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84章 名利与我如浮云
    犹豫半天,柳菲儿回到车上,从箱子里抓出几串铜钱。也不能再多了,还得留钱买粮食呢。

    几个灾民看着铜钱,却摇头,丝毫没有想接的意思。

    “你们什么意思啊!嫌少吗?我不买你们的孩子,这些是送给你们的。”柳菲儿再次把铜钱递了过去。

    “我们不要钱,只求您能善待孩子们!”

    柳菲儿这下明白了,这些人说是卖孩子,其实是为了给孩子一条生路!

    柳菲儿感觉内心一阵拥堵,眼泪忍不住掉了下来。

    “让孩子们上车吧!”耿小凡也感觉内心发堵,学历史的时候,听说过这种事情,没想到,自己竟然能亲身经历。

    再难也得把这些孩子们带走,养好!否则,“易子而食”的事情都可能发生!

    孩子们要上车了,背后的大人们却再也忍不住了,尤其是几位母亲,疯了一般冲上来,紧紧把自己的孩子抱在怀里,失声痛哭。

    这真是送走也不是,留下也不是!

    这种生离死别太让人揪心!柳菲儿忍不住也趴在耿小凡怀里抽泣。

    “我叫耿凡,家住茂陵耿家庄,这些孩子我先带回去。日后,你们日子好过了,就去找我!”

    耿小凡也声音哽咽。

    “我对天发誓,只要我耿凡有一口吃的,绝不让孩子们饿肚子!”

    “哇!”大人小孩哭成一片!

    正哭着,大街上突然有人奔跑着大喊,“朝廷的赈灾粮食到了!粮食到了!”

    这下好了,灾民们不用饿肚子了!

    柳菲儿破涕为笑,再不用生离死别了!这滋味真让人难受!

    “哎!耿老爷还是把孩子们带走吧!赈灾粮,也不知道有多少能到我们口中。”灾民们还是叹息。

    “这......”柳菲儿没办法了。

    “这样!”耿小凡接过菲儿手中的铜钱,取出单于宝刀,将铜钱一个一个劈成两半,一半交给孩子,一半交给那些灾民。

    “你们信得过我,这些孩子我都收养了。过了这个难关,你们就凭这半个铜钱去茂陵找孩子!”

    “耿老爷大恩,永世不忘!”灾民们都把铜钱小心地揣在怀里,跟孩子们抱了又抱,送上了马车。

    “去吧,快去领粮食吧!”柳菲儿擦干眼泪,上车照顾孩子们了。

    “凡哥哥,我们还买粮食吗?”十几个孩子围在柳菲儿身边,让她心情好了一些。

    “去太守府看看吧,能买还是再买一些,我们还有几百里路要赶呢。”

    既然朝廷的赈灾粮到了,这里也就没自己什么事了,补充些“给养”继续赶路吧。

    耿小凡带着菲儿来到太守府,却吃了个闭门羹!

    “太守大人要迎接钦差,闲杂人等回避!”

    耿小凡感觉无趣了,对这些当官的来说,迎接上官,尤其是皇帝的“钦差”,可是天大的事,确实顾不上他这种小民。

    不过,也无所谓,赈灾粮到了,粮商们也不能再哄抬粮价了,随便哪儿都能买粮食。

    出城路上,耿小凡真的遇到了朝廷派来的“赈灾”钦差。

    仪仗威严,车马辚辚。

    “但愿是个好官!”耿小凡把马车赶到路边,给钦差让路。

    柳菲儿第一次见这么豪华的“阵势”,趴在夫君背上好奇地看着。

    “凡哥哥,那辆车好漂亮!”柳菲儿指着一辆马车有些“羡慕”。

    “这算什么!两个轮子的不稳,回家,我给你做一辆四轮的!把车轮也改一改,保证你坐车里喝茶都不会洒!”

    耿小凡不屑一顾地说着,这车太笨重了,坐着不一定舒服!

    一阵微风吹过,马车帘子轻轻飘起,车内似乎有人朝他瞟了一眼!

    那眼神!那眼神似曾相识!

    耿小凡皱起了眉头。

    回到“营地”,大家也都知道了赈粮到达的消息,都有些激动,已经开始收拾行装了。

    既然大家都“归心似箭”,那就走吧!

    耿小凡把王渠氏的包裹还给了她,虽然没用她的钱,但她这心意还是让人感动。

    没想到,众人刚刚启程,渡口的“流民”却拦住了他们,纷纷跪在车前磕头。

    “快起来,快起来!朝廷的赈灾粮到了,你们也不用背井离乡了,快回去领粮食,重建家园。”

    耿小凡翻身下马,搀扶大家。

    “公子大恩,永世不忘!”

    “举手之劳,举手之劳!”耿小凡有些感动,质朴的古人懂得感恩!

    “请公子赐下名姓,我们回家为公子立祠!”

    什么?立祠!自己活得好好的,立什么祠啊!

    “哥,这可是天大的荣耀,老百姓是要给你立生祠!”楼护见他不解,在身边轻声解释。

    “哦!”耿小凡明白了。

    “大家先起来。立祠就免了,我不敢当。其实这次主要是平原楼护公子和东平王莽公子的功劳。”

    耿小凡已经有过一次“血”的教训了,上次雁门关外一激动,一句“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差点儿就要了他的小命,这个风头他实在不想再出。

    “药材都是平原楼公子的,他本是要到长安行医,见大家遭灾,慷慨解囊,大家若要感恩,请帮他传名。”

    “还有,东平王莽公子,本是赴长安投亲,见大家困厄,将多年积蓄都拿了出来,买粮赈灾。大家不要忘了他二人就好!”

    耿小凡把功劳都推给楼护和王莽了,这些世俗的荣耀,对他来说真如“浮云”,弄不好,还会惹祸上身!

    “谢两位公子大恩!”灾民们再次磕头感谢,好歹让出了路。

    “先生,这么大的功德,你怎么就......”王莽有些不理解。

    “我无意功名,只想做个世外闲人,这些虚名对我没什么好处,倒是对二位今后发展或有帮助。”耿小凡轻轻解释一句不再多说。

    “凡哥哥,你是怕自己吹牛被人拆穿吧!”柳菲儿心情极好,拉开马车窗帘,开心地逗他。

    “名利权色四堵墙,世人都在此中藏。若能跳出此墙外,不是神仙也寿长!”

    耿小凡轻轻吟了四句偈语,打马上前引路了。

    他还在想刚才马车里那个眼神,会是谁呢?好奇怪!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