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章——对不起,金阳
    很快金阳就想到应对之法,他装着傻,挠挠脑袋,嘻嘻一笑“我也不知道我是谁,估计我是个编竹的人吧,我好像很会编竹子,而且速度还很快,你若不信,我可以在你数到一百就能编出一个小竹篓子来。”

    金阳说得诚恳,装着一副老实巴交的模样。

    银玄不吃他这一套,她心想,金阳你现在装出来的老实模样可骗不了我,银玄冷哼一声,不屑地看着金阳,“在我数到一百你能编出一个小竹篓子来我就信你,否则,我会把你交给村长。”

    丫头别说交给村长,你就是把我交给你们皇族的大巫师,也查不出我半点异样来,我没有魔丹,只要我不用法力,就和你们普通人一模一样,我只是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现在我就让你开开眼。

    “你可看好了,数好了!”

    金阳取来一根竹条,快速编织起来,只见那竹条在金阳的指间旋转、飞舞,眨眼功夫一个小小的竹篓就出现在了银玄面前。

    若不是亲眼所见,银玄还真难相信这是真的,这小竹篓编得娇小精致,如果将它放在桌上甚是好看,看到金阳手里编好的小竹篓,银玄的疑心也消散了一些。

    “把你的手伸出来给我看看。”

    小丫头,鬼心眼还真多,你想看我就让你看,金阳将双手都伸到了银玄面前,银玄看着金阳长满老茧的手,很是满意点头问道:“这么多茧子,你这绝活是从小练出来的吧?”

    可别说,编竹篓还真是金阳从小练出来的。

    编竹篓是练习九天无影乾坤剑的基础,只有手速快了,变化于无影之中才可以练剑,百年的练习,金阳眨眼之间就可以编出个竹篓,不过他也仅仅只会编竹篓而已,为了不让银玄再起疑心,他才放慢了速度,这次算是顺利过关,这小丫头太过聪明,他以后做事还是多加谨慎些才是。

    金阳又挠挠脑袋,傻傻地笑道:“我也不知道,忘记了,估计是吧,这个竹篓子送你。”

    金阳将手里的竹篓子递给了银玄,银玄接过竹篓,看着这么精致小巧的竹篓子,赞不绝口,她的疑心也烟消云散。

    银玄不客气地道:“谢谢啦!”

    金阳的慷慨赠竹篓和竹编绝活,在银玄心里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金阳,你把就诊室隔离出里外两个屋是什么意思?”

    金阳没有回答银玄,他只是手里拿着一把切割整齐的竹签向着诊室走去,银玄只好屁颠屁颠地跟了进去。

    金阳来到就诊桌边,看着干了的砚台道:“研墨。”金阳使唤起人来很是顺口,银玄虽不习惯被人使唤,好奇心作祟,还是驱使着她研起了墨来。

    墨研好后,金阳就在竹签上点起了小圆点,从一个小圆点到点满整个竹签的三十个小圆点,每个竹签上的圆点个数不一。

    “金阳,你这是干什么?”银玄更加的好奇了。

    先在不告诉你,等会有病人了,你就知道了。

    今天梨村赶集,梨村附近十里八乡的村民,走上几十里路也要赶来交换物资,银玄医竹楼里的病人自然也不少。

    每来一个病人,金阳就会依次给病人发一根对号的竹签,再安排病人在待诊区坐下,等待叫号。

    前面几个来看病的病人,间隔的时间比较长,还看不出竹签的做用来,晌午过后赶集散了场,病人一下一窝蜂地涌来,竹签的作用就表现出来了。

    金阳按照先来后到的道理,按序给病人发放竹签,将病人都安顿到待诊区休息。

    这时银玄已经看完前面的第七个病人,“八号,手上竹签上有八个小圆点的病人进去看病。”金阳对着待诊的村民喊着。

    隔壁李村的老李头在儿子的搀扶下将手里的签子先交给了金阳,金阳一看正好是八个小圆点,“嗯,大叔你就是八号,你进去就诊吧。”

    银玄给老李头看完病,抓好药,金阳又继续喊“九号,你们数数,竹签上有九个圆点的就诊。

    杏花村的薛妈妈拿着签字前来就诊。

    十号、十一号……

    今天因为有了金阳的新方法,大家有序就诊,大大提高了银玄的看病效率,银玄也不用吼着嗓子给病人交流,病人也不用竖起耳朵听银玄说话,没有外人的打扰,银玄和病人交流起来很轻松,看病的速度也大大提高,酉时不到银玄就看完了所有的病人。

