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50章 这里是玄冥禁地
    告别了老人,王旭继续开始探索。

    玄冥城中有大隐秘,这个时代下,玄冥城中的执念大多没有具现出来,是探索的最好时机。

    游走在玄冥城内,王旭走走停停,很快将目标放在了三个重点区域。

    玄冥城作为城池,哪怕是鬼蜮,也是鬼蜮按照一比一规格,从真实时空中复制出来的。

    既然存在真实,有三个地方就不得不提,这三个地方分别是城主府,玄冥祖祠,还有绝世强者夜的暗夜山。

    王旭第一个探索的是城主府,城主府内已经人去楼空,地上散落着很多奏折,除此之外值钱的东西都已经被搬走,什么也没有留下。

    捡起几份奏折看了看,有城镇请求缉盗,有村镇请求拨粮,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重要文件,好似都被人带走了,一片纸也没给王旭留下。

    在城主府内转了转,什么也没有发现,显然隐秘并不存在于这里。

    一无所获,王旭遗憾的走了,直奔玄冥城中的玄冥祖祠而去。

    玄冥是一个种族,神话时代的种族,一族便算一个大家庭,只有齐心合力,才能在百族争霸中站稳脚跟。

    所以,祖祠是一个种族必不可少的纽带,它能提升族人间的向心力,往往也是权利中心。

    古代的华夏,乡村之中都有祖祠,那时因为交通不便,很多人一生都没出过几次门,一村一姓的事比比皆是。

    祖祠,三老,便是那个皇权不下乡时代,村镇中的权力机构。

    所以,祖祠在玄冥城的重要性,应该还要在城主府之上。

    玄冥城可以没有城主府,却不能没有祖祠,而这些祭祖之地,往往在拥有特殊力量的世界中,体现的作用不只是祭拜祖先。

    进入祖祠,王旭很快又发现了活人。

    这是一个双眼失明,迟迟没有离去的族老,正在擦拭着先祖灵牌。

    王旭的到来,没有引起他的任何反应,族老依然在念念叨叨的忙活着,也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王旭没有去打扰他,而是走进祖祠,打算去里面看看。

    抬脚进门,祖祠之内,有个背对他的人影,正在给令牌上香。

    感觉到有人进来,这人微微回头,四目相对的瞬间,王旭就愣住了。

    “病公子!”

    再给令牌上香的人,不是病公子还能是谁。

    王旭目光中带着难以置信,玄冥城一天一变,每天的位置与时间都不同。

    病公子迷失在玄冥城内三十几天,怎么可能还活着,而且还躲在玄冥族的祖祠内,给玄冥族先辈上香。

    “你...”看到王旭,病公子也愣住了,傻傻的看着他额头上的独角,惊道:“你是玄冥族?”

    王旭摸了下额头上的独角,没有解释而是反问道:“你怎么在这,我还以为你死了。”

    “错了,玄冥城根本不是我们想的那样,这里不是恐怖之地,而是守护之地。”

    病公子一脸苦笑,刚要说些什么,祖祠内部便传来了咳嗽声:“小贤子,你来朋友了?”

    伴随着咳嗽声,一名头发花白的老叟,从祖祠内部走了出来。

    这位老叟看上去十分苍老,目光浑浊,手上带着老年斑,一副行将就木的样子。

    而让王旭惊奇的是,这位老叟,居然穿着白鹭学宫的制儒士服,身上的圣者威压比木元圣者只强不弱。

    “圣者,白鹭学宫的圣者!”王旭心中一惊,白鹭学宫怎么会有圣者,而且还生活在这片鬼蜮中。

    不对,这位白鹭学宫的圣者,额头上有独角,她是玄冥族人。

    “玄冥!”

    老叟的目光微微一亮,随后又眯了起来:“不对,你只是外表像,骨子里却不是,你究竟是谁?”

