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卷 神域篇 第二百二十章 玩具被偷
    “呜呜!救命啊!”阿玖吓得脸都青了,下意识举起双腕抵挡!

    印象中,郦苏给主人扣上的这对玩意是用穹苍神晶打造的,估计能扛住得那鱼叉。

    所以本能地,阿玖便用黑镯去抵挡墨离的攻击。

    “当”的一脆声,火花四射。

    手镯感应到有人攻击持有者,瞬间打开一个护罩,将墨离的力量抵消了。

    那对手镯居然毫发无损,而墨离的鱼叉却被护罩的力量震得嗡嗡地鸣叫着。

    墨离一脸失望地说:“看来无法为主人弄掉这玩意啊!”

    阿玖透了一口气,方明白,墨离是想打断扣在主人双手上的这对手镯。

    只要手镯一断,唐紫希就能将主人的躯壳收进神书空间里,那么邪神和郦苏就再也不能打主人的主意。

    可惜失败了!

    此刻,这对黑色的镯依然黑得发亮,就像一对沉重的枷锁,扣在云河那纤白瘦削的手腕上,怎么看着都觉得碍眼。

    “帅哥,原来你是想砍断这玩意啊?你怎么不早说嘛!把我吓得半死的。早知道你的打算,我也会老实地配合你的,万一有什么差池,主人这双美手岂不是被你砍断?”阿玖一边揉了揉有些发酸的双手腕,一边从游墨与墙之间钻出来。

    “哼!”墨离似乎根本就不想搭理阿玖,他转身面对唐紫希,道:“唐姑娘,我们是不是要开始下一步?”

    唐紫希点了点头,认真地说:“全速向灵山神殿出发。”

    她脑海中的神书能感应到邪唳之物。

    她能感应到,穹苍之神就在灵山神殿。

    这一战,已经迫在眉捷了!

    就在墨离的鱼叉击向手镯的一瞬间,远在百里之外的皇宫,原本正在听朝的郦苏顿时脸色大变!

    那对黑色的镯是他亲自给云河戴上去的,上面还依附着他的一缕魂念,平时这缕魂念是处于沉睡的状态,只有遇到突发的事情,这缕魂念才会给予他回应。

    刚才那一下撞击令到这缕魂念激发了。

    郦苏一下子就发现,他心爱的玩具朋友已经不在皇宫,而是远在百里之外!

    他大吃一惊!

    云河没了灵魂,怎么可能突然跑到百里之外。

    “岂有此理!是谁偷了寡人的东西?寡人要将你剥骨煎皮!”郦苏气得一掌拍案而起,前面一张好端端的案台就应声粉碎,吓得堂下的群臣尖声惊叫。

    “今天不早朝了!你们退下吧!寡人还有急事要处理!”郦苏说完,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他远去的方向,大家不用猜,就知道是墨宫了。

    普天之下,也只有叶王的事情才会让皇帝如此抓狂。

    “哪个叶王又做了什么好事引得龙颜大怒啊?”

    “你没听到吗?陛下说,他的东西被偷了!”

    “难道墨宫失窃?”

    “真是离谱!那叶王只不过是一个千人骑的面首,就算送给我玩我都嫌脏,用得着墨宫失窃也要中断听政吗?这简直就是祸水妖孽!天啊!”

    “嘘!你们还是别说叶王的不是了……万一被陛下知道你们在背后说叶王的坏话,不但乌纱不保,就连人头也不保啊!”

    ……

    大殿上的臣子们议论纷纷。

    郦苏的确是直奔墨宫去了。

    以他无日境九重的修为,几个瞬移就飞掠到墨宫的大门前。

    “陛下……”看到皇帝在早朝期间突然杀过来,冲冠怒发的,两个守门的侍卫吓得脸都青了,不过他们战战兢兢地给郦苏行礼。

    “叶王呢?”郦苏着急地问。

    要是云河从这里走出去,这两个侍卫不可能看不见。

    侍卫便回答:“一个时辰前,叶王殿下说想出去散心,让我们给他备两匹快马,他就带着那个叫做小昂的奴仆出了宫。”

    “什么?”郦苏瞬间黑脸。

    没有灵魂的云河,一句话,一个笑容,甚至连一滴眼泪都受自己的意念所掌控,他怎么可能会说出自己要求离开这里的话?

    郦苏立即用神念在整个皇宫里扫描了一遍,发觉整座墨宫已经变得空空如也!不但云河不见了,就连小蛇、游黎和小昂都不见了。

    “嗖!”的一声,郦苏身影一闪,就来到墨宫深处,云河平时沉睡的那张祭台前。

    郦苏伸手轻轻地抚了抚这座祭台。

    祭台上面还残留着云河的香气,这让郦苏焦急地心底又泛起了一丝柔情。

    无论是何时,云河的笑容,声音,甚至是身上的香气,总会让郦苏的心境出奇地平静下来。

    或许云河就是他心灵的救赎吧,他才会不择手段地将云河挽留在自己身边。

    然而,祭台早就冷了,云河已经离开好一段时间。

    要是云河刚从这里起来,祭台准会带着一点余暖。

    这也提醒着郦苏,他的玩具被人偷走已久。

    “云河,你不能离开我,任何人都不能将你从我身边带走!”郦苏急得眼都红了!