    病人都走后,金阳握着一把竹签来到银玄的就诊桌边,将手里的竹签放在了小竹篓里,他拉开凳子坐下,脸上挂着笑,满眼期待地望着银玄。

    银玄看出来金阳的期待,今天金阳的表现确实令她刮目相看,原本她是想毫不悭吝的表扬金阳一番,可是,当她看到金阳的那张脸,瞬间就没了表扬的念想。

    “都快酉时了,还不去做饭?”银玄这句话像一盆冷水泼在金阳的脸上,金阳的脸瞬间凝固,别提那个表情有多难看。

    片刻之后,金阳原本僵着的脸上挂起了一抹坏笑,他那满眼期待的眼神也变得不怀好意起来。

    “丫头,我去做饭你得陪我。”

    “没空,我还要看医书。”银玄撇过眼不去看金阳。

    金阳起身来到银玄面前,他勾着腰弯下身,在银玄的耳边喷着热气,说道:“丫头,你不去我就把你抱去,我说到做到,不信你试试。”

    这个挨千刀的,竟敢要挟我,银玄不怀疑金阳真的做得出来,只是他就是不想随了金阳的愿,她立马起身双手叉腰,指着金阳的鼻子毫无底气地说道:“金阳你这个登徒子,你敢!”

    金阳看着银玄这个样子,就忍不住笑,金阳觉得银玄叉腰的模样就像一个骂街的泼妇,却又没有骂街泼妇的架势,这样的银玄看在金阳眼里甚是滑稽。

    金阳将银玄指着自己鼻子的那只手捉住,用力将银玄往自己身边一拉,银玄就扑倒在她怀里,银玄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就已经将银玄打横拦腰抱了起来。

    好尴尬,自己就这样落入了金阳的怀里,银玄有种落入了大灰狼嘴里的感觉,她立马拼命反抗,嘴里不停的叫到“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女人在力气上就是很吃亏,银玄拼命反抗无效,她被金阳搂得死死的。

    “闭嘴,再不闭嘴我会吻让你的唇,你再叫,我就当是你对我吻你的邀约。”金阳看着银玄,他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看不出他此刻是什么想法。

    银玄立马用手捂住了嘴,她可不敢再叫,她不敢冒这个险。

    银玄羞愤地看着金阳,可惜眼神杀不死人,她真想狠狠地咬下金阳的一块肉来,才能解她心头之狠!

    想到就做到。

    银玄一歪脑袋就咬上了金阳左手的手臂内侧,银玄咬得很用力,可是金阳就是一声都没吭,银玄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咬错了地方,当她放开嘴,看到金阳手臂上一排排的牙印和牙印上渗出的血来,自己又把自己吓了一跳。

    天啦,她竟然把他咬出了血来?

    “你、你、你不疼吗?”银玄惊讶的看着金阳,他的脸上依旧没有丝毫表情,看不出他究竟疼,还是不疼;不过,那两排触目惊心的牙印倒是看得银玄自己有点肉疼。

    金阳没有回答银玄,只是看了她一眼,就抱着他去了厨房。

    到了厨房金阳就把银玄放了下来,说了句“在厨房里陪着我。”就转身去往灶台。

    金阳的话有种说不出来的霸气,不容任何的拒绝,银玄见自己留在金阳手臂上流着血的牙印,也不再好意思再挑衅金阳的霸道。

    银玄坐在八仙桌边心里惴惴不安。

    她看着在灶台边忙碌起来的金阳,想到今天金阳编好的竹屏风、竹篓子、还有他今天叫号看病的新方法,都是在帮自己,其实金阳这人挺好的,就是嘴太讨厌,银玄忍不住又去看了看金阳手臂上的牙印,还在出血,她竟自责起来,反问自己是不是太过分?

    “金阳你等等我,我马上就过来。”

    银玄说完就冲去了诊室,她在诊室的药柜里,拿了干净的纱布和消毒的草药回到了厨房。

    “金阳,我给你包扎一下。”

    “不用。”

    银玄正准备给金阳包扎,金阳手一搡,银玄一个踉跄后退了几步。

    不用想,金阳是生气了,看到金阳手臂上深深的牙印,银玄就懊悔不已,银玄心想,他咋就不叫疼呢,如果他叫疼,她肯定不会咬这么深、这么狠。

    银玄像个做错事的孩子,手上捏着包扎的纱布搓来搓去,弱弱地说:“对不起,我不知道自己会咬得那么重,你一叫疼我就会松口的,只是你一直都没叫疼。”

    “饭、菜都好了,准备吃饭。”金阳将做好的一菜一汤端到桌上,没搭理银玄的道歉。

    银玄现在哪里好意思去吃饭,要是谁把她的手臂咬成这个样子,估计她哭都哭死了,金阳还忍着疼给她做饭,银玄越想越内疚,踌躇在原地不知该如何是好。

    “还不来吃饭?快过来吃饭了。”金阳坐在桌子边喊着银玄,脸上看不出丝毫的表情。

    “金阳,让我给你抱扎一下吧!」銀玄賠著笑走到金陽旁。

    “不用,真不用,快吃饭吧。”金阳已经扒起了饭来。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