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兄弟往事
    裘海不理解,那个人既然随便一出手就送出四重天神器,想必手中有比这个更高级的法宝,那他直接在失落之城称霸就可以了,何必费煞苦心的去赢得一个护城队员的忠心?这成本也太高了吧!

    还有,在失落之城里居然还有如此财雄势大的人?竟然敢直接跟护护城叫板?

    失落之城什么时候出了如此可怕的人物?还是这个人原本就一直藏在失落之城里,只是没有崭露头角?

    这个人到底是谁?难道是天宝阁的人?只有天宝阁才拥有如此多法宝。可是又不对啊!天宝阁从不插足护城队内部的事情,他们只管着做生意攒钱,只要不挡住他们的财路,他们才不管谁在失落之城当家做主。

    “宫奈,那个人到底是谁?”裘海忍不住问。

    “裘海,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只要你愿意离开黄泽投靠主人,我会立即带你去见主人。我的直觉不会错,主人是人中之龙,将来的成就也是整个中天的人为之仰望的,他连黑翼鸟龙都能降服,说不定他还能带领我们击退吞天兽,成为圣地的王者。现在主人正是用人之际,你要抓紧时机。假以时日,主人的大业一成,我们就是他身边的功臣,我们的前途也会不可估计。”宫奈好心地劝裘海。

    裘海跟宫奈相识了千万年,可以说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宫奈。宫奈一向眼角高,就连对失落之城十大高手之一的柳迎风组长他也微辞颇多,也没有听说过他崇拜过什么人物。

    这是裘海认识宫奈以来,第一次见到宫奈对一个人的评论如此高!

    裘海是被震撼到了,也对宫奈那位新主人充满了好奇。

    一个人纤瘦的身影突然在裘海的脑海中掠过。

    那人拥有惊人叹为观止的盛世美颜,银色如瀑的飘逸长发,风轻云淡的笑容,穿着一身如云飘逸的简雅青衣。

    裘海想到的人正是云河。

    今天他跟了云河一天,发现云河是天宝阁的钻石会员,跟天宝阁有说不清的关系,就连黄泽都对云河避忌起来,还叮嘱自己以后跟着云河要格外小心,怕惹麻烦上身。

    如果说,失落之城突然冒出一个人物,敢挑战护城队的权威的,那就只有连黑翼鸟龙都能收服,又有天宝阁做后盾的云河的。

    云河是钻石会员,那么他能从天宝阁那里得到高级天神器就不足为奇了。毕竟只有跟天宝阁交易了千亿生意的人才有资格成为钻石会员。

    而只有钻石会员才能买五重天神器或以上的法宝。那么给手下赠送次级的四重天神器就很合理了。

    失落城主孟飞熊都只是黑金会员而已,他在天宝阁会员中的地位,跟云河相差了一个大等级。

    这样一来,宫奈手中的四重天神器就得到合理的解释。

    总之,除了云河,裘海暂时还想不出第二个人有能力做出这种事。

    肯定了宫奈现在投靠的人就是云河后,裘海反而冷静下来。

    柳迎风和黄泽是竞争对立的关系,自己跟宫奈各侍一主,迟早有一天会对决。

    现在宫奈已经离开了柳迎风,那么自己跟宫奈对决的机会就不大了。

    一来,黄泽从一开始就对云河没有敌意,反而处处拉拢巴结云河,甚至还要把云河推荐给城主,又把云河接到黄府中暂住以上宾款待,热情周到,好生侍候。

    二来,黄泽和云河之间并没有过节。

    想到这里,宫奈舒了一口气,心里暗暗替宫奈庆幸。

    根据这两天裘海对云河的了解,云河的确比起柳迎风好多了。宫奈能跟着这样的人物,也算是他的一场造化了。

    至于自己,他暂时不打算易主。毕竟他的现任主人黄泽待他一向不错,他不能令黄泽失望。

    “宫奈,你背叛了柳迎风,另投他主,就不怕我把这事告诉柳迎风或黄泽吗?”裘海问。

    宫奈收起宝剑,转身回眸,信心十足地道:“我不怕,因为我信任你。”

    他那棱角分明的侧脸,尤其是俊挺的鼻子,在阳光下勾画出格外俊朗而刚毅的轮廓,嘴角的弧度带着意味深长的笑意。

    宫奈身影闪动间已经从围墙跃出去,消失在裘海的视野之中。

    裘海站在原地发愣。

    刚才宫奈对他说的话仍历历在目,尤其是那一句“信任”。

    一桩桩往事在裘海的脑海中浮过掠影。

    裘海和宫奈是孤儿,他们自幼相识,相依为命。从前境界低微的他们只是下等天民,生活十分艰难,常常三餐不饱。

    但是,贫困的生活并没有磨掉他们的意志,反而令他们互相扶持,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宫奈年纪比裘海稍大,视裘海为兄弟,对他格外照顾。

