀,嗯…老实交代?”

    天尊感到无比委屈,冤枉,真是天大的冤枉,他是想撮合银玄和玉晨或者是傲天的,可是,天父一句银玄实在太丑,不适合神帝之家而拒绝了;那战神更是可恶,一句贪吃的女人多无德不要,就堵住了天尊的嘴。

    天尊也极力为银玄辩白过,说银玄是个不错的姑娘,长得虽不是倾国倾城,但是绝对是个漂亮的姑娘,还被战神媳妇说成是吃了银玄的怪味松露糕口软,不得不帮银玄说话,那银玄的模样在百花会,众神可是有目共睹的……。

    哎……!

    天尊无奈,他没有把心里的话说出来,只是摇头感叹道:“多好的姑娘,就和我们神界男子无缘,便宜了魔界那小子。”

    天尊心想,如今玉晨已有了心上人,就是花界的白茉莉,姑娘人如其名也算是个良配,只是那傲天现在都没有心仪之人,巫山神女心系于他,可是她对人家一直不冷不热的,也不知道他在挑个什么?

    哎……!

    想到自己最喜欢的这个徒孙,天尊又长长的叹了口气,天尊最近一直在涂山和涂山神尊唠嗑、下棋的,还不知道战神府已经忙得不可开交,傲天历劫失败,被送回了战神府目前还没醒来。

    “我说天尊兄呀,你也别在这里唉声叹气的了,银玄虽然是我的徒弟;但是他也非常孝顺你不是,你说,她做什么好吃得的时候,没想到你,银玄也相当于你半个徒弟嘛,你说对不?”

    “半个徒弟哪有全个的好,要不你把银玄让给我,做我的徒弟,我让她做你的半个徒弟如何?”

    “那不行,那不行,坚决不换。”涂山神尊想都没想,撅着嘴,头摇的像个拨浪鼓一样。

    天尊一下想明白了一件事,他说道:“涂山老狐狸,你说如果银玄是我的徒弟媳妇,那她还不得叫我一声天尊师傅呀,对不?”

    “这倒是,这倒是,可惜你这个老东西的徒弟都结婚生子了,我家银玄绝只能是正室,不能为妾,呵、呵、呵,老东西你没机会啰。”

    “谁说我没机会了,我现在就下凡去收那金阳小子为徒弟,哈哈,银玄只要嫁给金阳,就是我的徒弟媳妇了,哈哈!”天尊甚是得意的大笑。

    涂山神尊愣了片刻,立马说道:“他可是魔界之子。”

    “无妨、无妨,现在神魔两界相互友好,这孩子秉性不错,这可是你说的,”天尊看向涂山神尊,接着说“我还没收过一个小魔仔做徒弟呢,我倒要试试收个小魔仔徒弟的感觉。”

    “这倒是,这倒是,收个小魔仔做徒弟,你这老头又做了一件破天荒的事,甚好,甚好。”涂山神尊拍手称好。

    涂山神尊和天尊,这两个早已经不问神界世事的白胡子老头,是老顽童撞到了顽童老,两个在一起就是一个大大的不靠谱。

    如果天父要知道了现在天尊的想法,估计会气得当场吐血,立马跪下请求天尊三思,只是他现在不在,两个老头开始谋划起如何收金阳为徒来。

    两老头一致决定,待银玄和金阳大婚以后,天尊就收金阳为徒。

    他们不知道,此刻的金阳心里正很很地鄙视着银玄的师傅——神界的老头,估计太老了,没眼力劲儿,眼睛都长到后脑勺去了,她的银玄,这么好,尽然被遗弃了,那老头连修行都没教给银玄,只教了她行医治病,不靠谱,算了,看在他是银玄师傅的分上就不腹诽他了,他没带走银玄也好,带走了我还没机会找到这么可爱的媳妇……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