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1章 改装车?
    柳震虎皱起眉头,“你确定?”

    林凡点头,“确定,我很老实的,从不骗人,可以放我回去了吗,叔叔。”

    柳震虎说道:“林兄弟,你再好好想一下,到底有没有跟其余的念物修士起冲突,有没有被迫使用念物。”

    “被迫”这两个字被柳震虎说的很大声,

    故意在强调般,

    林凡有些迟疑,但还是准备否认。

    这时坐在对面的顾唯板着脸,直接掏出一大叠照片,啪嗒一声甩在桌上,“柳大哥,跟这小子那么多废话干嘛,照片就在这边呢,证据都在,而且姓林的小子还不承认,恶意隐瞒使用念物的事实,

    我看直接带走吧。”

    顾唯站起身,迫不及待就准备出手,

    “慢着,”柳震虎阻止,并拿起照片递给林凡,“小凡,你看看这些照片上的人是不是你。”

    “不会吧,还被人拍到照片了?”

    带着疑惑,林凡心里面嘀咕拿起照片一看,

    先是松了口气,

    照片上并不是他跟云章崔金龙在小巷子里面的事情,而是在公路等交通枢纽、还有各个街道摄像头中的景象,

    时间是晚上,

    拍的有些昏暗,但是在一片的黑漆漆照片中,能够观察到一丝细微的诡异,那就是在照片的某处,或绿化道、或停靠在路边的车辆、或店铺门.....都呈现出一丁点空间扭曲,

    一丁点,

    一丢丢,

    好似有某个丝带飘过不小心搅动了周围的空间般,

    若是寻常人看到摄像机中的景象,可能根本不会注意到,只会当成是设备飘过了一道雪花而已,

    但是柳震虎他们不仅找到了全部摄像头,还把关键的一帧截图下来,

    有点能耐啊,

    林凡对于照片里面的东西很熟悉,是他昨天晚上使用剃从郊区跑到市区的时候,不小心留下的“杰作。”

    “没理由啊,”

    “以我的六式的速度,不可能被摄像头捕捉到,更不可能在摄像头中留下类似雪花一样的痕迹。”

    林凡也挺疑惑的,

    他对于使用念能很小心谨慎,当时就是对自己的速度拥有绝对自信,才敢在市区中使用念能力的,

    难道是因为跟崔金龙打完一架,体内念能损耗严重,所以剃的速度有所下降,

    速度下降很微弱,影响不大,但或许就是这一丢丢的速度,导致自己被摄像头捕捉到痕迹,

    失策啊,

    “咳咳。”林凡这下没话说了,尴尬的看着柳震虎,

    一切尽在不言中,

    柳震虎不用说也知道了,他说道:“小凡啊,我不是说过不要胡乱在众目睽睽之下使用念物吗,就算是大晚上,你知道在市区使用念能会造成多大的影响。”

    看着虎爷焦头烂额的模样,

    林凡就知道昨天晚上使用剃,绝对不仅仅是被摄像头捕捉到那么简单,虎爷这么憨厚老实的人,给对方添麻烦倒是挺不好意思的,

    柳震虎:“唉,部门光是处理昨晚的事情就忙到现在,上头表示,你最好有个合理的解释,否则抓去总部面壁教育三天是少不了的。”

    还要面壁思过?

    太严格了吧,

    这个社会真的是对念物者的消息进行严防死守啊,

    林凡可不想去什么总部,面什么壁,他只有如实说道:“其实我使用念物能力是有原因的。”

    顾唯噗嗤笑着,说道:“呵,能有什么原因,多半是小年轻觉醒出了念物,喜欢炫耀,喜欢出风头,所以才在市区里面肆无忌惮的使用能力。”

    “你个小白脸闭嘴,”林凡反击道:“我看你年龄也跟我差不多,有啥资格叫我小年轻,喜欢装老?果然是小白脸,顶着个黑色短发,说话跟阴阳人似的。”

    “你!”顾唯气的发抖,

    论文斗,

    林凡显然重来没有怕过任何人,

    柳震虎:“小凡先别急着斗嘴,告诉我,你昨晚使用念能力的原因,若是理由充分,我会向上头报告,把你的限制取消。”

    “呃.....其实原因很简答,当时我跟一个使用幽灵巴士的念物修士起了矛盾,而在车上.......”

