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397 老刘“失算”了
    其实在刘文睿的心里边,在各个渡口处修看台,这就是最可行的办法。虽然也会有先来后到的小纷争,但是可以跟角马商量一下在哪个渡口渡河啊。

    到时候就让角马们找人少的地方渡河,这个问题不就解决了么?反正谁也看不出来人为操作的因素。

    只不过这个事情也没法明晃晃的讲出来,对于别人来讲这无异于天方夜谭,只有他和小苗苗能够办到嘛。

    反正这是他能想到的唯一办法了,什么事情都是尽可能的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人们慢慢习惯了就没矛盾了。

    而且他也有着自己的任务,现在的小苗苗长大了,也记事儿了。你要是想像去年那样糊弄她?别说门了,窗子都没有。

    第二天早晨吃完早饭,小家伙都没有出去玩耍,就围着老刘转悠。就算是小家伙没开口,老刘也知道她惦记着给河马搬家的事情呢。

    将小家伙给抱到怀里边,狠狠的欺负了一通。任凭小家伙张牙舞爪的想要逃跑,刘大魔王也不手软。

    欺负完就将小家伙给丢到了车子里,然后又往车上装帐篷和吃的。

    “爸爸,装这些干啥啊?”小家伙好奇的问道。

    “咱们不是要给河马搬家么,爸爸想了一下,还是跟它们一起走回来比较好。”老刘笑着说道。

    “爸爸,那苗苗能骑着河马走么?”小家伙瞄了他一眼后问道。

    老刘在他的小肚皮上捅了捅,“就知道你惦记着骑呢,等回来的时候让你骑着。”

    小家伙的样子美美的,今天又能好好玩耍了嘛。

    王莎莎也没闲着,也跟着一起往车上装东西。这么好玩的事情想要甩下自己你们偷摸玩?这是绝对不好使的。

    当牛做马的每天都给跑腿干零活儿,遇到好玩的事情千万不能错过。

    “长鼻子,你要乖乖,我带大嘴巴回家就能跟你一起玩了。”看到小象在边上眼巴巴的看着,小家伙又跑下车安慰了一下。

    小象用鼻子在小苗苗的小手上蹭了蹭,然后又在她的小脸上蹭了蹭,给小家伙都痒痒得不行。

    老刘也走过去,在小象的脑袋上摸了摸。这就是家里最乖的娃了,你说扔家就扔家,你说不让进屋就不进屋。别的娃都不行,不管是辛巴啊、平头哥啊、小猴娃啊、呼噜噜啊,这都很粘人。

    现在的老刘对于往马拉河边跑的路线已经很熟悉了,小苗苗坐在车里也是喜滋滋的。都没有跟老刘说,昨天晚上睡觉前还惦记这一帮大嘴巴呢。

    等老刘他们赶到河边的时候,这里已经有了不少的游客。只不过今天他们的运气如何就不得而知了,那些角马们对于啥时候渡河回家,随机性比较大。

    寻到了那群河马,老刘眼疾手快将想要蹦到泥浆中的小家伙一把给抱住。今天可不敢让小家伙再任性的玩耍,往回走的路还很长呢,到时候都得让丹尼斯他们给他送油。

    河马们在懒洋洋的晒太阳,对于小家伙的到来也表示了欢迎。有一头好客的还用脑袋顶了顶老刘,直接将老刘给顶个大屁墩。

    就算是老刘的身体素质再好,也架不住这些河马顶啊。

    “好了,给你们搬家,带你们到我家里住去。”老刘从地上站起来,大手一挥,很有气势的说道。

    奈何这群河马一丁点都不给面子,仍旧聚拢在这里玩耍。

    还得是小苗苗,凑到一头小河马的跟前儿,小手一伸就抓住了它的小耳朵,就这么牵着往外走。

    这就好像一个信号,刚刚老刘喊的没有用,小家伙牵着就很管用。

    “刘哥,您这也不行啊。”王莎莎笑眯眯的说道。

    老刘翻了个白眼,“河马们反应慢,需要给它们一个反应的时间。你开车跟着吧,我跟小苗苗腿儿着走。”

    “真的假的啊?这可是两百多公里的路呢。”王莎莎有些诧异的说道。

    老刘略显得意,“这算啥,小意思。也算是小家伙生命中的一个重要经历吧,比在家胡跑的玩要强多了。”

    王莎莎都不知道该说是啥了,小苗苗才多大啊,现在就风餐露宿的走这么远。河马一天就算是全力走,也就是三十公里左右吧。走到家还不得一周多?

