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卷 神域篇 第一百八十二章 叶王
    除了上朝和就寝的其他时间,皇帝基本上都待在墨宫里。

    有时候,有些紧急的事情需要得到皇帝的批示,那些文臣武将在御书房找不到皇帝,只能直接跪在墨宫外面等候。

    直到皇帝愿意从墨宫里出来为止……

    大家很容易就误会,皇帝与云河之间的关系必然非常亲近。

    封云河为叶王只是借口,实则云河只是皇帝的一个面首,而且是最得宠的一个。

    “蓝颜祸水!如今陛下为了那个妖孽,都不上早朝了!无上国的江山,迟早会断送在那姓云的妖孽之手,这该如何是好啊!”

    “这妖孽不死,我无上国将永无宁日!”

    不少人愤怨地说着。

    又有一些人道:“嘘!你们小声点!要是被陛下听到你们在背后说叶王的坏话,小心人头不保啊!”

    总之,面对突然离场的郦苏,满朝文臣面面相示,不知所措。

    墨宫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郦苏大发雷霆的?

    事情的起因,还得从昨天晚上说起。

    昨晚郦苏过来探望云河的时候,下了一道命令,从寝宫那边调派了两个宫女侍候云河。

    那两个刚调过来的宫女一个叫做雪杏,另一个叫做碧莲。

    她们是昨晚突然被调到墨宫的,什么心理准备都没有。

    云河是墨宫的主人,她们来到这里,就应该一切听他的吩咐。

    她们来到这里的时候,云河已经躺在祭台上沉沉睡着了。

    郦苏给云河的最后一个指令,是让他躺回祭台上,继续吸收穹苍神晶的力量,以润脉生血,为下次放血做准备,他便乖乖地照做了。

    这两个宫女哪里知道她们要侍候的叶王只是一个没有灵魂的活死人?见叶王已经“就寝”了,她们只好静静地旁边等待着。

    夜,很冷,很寂静。

    墨宫里燃点着幽幽的白烛。

    不知为何,在皇宫的其他地方,都是点着红蜡烛的,唯独这里不许。

    白烛凄寒,映照得冷清的墨宫如同一座祭奠的祠堂,又像一座荒废多年的冷宫。

    两个宫女有些胆小,她们心里怕得要命,心里想:不是说,陛下最溺爱这位叶王了吗?为什么让叶王住在这么阴森可怕的地方?

    还有,她们觉得墨宫太奇怪!

    明明外壁修复得金碧辉煌,比皇后娘娘的永和宫还气派,但是里面的地板却全都是用黑色的水晶铺垫的,而且里面空荡荡,缺乏摆设。

    叶王的寝室里有一座用天然黑色水晶雕琢的祭台。这座祭台,就是云河的休息的卧台,既没有帷幕,也没有屏风遮挡。

    他的一切是那么一目了然。

    此刻,云河平躺在祭台上,双手合着,连动都没有动一下。

    祭台上没有枕头被铺,云河就这样仰卧在上面,还光着脚,衣服穿得很单薄,身上连一张被子都没有。

    那祭台冷冰冰地透着寒寒的唳气,好像一块黑色的冰石,整座墨宫好像一座黑色的冰宫,密不透光,非常阴暗。

    这个寝室如同一座坟墓。

    走到这里的一瞬间,觉得气温都急剧下降好几度。

    这是郦苏故意而为之。

    毕竟,云河是一个死去的人。

    那具躯壳,没有穹苍神晶的温润,很快就会枯萎。

    寒冷的密室,有利于保存这件会动的玩具。

    两个宫女冷得直颤,觉得叶王殿下睡在那么冷的冰台上不会着凉吗?

    她们心里有些害怕!

    正常人又怎会睡在坟墓般的地方?

    忽明忽暗的烛影打在云河脸上,那美丽的脸孔就像一块闪闪发光的璞玉,在漆黑之中若隐若现。

    这是因为,云河的肌肤实在是太晶莹透白了,在幽暗的环境之中就格外的夺目。

    很自然而然地,两个宫女就被躺在祭台上的云河吸引过去。

    一开始,她们还有些害怕的,但是当她们瞧清楚云河的容貌时,都看得目瞠结舌,一脸的震撼,都忘了墨宫的阴冷。

    果真,叶王的容颜跟传说中的一样,眉目如画,美入魂骨。

    他完美得如同大自然精雕细琢出来的。

    在这张精致的脸上,就算再挑剔的人也找不出任何瑕疵。

    那光着的脚丫,白得像雪瓷,纤纤脚趾如削葱根,能看到条条清晰的脉络,就像翡翠里的玉丝。

    这完全就像一个用美玉雕出来的人儿般,是一件艺术品,美得让人叹为观止。

    两个宫女都看呆了!

    无上国千年难得一见的美男,她们又怎么可能不知道?

    很久以前她们就听说过云河这个人。

    她们家中甚至珍藏着云河那幅身穿紫蝶礼袍的画像。

    只是,她们做梦都想不到,自己有朝一日,会有机会见到这位传说中的男神,而且还成为男神的近身宫女,侍候他的起居饮食,有机会跟他朝夕相处。

    据说,云河以前是迟霜公主的幕中客,而现在他是当今皇帝的人。

    即使云河是一个面首,那他也只侍候皇族的人,身份地位并不是像她们这样的小宫女所能比拟的!