    林凡将当天晚上遇到巴士修士的事情如实说出来,

    顺带连同后面去郊区追击念物、安置朋友、还有遇到崔金龙的事情也说出来,至于有关名片的事情,林凡想了想还是决定暂时不说,

    不是信不过柳震虎,

    事实上,林凡想过了,他除了委托柳震虎来调查神秘组织的信息,没有太好的办法,

    他信不过的是那边的瘦脸小白顾唯,

    姓顾的一看不待见他,

    若是被对方看见神秘组织的邀请名片,说不定会拿名片搞事情,给上面打小报告,

    还是把名片藏好,等顾唯不在的时候再拿出问柳震虎吧,

    与此同时,

    消化完大量讯息的柳震虎疑惑看着林凡,用自己的语言重复道:“你是说你遇到了幽车的使用者于龙潮,然后在追击于龙潮的时候又遇到了越狱的崔金龙,

    随后逃走,为了同学的安危,不得不使用念物赶路?”

    “跟我讲的,有点细微差距,虽然震虎哥你的语言描述能力有点差劲,但是大体差不多是这样。”林凡说道,

    “崔金龙刚刚越狱,然后就去找你?太巧了吧。”顾唯道,

    这回柳震虎帮林凡解释:“崔金龙在被收监的时候,一直就对林老弟充满恨意,越狱后去找小凡倒也说得过去。”

    林凡:“嗯,还是震虎兄懂,不像某些人不懂装懂,还喜欢在话里面挑刺。”

    顾唯知道说不过对面的小子,干脆坐回沙发上,只是冷冷的瞥了句:“算你走运。”

    “虎哥,我这算不算是正经理由?”林凡同样懒得搭理对面小白脸,

    “呃,虽然有些牵强,但是为了拯救普通人而被迫使用念能力,是完全没问题,而且,你还帮我们部门除掉了的通缉名单上的大恶人,上头褒奖你还来不及呢。”

    柳震虎笑道,

    林凡:“其实不是我弄掉的,是被崔金龙做掉的,不过功劳算在我头上,我也不介意。”

    事情告一段落,

    林凡不想要被抓去面壁了,

    厢房内的气氛缓和下来,

    柳震虎指了指桌上的菜单,问:“要不要点些饮料喝,林老弟,我还有些事情要问你。”

    林凡心知肚明,“是关于崔金龙,还有那个云章的事情?”

    柳震虎表情凝重,“是的,我在联邦中重来没有听说过云章这号人物,崔金龙能够觉醒出念物,多半跟他有关的,”

    “我对云章也不怎么了解,只是有见过而已。”林凡实话实话,

    当初在小巷子里面聊了很多,

    实际上什么都没有打听到,

    对于云章,仅有的印象就是,对方是一个很淡定,无论发生任何事情都相当淡定,完全不把事当事就好像对什么东西都不感兴趣,

    就连执行神秘组织分配的任务都显得漫不经心的家伙,

    而且还很喜欢抽烟,

    林凡看的出来柳震虎部门对于云章很感兴趣,

    于是将自己知道的都说出来,

    不知不觉,

    又在厢房中聊了很长时间,聊到一楼名为店员,实际为同事的小姐姐端着饮料上来,

    全程都是自己在讲,

    林凡说的口渴,拿起桌上的水果茶喝起来,过程中不可避免的就跟对面姓顾的有所眼神接触,当林凡看家顾喝茶时喉咙时。

    差点一口水果茶就吐在对面脸上,

    “我去,没有喉结!!!!”林凡指着顾唯,又指着自己喉咙,惊讶大喊,“人妖,这是个人妖,你个娘娘腔竟然是个人妖,”

    顾唯一听就没好气,“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本小姐今天就在这边弄死你。”

    “我去,还自称本小姐,你长得像娘娘腔也就算了,还......”林凡以为这个顾唯顶多就是个长得比较中性的小男生,

    没想到竟然是动过改装手术的男生,还是那种大改,

    顾唯生气的直接呼唤出两个念物,

    “怎么又吵起来了。”柳震虎出面制止,拉住顾唯,并且控制住顾唯的两头念物,“小唯,你别冲动,林凡兄弟眼神不太好,说话直来直去的,你不要怪他。”

    顾唯当然不听了,看样子就要激发出能力了,

    柳震虎连忙说道:“楼下全都是无辜的市民,若是发动念能力会祸及到他们的。”

    顾唯神色动容,这才收起架势,

    林凡躲在沙发后面,探出头,

    看样子这个小白脸虽然神经兮兮,整天喊着要弄死人,但是如果涉及到普通市民的时候,是很有原则的,不愿意对普通人出手,

    捏到顾唯的把柄,

    林凡当然不能错过机会,文斗小王子再次出马,冷不丁的喊了句:“妖人!”

