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卷 神域篇 第一百八十三章 薄命
    最典型的就是地板的铺垫,全部都是穹苍神晶。这样只要云河不离开墨宫,随便他走到哪一个角落,脚下总会穹苍神晶为他铺路,如此何愁这个玩具会停下来呢?

    云河双脚没有袜履,也是被郦苏拿掉的。

    这样光着脚,无论是坐着还是走路,脚部的皮肤也能直接碰到穹苍神晶。

    脚底有很多经络,这样穹苍神晶中的唳气就能从尾至首渗透至这具空壳的四肢百骸,保持着这具空壳的生机。

    一开始,郦苏这样做是纯粹为了保养云河的遗体。

    没想到意外地发现,云河完美到连脚趾都像玉琢的艺术品似的,非常具有观赏价值。

    郦苏便让云河一直光着脚,没想到今天却便宜了这两个宫女。

    碧莲和雪杏就这样盯着人家的脸和脚看,怎么都看不腻。

    她们守了云河一晚,实在太累了,不知不觉间就趴在桌边睡着了。

    不知什么时候,突然一阵带着寒意的香风拂过,让两个宫女骤然从梦中惊醒,她们猛睁开眼睛一看!

    云河已经坐了起来。

    他没有任何表情,眼眸空洞地望着碧莲和雪杏,仿佛凝望着她们,仿佛什么都没有看到。

    云河这个表情,很容易会让两个宫女误会,他在生气。

    “叶王殿下……”

    两个宫女哪敢再睡?吓得连忙跪在地,害怕地求饶:“殿下,对不起,奴婢只是太累才打瞌睡,请殿下恕罪!”

    她们紧张得把额头贴在地板了。

    可是,过了半倾,依然没有任何声音。

    那位叶王殿下,不管还在生她们的气也好,原谅她们也好,总该表个态度吗?

    碧莲偷偷抬头瞟了云河一眼。

    云河依然一动也不动地坐着,甚至连眼珠都没有转动一下,好像一个木偶似的。

    郦苏没有允许他跟陌生人交谈,他对这两个宫女自然没有反应。

    碧莲的心又发凉了。

    这个叶王果然古怪得很!一个大活人,为何要装成那样?

    想到这是自己第一次见叶王正式见面,既然叶王没说惩罚她们,那就硬着头皮先来个自我介绍吧!

    想到这里,碧莲汗笑着:“殿下,我们是陛下派过来照顾你起居饮食的宫女,我叫做碧莲,她叫做雪杏。陛下昨天给您送来了好多衣服和饰物,要不我们侍候您换洗,重新打扮一番?”

    还以为,这个奇怪的叶王又会面无表情,毫无反应。

    岂料,这一次,一听说到是郦苏的旨意,一直面无情的云河突然笑了。

    “好的。”

    郦苏在离开之前,的确有这么跟他说过。

    他说,既然住在皇宫了,就不能让自己寒酸的,会让他得新穿一些体面的衣服,还会派两个宫女来照顾他。

    这无疑就是一个命令。

    在这个宫女自报家门之后,这个命令就瞬间被激活了一下。

    因此,原本如同木偶般的云河,又突然有了反应。

    他的笑容,在阴冷的墨宫之中犹如一道春暖花开的阳光,仿佛整个世界都因为他的笑容变得亮起来。

    他的声音,就像月下泉落,宛转动人。

    碧莲看呆了!

    这也许是她这辈子,看到的最美的笑容了吧!

    这刹那间,她觉得眼前的叶王简直就是落入凡间的天使。

    只是,叶王他明明在冲着自己笑,但是为何他的眼神如此奇怪,为什么看起来是空洞无物的?

    而且这种寂静的空洞,让人十分寒心,只觉得周围阴风阵阵。

    刚才因为自己在打瞌睡,叶王突然醒了,她害怕被责罚,因此特别紧张害怕,所以缓过神来,她定眼看一下,又吓了一跳。

    叶王的虽然在笑,但是瞳孔是涣散的。

    她在宫中混了些年头,也遇过不少晦气的事情。

    她知道,一个人,只有气绝了的时候,瞳孔才会是涣散的。

    叶王他明明是个活人,为什么瞳孔会这样?

    “殿下,你没事吧?”碧莲怯怯地站起来,一步一步向着云河走过去。

    看到碧莲不跪,反而接近云河,雪杏大惊,连忙道:“碧莲,不得对殿下无礼啊!你快回来!”

    碧莲仿佛没听到雪杏在唤她。

    终于,她已经走到云河面前,两人近在咫尺。

    碧莲甚至能闻到,从云河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特独而清新的香气。

    碧莲轻轻把手伸到云河面前,一边来回晃动,一边小心翼翼地问他:“殿下,您叫做什么名字?您知道自己在哪里吗?”

    云河只是傻傻地笑着,不说话了。

    郦苏给他植入的意识当中,可没有教他如何回答这种问题。

    于是他又没反应了。

    看到叶王没反应,碧莲反而舒了一口气,她坐在地,拍了拍心口定定惊,然后笑道:

    “雪杏,我们真是虚惊一场!快起来吧!你不用跪了!”

