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八十六章 烟笼长安
    长安城的繁华夜色,随着季节转换寒意渐增,而不可避免的消减许多。更因为最近以来的紧张气氛,大多数民众天黑以后便很少再出门上街,以免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朝廷和皇家的那些事,距离他们有些遥远。虽然说是在天子脚下沐浴君恩,但这位高高在上的天子,亲眼见过的人毕竟少之又少。与其说是皇恩浩荡,倒不如直接说这是一个王朝威严的象征。

    盛世来临,四海平静。如果要问起随便一个长安民众心中最盼望的事是什么?那么得到的回答一定是,保持安稳,别乱折腾!

    没有人喜欢风烟再起剑影刀光,就像没有人喜欢杀戮和鲜血一样。当前的局面来之不易,大家都很珍惜。

    然而,世间事往往事与愿违。想要极力避免的,反而在不经意间就会忽然降临,以一种料想不到的方式,惊醒尘梦……!

    渭水生潮,烟笼长安,苍凉的夜色中,有雾气弥漫,遮蔽了月光和星光。这本来是一个普通的夜晚,平淡无奇。却因为正在酝酿和即将发生的一次重大事件而被史书所铭记。

    有许多人并没有入睡。他们身份不同杂处百业,却在短短的时间之内被陆续聚集起来,为即将等来的命令而做好准备。

    这是一股庞大的力量。其中的许多组织者已经得到明确的指令,让他们密切注意来自太子宫殿方向的动静。无数双潜伏在黑暗中的眼睛,怀着各种各样的心情等待着。不管是生或者是死,都是他们的宿命。

    紧紧关闭着大门的博望苑内,高墙遮挡住了一切,外面的人自然看不到这里的灯火通明。一次紧急动员和组织起来的行动,已经做好全部准备,箭在弦上,只待激发!

    大汉制度,太子可以有自己的亲军,虽然规定了严格的数量和装备,不能僭越。但只凭着这股力量,想去做自己想做的某些事,在现在的太子刘琚看来,已经足够了。

    不管是怀着怎样想法的人,也不管是最开始怎样极力的反对,最终所有东宫的属从还是统一了意见,同意了太子亲自作出的决定。

    “这次……我就是要凭借自己的力量和胆略,让所有的人都看看,到底是不是一个合格的王朝继承者!……父皇,元哥儿,希望你们也能够看到……。”

    穿了一件软甲的太子站在宫殿台阶上,在大批东宫侍卫们的簇拥中,平静的看着听候他命令的几百亲军,无人知道,他心中激荡的是怎样的慷慨与波澜。

    只要今夜的突袭行动能够成功,捉住江充和其余的那几个佞臣,逼问出他们如此作恶的目的何在……那么当前面临的一切困局都将迎刃而解。自己的父皇绝对不是一个糊涂蛋,只要自己掌握了主动权,他一定会做出最明智的选择。到了那个时候,就算受到最严厉的惩罚,自己也心甘情愿。

    自以为已经想明白一切前因后果的太子,心中有着巨大的自信。他再次看了看刀甲齐备的手下亲军们,满意的暗自点了点头。今夜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绣衣卫所又怎么能想得到会受到突然的打击呢!

    “太子殿下,真的决定这么做了吗?”

    “是的!扫除祸乱之源、肃清宫禁,只在今夜!”

    受到亲军气势鼓舞的刘琚坚定的点了点头。想当初随着元召渡海东征和远涉西域的时候,他就已经无比羡慕那种指挥千军万马气势如虹的场面。只是可惜身为太子,一直没有那样的机会而已。今夜率领着几百亲军行动,虽然没有那样的阵势,但如果真的能够打一场漂亮仗,也已经足慰平生了。

    “好吧……既然如此,我等就恭祝殿下旗开得胜,马到成功!一定要记得,如果发觉事不可为,要及时收手,避免招致更大的灾祸啊!”

    以太子少傅石德为首,以及严安等所有的博望苑属官们暂时压下心中的担忧,一起躬身为礼,为太子此去壮行。

    在这些文人的情怀中,还是非常盼望着太子能够成功的。以太子的身份,本来是不应该亲身历险的。但一个行事果断雷厉风行的太子,才是最有资格继承这个伟大王朝的接班人。如果不是他们手无缚鸡之力,也一定会慷慨追随去,为国除奸邪。

    该交代的已经都交代清楚,不必再多说。也许在太子刘琚的心中,并没有多想过如果失败会有怎样的严重后果!偶尔掠过心头的也只是,如果万一自己的计划不能成功,大不了会受到父皇更严重一些的惩罚罢了……。

