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卷 神域篇 第一百八十四章 舍不得碰
    “万一什么?你真是胆小如鼠呀!”碧莲得意地说:“现在陛下正在早朝,不会来这里!而这里只有你我,以及这个傻了的叶王。无论我们对叶王做些什么,也就只有你知,我知,天知,地知而已!”

    “碧莲,你真是大胆啊!也幸亏陛下不在这里……但是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你还是收敛一些吧!”雪杏汗笑着道。

    岂料碧莲是一个好胜之人,越是不可为之,她的好奇心越是作蒜。

    “怕什么?如果不大胆尝试,又怎会得到真正的乐趣?我们在宫中一直为了得到陛下的临幸而守身如玉,可陛下后宫妃嫔三千,又怎会看得中我们。等待着我们的命运,只会在宫中孤独的终老,连男人的滋味也没有机会尝试。如今,有一份皇族独享的甜品放在我们面前,而且即使我们偷偷品尝了也没有人知道,那我们为何还要如此客气?要是不试一试,那就终身遗憾……”

    “碧莲,你要做什么啊?请你冷静!”雪杏有种不好的预感。

    碧莲绕在云河身后,如水蛇般将身躯贴在他后背,然后从后面穿过他腋下伸到他心口轻轻地抚了抚,荡漾地笑道:

    “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当然是品尝甜品。”

    说到这时,她双手突然抓着云河襟前的衣领往开侧一拉。

    那身薄薄的青衣便如剥笋般落下,松斜地挂在半垂着的双臂。

    这一刹间,他便面对着雪杏,半身敞开,那洁白如玉的身板便一览无遗。

    晶莹洁白的肌肤,每一道线条都是那么完美,是天公精雕细琢的杰作。

    雪杏顿时看得脸颊泛红。

    她长这么大,侍候过的男人也就只有皇帝。

    而且并不是那种男女之事的侍候,只是普通的日常起居,比如端茶叠被这些琐事。

    她从来就没见过美得如此夸张的身躯……

    这完完全全就是一个玉人儿,比女子还美。

    在这种阴森幽暗的地方,那具身躯却洁净如玉,每一寸肌肤都晶莹得闪闪发亮,让人移不开眼睛。

    糟糕的是,此刻半身敞开的叶王殿下,还朝着她微笑。

    这空洞的笑容,仿佛有种说不出的魅力在呼唤着她。

    他在等候,等候着可以给他爱,给他安慰的人。他勾魄夺魂的模样,很容易就会令定力不足的人迷失,沦陷在他的魅力之下。

    雪杏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她害怕再望多云河一眼,心境就会把持不住。她慌张地说:

    “碧莲,够了!快帮叶王殿下穿好吧!他被害成这样已经很可怜,我们就不要欺负他了好不好?”

    杏雪只觉得自己的心脏“砰砰”的跳得厉害,快要跳出来了!

    她道不出这种感觉是害怕,是紧张还是心动。

    总之,即使是她第一次侍候陛下换衣时,心脏也不曾跳得如此快。

    “你真是扫兴!到嘴边的甜品了,哪有搁下之理!”碧莲咯咯地笑着,她在云河纤白的脖子呵了一口气,柔声细语地说:

    “叶王殿下,您每天一个人被锁在冰冷的墨宫,一定很寂寞吧!就让奴卑来侍候你一次吧!奴卑保证,会让您舒服的……”碧边说着,双手就伸到云河前面,用微妙的力度去逗玩。

    这个动作,无疑是一个开关似的。

    出于身躯自然的反应,他微微颤缩了一下。

    碧莲春意溢然地笑了,再往下试探……

    天呀,隔着薄薄的青纱裤,居然感觉到明显的反应!

    她顿时乐得连眼角都扬了起来,她笑着:“叶王殿下,看来这种反应是一种自然本能,跟脑子的好坏无关嘛!你看,您看,您明明疯得像木偶人一样,动都不会动了,身躯依然这么灵敏老实,看来从前你被人调养得很好,不愧是侍候迟霜公主和陛下的第一面首嘛!”

    碧莲就像发现瑰宝似的,越来越对云河爱不释手了。

    这个木偶人,除了没意识之外,一切反应是跟正常的男人一样的。

    这样,事情就变得越来越有趣了。

    碧莲轻轻把云河按下去。

    云河便仰面躺着,瘫开纤瘦的四肢,用空洞而幸福的微笑凝望着碧莲,敞开的身躯如同水润过的白玉,晶莹剔透。

    碧莲看得啧啧惊叹:“叶王殿下,您可真让奴卑大开眼界呀!从前您侍候过这么多人,理应在这方面是一个老手了,您是如何保养的呢?使得这具身躯依然如同未经男女之事的懵懂少年,像一块未经琢磨的玉呢!难怪陛下每天都惦记着你,不愿意离开墨宫,这样的您,肯定让陛下乐坏了吧!每一次,都像第一次一样,新鲜感永远不变嘛!”

    云河的衣服还象征性地挂着,半遮半掩,成了碧莲欣赏这块美玉的最大障碍物。

    碧莲啧啧地笑着道:“叶王殿下,瞧您这笑容,是不是想让奴卑把您看清楚……”

    她一边说,手一边已经伸向云河的腰带,正想把云河的衣服全部扯落。

    就在这时,一阵怒吼如响雷般由远至近响起。

    “大胆!竟敢碰寡人的玩具!”