    “雪杏,我们运气真好呀!以后每天都可以近在咫尺欣赏叶王殿下的神仙颜值啦!”目不转睛地望了云河好一会,碧莲的口水都快流了一地,她激动地对另一个宫女道。

    宫女雪杏道:“碧莲姐姐,你轻点声呀!要是吵醒了叶王殿下,他降罪下来,把我们遣走怎么办?”

    “呵呵,我看叶王殿下睡得很稳,应该不会听到我们说话,你就安啦!”碧莲不然以为地道。

    说到叶王殿下睡得稳,雪杏早就觉得有些奇怪了。

    云河几乎是静止不动的!

    这种静止,并不是睡相好不蹭被子那种安份,而是完全的静止不动!

    正常来说,人入睡了,依然会有平稳的呼息声,有些人会打呼噜,或者在睡梦中说点呓语,或者翻身动一下。

    可是,雪杏守着云河大半夜了,未见云河他动一下眼捷或手指,如同一个木偶,就连呼息声也是听不见的!

    雪杏怯怯地说:“碧莲姐姐,我觉得叶王殿下有些奇怪!他也睡得太稳了,怎么像昏迷不醒的人一样啊!从我们来到墨宫到现在,他完全没动过一下!他该不会是有什么事吧?”

    被雪杏这么一提醒,碧莲连忙细细打量了云河一眼。

    刚才她只顾着欣赏云河那倾世绝艳的容颜,却忽视了云河的脸色实在是惨白得不像一个活人……

    碧莲觉得情况有些不妙了。

    要是云河有什么闪失,陛下降罪下来,她们就性命不保了!

    “叶王殿下,你还好吗?”碧莲诚惶诚恐地走到云河身边,恭敬恭敬地轻声呼唤。

    但是云河没有醒来。

    碧莲又连续唤了几声,并且加大了声音。

    正常情况之下,一个人睡得再熟,都不可能对外面的声音完全没反应的。

    “叶王殿下,得罪了!”

    碧莲大胆地伸手推了推云河。

    云河的身躯轻轻地被她晃动了几下,就像一具全无支托的木偶。

    本来合着手,无力地跌落在两侧,瘦瘦的手指瘫开了。

    这下子,碧莲更加害怕了!

    叶王殿下该不会猝在梦中吧?

    这种事情在后宫并不是没有发生过……

    有些妃嫔娘娘,白天明明还是好端端的一个人,到了夜里,就会莫名其妙地一睡不觉,宫女怎么摇她们,都摇不醒她们,才发觉她们的身板已经变得又僵又冷,人早就没了!

    此刻,云河睡得很安详,嘴角还带着一丝浅浅的笑意。

    仿佛怀着美好的憧憬入梦的,又梦到了很幸福的事情,所以连睡着了,也在笑,也不愿醒,无论碧莲怎么唤他,怎么摇他,他都没有反应。

    冷风,寒蜡,凄艳的睡容。

    这一切看起来是那么诡异。

    所幸的是,碧莲抓着云河的手臂时,觉得他身上还有些许暖气,并不是一具又僵又冷的遣体。

    为了确认一下叶王是否安好,碧莲又大胆地做了一个举动……

    碧莲又手颤颤地把手伸到云河鼻下。

    有微弱的呼气!

    仔细一瞧,能看到云河薄薄的青衣下,心口处正有节律地起伏着,虽然这个起伏很轻微,不细心看,根本就看不出来。但这起码可以证明,这具躯壳还活着,只是呼吸太浅了些,睡得太沉了些。

    碧莲在想,陛下每天都是深夜才离开的,也许叶王殿下侍候陛下太累了才会昏睡过去的吧!

    “呃……吓我一跳!”碧莲敲了雪杏的脑袋一下,没好气地骂:“你这个丫头,以后别瞎说!叶王殿下还好好的!”

    “碧莲姐姐,我没有吓唬你的!我们这么闹,叶王殿下还不醒,这也不正常吧?”雪杏担心地说。

    “什么正常不正常?你第一天来皇宫吗?宫里稀奇古怪无法解释的事情多着了呢!陛下把这么一个大活人,锁在这座冰冷的墨宫里,墨宫里空荡荡的,你觉得就正常吗?我觉得叶王殿下会这样,多数陛下而为之,你就以瞎担心吧!”碧莲说着,转过身,走到桌前坐下。

    这个寝室虽然简单,但也并非空无一物。房间设有一桌两椅,同样是用穹苍神晶雕琢出来的。

    平时是郦苏让云河陪他聊天之用。

    郦苏很讲究效率,即使是这种时候,他都希望云河能随时随地得到穹苍神力的补充,这样他这个玩具朋友就会拥有源源不绝的动力,不会像上次那样突然停下来,让他虚惊一场。

    所以建造这座墨宫,他能用穹苍神晶的地方,他全部都用上穹苍神晶。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