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4章 这个媒是你做的
    结果,他们在一大摞账册里,在密密麻麻的数字中,发现三张虚假增值税发票。

    他们有备而来,一来就查出问题。

    这是集团总部前计划账务部部长李小明犯罪下的罪行。公司一个人也不知道,只能李小明罪加一等才对。

    但税务系统的人却说,虚开增值税发票的罪行很严重,发案额高达五千多万元,要给他们开出高额罚单,还要把法人抓进去。

    “什么?”林碧祺如闻惊雷,差点晕倒。

    林隆集团的法人是她爷爷,爷爷身体不好,怎么能把他抓进去?那不是要他的命吗?

    “这是李小明犯下的罪行?我们什么也不知道。”林碧祺争辩说,“我爷爷年纪大了,平时不来上班的,怎么要抓他?”

    带队的中年男人说:“这是规定,谁叫他是法人呢?”

    林碧祺要请他们吃饭,他们不肯;要给他们送礼,他们不要;让他们帮忙出个解决问题的主意,他们摇头不语,只是秘密地笑。

    “你们作准备吧,等着抓人。”四个男女丢下一句话,就神秘地走出总裁室,开着车子走了。

    林碧祺呆坐在那里,半天没有反映过来。

    她不敢打电话把这个消息告诉爷爷,怕吓着他。

    她走到大姑林小芬办公室门口,对她说:“大姑,你来一下。”

    林小芬跟过来,一走进总裁室,林碧祺就转身对她说:“大姑,又出事了。”

    林小芬脸色大变,问:“出什么事?”

    “大姑夫李小明,开了三张虚假的增值税发票,不知怎么被税务局知道了,突然来查账,查出来了,现在要给我们开高额罚单,还要把爷爷抓进去。”

    林小芬惊叫起来:“这个混蛋,怎么这样啊?

    说着眼睛一红,就哧哧地哭起来。

    林碧祺把门关了,不解地问:“是不是大姑夫在里面坦白了?他们是怎么知道的?”

    “他要罪加一等,怎么会自已说出来?”林小芬不太相信。

    “现在怎么办?”林碧祺急得团团打转。

    她又出去把爸爸和小姑叫过来,关着门商量起来。

    但四个人除了唉声叹气外,什么主意也没有。

    “我怀疑,最近一系列找上门来的倒霉事,跟我的婚事有关。”林碧祺把自己的怀疑说出来。

    “难道是龙佳伟搞的?”林兴国紧张地说,“要真是这样,就麻烦了。”

    他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龙家还想要傅雯?”小姑看着姐姐说,“姐姐,这个媒是你做的,你快想想办法吧?”

    林小芬已经哭成了泪人,她为嫁给这个混蛋丈夫感到丢脸,难过和内疚。

    她想跟他离婚,可他人在里边,不能办理离婚手续,也不准办。

    她抹干眼泪说:“我只能去问问,不知道他们会不会说实话。另外,要是他们提出让碧祺与任小峰离婚,怎么办?

    “是呀,这是一个两难的选择。”林兴国急得直咂嘴。

    脸上露出不舍得任小峰的神情,更多的还是对龙家的

    (本章未完,请翻页)

    惧怕。

    林小英看着侄女,讷讷地说:“没想到,碧祺的美貌,惹来这么多祸事。”

    林碧祺不高兴了,说:“小姑,你这是什么意思?怎么是我的美貌惹的祸?”

    “不不,好侄女,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因为你长得漂亮,追求的人多,现在又弄了这么一个赘婿。应该说,是你的赘婿惹的祸。”

    正这样说着,总裁室门上响起敲门声。

    林碧祺示意他们不要出声,她去打开门一看,不禁吃了一惊。

    林兴国三兄妹也都愣住了。

    “是你?你怎么突然来了?”林碧祺拉着脸,不欢迎地说。

    来人不是别人,是这段时间与他们中断联系,称得上是林家内鬼兼背叛的林宏宝。

    林宏宝西装革履,一身名牌,脸也年轻俊朗,眼睛却滴溜溜乱转,有点像贼,脸上心虚尴尬地地笑着。

    他装作镇静说:“二伯,大姑,小姑也在啊。正好,我受人之托,来当个说客,嘿嘿。”

    “当说客?”林兴国眼睛一亮,似乎遇到救星了,“快坐,宏宝,谁叫你来的?”

    他们四个人都紧张地站在那里说话,现在才在沙发上坐下来,听林宏宝说。

    林宏宝却卖起关子:“谁让我来说的?暂时保密。他们不我让说,我就不能说。”

    林碧祺看着这个一肚子坏水的堂哥,警惕地皱起眉头。

    “最近,林隆集团不是遇到几件事情吗?”