    有一次裘海病倒了,生活的重担全落在宫奈身上。为了攒钱给裘海治病,宫奈只好拼命去干活,每天早前晚归也只能换取微薄的收入,连维持三餐都成问题,治病就更加困难了。

    为了让裘海尽快康复,宫奈常常自己舍不得吃,把自己那份食物省下来留给裘海。

    看着自己一天天地康复,而宫奈则一天天地消瘦,裘海常常背着宫奈悄悄落泪。

    他在心里发誓:无论将来发生什么事,绝对不会忘记兄弟这份恩情。

    由于他们两人天赋异禀,自学成才,很快就双双突破至化神境七重。

    在失落之城,但凡突破至化神境七重,就有资格参加护城队的报名考核。

    为了改善生活,获得更多的资源和发展,两人结伴报名。

    考核很顺利,两人都轻易过关的。然而他们却分别被两个组长相中,被分到不同的组里。宫奈在柳迎风的一组,而裘海则在黄泽的二组。

    成为护城队的一员后,宫奈和裘海才知道两个组长是势成水火的。

    当时裘海特别担心,他还悄悄去找宫奈商量,要不要自己向黄泽提出辞退,改投柳迎风旗下,那么两兄弟就可以在一起。

    宫奈则说万万不可。

    他说,柳迎风与黄泽不和,而裘海现在是黄泽的人,如果裘海弃黄泽改投柳迎风,柳迎风未必会相信裘海,说不定还会怀疑裘海是黄泽派来的卧底,那么两边都不讨好了。为今之计,两人只能装作不相识,各为其主,方可相安无事。

    裘海觉得宫奈说的很有道理,就听了宫奈之言,继续留在黄泽身边。

    幸而两位组长虽然不和,但是在队长的统领之下,倒能和平相处,平时最多就是吵吵嘴,并没有动干戈,两人虽然立场相对,但没有刀剑相向的一天。

    时间匆匆,平安无事的就过去千万年,两人凭着自己的努力不断进步,最终突破至化神境九重,成为两位组长旗下境界最高的成员。

    由于两人都守口如瓶,他们两人的关系始终不为人所知。

    然而,宫奈一如既往地对裘海照顾有加,就连易主后得到好处也跟裘海分享了,还想拉裘海过去一起效忠同一位主人,这样就能提携裘海过上好日子。

    尽管用这种方式换取大好前途并不是裘海原则上能接受的,但无可否认,宫奈始终如一地当裘海是自家兄弟。

    想到宫奈对自己的情义,又反观自己,自从各为其主之后,就对宫奈逐渐疏冷,裘海的内心既矛盾,又对宫奈有几分内疚。

    良久,他的思绪才从过去回到现实,他仰天长叹了一声:

    “宫奈,让我留在黄泽身边的人是你,现在让我离开的人又是你。我明白良禽择木而栖的道理。可是黄组长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向我伸出缓手,我不能让他失望。所以兄弟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裘海向书房的方向走去……

    裘海没有想到,在不远处的假山后面藏着一个人。刚才他跟宫奈说的话,那个人全听见了。

    这个人正是奉柳迎风之命潜入黄府杀云河的钟离漠。

    钟离漠盯着裘海远去的背影,嘴角阴阴地冷笑:原来宫奈跟裘海有这种关系,这回有好戏看了。

    与此同时,黄府的另一边。

    云河正待在弓桐的房间里。

    他打造了一个结界,隔绝了外界的声音,才对弓桐道:

    “弓大哥,我打算现在就潜入柳府。要是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能将若池救出来。”

    如果云河这番话是一天前对他说的,他只当云河是在吹擂。而这一天以来,他亲眼目睹了云河降服黑翼鸟龙,又是天宝阁的钻石会员,可谓神通广大。

    不过,就算黑翼鸟龙成了云河的坐骑,它们也飞不进失落之城;就算云河是天宝阁的钻石会员,他本身的境界也并不高,独自一人去柳府还是有危险的。

    于是弓桐又感动又担忧:“云兄弟,谢谢你!但是柳迎风阴险狡诈,柳府内必定危险重重,你此去务必要小心,要是你有什么不测,我这辈子都不会安乐。”

    云河乐观地笑了笑:“弓大哥,请你放心,我是狐妖呀!门道可多着呢!就算打架打不过别人,说到逃跑的本事没人比我厉害哈!”

    云兄弟是为了不让自己担心才故意这样说的吗?

    弓桐又自卑地说:“云兄弟,我不明白像你样注定会成就大事的人为何会愿意跟我这种人做朋友,还甘愿为我冒险?”

    论境界,失落之城的人口多达数十万,而弓桐的境界只不过是化神境四重,属于中等天民之中垫底的存在。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