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78章白骨精?
    “你这儿子,不会是你和别人媳妇偷情生下的吧?”

    雷蛮子很不客气拆穿道。

    那老者十分激动,“你懂什么?我和小雪是真心相爱,偏偏他仗势欺人,硬生生拆散我们。

    害的我们父子不得相认。”

    雷蛮子撇嘴,不再多说。

    “你们想好没有?到底谁愿意帮我这个忙,我不能让我儿子的声誉受损,他还要依托在他们家生存,谁帮我这个忙,这宝物才能归谁,

    同时,也要立下心魔誓,绝不会将我的东西贪墨,也决不能向别人透漏我儿子的身份。

    另外两人,我也会送上别的宝物,请你们不要将此事说出。”

    若是这事是真的,也难怪老者要用这么宝贝的东西做为酬劳,实在是有些风险,既要严守秘密,还要防着他那儿子灭口,东西十分烫手。

    他说罢,目光紧紧盯着雷蛮子,他自己的喜好,已经不言而喻。

    “我没兴趣,这宝贝再好,我又用不上,沾了一身腥,还不是为别人做嫁衣。”

    雷蛮子摊摊手,十分干脆的拒绝了。

    郁茶言本就对这老者十分警惕,如今更是心中鄙夷,也干脆的拒绝。

    三人,只剩下季含瑜还没表态。

    只见她不多话,微微摇头,拉着郁茶言,再次向后退去。

    “哎,既然你们不愿帮忙,那这几样东西,你们一人一件,算是我给你们的机缘,也希望你们能够对今日所见,守口如瓶。”

    老者又取了三样东西,放在身前,其中一样,是一面玉珏,灵光大放,看着确实是好东西。

    然而在地图之上,这玉珏白光之中却泛着微蓝,诡异异常。

    三人面面相觑,雷蛮子虽骄横却见多识广,异常精明,季含瑜有地图在手,早就看穿了这里全是假象,从始至终,就没信过对方一句话。

    至于郁茶言,咳,说来好笑,她不像雷蛮子,凭着经验见识,就能有所察觉,也不像季含瑜,有金手指在手,洞察真相。

    她完全就是傲娇,看着两人都没动,她觉着,要是她动心,岂不是落了下风,被人看了笑话?

    “无功不受禄,前辈之事,在下保证不会外传,这便告辞了。”

    雷蛮子说罢,便像着身后飞速遁去,一点都不拖泥带水。

    季含瑜无甚诚意的说了句,“我们也是。”

    然后,紧跟着雷蛮子向外跑去。

    老者见自己苦口婆心的讲了一大串,这三人却连犹豫都不曾,顿时气的冒烟。

    恨声道,“三位小友既然已经进了我的地盘,听了我的故事,却不是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

    老者的声音,终于不再慈爱,阴测测的声音,在偌大的空间中回响。

    这是编故事编累了,打算软的不行,来硬的吗?

    一道天迷蝠虚影,突地从老头身上出现,一下子便扑向了雷蛮子。

    雷蛮子的身形,顿时顿住,缓缓转过身来,双眼之中的棕色瞳孔,已然变成了漆黑的天迷蝠的样子,诡异而又渗人。

    双锤出现在双手之上,向着季含瑜二人欺身而来。

    季含瑜当即又拿了一块竹化玉来,朝着对方扔了过去。

    却被雷蛮子随手一挥,掉到了一边。

    季含瑜气的咬牙,暗恨这雷蛮子果然是个祸端,专门祸害她们两。

    却见雷蛮子微微顿了一下之后,一个纵跃,再次向着两人逼近,手上一对大锤噼啪作响,让两人不得不向后慢慢退去。

    眼看着就要到了那诡异阵法的边缘之时,季含瑜焦急万分。

    郁茶言突然道,“小愚儿,那石头你还有吗,你刚刚咂的那下好像有用。”

    郁茶言只是病急乱投医,她自己拿着这块,不敢轻易出手,不然,她也中了那老头的招数,岂不是更麻烦,只能询问季含瑜。

    季含瑜眼睛一亮,顿时一块又一块的竹化玉出手,便是不能近雷蛮子的身,也让他陷入挣扎。

    又一道天迷蝠虚影自那老者处扑了过来,雷蛮子的挣扎不再,双锤挥舞,电闪雷鸣,季含瑜砸过去的竹化玉顿时便化作一片飞灰。

    季含瑜肉痛不已,知道这法子已然不管用了。

    手微微抬起,准备再次发动花钿,先将这雷蛮子困住再说,旁边的郁茶言却快了她一步。

    手上突地出现一只玉盏,其内水光盈盈,下一刻,便有滚滚波涛涌了出来。

    她手上一抓,带着季含瑜便坐上一座小舟,顺着滚滚水流,向着石室外滑去。

    那雷蛮子见状,脚踏飞剑,升入半空之中,面对滚滚而来的巨浪,一道又一道惊雷落下。

    眼看着两人就要乘浪而去,大锤一挥,砸向水流,巨浪翻滚,顿时变了方向,将两人推的距离诡异阵法更近了些。

    季含瑜大急,也不再留手,手上向着眉间一点,万里冰封。

    不管是水流,还是雷蛮子,顿时变得静止。

    季含瑜拉着郁茶言,向外狂奔,却听一声轻微的“咔嚓”声在身后响起,然后,在石室中不断回荡。

    季含瑜回头望去,只见雷蛮子胸前雷光闪过,这连雷岩鹰都困住了的冰封,就这么破掉了。

    眉间的花钿,也应声而碎。

    只见雷蛮子身子一闪,再次来到了两人近前,双锤一挥,两人齐齐跌了回去,砸向了诡异阵法当中。

    “雷蛮子!”

    郁茶言咬牙切齿,恨不得将这拖后腿的奇葩给生吞活剥了。

    季含瑜也后悔,当初不应该因为记恨雷蛮子坑了自己二人,便对他不管不顾,若是也给了他一颗竹化玉,哪有后续这诸多麻烦。

    小心眼果然要不得。

    他们正待挣扎,却见那原本掩饰的幻境,已然退去,露出了这石室本来的模样。

    那慈祥的老头,也露出了他白骨森森的模样。

    “白骨精?”

    郁茶言忍不住的吐槽了一句。

    季含瑜无语的看了她一眼,佩服她脑洞真大。

    这时,干涸的血迹,再次鲜活起来,似乎有什么东西,将他们死死困在了这阵法之上,不得离开。

    “哈哈哈,哈哈哈,两个小崽子,你们跑啊,再跑啊,等我夺舍了这小子,再吞了你们的灵根,哈哈哈,到时候,我就放你们自由,哈哈哈。”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