    低头一望,发现祭台下散落着一堆碎泥。

    这堆碎泥就是阿玖的义骸。

    郦苏眉头皱了皱。

    为何这堆碎泥上残留着两个人的气息?

    一道气息是来自云河的,另一道气息是很陌生。

    郦苏依稀能辨得,他在船谷居住的那段时间,见过一个泥人。

    那个泥人就像人似的,会说话,会走路,但尽说些小朋友不宜的黄的小段子,被女主人各种吐槽嫌弃。

    那是一个活的泥人,而且云河把它的模样捏制得很可爱。

    正因为这个泥人是云河捏出来的,所以上面残留着云河的气息。

    这让郦苏觉得很熟悉,很亲切。

    云河一身才华,既是雕刻师,也是画师,会捏泥人并不奇怪,然而,云河是不会随便捏泥人的。

    这个泥人,应该是一个用来依附的躯壳。

    泥人很有可能附着一个死去的人的灵魂。

    用泥人之身,代替那个死去的人的躯壳,让他能像生前那样活了起来。

    而此刻,这个灵魂从泥人里跑了出来,云河的神力被打破,泥人便散作一堆。

    难道是泥人里的灵魂附到了云河的皮囊上,然后支使着那具空壳跑出了皇宫?

    郦苏心思慎密,只是凭着一点点蛛丝蚂迹,就能猜测得无限接近真实。

    只是,逃出皇宫这么大的动静,不可能是小小的一缕幽魂以及三两个不成气候的奴仆就能做得到的,一定还有其他人在暗中相助!

    是谁?

    到底还有谁,把他心爱的玩具偷走了?

    郦苏火眼金睛,立即用神念扫描整个皇宫。

    皇宫表面看起来一切都在正常运作,没有异样。

    永和宫里,他的皇后唐紫希仍在帷幕里沉睡,而侍候皇后的首席宫女小荷却不知所踪。

    唐紫希看起来也并无不妥,睡得很稳。

    只是,郦苏再定眼望了一下,立即黑脸!

    这个唐紫希是假的!

    郦苏又用瞬移来到永和宫,拉开帷幕。

    无上神力的奥秒之处,就是它的威力要大于同等级的力量。

    他所看到的唐紫希只是一个假象。

    只要在神念之中加持以无上神力,就能看清眼前人的真面目。

    郦苏一手将“唐紫希”的腰带扯断,唐紫希的容貌发生一阵变幻,变回了宫女小荷。

    变身腰带对郦苏来说并不是新奇的玩意了。

    前些日子,他从云河身上搜到最后一件遗物。那是一只青耀石耳环,里面隐藏着一个照空秘境。

    照空秘境的沙洞里就贮存着好几条原始的变身腰带。

    只不过功能还没有被更新而已!

    郦苏这一下发力也化解了唐紫希的神念封印,小荷瞬间恢复意识。

    小荷睁开眼睛,第一眼就看到皇帝站在面前,还黑着脸的,吓得一骨碌从帷幕里爬出来,跪在地上向郦苏求饶:

    “陛下,对不起,奴婢并不是故意躺在皇后的帷幕里的!是墨宫的一个叫做小昂的奴仆将皇后娘娘变走了,又用妖术把奴婢幻变成皇后娘娘的模样……陛下,您一定要把皇后娘娘救回来啊!”

    小荷又害怕的,又慌张。

    护主不力,是要被杀头的……

    她害怕皇后失踪,皇帝会迁怒于她。

    郦苏冷冷地说:“寡人知道了。”

    突然,郦苏一掌向着小荷拂去。

    “陛下,不要啊……”小荷哭着求饶,可是已经迟了。下一个瞬间,一股可怕的唳气开始吞噬她的灵魂和躯壳,她痛苦地挣扎着,但是不到几秒就化为一阵飞灰。

    郦苏回眸,冷漠地望着小荷消失的方向道:“你连皇后都没照看好,寡人还留你何用?”

    郦苏又望着灰茫茫暗云汹涌的天际,长叹一声:“唐紫希,你不愧是云河的女人,寡人是小看你了。没想到你早就恢复了记忆,却一直在寡人面前伪装,处心积虑偷走寡人的玩具!你好好的在皇宫安胎不好吗?非要跟寡人作对,迫寡人对你动手!这一次,你别怪寡人不顾念云河的情份了,寡人不会再对你手下留情。”

    郦苏的眼神越来越冰冷,他在皇宫上空召唤出金刚号。

    “嗖!”的一声,他的身影飞到金刚号上,驾驶着金刚号,破云追风般向着唐紫希那艘紫雷神舰疾驰而去。

    云河发明金刚号的时候,只是一个圣祖,金刚号是圣祖器。郦苏接手之后,在无上神力的加持之下,让金刚号的速度提升了千百倍不止!

    追上紫雷神舰,只是时间的问题。

    不到半刻的时候,两艘船相距已经不足十里了。

    紫雷神舰上,阿玖突然面色铁青,他捂住心口,觉得抑郁得难受,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