    宫门悄悄的开启了。借着夜雾的掩护,几百甲士鱼贯而出,然后迅速隐没在黑暗之中。最后出来的高丽少年,回头望了一眼又重新关闭的宫门,然后在距离太子身影丈余之内飘身而行。怀中的玄刀被雾气沁凉,如同他心中平静如水。武功已臻化境的朴永烈,他并不在意太子行动的成败。他的任务只有一个,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保护好太子的安全,使其毫发无伤。师父元召曾经交代的这个任务,他一直牢记在心中,从来都没有敢忘记。

    博望苑在未央宫的东北角方向,而绣衣卫所的位置,是在朱雀门一侧。两者相隔并不远,穿过一条东西巷,然后转入朱雀大街,不过四五里路程,转眼即到。

    太子刘琚佩上了宝剑,虽然根本就不会轮到他亲自出手砍人,但他还是全副武装了起来。虽然长街上没有灯光,夜空中也看不到星月,这些街巷早已经熟悉无比,轻车熟路间,已经可以看到朱雀门那边的宫灯高悬,目的地赫然在望。

    “传我命令!杀进绣衣卫所之后,不必乱杀无辜。可直取江充和那几个助纣为虐之徒。不管是生是死,务必不能让他们逃了!”

    黑暗之中,在朱雀门几百米之外,所有的太子亲军连同侍卫,都接收到了来自太子亲口说出的命令。刀剑出鞘,轻甲生寒,所有人都暗暗的轻声允诺。然后在下一刻,刀光划破迷雾,几个身手矫健的侍卫首先发难,迅速控制住了守卫宫门的羽林军。

    随后,几百甲士直扑距离朱雀门不远处的绣衣卫所,这是他们今夜的首要目标。只要把这里控制住了,抓住那几个目标人物,那么就一切都好办了。

    绣衣卫所内有些异常的安静,安静的极不正常,令人心里发慌。两边的大门开处,庭院中极其宽阔,几盏气死风灯摇摆不定,发出忽明忽暗的光亮。

    最先冲进来的亲军首领虽然感觉到了异常,但却来不及多想。他率领着二十几个勇敢的甲士踹破院门,直奔着正上方悬挂牌匾的那处大厅杀去。

    不过,这些人可能从来未曾想过,并没有杀人意的他们,早已经被冷冷的杀机锁定了!

    三四个太子亲军踏上台阶,正要用刀劈开眼前的这扇门。却没想到,大厅的门忽然自动打开,然后灯光耀眼,只听到轻微的响声迎面而来……目呲欲裂之际,口中的惊呼还未等喊出来呢,已经被冷箭攒射,倒地身亡!

    变故忽起,就发生在眼前。离着几丈距离的亲军首领大吃一惊,知道对方早有准备。他正要大声示警,让后面的亲军队伍做好迎战准备。怎想到,对方既然已经发动,哪里肯就此善罢甘休呢!

    又连续几轮弩箭从门口窗户射出,就在台阶附近的这些人根本就避无可避。锋利无比的弩箭轻易的就射穿了他们的轻甲,刀剑无用,殒身毙命只在倾刻之间。

    被弩箭洞穿的伤口血如泉涌而出,来不及理会纷纷倒地的兄弟们,强撑住最后一口气的亲军首领向后面大喊了一声。

    “有埋伏!速退……保护太子快走……!”

    话未说完,再也坚持不住,他临死之前最后眼中所见,绣衣卫所四面的高墙和假山楼台各处已经被火把照亮,埋伏的人马终于现出身形,那些被拉长的身影如同黑暗中的夜魔,正在肆无忌惮发射着手中弩箭,无情的收割着昔日同袍的生命……亲军首领哀叹一声,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光影明灭之中,长身站立在高处的绣衣卫指挥使江充,脸上的轮廓显得很是冷酷。他看着已经冲入绣衣卫所内的那些太子亲军挥舞着刀剑,在做无谓的挣扎。眼中不由得浮现中冷冷的笑意。

    刀剑和甲胄就算是装备再齐全,又有什么用呢?在大汉军中利器九臂连环弩面前,一切抵抗都是徒劳。

    “元召,你大概从来没有想过吧?有朝一日,有你亲自发明的这种无双杀人利器,会对准你最重要的朋友……甚至是你自己!呵呵,这算不算的上是世间最大的讽刺呢?”

    陷入四面包围中的太子亲军死伤惨重,在短短的时间内,纷纷倒地身亡,痛苦的声音不绝于耳。一身箭袖劲装的江充,目光终于搜寻到被侍卫重重包围的那个身影时,他慢慢的举起了手中弩箭。

    “太子么呵呵……现在你们可是身份不明的擅闯军机重地,意图谋反之辈啊!葬身在此,可都是自找的……!”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