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颜控的云河
    论背景,弓桐就是一个实实在在的草根,没有任何背景可言,家徒四壁,身无分文,不然柳迎风就不会动他了。

    云河实在没有理由费这么大的劲去“讨好”一个境界低微的草根啊!这对云河有什么好处呢?

    总之,见识了云河的本事之后,在闪闪发光的云河面前,弓桐变得越来越自卑。这已经是今天之内他第二次向云河问类似的问题。

    云河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弓大哥,你还记得吗?咱第一次在地底牢室里见面的时候,你对我就以朋友相称。当时我初来中天,人生路不熟,吃了护城队的亏,而你是唯一不计较我的身份和来历向我伸出友谊之手的人,我很感动。当时我就下决心了,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现在你有困难,我有什么理由不帮你呢?”

    弓桐听了云河这一番话心里十分惭愧。

    “朋友”,这只是当时他无意之中的一句搭讪,为的是找个聊天的对象,以打发漫漫而寂寞的长夜。

    没想到这一句话,云河就当真了,自己还能换到如此珍贵的友谊。

    弓桐哭笑不得地说:“云兄弟,你真傻!这样都当真,万一我是骗你的呢?”

    云河笑道:“但弓大哥你没有骗我,对不对?我们是朋友。”

    弓桐点了点头,他再次被云河的真诚感动了,鼻子酸酸的。不过他是男子汉大丈夫,有泪不轻弹,他忍住泪水。

    他心里在想:能结交到像云河这样有情有义的朋友是自己几辈子修来的福气!自己能力有限,而云河又神通广大,恐怕自己没有机会帮上他的忙。但是自己至少能做到的是,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了事情都不会背叛他。

    “对了,弓大哥,你手中有没有信物?待见到她,我好证明我的身份,否则她未必肯跟我走。”云河又问。

    弓桐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一条红绳交给云河道:“云兄弟,这条红绳是我跟若池临别前她送给我的信物,她还说,即使我俩天各一方,这条红绳始终会将我们的心绑在一起。”

    “弓大哥,你放心,我一定会尽力找到若池姑娘。”云河收下红绳,就跟弓桐辞别。

    回到自己的厢房后,云河迅速打造了一个结界,然后瞬间启动了九玄神隐衣的隐身功能,对着镜子照了照。

    球球嘎嘎地叫着:“隐身成功!”

    镜子里没有人,却映着一只可爱的小肥鸟悬在半空,拍着翅膀飞来飞去。

    “球球,进来吧!”云河笑道。

    九玄神隐衣可随意改变大小,云河特意将斗篷的帽子变大留些位置。球球钻进来后就像平时一样蹲在云河的头顶,斗篷刚好把球球遮住,还挺宽松的呢!

    被斗篷遮住后,球球也跟着云河一起隐身了,于是镜子里那只可爱的蓝色小肥鸟不见了。

    九玄神隐衣是一件九重天神器,理论来说,在界王神以下的人面前都可以毫无破绽地隐身。

    为了验证这件九玄神隐衣的功能,云河悄悄来到黄泽的书房前。

    这时,刚好遇到裘海要来找黄泽,云河便掂着脚小心翼翼地跟着裘海一起进去。

    顽皮的云河还故意伸手在裘海和黄泽面前虚晃几下。

    果然,无论是黄泽还是裘海,都没有发现云河的存在。

    在这么近的距离,这两人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呢!确定隐身成功后,云河得意地笑了笑,正想默默离开,这时黄泽突然开口问:

    “云河今天去了哪些地方?”

    快跨过门槛的云河顿住步伐回眸,心想:自己没有猜错,黄泽果然对自己不放心,派个侍卫来保护自己,实则是为了监看自己的一举一动。

    黄泽派裘海去当云河的隐卫是有跟云河商量过的,征得云河的同意黄泽才敢这样做,否则随便让一个侍卫偷偷跟在上宾的后面,人家会以为你觑觎他,这是极不尊重人的行为。

    云河是明知黄泽想借机了解自己的底细还同意,一来是不想逆黄泽的意思,让他多生怀疑;二来是想借此机会试探黄泽,看看他知道自己的身份后,对自己的态度如何。

    可以说,这两人都在保持着距离的基础上互相试探。

    云河又想,既然已经来到这里,不如顺便留在这里听听黄泽要说些什么,要是黄泽像柳迎风那样想对付自己,至少提前有个心理准备。

    想到这里,云河便静静地站在屏风的一侧。

    裘海便把今天云河的一举一动如实向黄泽汇报,除了在长廊跟宫奈见面的事。

    当黄泽听闻云河居然是天宝阁的钻石会员时,不由得吓了一跳。

    “裘海,你今天跟了云河的时候有没有引起他的不满?”黄泽紧张地问。

    裘海?

