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196、希望
    送走了玉兰两人,许萌把爹娘悄悄叫进屋里。

    许有德看见女儿神神秘秘的,还以为是女儿的同学给了什么了不得的好东西,怕人家眼红,不敢当众拿出,嘴里不高兴地说:“你这孩子也真是的,这段时间叔伯没少帮咱们,你拿了什么东西还藏藏掖掖的,太不厚道了……送了什么好东西,吃完晚饭再给大家分……”

    一边说,一边随手拉开女儿的书包。

    下一秒,“一分”两个字卡在喉咙里,声音像尖叫鸡一样变了调。

    书包里,整整齐齐的用红绳子捆着五扎百元大钞。

    许有德嚯地合上书包,表情严肃地问许萌:“这钱哪来的?”

    许母看丈夫神色严厉,也凑过来看了了一眼,顿时被吓着了,结结巴巴地说:“你你你……哪里弄来这么多钱?”

    许萌不慌不忙地说:“玉兰帮咱们村里弄了一个订单,这钱是她预支给我们的加工费。”

    顶着父母质疑的目光,许萌把玉兰的加工计划娓娓道来。

    许有德不信。

    倘若许萌说这钱是郑军给的,许有德还觉得靠谱一点。

    毕竟,这一天的时间虽然短,可是郑军面对一村人的质疑侃侃而谈的样子,给许有德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而玉兰的存在感实在太弱了,又一直静静地站在边上不怎么说话。

    大家对她的印象也仅限于这孩子生得太好了点。

    一个高中生随手能拿出5万块钱?

    谁信?

    反正许有德是不信的。

    而且,郑军那么精明的人,寥寥几句话,就让村民对他感恩戴德。

    这笔订单虽然不大,可是对农闲时期的乡亲们来说却是一件好事。

    做了好人好事不留名,那可不像郑军的作风。

    可郑军只字未提订单的事情,也没提过钱的事情,摆明了与这件事没关系。

    那么,一个小丫头片子哪来的魄力一下给大家弄这么一出?

    许有德更愿意相信,这笔钱是玉兰看在许萌的面子上,借给他们家周转用的。

    想通了此节,许有德就问女儿:“莫不是你朋友借给咱们家应急的?”

    许萌一顿,玉兰确实有这个意思,不过她已经拒绝了,玉兰也没强求。

    前期玉兰要安排人去买材料,还要把货送到村里,所花费的钱已经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了,再加上这笔工费就是一笔巨款。

    虽然玉兰信誓旦旦这些投入的钱以后会成倍得收回来,可是没看到结果之前,许萌还是觉得心里没底。

    既然玉兰说这些钱是预付的工费,那就是工费了。

    希望乡亲们看在钱的份儿上,做事更卖力一点,能够早日完成活计。

    至于自己家里欠的几万块钱,等毛衣厂建起来,说不定不用两年就能还完了。

    许萌并不着急。

    许母见女儿不吭声,也觉得丈夫说的话很有道理:“你这同学说给咱们图纸和材料?我们一分钱不用花,他们还先付工钱?哪有这么好的事?你这同学莫不是傻的?”

    许萌不高兴了,玉兰是看在她的面子上才给了她订单,怕自家人再为钱发愁,才预支了工费,怎么到阿娘嘴里就变成她傻了?

    许萌气呼呼的从书包底下抽出一张纸,塞给许有德,“你看,这是供货协议。”

    许有德夫妇哆哆嗦嗦地看完内容,面面相觑。

    协议上,白纸黑字写明了女儿说的那些内容属实。

    合同上一方已经盖了似锦公司的章,只待他们签了字就生效了。

    玉兰考虑到许萌没到法定年龄,这事必须知会许父许母。

    至于许父许母是直接签字自家拿下订单,还是拿这订单做人情,玉兰并不管。

    许有德夫妻两个嘀嘀咕咕半天,许母说道:“这事……咱们还是交给村长吧。时间太短,咱们一家人又完不成,到时候还是要依靠大家的。万一人家不买咱们的账可怎么办?等以后厂子建起来,咱们有的是活儿,没必要为这事儿搞得大家生分了。”

    拿定了注意,夫妻两个人也顾不上吃饭,捏着一纸协议匆匆往村长家去了。

    村长坐在门口的树墩上一口接一口地抽着旱烟,看见许有德夫妻俩一前一后又来了,奇道:“你俩还有事?”

    许有德坐到许村长旁边的小竹凳上,把那张捂得发烫的协议递给村长:“叔,你看看这个。我和萌萌她娘都觉得这事还得您老拿个主意。”

    许村长叫小孙子拿来老花镜,眯着眼从头到尾一丝不苟地看完,这才问许有德:“这是今天来的那后生给的?”

    许有德摇摇头,说道:“不是,是今天来的那个小姑娘给萌萌的,她们是同学。”

    许村长拿着烟杆在纸上敲了敲,说道:“这孩子有心了。你们是怎么想的?”

    这协议公道地很,许村长挑不出一丝毛病。

    许有德想了想,说道:“这事,得有个章程。让我来起这个头,我担心乡亲们不相信我,要是误了萌萌同学的事情就不好了。”

    许村长也想到许有德之前那个虎头蛇尾的项目,点点头:“这样,协议既然是小姑娘给你们的,那你们就签。人手方面,明天我让人用村里的大喇叭通知一下大伙儿,让有意向的先到我这里登记。等材料到了,咱们就开工?“

    许有德支支吾吾不知道怎么开口,许母犹豫了一下,说道:“人家都把定金付了。萌萌说了,对方要求一定要手艺好的人。”

    村长点点头,是得好好挑人。

    人家那哥哥摆明了要等路修好了才会和村里签正式的建厂合同,说不定这张订单就是一次试探。

    估计这一批手艺过关的人,进厂的名额是妥妥的了。

    许村长沉吟半晌,说道:“工钱,还是等验收合格了再付吧,稳妥一点地好。”

    许母暗暗松了一口气。

    虽说那钱是预付的工钱,可是让她这么交出去了,她还真的不放心。

    既然萌萌同学放心把这么大笔的钱交到他们手上,那他们就要对得起人家的信任。

    回来的路上,许母告诫家里的爷儿俩:“你俩,嘴巴都给我闭紧了。这钱不能挪用,万一让乡亲们误会我们有钱不还就糟糕了。”

    许萌捏着两指在嘴巴上做了一个划拉链的手势。

    许村长看着许有德一家人走远,眼里有亮光闪过。

    他有生之年就想着带大家脱贫致富,以为没指望了,没想到萌萌这丫头给带来偌大的机会。

    他还是赶紧往上级报告,争取早日把路修好吧。

    想到未来,许村长顿时充满了干劲。

    ……

    记住手机版网址: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