    “你!”

    顾唯被气的不行,

    柳震虎赶在同事爆发之前,带着顾唯往厢房外边走去,“小唯,你先出去,剩下的事情我跟林凡小老弟聊,你在隔壁等就好了。”

    推推搡搡,

    好不容易才将愤怒值点满的顾唯推出去,

    柳震虎堵着门,长吁一口气,再看看重新坐回沙发上,淡定喝茶的林凡小老弟,纵使柳震虎平常脾气好,也被林凡小老弟带来麻烦给弄得够呛,

    “老弟啊,就不能消停点吗,若不是小顾是个挺善良的姑娘,你早就不知道死几次了。”

    柳震虎好心劝说,

    林凡:“善良?那个ren妖也能跟善良沾上边?反正在我眼里面姓顾的就是个十足的恶魔,我巴不得她出手呢,这样我也可以名正言顺的把小白脸给做掉。”

    柳震虎:“嘘!”

    柳震虎比出个手势,向后瞄了眼紧闭的门,道:“别再那样称呼人家了,小顾本来就是个女孩子。”

    “啥?那家伙是女的?”林凡疑惑道:“女的干嘛剃短发。”

    柳震虎:“女的就非得留长发吗?”

    “......”林凡回忆下,似乎确实是那么个道理,

    难怪这家伙白的过分,

    而且五官精致的跟小白脸似的,

    若是性别为女那到还好说,女性长成顾唯那模样,确实称得上英气与姿色共存,也就是中性了点嘛,

    但是,

    作为跟顾唯结仇的男人,

    林凡当然不能承认自己眼拙没有认出对方的性别了,嘴硬道:“那.....那家伙穿的衣服都是男生的款式,真的是一点女人味都没有,

    日常的生活中肯定是个没有搭理的老女人。”

    话音一落,

    大门传来巨响,

    咚咚,

    不用想就知道谁在敲门,

    柳震虎急忙捂住林凡的嘴,哀求道:“凡哥,算我求你了,别在说了。”

    咚咚咚,

    门那边的动静愈演愈烈,

    可能这特别调查科部门的大门是特殊材料做成的,被敲成那样都没有被敲烂,足见质量,

    隔着门林凡都能感受到顾唯的愤怒,

    他的目的达到了,

    而且机缘巧合的也让顾唯离开了厢房,接下来自己就可以问比较关心的事情了,

    “恩恩。”林凡点点头,表示不会在继续说下去,

    “林兄弟,这可是你向我保证的啊。”

    柳震虎松口手,“那你继续跟我说一说崔金龙的事情,上次他从监狱里面神秘消失,弄的整个部门颜面大失,从来没有遇到这种事,从来没有念物修士能成功逃脱,

    上头下了死命令,一定要吧越狱的念物修士带回去。”

    “先别管那啥崔金龙了。”林凡压低声线,悄声说道:“我现在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问你,”

    掏出名片,

    “虎哥,你看看这玩意。”

    林凡神神秘秘的举动,让柳震虎也严肃对待起来,接过那张纯黑色名片,低声问道:“这个是?”

    “其实我有件事忘记说了。

    当初那个叫云章的神秘捞哥带着崔金龙离开的时候,曾经给了我一张黑色名片,应该是那个神秘组织的邀请函差不多。”

    林凡说道。

    柳震虎眼神凝重,“邀请函?你的意思是,对方想要.....”

    他看着林凡,

    直到林凡轻轻颔首,

    柳震虎得知了事情有隐情,一时间惊讶到控制不住音量,“什么,那些神秘组织的人竟然邀请你!!”。

    “嘘!”

    这下轮到林凡劝柳震虎小声点了,他指了指门外,道:“虎哥,这种事情要是其余人知道,说不定把我也定性为邪恶组织的就麻烦了。”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