    当云河听到这个名字之后,暗暗惊讶。没想到跟了自己一整天的侍卫就是宫奈的兄弟啊!

    之前裘海总是远远在站在他十丈外的地方,而现在裘海与云河之间的距离不足两尺,云河不由得认真地打量了裘海一眼。

    仔细一看,这个裘海长得龙仪凤表的,是个好胚子呀!跟宫奈有得一比,这两人要是站在一块帅得各有千秋,倒是挺养眼的。

    没有办法,云河就是一个颜控,看到长得帅的男人他就会多看两眼,没有别的居心,纯粹就是站在欣赏的角度。

    云河答应过宫奈,会对裘海特殊照顾,在云河心里,早就已经把裘海当成“未来的自己人”,于是多望裘海几眼也很正常。

    但见裘海恭敬地回答黄泽:

    “黄组长请放心,属下非常小心谨慎,时刻坚守着隐卫的身份,跟他们保持着一定距离,没有打扰他们,相信他们不会对我们不满。”

    黄泽心有余悸地说:“我真是愚蠢,差点就得罪了绝对惹不起的大人物。没想到云河居然是天宝阁的钻石会员。天宝阁是一个极其可怕的超级势力,旗下的钻石会员在任何朝代都拥有呼风唤雨的能力,如果被云河发现我派人去保护他实质是为了监看他,他一气之下,动用天宝阁的力量随时都可以取我性命……”

    云河听了,汗汗地笑了笑,没想到黄泽知道自己在天宝阁的身份后会吓成这样,他心里想:黄组长呀,我像是这么冷酷无情的人吗?

    自己初来失落之城,来历不明,为了安全起见,黄泽派人跟着自己,了解自己的底细和动向也很正常。

    而且,裘海这一路上并没有做任何越矩的行为,所以对此事,云河只是在意,但是并不生气。

    不过,有一件事云河是很肯定的,黄泽不但不信任自己,还很惧怕自己。

    借用天宝阁的名气吓唬一下黄泽也好,这样黄泽就不敢在自己背后搞小动作。

    有一个柳迎风在背后使阴招已经够麻烦的了,能震慑得住一个就是一个嘛!

    在找到合适的地方建立自己的势力之前,暂时住在黄府应该是安全的。

    良久,心有余悸的黄泽才吐出一番话:“以后你跟着云河的时候务必要加倍小心,千万别惹他生气。这样的人物只能交好,不能交恶。莫说是我,就算是城主,要是他得罪了云河,惹得天宝阁的高层生气了,恐怕城主的地位就要保不止。”

    “属下谨记。”裘海回应。

    裘海覆命后,就退出黄泽的书房。

    云河也跟着裘海离开了,他没有回自己的厢房,而是直奔柳迎风的府邸。

    既然证实九玄神隐衣的隐身功能确实有效,连天神境一重的黄泽也察觉不到自己,那么自己就可以放胆去柳府救若池了。

    受古兰清藤影响,他的神念只能延伸至一里之内,用神念去找唐紫希是不可能的。现在有九玄神隐衣在手,那么他在整个失落之城中就如入无人之境。自然去柳府救一个人出来不是什么难事。

    天宝阁那边还没有唐紫希的消息。

    云河打算碰一下运气。

    说不定这次去柳府还能顺便找到希希女神的一些消息呢!

    柳府中处处都布置了结界。柳府以外的人,没有柳迎风的允许,是不能随便走进结界的。

    九玄神隐衣是结界的克星,云河根本就不需要花时间去化解就能在这些结界中如入无人之境。

    柳府很大,云河正打算逐间房逐间房地找。

    这时,他听到几个丫鬟地议论:

    “我听说若姑娘已经几天不肯吃东西了。”

    “她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多少人想嫁给柳组长都没有这个福气,柳组长主动追求她,而她却毫不动心。”

    “唉,如果柳组长看中的人是我就好了……”

    “这种不识抬举的女人真讨厌,还用断食来威胁柳组长,我巴不得她早点饿死,省得柳组长再把心思浪费在她身上。”

    为首的丫鬟立即捂住这个丫鬟的嘴,道:“你别瞎说话!柳组长对若姑娘可上心了,要是被他听到你说若姑娘的坏话,小心受到责罚啊!我们还是先给若姑娘送饭吧!”

    丫鬟们这才冷静下来,默默地端着饭菜向着一间厢房的方向走去。

    云河心想,这位若姑娘应该就是弓桐的心上人若池了吧!

    于是他不动声色地跟在群丫鬟后面,来到那间厢房面前。

    这间厢房被重重的结界所覆盖。

    这些丫鬟似乎是专门侍候住在厢房里的人,她们懂得进出结界的手印。但见为首那一个丫鬟轻轻挥动了几下莲指,结界就现出一个入口,她们一个接着一个进去了。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