    “碧莲,你在说什么啊?你怎能如此无礼直接坐在地板?这是对殿下大大的不敬啊!”

    雪杏胆子小,脑袋也没碧莲转得快,不明白碧莲为什么要这样做,她就不怕叶王殿下大发雷霆吗?

    碧莲扬了扬眼眉,淡定地笑反问:“雪杏,你真的不知道为什么?”

    “为什么?”雪杏一脸愕然地问。

    “因为,你眼前这位叶王殿下早就疯掉了,他已经是一个没意识的人,连生活都不能自理,形同植物人,还有什么好怕的?”碧莲笑着道。

    “什么?”雪杏又惊得不轻。

    这个美得像玉一样的人儿,已经疯了?

    她这才抬头望向云河。

    但见云河依然坐着,眼神空洞地朝着一个方向微笑。

    碧莲说他疯了,他也毫无反应。

    来到墨宫之后见到的种种奇怪的现象此刻都浮现在眼前。

    墨宫里阴森可怕,空荡荡,冷冰冰,什么都没有……

    叶王直接睡在水晶筑的祭台,没有被铺枕垫……

    皇帝不允许任何人接近墨宫,也从来没见过叶王从里面踏出一步……

    叶王就像一具木偶,就算笑的时候,眼神都是空洞的。

    这种地方,也就只有形同木偶,疯掉的叶王才能住得下去啊!

    雪杏开始对碧莲的话半信半疑,她怯惧地说:

    “叶王殿下看起来是有点奇怪,但是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会变成这样呢?一个月之前,叶王他还劫狱救走杜家的人,将甄王毙于天牢里,听说那一晚,整座皇宫里有不下数千名精卫,叶王也能带着杜家一百多人来无影,去无踪,这样一个神通广大的人,怎会变成这样呢?”

    碧莲冷笑:“皇宫里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雪杏,你想想啊,陛下跟甄王从前势如水火,叶王与甄王是敌对关系,那说明叶王从一开始是陛下这方的人。如今甄王甍于叶王之手,叶王是立下大功,此刻陛下重登帝位,叶王便是最大的功臣。陛下失踪前后一个月,判若两人,想必在这一个月里,经历了非比寻常的磨难,而那个对陛下帮助最大,最清晰陛下这段时间经历了什么事情的人,也必然是叶王。”

    “叶王辅助陛下重登帝位,两人关系密切,那又怎样?也只能说明叶王拥有超乎人常人的能耐。可是,又是谁把叶王害成这副模样啊!”雪杏不安地说。

    “这还用猜吗?”碧莲道:“狡兔死,良狗烹,飞鸟尽,良弓藏。自古以来,得天下后杀功臣的皇帝还少吗?叶王知道太多陛下的秘密,陛下要让他永远闭嘴。只是,你别忘了叶王在投归陛下麾下之前是什么身份?”

    “画师?”雪杏不知道碧莲葫芦里卖啥药。

    “错!”碧莲笑了笑:“是面首,而且还是迟霜公主的面首。你想想,一个专门侍卫皇族成员的面首,其容颜当然让人垂诞。”

    “陛下想叶王永远闭嘴,可又舍不得这张风华绝代,倾国倾城的脸,于是便想到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把叶王整成这一个活死人,和玩具无异,如此叶王不会将陛下的秘密说出去,而陛下又能继续让叶王留在身边,弥补灵心的空虚寂寞。”

    碧莲一边说,一边再次站起来,走到云河面前,伸手轻轻将云河的脸托起来,用阴沉地笑着问云河:

    “叶王殿下,我说得对吗?”

    碧莲毫无顾忌地用手轻轻地拂开披散在他脸颊上的青丝,让这张脸更加清晰地呈现在雪杏面前。

    被如此戏玩,云河脸上依然保持着空洞的微笑,如同一个精致的木偶,仿佛被这样对待是很幸福的事情似的。

    看到碧莲这样对待云河,云河依然没有反应,雪杏终于相信碧莲所说的话是真的了……

    如果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又怎可能被一个宫女如此轻薄时仍笑得如此幸福?

    云河这种空洞的笑容,让雪杏越看越心寒。

    看来这位可怜叶王真的是被陛下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整傻掉了,真是蓝颜薄命啊!

    这个碧莲,脑洞倒是挺大的。

    她猜对了一半。

    郦苏留着这具空壳,目的之一的确是玩具,但并不是那种情感玩具,而是玩具朋友。他需要的,是一个忠实的聆听对象。然后,另一个重要的目的是为了用这具空壳做供血体,以养血榨血,为炼制朱颜丹生产源源不断的狐血。

    尽管碧莲十分镇定,可雪杏还是有些害怕,她说:“碧莲,虽然叶王殿下已经没活人的意识,形同废人了,但是他好歹也是王爷之尊,备受陛下溺爱,他助陛下除掉甄王也是为天下人除掉一害,有功德在身,我觉得你还是不要做这些轻薄他的举动了,万一……”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