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2章 33.小白
    不知怎的,这般好看的面容,偏偏此刻让人心生寒意。

    白廖没有发觉华殷的不对劲,只是淡声否定他的问题,“没有这回事,不要胡乱猜侧。”

    “那就是小白想始乱终弃了?别忘了,我们可是睡过同一张床的。”

    华殷眸色幽邃,看向右侧的白廖时,嘴角的弧度欲甚,话里满是调戏的意味。

    “小白……华殷,你知不知道要尊重师长?”白廖几乎是咬着牙说的,手紧攥着白瓷杯柄。

    华殷轻笑一声,一把将白廖推倒在沙发上,动作如行云流水。

    一手摁着白廖的一侧肩头,一手扳起他的下巴,逼迫他对上自己的眼睛,附身在他耳边轻呵,“你想我怎么尊重……嗯?”

    沙哑的尾音慵懒如猫,撩的人心里像被羽毛拂过似的痒痒的。

    白廖脸色平淡,毛衣衣领下的脖颈迅速红了起来。

    只是这血色来的快退的也快,最终变得比之前更加惨白。

    因为春季的毛衣高领易遮,华殷并没有察觉。

    在他看来,白廖纵使坠入轮回,依旧不好撩拨。

    华殷的手指从白廖的脸颊上慢慢滑下,指尖的温热让心悸。

    华殷不舍得离开,身上每个细胞都在叫嚣着。

    占有欲在作祟。

    他真的渴望极了。

    就如同不知多少年前秋枫林中的那个初见,夙青远一眼就认定了那个气质冷清出尘的如同谪仙般的人一样。

    他也是这般感觉。

    指尖的余温散去,华殷坐直了身子,“我不认,你便不是我的师,至于老,我心理年龄与你不相上下。”

    “你要是这样想我也没有办法。”白廖脸色不怎么好看,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框眼镜,声音依旧斯文温柔。

    看白廖苍白的脸,华殷眸色闪过一抹阴暗。

    这么厌恶他么?

    白廖端起水杯,眸色微闪,似是有些过意不去,“小白这个名字就不要再叫了,刘老师有只白猫儿就叫小白。”

    华殷抿了口水,思绪被拉出很远。

    小白……

    这个耳熟的名字,好像在岁月的沉淀下压在了心底。

    翻开旧日的账簿,追溯的无数年前,心底竟有些绞痛,像是平淡的湖面泛起了皱波。

    是在哪里呢…

    想起来了,江南名门叶氏。

    叶家小女,叶若白。

    他以前经常唤她小白小白。

    几十年的折磨让他忘却了很多事,很多人。

    可却难忘记那年发生的事。

    华殷唇边挑起一抹讽笑。

    那年,他还是不识愁滋味的少年,也就几百岁,还跟着白执与四方御鬼。

    听白执与教导要恪守本分,安分守己。

    初春,夙青远与白执与来到江南的四方城。

    江南是一方富土,人多闲杂,幽祟恶灵也颇多。

    夙青远面容俊逸,一身妖冶红袍黑腰带,风流不羁,刚到四方城中,就与这里的纨绔子弟清秀姑娘们打成一片,

    其中不乏有名门闺秀。

    其中就有叶家的小女叶若白。

    白执与去帮四方城的人歼鬼除恶。

    夙青远偶然帮点忙,在其身旁学习道法。

    其他时间,都在与叶若白吃喝玩乐游船戏水。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