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阳谋
    云风篁听到了这话,却跟没听到似的,自顾自远去,脚下连个绊都没打。

    回到浣花殿,熙乐边替她解下玄色斗篷边小声安慰:“只怪婢子传话说事情紧急,世子许是以为出了什么岔子,故而不及安排戚公子同来。”

    “无妨的。”云风篁摆摆手,说道,“本来今儿个这事情也没打算告诉他,他不来最好。”

    说是这么说,她神情多少有些沉郁,熙乐察觉到,手底下动作越发轻柔了几分:“委屈娘娘了。”

    云风篁叹口气,没接话。

    然而微垂的长睫下,眼中却一片平静,殊无情绪。

    她这次是故意不提戚九麓的,就是要看看公襄霄会不会带人来?

    而公襄霄的举动也在她的预料之中:本来两人的合作开始的就不够和睦,小方壶那晚云风篁话说的再好听,也改变不了她其实是受到胁迫的事实。

    之前也还罢了,如今她破例封妃,公襄霄会怎么想?

    兴许有着欣喜盟友的壮大罢,但绝对不会是纯粹的欣喜。

    毕竟云风篁自己也知道,自己实在不是一个令人放心的盟友,先卖云氏后卖淳嘉,甚至连明面上的靠山纪皇后,嫡亲堂妹纪暮紫,也是被她带头从昭媛位上弄下去的。

    公襄霄要是还能对她深信不疑,以为她做了婕妤对于他这世子来说百利而无一害,那也真是蠢到家了。

    若果云风篁猜测的不错,公襄霄今晚独自前来,应该就是想避开戚九麓,同自己好好谈谈后续的合作——之前公襄霄地位尊崇,手握窦氏一脉的皇城司人手,而云风篁初入宫闱,位份低,资历浅,所谓的合作基本上就是公襄霄单方面为云风篁提供人手、消息,还助她私会外男。

    倒是云风篁对公襄霄,除了侃侃而谈一下局势、看法,几乎没有实质上的帮助。

    总结一下,从两人在小方壶初见到现在,都属于公襄霄单方面下注她,而她唯一给予的回馈,大概就是让公襄霄发现并收了戚九麓这个臂助……大概。

    但此一时彼一时,现在她晋入妃位,执掌一宫,从帝后对她的态度来看,哪怕止步婕妤呢,短时间里也将是宫中一座山头,关系着各方风云。

    而公襄霄在这段时间里却没有明显的长进,依旧是那个跟摄政王关系生疏、对继母、异母弟弟满怀戒备却无可奈何,顶着天子伴读的尊贵名头却无甚权势,纯靠外家支持才有着与后宫沟通的便利……按照两人之间的默契,这会儿该是云风篁兑现承诺,帮助公襄霄攫取权力地位的时候了。

    所以他怎么能带戚九麓来?

    这人虽然是公襄霄如今的头号智囊,却更是云风篁的裙下之臣,这要是他来了,指不定是帮着公襄霄同云风篁谈条件,还是帮

    着云风篁劝公襄霄大人有大量吃亏是福?

    还有个重要的缘故,就是公襄霄十分看重戚九麓,从他人前人后口口声声“心筠兄”可以看出,是真心实意想要笼络这位北地大族的宗子的。

    那么就更不能当着他的面同云风篁讨价还价了。

    毕竟公襄霄自己跟云风篁没谈好,夜半三更的压着嗓子吵翻,大不了各自拂袖而去,择日再议,左右熙乐就在云风篁跟前伺候着。这要是戚九麓在场,还一味的维护云风篁,那叫公襄霄答应是不答应?

    答应的话,他好不容易有机会慧眼识珠的投资了一位宫闱新秀,正要获取丰收的时候放弃???

    这得多憋屈啊!

    不答应的话,万一因此同戚九麓生出罅隙呢?

    因此最好的办法就是,压根不让戚九麓出场。

    只是公襄霄也没想到,云风篁对他的心思了如指掌,是以这位世子才用“这些局势心筠兄早就告诉本世子了”暗示她别来虚的,还没开始切入正题索取回报呢,就抛出自己入宫的真相,让公襄霄去跟晁氏联手。

    此举除了她跟公襄霄说的,为了家族为了自己的前途外,其实也是暗示公襄霄,自己需要他的地方还有很多,所以不需要担心自己会过河拆桥,做了婕妤能在宫中有一席之地了,就把他这个没有实权的世子撇开不管。

    当然为了不让这位世子得寸进尺,提出更多要求,她最后到底还是敲打了一句,提醒这位主儿,就目前的局势,可不是他适合大展身手的时候!

    前朝摄政王跟淳嘉帝联手共抗纪氏、郑具、崔琬这些外戚权宦还有朝臣,压力不可谓不大,清平侯这权宦岂能不给女婿搭把手?

    这会儿摄政王元妃所出的世子冒出来搞风搞雨,这不是现成逼着摄政王出手打压嫡长子,免得为人所趁,挑拨摄政王府与清平侯府之间的关系么!

    毕竟清平侯能以宦官身份获得封爵,这是宦官如今的头号人物郑具迄今都没做到的,会是做好事不留名的慈善人?如今这眼接骨上公襄霄跳出去,只怕正合他意,正好推波助澜一番逼着摄政王打发了这嫡长子,推他那外孙上位。

    “希望这位主儿能够听进去,消停些,别给我找事。”云风篁将今晚会面的经过推敲了一番,自觉没遗漏什么要紧的,暗松口气,心忖,“接下来外头就看晁氏那贱婢的了。”

    公襄霄的感觉没错,云风篁是那种为了家族为了个人跟情敌和解、携手合作共赢的人么?当然不是了!