    听到这把声音,碧莲吓得表情扭曲,连动作都僵住了!

    “陛下?”

    这个时候皇帝应该还在早朝,怎么可能跑到墨宫?

    可她还来不及细想,眼前虚影一闪,身穿红黑帝服的郦苏已经怒不可遏地站在她面前。

    此刻,碧莲的手还揪着云河的腰带,还来不及放开,就被皇帝捉现了。

    “你真是活腻了!这件玩具纯真可爱得连寡人都舍不得去碰,而你竟敢背着我玩他?”郦苏气得脸都黑了,一掌向着碧莲拍过去!

    碧莲惨叫一声,整个人就倒飞出去,“砰”的一声巨响,她后脑撞到墙壁的瞬间就碎开了,如同一个被踢烂的西瓜。

    阴寒的墨宫下了一阵腥红的热雨,夹杂着碎块。

    碧莲落到地板时,人早已经没气了,狰狞地瞪着惊恐的眼珠,一双眼珠被震得快掉出来,后脑勺空空如此,状况惨烈得让人不忍直视。

    还在早朝的时候,郦苏突然不安,挂念起云河,便用神念偷偷留意了一下墨宫的情况,没想到,看到的竟然是碧莲轻薄云河的画面。

    为了保护心爱的玩具,他哪里还有心思早朝?发了疯似的向墨宫冲过去。

    一来到这里,怒火中烧的他就急着先处决了碧莲,由于太气愤的缘故,他出手也不知轻重,一掌将人家拍得脑瓜涂地。

    此刻,雪杏越是喊饶命,他就越为来气!

    他看到云河没有自理能力,连穿戴都不整齐,便好心安排两个醒目的宫女帮他打理。

    本来只是出于好意,想让云河的形象体面一些。

    没想到其中一个宫女垂涎云河的容颜,明目张胆地背着自己做起轻薄之事,还嘲笑云河是一个面首。

    事实,云河并不如是。

    郦苏读取过云河残留的记忆,知道他这位清高的朋友从来就不会做那种屈身于人的下等之事。

    迟霜公主对他百般讨好,他尚且不屑一顾。

    自己许他荣华富贵,他也未曾动过心。

    他一心只想着为故乡除去那个大魔头,然后跟心爱的女人从此归隐田园。

    他的灵魂既美丽,又高尚,就像那朵神圣紫莲,不容沾亵。

    虽然被无数人残酷地伤害过,可是他从未向那些人低过头。

    哪里是碧莲所说的那番龌龊?

    而且,云河之所以会变成这副任人欺负,不能自保的模样,也完全是为了拯救自己。

    如果不是云河牺牲了灵魂,穹苍早就噬食了整个国度的人,包括自己在内……

    自己能活着,高枕无忧地稳坐于帝位,完全是云河舍弃生命换来的。

    然而,云河即使是去世了,依然毫无保留地继续为自己奉献。

    他留下的空壳,可以源源不绝地为自己供给炼丹的材料。

    在自己寂寞之余,他又充当着一件知心的玩具,聆听着自己诉说着生活中的喜怒哀乐。

    在自己疲倦或悲伤的时候,他又用真诚的笑容来安慰自己。

    他为自己献出了一切!

    这么伟大,这么无私奉献的一个人,哪怕自己追封他为叶王,让他享受等同于王候将相的身份待遇,也是远远不能弥补的。

    这个无知的宫女,居然诬蔑他,嘲笑他,还欺负他?

    绝对不可原谅!

    郦苏很心痛云河,为蓝颜,他冲冠一怒,这个倒霉的碧莲哪里还有活命?

    只是,郦苏此刻心中的怒火,又岂是碧莲这一条小命所能填平的?

    “啊!”看到碧莲被皇帝一掌击毙,其状惨不忍视,雪杏吓得跪倒了,她哭着喊:“陛下,请您饶命啊!奴卑没有沾染叶王,这一切都只是碧莲一个人的所为……”

    “寡人知道!”郦苏黑着脸阴沉地说:“可是你看到了他的身躯,这已经是不可饶恕!”

    “不要……陛下饶命啊!请给奴卑一次机会!奴卑发誓,绝对不会把今天在墨宫发生事情说出去!”看到皇帝怒不可遏地盯着自己,雪杏脊背都凉了,她快吓坏了,只会崩溃地大哭。

    她的哭声,只会让郦苏更加厌烦。

    “只有停止了心跳的人,才能最好地保守秘密。”郦苏冷冷地道了一声,然后反手又是一掌击出!

    “砰!”的一声,雪杏被掌风扫中,她步碧莲后尘,倒飞出去,撞到墙壁,摔下来时人已经没气了。

    阴森森的墨宫又多了一个人脑瓜涂地。

    处决了这两个宫女,仍难以平息郦苏的心头之恨。

    郦苏稍稍冷静下来,抬起眼帘一看,才发觉云河的寝室已经被染红了,到处都是斑斑的腥迹,就连空气都变得腥重难闻。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