    林宏宝翘着二郞腿,像个谈判高手,讲究说话技巧,斟酌着语句说: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这几件事情的背后,有人在操作。他们说,只要让林家的赘婿离开林隆集团,离开林家,这些事情就好办,否则,照章依规办事,然后一步步把林隆整死。”

    “啊?”林碧祺他们都惊讶地啊出声来。

    “宏宝,是龙家吗?”林小芬问侄子,“我本来要去问呢,你来了,他们怎么说?”

    林宏宝摇摇头说:“不是龙家。不信,大姑,你可以去问。”

    “那是谁呢?”林碧祺大感意外,她也以为是龙家,凭借他们的势力在搞他们。

    居然不是他们,那是谁呢?

    难道是董许宝?他在看守所里面,还没有出来,怎么可能呢?

    是许少成吗?他不是在等待跟我合作吗?应该不会用这种手段逼我吧?

    林兴国也迫切地对侄子说:“宏宝,我们毕竟是一家人,你告诉我们,我们好想办法解决啊。”

    林宏宝说:“这事,没得商量,要是做不到这两点,会有人一步步逼上来,有理有据地把林隆整跨。”

    林兴国神情焦躁地看着女儿,不知怎么办好。

    “到底谁在追求碧祺?”林兴国又问。

    林宏宝笑了,但笑得很不自然:“没有人啊,他们就是看不惯你女婿,才这样做的。”

    实际上这一切,都是他一手策划的。

    他被爷爷贬为一般员工,不满而去投奔新主子董许宝。董事长因他得祸,被抓进去,当

    (本章未完,请翻页)

    然要怪他。

    是他叫他追求林碧祺的,结果人没追到,也没占到便宜,自已倒搭进去了。

    董许宝人进去了,可他是江海大枭雄,背景硬,关系多,关在里面,没有判刑,就能见人。

    林宏宝获得允许,跟他见了一次面。

    董许宝一见面就责怪他,他就给他出了这个主意。他听他爸爸说过,他大姑夫李小明虚开增值税发票,就跟董许宝说了。

    董许宝让他去找税务系统一个人,这个人是他铁哥,一说就真的来了,目的就是要逼走林家赘婿任小峰。

    任小峰走与不走,他们都商量好了对策。

    而前面两件事,是他让许少成办的。

    林宏宝是个工于心计的人,他觉得董许宝在里边,他一个人在外面活动,力量有些弱,就打电话给同样要赶走任小峰的许少成。

    许少成一听,很感兴趣,马上调用自已的关系,先是制止国土系统给林隆集团批土地,再让环保部门来查处他们的家俱厂。

    要扩大家俱厂,生产黄花梨家俱的信息,是林宏宝从爸爸嘴里知道的,他爸爸又是从妹妹林小芬嘴里得到的。

    “同意他们的要求,这三件事都可以不处理?”林碧祺有些不太相信地问。

    林宏宝说:“前面两件事,只要任小峰走,土地马上批给你们,环保做做样子,整改一下就行了。”

    四个人都一眼不眨地盯着他。

    “第三件事情,有些棘手。”林宏宝不怕难为情地说,“他们说,任小峰走后,可以采用这样两种办法解决,一是肇事者李小明已经在里面,适当罚些款行了,最多不超过一百万。二是换一个法人,法人与董事长分开的情况很常见。就换我吧,实在要追究法人责任,我去替代爷爷吃官司。我还年轻,吃几年官司,无所谓。”

    林碧祺听到这里,才明白这个堂哥的险恶用心。

    她怀疑这一切,都是他搞的鬼。他想当法人,盯着以后的董事长位置,哼,野心不小啊。

    这一点她坚决不同意。

    “你想当法人?”林兴国也大感意外,“这个,你爷爷同意才行。”

    言下之意,你爷爷很讨厌你,他会同意吗?

    “他不同意,他去吃官司,他的身体吃得消吗?”

    “你不是说,责任由李小明承担吗?”

    林宏宝一时语塞,但他马上推托说:“这是他们要求的,又不是我要当的。”

    “他们的要求,不能全部答应。”林碧祺怎么可能拱手让出董事长位置呢?

    这个位置是她的,任小峰在董事会上影响她威望,她都要发飚,更不要说让位了。

    “既然要私了,他们有要求,我们也有要求。”林碧祺说。

    林兴国心里不舍得放弃任小峰,办了黄花梨家具厂,他还要跟他一起去海东岛拣漏树。

    “宏宝,你刚才说,没有谁在追求碧祺,那么就是说,只要让任小峰离开林隆集团,和林家就行?与碧祺的婚姻可以保留。”

    林宏宝正要说话,下面场地上响起车子开进来的声音。

    (本章完)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