    她之所以将这件事情交给晁静幽,而不是更为信任也更方便的戚九麓,可不是主动向晁静幽伸出橄榄枝,而是……这事儿一个不好,始作俑者必然成为帝京这边的眼中钉肉中刺,有杀之而

    后快!

    这么危险的差使怎么能叫戚九麓去做?

    合该让晁静幽还有她背后的晁氏顶缸嘛!

    至于说晁静幽会不会看出这份算计,以云风篁对她的了解:肯定会。

    但她看出来之后还会不会这么做呢?

    当然也会。

    因为就像云风篁跟公襄霄说的那样,晁静幽现在等若身处死局,她根本没得选:出身也算大族,却根基浅薄,一旦失去家族的重视,地位必将一落千丈;绞尽脑汁嫁进戚氏做少夫人,但不受丈夫宠爱不说,甚至被丈夫当做仇雠看待,宁可睡出身寒微的美婢都不进她房里……

    她若不做点什么,前途简直是一目了然的凄惨:戚九麓站队事败,她跟着倒霉。毕竟晁氏虽然背后有人,她一个外嫁女,本身就是嫁给戚九麓才得到重视,戚九麓都没用了,她还有什么价值?

    退一万步来讲,即使到时候她被保下来呢,以后日子怎么过?晁氏发家四代,四代之中无再嫁之女,想必也不会为她一个破例,到时候,终归不过寄人篱下,看家里兄嫂侄子的脸色过日子……以云风篁对她的了解,她会甘心才怪。

    戚九麓站队成功,跟晁氏翻脸为青梅报仇雪恨,她只怕下场还要糟糕些。

    这种情况下只要不是那种太过软弱的人,是怎么都要挣扎一把的。

    所以哪怕明知道云风篁不安好心,晁静幽也必须依照她的计算走下去……这就是阳谋的力量。

    便是云风篁亲自坐在晁静幽跟前,将自己的打算跟恶意完完整整告诉她,她也只能饮鸩止渴。

    毕竟借着此事的由头,联合急于洗刷家族污名的谢氏,谢晁牵头整合北地大族拧成一股绳……固然晁静幽跟晁氏会以身涉险,却不啻是争取话语权、提高自己以及自己这一支在族中地位的机会!

    什么?

    你说晁静幽这一支本来就背后有人,还是帝京这边的势力,疑似清平侯府,这么做不怕惹怒主子?

    这正是云风篁笃定晁静幽会行动起来的缘故——走狗也是分等级的,最下等的吃的是残羹剩饭,睡的是屋檐下柴房畔,下人不高兴了都能踹上一脚,一个不好还会被端上桌子做成一锅香肉羹;

    中等的稍受重视,底下人不敢随意欺辱,生病了没准还会请个兽医瞧着,衣食住行也能得到基本的保障;

    至于上等的,许多人八辈子也没它们过的好,有着专门的人服侍,风吹草动就是一群人围着转,项圈都是金银扁管编织而成。至于说上桌那是不可能的,提都不能提这话,不定还有着陪葬帝陵的荣耀。

    晁氏背着幕后主子私下做小动作当然是其心可诛,但若是这事儿办成了,从原本一盘散沙里不算出挑的一个地方上望族,变成了北

    地诸族联手之后掌握着一定话语权的家族……那,幕后主子但凡不是脑子有坑,反而不会拿他们怎么样,甚至会提高一些待遇。

    这过程里当然少不了被敲打,可总体终归是更安全了。

    “只是这事儿说着简单,做起来怕没那么容易。”云风篁睡过去之前迷迷糊糊的盘算着,“北地诸族,谢氏跟江氏世代联姻,关系最好。而且姐姐的事情,江氏也受到波及,在洗刷污名的事情上,立场一致。如此加上晁氏就有了三个家族,还有戚氏,戚氏在退亲之后与我谢氏虽然有些反目成仇的意思,但他们其实也不耐烦被卷入帝京的风波里来……”

    谢戚江晁四家达成一致之后,在北地已经是不容小觑的势力了。

    何况四家还各有姻亲跟盟友……云风篁认为这事儿成就的指望还是很大的,就是需要时间。

    哪怕晁静幽估计比她还心急些呢,冲着帝京跟北地的距离,这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够达成的。

    所以说,要应对这宫闱里的刀光剑影,接下来还是只能靠自己啊!

    云风篁叹口气,将被子一把拉到脑袋上:“明天……明天就可以跟皇后娘娘去旁观遴选了,但望那些寒门良家子不要叫我失望才是!”

    次日请安毕,她兴冲冲的跟在凤辇之后前往专门腾出来供遴选的秀茁宫,结果一行人入内不久,才端起面前的茶水,尚未让管事开始呢,外头就传来通传:“皇上驾到——”

    后妃们皆是一怔,旋即齐齐放下茶碗起身迎驾,心中大为不解:之前皇后问皇帝时,皇帝明明说了一切让皇后看着办,这会儿怎么忽然就来了?

    皇帝平时也不爱管这些事啊!

    尤其现在亲政了,越发没空才对。

    只云风篁一个心虚的埋着头藏在队列里,心道:该不会自己之前的询问,让皇帝起了疑心,故此专门过来盯着???

    (本章完)

    乐文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