    在这位玄冥族圣者眼中,王旭只有小成境界的变化术,还是让她看出了破绽。

    不等王旭回答,一旁的病公子便赶忙开口,道:“老祖,这是我在地表上的朋友,他是始魔圣地的传人。”

    “老祖?”王旭转头看向病公子,目光中带着疑问。

    现在并不是谈这些的时候,病公子连忙给他打眼色,示意他不要多说。

    “始魔圣地的传人!”

    老叟显然听过这个名字,上下打量王旭几眼,笑道:“不错,是个人杰,等我们为小贤子转化之后,就将你也转化一下,到时候就是自己人了。”

    什么转化,什么自己人,听得王旭暗暗皱眉。

    好像要安他的心一样,老叟僵硬的笑了笑,又道:“你不用有顾虑,玄冥族独天得厚,能够转化为玄冥族,是你的大造化,不知上古之时有多少人杰,求都求不到这种机缘。而且不转化为玄冥族,你根本无法在玄冥城内坚持多久,迟早要被同化,化为他们中的一员。”

    说完这话,老叟咳嗽着离开了,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等到老叟走后,王旭看向病公子,心中满满全是疑惑,问道:“怎么回事?”

    “事情是这样的...”

    病公子缓缓开口,讲述了这些时日,发生在他身上的一切。

    那日木元圣者陨落之后,他就被玄冥军给抓走了。

    只是跟他想的不一样,有祖祠中的族老出面,将他带回了祖祠之中。

    在这里,他看到了人数众多的白鹭学宫先贤,也知道了很多隐秘。

    原来,白鹭学宫是玄冥族传承,从上古开始便耸立在地表世界,久经风雨而不倒。

    在外界,玄冥族化身为人类,经营白鹭学宫,等到快要老死的时候,这些人便会假死脱身,返回玄冥天避世不出。

    这些人自称为神话遗族,玄冥天中有大帝墓不假,有传承也不假,可是跟王旭想的不一样,这里根本不是无主之地,它本身就是属于白鹭学宫的祖地。

    实际上,每当有圣者寿元将尽,白鹭学宫便会开启祖地,让圣者进入其中延寿,并将不是玄冥族的圣者,转化为玄冥族。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玄冥天,或许可以称为玄冥禁地。

    本只不过跟其他禁地不同,这里是只能进,不能出,而且不像其他禁地一样暴露在外,属于避世之人的港湾。

    之前出现的老叟,便是百帝时代中期,进入玄冥禁地的圣者。

    如果这么说不太深刻,你可以称它为,玄冥禁地内的不祥。

    “玄冥天,玄冥禁地,我这算自投罗网吗?”

    王旭也傻眼了,他怎么知道所谓的大帝陵墓,真实情况是玄冥禁地。

    他还以为,这里就是帝墓,隐藏着无数机缘,等待他去探索呢。

    现在可好,自己送上门了来,虽然说玄冥禁地,不会对进入者喊打喊杀,可他不想留在禁地内化为不祥啊。

    感受到王旭的目光,病公子也是苦笑:“不用想了,这里面一百天,才相当于外界一天。不转化为玄冥族,七七四十九天你就会被鬼蜮同化,转化为玄冥族,你就是这里的不祥,再也不用想出去了。好消息是,玄冥禁地不同于其他禁地,这里的人不会发动黑暗动乱,你不用为了活命去外面血祭苍生。”

    “真是个好消息,我太高兴了。”

    王旭哭笑不得,果然,最坏的情况发生了,他被困在这里了。

    不过,他还是有个疑惑,那就是帝墓是不是在这里面。

    “这里有帝墓吗?”

    听到王旭的问题,病公子重重点头:“有,还不是一座!”

    不等王旭开口,他又说道:“不过这里的大帝,已经化为了不祥,正在帝墓中沉睡,帝兵你也不用想了。就连这座鬼蜮,都是大帝的念头所化,你之前看到的那个夜,便是玄冥族的夜帝,那便是他的化身。”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