    老刘说完之后,就将小家伙给抱起来,放到了一头大河马的身上去。小家伙那叫一个美啊,在河马宽宽的后背上,呆得很舒服。

    只不过老刘的计算还是有些失误。

    虽然说对于动物他能够有一定的影响作用,这些河马也能听他和苗苗的话你让走就跟你走,但是他却忘了考虑河马生活习性的问题。

    河马虽然俱冷喜热,可是太热了也不行。所以它们白天的时候要么在河里泡澡、要么就是身上裹满泥浆晒太阳。跟着老刘走了不到两公里之后,它们就热了,然后就说啥都不走了。

    一个个趴在草地上,就这么呆着,给老刘也直接干没电了。

    这些河马正常的活动时间是晚上,你大白天的就让它们走这么远的路,谁干啊?

    “刘哥,咋办啊?”王莎莎笑眯眯的问道。

    “咋办?凉拌,就这么呆着,等晚上再走。”老刘一本正经的说道。

    “其实我已经预料到了,要不然为啥带帐篷呢?这就是一次野游,白天猫帐篷里呆着,晚上出来溜达。”

    给王莎莎逗得不行,这就是死鸭子嘴硬吧,刚刚都看到老刘愁够呛呢。

    最没有心理负担的就是小苗苗了,对于她来讲就是玩耍么,无非就是咋玩的问题而已。

    现在的小家伙就在这些河马的身上爬啊爬,衣服上蹭了好多的土,那也是一丁点儿都不在乎。

    “爸爸,大嘴巴是流血了么?”老刘还在努力扎帐篷呢,小家伙举着小手跑到了他的身边,一脸的紧张。

    老刘在她的小脸上摸了一把,“这个不是血,这是大嘴巴们自己在保护自己呢。它们觉得热了,就会自己涂防晒霜。不仅仅能防晒,还能阻挡那些蚊子咬它们呢。”

    小家伙皱着眉头想了想,颠颠的又跑了过去,伸出小手在河马身上蹭了蹭,然后又往自己的小脸上抹了抹。

    小家伙的想法很简单啊,咱也得防晒。

    “不能就让这些河马这样吧?是不是还得给他们浇水啊?”王莎莎问道。

    老刘苦笑着点了点头,“准备的工作还是有些不充分啊,一会儿给家里打电话,再弄来一辆水车吧。”

    别看他嘴硬,也是有些小忧愁。给河马搬家的费用也不小啊,自己也是太冒失了。

    这边帐篷扎好了,也到了午餐的时间。老刘先给家里边联系了一下,然后就开始准备今天的午餐。

    主食就是牛排,然后再弄个鸡蛋汤这就齐活了。

    也是为了安全一些,老刘将周边的草都给清理了一下然后才开始弄。

    小苗苗呢,本来还跟河马们玩呢,看到老刘这边要做饭了,也喜滋滋的凑了过来。

    老刘不是正经的厨子,不过老刘在烹饪上也有自己的门道。就说煎牛排这个事情,老刘同志虽然属于自己研发的机巧,那也是很不错的。

    看着小煎锅上的牛排,小苗苗忍不住抿了抿嘴。

    这要是在家里边,她对于牛排并不是很喜欢吃。可是今天这是在外边嘛,小家伙貌似很有食欲。

    刚刚煎好第一块,还没等王莎莎和小苗苗开吃呢,狮子王领着它的家人们颠颠的跑了过来。

    对于小苗苗来讲,这就是意外的惊喜啊。今天光合计跟河马们玩来着嘛,哪里想到还会有这么一帮毛毛凑过来。

    老刘开始的时候也是挺开心的,然后他就发现又失算了。这次的失算,是忽略了小苗苗对草原上这些动物们的影响力。

    第二块牛排刚煎好,又有好多的动物们凑了过来。估计都是在这一片溜达玩的,然后被小家伙给吸引过来了。

    其中的几只肥兔子,给老刘看得很眼馋。可是人家是过来做客的啊,你也不能把客人给炖了吃啊。

    “嘎、嘎”

    这时候头顶上又传来两声叫声,不用多想,肯定是猛雕一家三口。

    出来的时候也是跟着一起出来的,可能是嫌他们走得太慢吧,也可能是现在的小灰会飞之后玩心太重,然后就到别的地方溜达去了。

    小苗苗很开心,老刘现在就很头疼。只想着给河马搬家啊,哪里想到还会凑过来这么一帮客人呢。

    距离马拉河边也不是很远,陆续过来的游客们也发现了这里的“异常”。毕竟草原上的视野很好,老刘的这顶帐篷在这里就非常显眼了。再加上这里有这么多的动物,也让他们一下子成了焦点。

    老刘琢磨了一下,还是放弃挣扎吧。吃完牛排喝完汤,直接就钻到了帐篷里。

    跟小苗苗往常的想法差不多,反正我看不到你们,你们爱咋拍就咋拍。要不然你还能咋办?你总不能在边上立个牌子,禁止拍照吧?

    反正他就觉得这次的小行动因为自己的疏忽,搞不好又会整出大动静来就是了。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