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95章:人间刺骨凉
    自己的父亲和二叔挡住了去路,左卿良不得不停下,二人站定,面对盛怒的二人,侧头看她一眼,见她眼中洋溢着自信的光芒,勾唇一笑。

    “父亲,我从未想过会有一天你我父子二人会兵戎相见。”

    “卿良,为了这样一个女子根本不值得。”左富南恨铁不成钢。

    “父亲,就算她只是一个叫花子,我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们将她杀了。”

    “左伯伯,我并不认为,你的儿子是为了我而与您为敌的。”青芷见左卿良气息不稳解释道。

    “你懂什么?”左富南怒视着她说道。

    “我看是你从未了解过自己的儿子到底想要什么,他曾骄傲的告诉我说左氏世代行医,在雁凌关无人不晓左家医术精湛,关内百姓称呼左家为神医世家,我还记得他说这些话的时候眼中闪烁的是骄傲的光芒,可此刻你再看他,除了悲痛再无其他。”

    “是你给了他骄傲,却在今日,又要将它拿走。”

    “你虽是他的父亲,但从未替左家想过,今日雁凌关有难,你却想着帮我们的敌国,若是商麟不复存在,你左家又如何立足在金苍?他金苍也有无数个左家,无数个神医,试问他们会容得下你们吗?”

    左卿良闭上眼睛,但这疼痛却异常清晰,似是上天垂怜竟飘起了小雨,淅淅沥沥,天,替我哭了吗?

    “你...你放肆!”左富南颤抖着身体指着她,“你什么都不知道,有何资格来教训我?”

    “难道你左家有把柄在金苍之人的手里?”

    “少废话,受死吧。”左富卫早就忍无可忍,率先攻了过去。

    “青芷小心!”

    左富南飞身挡住他,“卿良,跟我回去。”

    “父亲,青芷是无辜的,我这就带她离开雁凌关,你让二叔放了她。”

    左富南深吸一口气说道:“卿良,你真的想让我动手吗?”

    左卿良兀自一笑,朝他一拜,“父亲,我的武功是你教的,今日便瞧瞧儿子有没有长进吧?”

    “好”左富南心中一痛,从小教他武功,是为强身健体,从未想过有一日却成了父子间的较量。

    “左氏拳法和剑法,只为锻炼心性,父亲...对不起。”左卿良红着眼眶朝着自己的父亲攻去,他要尽快将青芷带走, 便见他以极快的掌法攻过去,后者微愣,心中甚感欣慰。

    “没想到卿良的掌法如此之快,犹如翻云覆雨般袭来。”

    “看来他与那女子早就相识了。”左富南微眯着眸子,右手凝结气力,与对面之人所用同一种招式,掌势如排山倒海般猛烈的朝着左卿良而去。

    左卿良闪身躲过父亲的变幻莫测的掌法,右手与左手同时结气,似是云海波涛般,刚中带柔,柔中带着刚,亦如海中波涛,朝着自己的父亲而去,不见他惊慌,却唯有那含笑的双眸透着赞赏。

    “呵呵”左富南被震的两手发麻,险险稳住身形,“几年未曾切磋,你倒是长进了不少。”

    “父亲,你带着二叔离开吧。”左卿良朝后看去,青芷竟与二叔不相上下,要知道二叔的武功可在自己之上。

    “卿良,我劝你带着你母亲早些离开。”

    “母亲已数月不曾见过父亲,难道父亲心里一点也不觉得对母亲有所亏欠吗?”

    左富南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你母亲会理解我的。”

    “今日我就算绑也要将父亲绑回去,商麟与金苍一战,势必你死我活,还望父亲以大局为重,让左氏所有的人都加入抵抗金苍的军队当中。”

    “莫要再说了,你若不走,莫要怪我了。”

    “父亲,你还不醒悟吗?错误的选择不仅让整个左氏跟着陪葬,还会让雁凌关的百姓多受磨难...”

    “既然你已选择与我不同的路,那便无需多说。”左富南见不远处的二弟竟有些不敌,心中着急,便想早早结束。

    “好”左卿良忍痛与自己的父亲再战。

    另一边,左富卫不屑的手握成拳,汇聚一半内力,想要一击就让对面的女子下黄泉,但...

    自上次晕倒后再醒来,青芷便觉之前的武功一点一点的回到了自己身上,虽然之前有可能被人废了武功,但很有可能是原主以折损自己的右手手腕保住了内力然后成功逃脱。

    看他气势如虹的攻了过来,以居高临下之姿,带着毁天灭地的霸气,青芷抿着嘴巴,从未想过会与他硬碰硬。

    左富卫见她不闪不躲,嘴角一勾,以为她吓傻了,就在他以为一招就能结束她时,对面的女子却动了...

