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64章 狙击手要有耐心
    我希望的操作模式,是现在开始细水长流建仓,买入一些三到六个月之后才可以赎回的泰铢做空单子。

    至于我对你操作的要求,就是建仓一定要隐蔽。我不想引来人跟风,也不想引来将来泰铢贬值后泰国人的敌意。其他细节,等我们签订好全部的委托协议和保密条款再说吧。”

    顾鲲把他的大致思路跟梁劲松摊牌了一下,但也恰到好处地注意了摊牌的幅度。

    毕竟现在双方只是在接触阶段,说目前这一点干货,还不至于泄密。更多的细节,就要有共同利益才能谈了。

    “是我交浅言深了,那这样吧,如果您方便的话,明天来一趟我们公司,我会把相关文件都准备好的。”梁劲松也知道行规,恰到好处地收住了。

    酒会尽欢而散,顾鲲跟梁劲松交换了联系方式,约了第二天再聊。

    除了梁劲松之外,顾鲲也针对性地收了其他一堆金融界人士的名片,稍微留心了几个备胎。

    以备梁劲松这边万一不给力、操作不落实,他还可以找备胎分散下注。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的嘛。

    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大基金操作比较专业、隐蔽性好,但不容易被委托人控制。

    而有些形同空壳的小基金、小代理人,操作上技巧比较生硬,但遇到大客户就可以直接彻底操纵。

    所以顾鲲也不排除利用黑石基金的人委托一部分资金、学习人家的操作,然后立刻复制,用其他空壳户头模仿操作、扩大仓位规模。

    这样一来,最后他究竟投入了多少资金,其实黑石集团和梁劲松也不一定能知道了。

    还能少给点基金管理费。

    ……

    第二天,顾鲲就去了黑石基金位于香江的亚太区总部。

    黑石基金这家基金,是85年成立的,创始人是大洋国前商务部长彼得.彼得森。后来的历史证明,这家基金多次扛过了金融危机,而且总能在历次金融危机中逆势取得成绩。

    而且这种成绩,也是实打实的价值投资带来的成绩,并不是索罗斯的量子基金那样靠对冲投机来的成绩。

    稍微说句金融投资界的常识,在投资界,按照是否尊崇“价值投资理论”,主要可以分为两派。尊崇价值投资的代表,那就是股神巴菲特,他们讲究的是发现真正有价值、价值被低估的公司。

    黑石基金其实也算是这一派的,最近十年的业绩其实不比巴菲特差。但因为它年限短,所以江湖威望没巴菲特高——黑石是80年代末才开始崛起的,而巴菲特的金字招牌,从五六十年代就开始积攒了。

    在金融界,叱咤风云十几年的人,有很多,其中不乏看准了一波十几年的大趋势、但后来全赔回去的,比如上古股神彼得林奇就是这种代表。但能跟巴菲特一样叱咤风云五十年的,就只有巴菲特一个了。

    因为经济周期很长,所以连赢十几年都不一定能让人对你心悦诚服,连赢一辈子才是真难得。

    除了“价值投资”这一派之外,反面另一派的代表就是索罗斯了,索罗斯的量子基金是不在乎什么价值不价值的,他们只在乎“羊群效应”。

    用人话翻译一下,就是索罗斯觉得再烂的东西,只要从众者的贪婪能被激发出来,就有炒作的空间。再好的东西,只要从众者的恐慌能够被激发出来,就有做空的空间。

    (其实这样区分并不是很准,感兴趣的可以自己查相关资料,网上很多。我这儿就不多说细节了,免得水字。)

    顾鲲选中黑石基金,一方面是巧合,另一方面也是恰好掏到了价值洼地:这家基金后世在应对完98东南亚金融危机和08次贷危机后,每一波名声都会大涨。

    可现在呢,黑石只有成功应对1987年大洋国股灾的威望,所以江湖地位还不高,请动他们的代价也就没那么大,正好给顾鲲捡个便宜。

    搁十几年后,几亿美元规模级别的来路不明托管资金,人家根本看不上,你想交管理费请人家托管,人家都不一定接这个业务。

    双方在最后接洽一番后,就正式签订了委托协议,以及明确了附带的保密条款。

    委托协议上,对于托管资金的规模是有提及的,后续可以追加,但至少有一个门槛,而且要验资。

    梁劲松看到顾鲲要托管的本金,就高达4亿美元时,着实吓了一跳。

    黑石基金的亚太公司,当然也接过更大的单子,梁劲松只是没想到,顾鲲会有这么多钱。

    “之前还真是失敬了呢。”梁劲松不好问顾鲲钱哪儿来的,只是表达了一下对客户身价的尊重。

    顾鲲:“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本来没有义务回答,但我希望双方更加精诚合作,所以我主动愿意告诉你:这些钱,2亿8千万是我个人的,还有1亿2千万,是兰方王室的。我就说到这儿,至于钱具体怎么赚的,你应该不感兴趣吧。”

