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章——师父房里的纸条
    “赖皮可不是为师之道,我可是记得师父可是很鄙视赖皮的,师父自己是不可、万万不可赖皮呀!”银玄夸张地摇头晃手。

    “臭丫头,我又上了你的套,你可比狐狸还要精!”师父说得可是大实话,他就是一只九尾火狐狸,无奈,他这只修行了几万年的九尾老狐狸,怎么总是中自己徒弟的套,在神界涂山是这样,这在人界还是这样?

    站在一边的春青和夏彤,掩着嘴,偷乐出了声。

    师父狠狠剜了一眼这两人,没好气地对着春青和夏彤说:“笑、笑、笑,要笑就大大方方的笑,掩着嘴偷着笑,算个啥?你们又不是大家闺秀……。”

    银玄见师父开始数落春青和夏彤,便帮他们解围,她又拉起了师父的手,摇晃着,拍着马屁道:“我的师父虽然是个白胡子怪老头;但是,长得却奇帅无比,帅都是次要的,重点是,我的师父是这世间最好的师父了,是慈父,也是慈母,是全天下绝无仅有,独一无二的好师父,是银玄最爱、最爱的师父了!

    只是,我的好师父,我们晚饭好像还没吃哟,今天可是玄儿的生日,玄儿肚子都饿得咕咕叫了!”

    银玄嘴里对师父说着话,眼睛却偷偷瞟向了春青,她向春青眨了眨眼睛,春青立马领会,赶紧说道:“对、对、对,饭早就好了,这回该凉了,我们马上去热热。”

    春青带着夏彤赶紧向厨房走去,生怕走晚了就走不出这个房间。

    银玄心想,这个春青还蛮聪明的嘛,今天他们才第一次见面,这个春青就秒懂了自己眼神的用意。

    投生凡胎的银玄哪里知道,他们曾经已经这样默契的生活了上千年。

    银玄的几个马屁一拍,就把师父逗开了心,师父捋着自己的白胡子呵呵道:“玄儿呀,师父一把屎、一把尿,把你拉扯大,还真算得上是你的爹和娘了,你呀认了这个师姐,为师也就满足了,为师也不为难你,你不让他们叫师姐,就不叫吧,只是你要记住,你是他们的师姐就行了。”

    “是、是、是,玄儿记住了。”

    银玄不知道为啥师父非要自己当这个师姐;但是,师父已经做了决定,他老人家也做了让步,她和春青、夏彤彼此之间可以不必称呼彼此师姐、师弟、师妹,那师姐的称呼也只是个形式而已,就满足一下眼前这个白胡子怪老头的古怪行为吧!

    “师父呀,玄儿一言九鼎,你放宽心就是,只是现在玄儿的肚子已经空空啦,佛说四大皆空,我现在已经有一项空了,可我目前还不想成佛,我们快去吃饭吧。”银玄又开始拉着师父的手摇来晃去。

    “吃、吃、吃,你就知道吃,明天看不好病,就不许吃饭,走吧,今天先让你个吃饱。”师父背起手,大步流星地向灶房走去,银玄像个小麻雀一样蹦蹦跳跳地跟在后面。

    饭菜已经摆上了桌,好丰盛的晚餐,他们四个其乐融融地享用了一顿丰盛的晚餐。

    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是银玄第一次见到春青和夏彤,可是她就喜欢上了他们,她总感觉自己好像同春青和夏彤认识了很久、很久一样,看到他们,银玄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亲切感。

    总之,春青和夏彤的到来,银玄才觉得这个家完整了!

    第二日银玄便开始独立给病人看病,上山采药的事,全教给了春青和夏彤。

    银玄脾气好,又有耐心,看病又看的好,来医竹楼的病人就越来越多,没过多久银玄就成了这十里八乡远近闻名的小医女,每天忙得连水都喝不上几口。

    洗衣做饭,晒药、炙药的事,自然都落在了春青和夏彤他们身上,这两人承包了医竹楼里所有的杂事,却都毫无怨言。

    师父成了医竹楼里最闲的人,他已不问楼里之事,每天除了晒晒懒太阳,逗着小蛐蛐,睡睡觉再到村子里浪上一浪,也就没什么事可做了,师父的日子过得是悠哉悠哉。

    日子就这样和和睦睦、幸幸福福地过了两个春秋。

    只是这样的幸福日子没有维持多久,就发生了变故。

    变故发生在银玄满十八岁生日之时。

    那天一大早,银玄便欢天喜地的去厨房拿了一个煮好的鸡蛋,她要师父在她的手心上滚一滚,说一句“一滚就是一年,我家银玄快快长大。”

    银玄拿着煮好的鸡蛋,欢快地叫着“师父,师父快来给我滚鸡蛋……。”

    医竹楼里无人应答,银玄找了一圈也没找到师父,她在师父的房间里发现了一张纸条。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