    身形快如闪电,眨眼间那女子便闪至一旁,左富卫正欲再出第二招,却见那女子手中一根银针正欲扎向自己的百汇穴,他心下一惊,很少有人知道,他们左氏掌法和剑法之中,有一条便是气聚百汇,虚虚实实间给对手以痛击,她莫不是看出了什么,还是说卿良说给了她听,来不及想太多,便见他急速收掌,向后退去,奈何对面之人不给她这个机会,右手中的银针似是又消失了般,便见她以手成拳朝着自己攻来。

    “哼,我倒要看看,你练的到底是哪门哪派。”

    “那可能会让你失望,我修的是杂门杂派。”虽然看穿他的破绽,但毕竟自己经验有限,始终未能用尽全力将这武功施展出来。

    “哼,就如同你的身份一样卑贱吗?”

    青芷微微皱眉,“那就让你知道知道卑贱者的愤怒吧。”

    便见她速度更快了几分,左富卫紧皱眉头,传闻不是说这女子只是杏林弟子吗?为何会有如此诡异的武功?此时他不得不拿出十分的内力与之抗衡。

    “那就让你尝尝我左家最厉害的掌法。”

    说着便见他飞身而起,似是力贯千钧,又似缥缈无定,还似斗蓬挟着无敌气劲,变幻莫测的掌法幻化成为一只巨掌,想要困死对面之人。

    青芷凝眉,知他内力强过自己,但还是双手生生的接住了他居高临下的一掌,手腕处传来的巨痛提醒着自己,若再想不出破解之法,怕是双手要废了。

    “既然你自天上来,那便尝尝这人间的刺骨凉吧。”她勾唇轻笑,左手仍旧挡着他的双手,右手蓦地一转,险险稳住身形的同时,消失的银针又再次泛起一抹嘲笑的光芒朝他而去。

    “哼,那便让你死在自己银针下吧。”左富卫撤回双手正欲攻她右手,便见对面女子笑容加大,还未曾明白她为何又笑,便见她左手之中突然又多了一根银针,随心下一惊,下一瞬便觉右手曲池穴一痛一麻,随即整个右手便不会动弹了,他一恼,左手朝她攻去,她轻盈一跃来至他的身后,反手便朝着他的天宗穴扎去。

    “嘶”但她扎的不深,然,这痛还未消散,便又觉左臂的曲池穴一痛一麻...

    青芷飞身给他一脚,这才将他彻底打败。

    “如何?是否觉得自己输给了一个卑贱者无脸再活下去?”

    “你...你到底是谁?”

    “方才你不是说了吗?我只是一个卑贱者,若说出名字岂不脏了你的耳朵?”

    “你...”左富卫差点吐血。

    “二弟!”左富南心下大惊,匆忙的走了过去扶起他问道。

    “大哥,我们快走!”左富卫小声道。

    左富南微皱眉头,若有似无的看了那女子一眼,见她气息平稳的站立在自家儿子身旁,还含着笑意说无事。

    “好”心下一惊,匆然离去。

    左卿良紧握着双手,侧身看向将两手背在身后却剧烈打着颤的女子,方才问她是否受伤,她却笑着说,你更应该关心你二叔!

    “你的右手...受过伤?”指了指她身后的手问道。

    青芷摇头说道:“一点小伤而已。”

    “你总是右手虚招,左手杀招对吗?”

    青芷扯了扯嘴角,没想到他看出来了,笑了笑说道:“不然打不过你二叔。”

    “要不要我给你看看,你知道,我左家最擅长医治跌打损伤...”

    “有时间再看吧,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索怀修,告诉他今夜的事...”说着又看他一眼,揉了揉右手问道:“左卿良,接下来你要去哪儿?”

    “你想去哪儿?”他不答反问。

    “去找索怀修,你父亲定是联合了金苍的人想要里应外合。”

    左卿良转过身不愿去想,也许是吧。

    “你...”青芷知他心中难过,斟酌片刻说道:“左卿良,其实你可以选择离开,毕竟左家的以后还要靠你。”

    左卿良无奈一笑说道:“你觉得我会离开?”

    “说实话,我不知道。”

    “走吧,我送你去找索将军,也算为我左家积福。”

    “好”

    二人还未走到城门,便听到城门外震天的厮杀声,二人相视一眼,不知该不该再去寻索怀修。

    “青芷,此刻雁凌关最需要大夫了,我们...”他环顾一周,拉着她小声说道:“你先在这里等我,我回去取药箱来。”

    “...好”

    等了不到一刻钟,便见左卿良身着盔甲提着两个大药箱走了过来。

    “青芷,先将这身衣服换上。”

    “将士们的服装?”

    “对,我祖上也有铁骨铮铮英勇战士...”

    青芷接过衣服,盔甲还真是有些重,听他心之向往之意,说道:“左卿良,战争时,战士最为值得为人尊敬,但逆行者也同样英勇,所以你不必觉得身为大夫就不能为百姓做些什么,其实我们才是前线战士的安心丸。”

    左卿良怔愣片刻,喃喃道:“逆行者?”

    “对”当着他的面,青芷直接将黑衣套在自己身上,又将铠甲带上。

    “走吧。”她抬头,便见左卿良已背过身去,一愣,方才自己没做什么呀。

    “咳”他有些不自在的转过身,眼神未敢看她,“走吧。”

    “给我拿一个药箱吧。”

    “太沉了,我先拿着吧,一会儿受伤的将士便会被带到城内,现在我们要做的便是收拾出来一个够大的地方 。”

    “好”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