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520章 我还是想她
    暮春傍晚,微风不燥。

    东宫的小池塘边,李玉良正半躺在草地上,一支鱼竿伸在水池子里半天也没有动了。

    许嫉双手抱臂的依靠着一颗绒花树盯着水池子里的涟漪一动不动的。

    许嫉来的时候李玉良都没有看他一眼,一直盯着水池。

    “好无聊!”许嫉先开了口。

    “哪里无聊!”李玉良眯着眼睛回来一句,“这样的日子多是惬意!”

    “我觉得这感情的事太烦人了!”许嫉换了个姿势,“我想好了,女人太麻烦了,还是不招惹的好。”

    “嗯!”李玉良伴着微风微微的点头,“的确麻烦,哪里有一个人自在。你想想,就算你看上了一个对眼的,好不容易娶了她了。接下来呢,她会给你生一堆猴子,然后你就有的烦了。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们三殿下那样有人带孩子的。人家是皇子,生再多也不怕的。咱们普通人啊,光是带孩子都能烦死!我给你说,小孩子最麻烦了。我之前医治过一个未满月的孩子,真是日夜不得安宁!你不知道那么一个小娃娃硬是把一家老小折腾到崩溃......”

    “我就是忘不了她!”许嫉仿佛没听到李玉良的话,神情哀伤的说着,“我现在都不敢睡觉,一闭上眼睛,就是她的模样,还有她吻我手我时那种柔柔的能够一直柔软到心里的感觉。我还是想她。”

    “你不是想她,是思春了!”周蕴牵着韩玥的手朝着许嫉快步走来,“回去,本王帮你找!”

    许嫉没想到周蕴会来,更没想到,他心里的话就这样被听到,一闭眼坐到地上:“我谁也不要,我心里只有孟小蝶。”

    周蕴笑眯眯的走到了许嫉面前,缓缓的蹲了下来:“小川夫人的表妹来了。这次是真的!小川走不开,你去迎一下。”

    那边李玉良,见周蕴和韩玥过来,鱼竿一丢,撒腿就跑开了。

    .....

    暮春时节的齐国已经有些热了。

    攻下了齐国最西边运城的齐炫钰站在城头看着红日西坠。

    福庄主和齐跃峰一左一右的跟在他身后。

    “公公,听说那次你们出运城的时候阴霾了多久的天也是放晴了。那次的红日可和现在的一样?”齐炫钰眯着一双桃花眼,转头看了看福庄主。

    “回殿下!说句实话,老奴没注意。”福庄主悠悠叹了口气,“那个时候一心想着怎么才能活下去,真的没心思看这些。”

    “跃峰你说,这世事难料的。当初我不愿来的地方,如今竟然自己带兵打下了!当初真是做梦也没有想到。如今想想,若是不她,如今本王又会身在何处?”

    齐炫钰又转过头望着红日悠悠道:“本王是想,当初若是没有她替本王西行,此刻本王会不会已经身处楚都了。或许本王已经和娉婷完婚了。或许楚国也不会生变。也或许齐国也不会有战火。”

    “殿下的意思可是怪她?”福庄主蹙眉。

    “不是!”齐炫钰连忙道,“本王只是感慨!若不是她,本王身处楚都也不会甘心的,至于和娉婷完婚就更不甘心了。本王要感谢她让本王能够感受到娉婷的真心。本王想好了,等本王攻进应天就去迎娶娉婷。说实在的,我真有点想她了。”

    “殿下无需感伤!”齐跃峰劝慰,“我祖父信里不是说了嘛,太子他们现在已经不攻自乱了。用不了多久咱们就能回应天了。”

    营帐里。

    副将陆战一解下了盔甲。

    仔仔细细的洗了手,才铺开了雪白的宣纸。

    走的时候马娉婷说了,只要他帮着齐炫钰复了国,她就嫁给他。

    此次攻打运城他一马当先,他只想着齐炫钰能够早点打回应天。

    这样他就可以快马加鞭的赶回那姐弟俩身边。

    她堂堂一个护国长公主如今带着生病的幼弟住在坟前的简屋中,一想到这一点陆战一就替马娉婷觉得委屈。

    她太可怜了,她需要他!

    但是提起笔,陆战一又不知道写什么了。他的字迹难看……

    最终陆战一收起了信,缓缓的走出了营房。

    西边的红光渐弱,城头上,身披金甲的齐炫钰正缓缓的走下城楼。

    红光中,齐炫钰越发显得英姿飒飒。

    他的确是个美男子。

    陆战一看的有些失神。

    当初他陪着马娉婷围攻运城的时候何等威风。

    但是那一次,他丝毫不想打的。

    “陆副将怎么了?”

    陆战一出神,连齐炫钰走到近前都没有察觉。

    “没,没什么……”陆战一又看了看齐炫钰的脸。

    他的确长的美。

    又是皇子。说不定还会是齐国的皇。

    若他对马娉婷是真心的,他是不是要退出了……

    “这些日子辛苦了!”齐炫钰面带笑容,“早点回去歇息,整顿后咱们可是要攻下灵州了。”

    “多谢殿下体恤。”

    陆战一缓缓的行了礼,回了营房。

    ……

    绍州北的楚后墓前。

    朝阳中,一身白衣的马娉婷和马御颜静静地坐在墓前。

    马娉婷看完了一封信交到了马御颜手里,又拆开了另外一封信。

    没有字。

    而是一幅画。

    画上,一身金甲的齐炫钰沐着夕阳红光站在运城的城楼上。

    马御颜探过头:“真好看!谁画的呀。”

    整个画卷只在最角落写了一个陆字。

    “颜儿你和姐姐说句实话,齐炫钰和陆战一你更喜欢哪个?”

    马御颜面色有些苍白,看着马娉婷微微一笑:“姐姐干嘛问颜儿,重点是姐姐喜欢哪个。”

    马娉婷看着齐炫钰的画像微微的笑了:“我也不知道。时光能改变一切东西。再说了,我和他说好了三年之约的。他此刻给我来信满是思念,只怕是感激的情分大。三年后他的心又是怎么样的,谁又能预料呢。”

    “倒是他!”马娉婷又看了看马御颜手里的画像,“他倒是知道我的心,知道我想看的。他什么都没有说,却是什么都说了。”

    “娉婷姐姐?”马御颜将画往马娉婷手里一放,“颜儿不懂,但是颜儿知道,不管什么情况,什么时候,娉婷姐姐都会待颜儿好的!”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