    “不不不,我当然不感兴趣,我们不打听客户的隐私。”梁劲松连忙表态,还恭维了一句,“没想到,您在兰方的实力居然如此强势,连王室都毫无制约手段,就直接放心把钱交给您、隐名代理。”

    顾鲲和兰方王室的这些钱,当然都是靠着之前的本金,以及从去年11月到今年7月,这大半年的时间里,在纳斯达克股市上赚的。

    去年11月份的时候,顾鲲在纳斯达克的全部本金和收益加起来,就有1亿5千万美元了。在大盘持续走强的情况下,哪怕是稳健地购买纳斯达克组合基金、不择时不挑个股,八个月收益30%都是很轻松的。

    顾鲲又稍微加了一点安全杠杆——其实有时候都不能叫杠杆了,只能叫融资融券,因为他杠杆的倍数连三倍都不到。

    这样算下来,他的1亿5千万,在八个月后就变成了3亿多。而兰方王室一开始的五千万本金,也陆续涨到了1亿2千万。

    顾鲲这次也是提前跟朱猷栋打了招呼的,把兰方王室的1亿2千万美金全部抽出来,他自己的3个多亿抽出2亿8千万,还稍微留了三五千万在纳斯达克里作为后手的应急。然后把4个亿的整钱用来应对泰铢危机。

    此时此刻,他把其他过程隐去,只把钱的构成透露给梁劲松,其实也是为了显示肌肉、顺便虎假狐威:

    兰方王室在投资方面,如今已经跟着我混尝到了甜头,所以完全信任哥。你只要用心为哥办事,就能同时赢得兰方王室的友谊。

    梁劲松核实了目前外汇市场的行情动态,又结合顾鲲的资本规模,估算了一下,分析道:

    “以您目前的资金规模,构筑三到六个月后到期的泰铢卖空仓位,如果不加杠杆的话,我倒是可以在三天之内帮你完成建仓。

    但是如果要加杠杆,那就得按照杠杆后撬动的总资金盘规模,来具体确定建仓所需时间了。太快的话,会导致短期内泰铢暴涨的,建仓成本也会大增。”

    “那你建议比较安全的杠杆倍数是多少呢?”这个问题顾鲲不专业,他只知道如今开始做中线的泰铢做空可以赚到钱,但中间的波动有多少,他缺乏推算能力。

    梁劲松没有马上回答,而是让人核算了一番,花了好一会儿,才给了顾鲲一个初步的意见:

    “我认为,杠杆后撬动的总资金额度,最好不要超过20亿美元。当然,这只是初步的核算,如果给我们一点时间,后续我们会根据行情调整预期。有新情况我们也会通知您,进一步加高授权额度。”

    受托基金是否加杠杆、加多少杠杆,这个肯定是要委托人明确授权才可以做的。

    代理方就算代理权限再大,也不可能就杠杆倍数这个问题自作主张,那个风险太大了。代理方一般也就对一些具体的细节上,帮委托人弄点微操作,也只对微操作承担责任。

    顾鲲抿了口茶,稍微想了想:“5倍就5倍吧,20亿也不少了。你就说20亿要多久才能建完仓?”

    梁劲松很专业地分析:“20亿的话,大约要一个月——您别嫌久,资本市场上,最怕的就是被羊群看到趋势跟风。所以5个亿3天,20个亿就非得一个月了,不是线性倍增的。”

    顾鲲的操作是期权做空,所以具体来说,就是类似于目前“借入”大量泰铢来买成美元,然后三到六个月之后,再卖出足够多的泰铢还给对方。

    这样一来,如果他到时候“还泰铢”时,泰铢汇率已经暴跌,他就可以少还一些。

    但目前他“融泰铢”如果融得太快,也会导致此刻的泰铢现货行情就出现波动。所以这个时间是不能急的。

    “行,那就一个月吧,稳妥最重要。”顾鲲首肯了对方的操作节奏。

    他的想法很明确:索罗斯的第一波攻势,自己是不能对着干的,因为根本就没那么大的资本跟索罗斯掰腕子。

    如今能做的,只是提前建仓。然后等索罗斯到时候还没出货的时候,提前出货,分点汤喝。

    类似于股市里,知道庄家有什么内幕消息后,在庄家拉升之前就先持有,不等庄家拉到最高位就提前抛掉。这样,虽然操作跟庄家是一个方向的,也能利用时间差,从庄家嘴里夺一点肉过来。

    顾鲲希望的,是让索罗斯在泰铢事件中少赚一点,他自己又能增加一些实力。这样,如果索罗斯明年真要对港币下手的时候,他才有实力把索罗斯打得彻底吐出来。

    阅读网址: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