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167章 挡路的孔雀
    “我加银子呢?”廖静急了。

    荣安再次摇头。

    “你不希望虞荣华今日一败涂地吗?”

    “希望。所以我刚给你的劝诫是肺腑之言。我对付敌人时,若非必要,也是更多的单打独斗。那样才不容易被人抓住把柄。所以你做你的,我若有机会也会做些什么。你我没必要合作。如此或许更能确保一切成功。”

    廖静张了张嘴,冷笑之后又是失笑。

    “你真的不再考虑下?或许,我可以让你力压虞荣华获得今日众人大赞呢?”

    “虚名什么,我不在乎,你该知道的。”荣安心里却是哟了一声。力压?廖静果然有备而来。魏氏脑瓜子还不错,应该是给女儿支过招了。

    “荣安,我刚说的……”

    “放心。我保证,一字不泄露。”

    荣安将首饰盒还给了廖静。

    “你若改了主意,还能来找我。”廖静咬着破了的唇,下了马车。

    “等等。”

    荣安叫停了她。

    “我虽不打算与你合作,却可以帮你。我不知道你的计划,也不打算知道。但我可以透露几个你未必知道,却可以借题发挥或是用来做文章的点。

    你记一下:廖文慈最近身子很不好,今日整个人发虚,力有不逮,你要做什么或可以试着调度支开她或是让她疲于奔命;虞荣华今早受了刺激心绪不稳,尤其焦躁,应该经不起刺激。你若想让她失态,或者小事就能有大效果。哦,对,她最近排便不畅,府里上下都知道了。另外她的嗓子今日不太好,沙哑到快要倒了。

    还有一点,我姐身边的丫头锦绣……因为我姐,右手可能落残或将残了,她或许对我姐有些怨恨,你可以试探看看她能不能派上用场……”

    廖静点头:“我记下了,多谢你。”

    见廖静离去,荣安也整理了衣裙准备入宫去了。

    她相信廖静所言基本属实,但却没法与其合作。

    真要合作,她也宁可找朱承熠。

    而她之所以与廖静划清界限,更因她有另一种担心。她怕廖静选自己,是因为需要自己来背锅。届时,廖静一拖多,荣华被坑,自己背锅,她廖静反而成了收获的黄雀……

    真要深究起来,白云寺和朱永霖杀人事件,到底还是因她虞荣安所起。谁知廖静心中对自己有没有恨。

    所以荣安拒绝了。她宁可看形势暗中推波助澜。因而,她顺手抖了些讯息出去,廖静若真决心已定,这些讯息或能帮上忙……

    顺利进了宫门,过了查检,时间已然不早。

    荣安带着彩云跟着引路的內侍快步往坤宁宫去了。

    她注意到,廖静比她动作还慢。

    她下车时,廖静又回了车上。

    在她走出去几十丈时,廖静才刚过了宫门,磨磨蹭蹭走在了后边。再回头时,又见廖静似乎是拉了什么东西,竟又折返了回去……

    “那廖大小姐能成事吗?”彩云表示怀疑。

    “是啊。这样的水准,决心再大,准备再足,我也不敢点头答应。”

    荣安再不把廖静放在心上,快步前行。

    走了一会儿,前边不远便是坤宁宫,周围人也渐渐多了起来。

    有后宫过来的妃嫔,也有明显是来参宴,正闲聊的贵妇,还有三三两两正细声交流的姑娘们……

    荣安打扮低调,一路走来并不显眼。再有百多丈便到地方,她刚要快一快步伐,却有人正从西边过来,与她不期而遇。

    她原本还想装瞎,可对方竟是当众叫住了她。

    又一不速之客啊。

    太子朱永昊。

    荣安拧身抬眼,顿时明了。

    她看见的不仅有太子,还有一众皇子皇亲也正从西边过来。

    自己来的时间,不太好呢!

    男女宾客入宫的时间和顺序是错开的。

    皇后这里的请安已然进行了一会儿,所以大部分的女宾已经安顿在了殿中,因而一众男性皇亲在等皇上下朝请了安后也被引来了坤宁宫请安。

    而荣安来得晚,显然碰上最尴尬的时间段了。

    雄孔雀一如既往,满脸堆笑,彬彬有礼抱起了拳。

    众目睽睽,荣安只得回礼。

    “还请虞二小姐借一步说话。”朱永昊示意她往边上走了几步。

    这一个示意,也让不少循着太子的视线锁定到了荣安身上。

    而朱永昊的左右內侍竟是一前一后站在路边,隔开了那些凑过来的众人,这更令不少视线汇聚过来。

    荣安蹙蹙眉,略生烦躁。

    “虞小姐今日装扮素淡,倒是叫人耳目一新。”

    “太子殿下也是一如既往,涵养过人。不过您有话不如开门见山,民女还急着拜见皇后娘娘。”

    “不着急。母后一向宽和,不急这一时。若有耽搁,孤自会向母后解释。”

    “还请殿下直言。”

    “孤主要是想就上次白云寺,六皇弟之事向虞二小姐道个歉。”

    “这又是何故?难道那次六殿下算计我,是太子您的意思?”

    “绝无此事。主要是早先孤答应了虞将军会带着六皇弟向虞二小姐赔礼道歉。此刻六皇弟身有不便,孤不好失了信,作为兄长便来跟姑娘赔个不是。六皇弟行事莽撞,孤已是多番教导。只求姑娘可以早日忘了那事。”

    好个重信守义的君子!说得好听,这众目睽睽的,还是做给爹看呢!

    “太子殿下说笑呢?我小肚鸡肠可记仇了。不想虚伪做谎,只能说,忘不了。不过,既是赔礼道歉,礼呢?”

    荣安原本只想为难他,却是不想,这货还真就准备了一方礼。荣安更没想到的,是他真会在一众窥探的视线里,堂而皇之将礼给送了出来。

    这令荣安只想自抽嘴巴。

    笨蛋!多嘴了吧?

    这是接,还是不接?

    “怎么?不是要礼吗?不敢接了?”

    荣安一哼,拿过了小小礼盒。

    打开一瞧,一枚玉佩。品相很好,雕琢也很精致,应该值些银子。

    “太子殿下当真有处处给姑娘送礼的习惯。”

    “此言差矣。能让孤亲手送礼之人可不多。虞二小姐受之无愧。”

    荣安跟见鬼一般盯了他两眼。他那种眼神她很熟悉,正是在施展他那春风化雨魅力之时。

    这不对!

    先前几次,她与他见面时他虽总在笑,可笑里没有闪亮,要么不屑一顾,要么带着厌恶敷衍,今日他是吃错药了?还是脑袋被门挤了?这勾搭的态度和言语是要作何?

    ……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