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卷 神域篇 第八十七章 公主抱
    “啊啊啊!”画皮鬼又开始痛苦地惨叫,因为他发觉,这道可怕的灵力带着剥离灵魂的力量,他感觉到自己的残魂跟这具向躯壳刚建立不久还不稳定的连接就这样被斩断了。

    不到一会儿,一道淡淡的黑影从云河的身躯上剥离出来,如同鬼魅般飘悬在半空。

    这道黑影是人的形态,形态却是肢离破碎的,他张牙舞爪,表情狰狞,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可怕的唳气和怨念。

    这便是画皮鬼的本尊!

    在将邪把画皮鬼驱逐出来的瞬间,云河眉心的黑莲被净化了,变回了从前的紫莲。

    云河的双瞳瞬间失去焦距,慢慢地合起眼睛,一低头就沉睡下去,四肢无力地垂在半空,没了动。

    他的意识还没醒,画皮鬼被赶走了,没意识的支撑,这具身躯就如断线的木偶。

    “云河!”

    看着这样的小丈夫,唐紫希心如刀割的痛啊!既然画皮鬼已经被驱赶出来,那就没必要再绑着小丈夫。她立即收起星辰之力,锁在云河手脚上的水晶链消失了。

    没有锁链的悬吊,全无意识的云河便径直从半空摔下来。

    唐紫希飞身跃起,在他摔到地面之前稳稳将他接住。

    唯美的公主抱,只不过是女抱男。

    气场犀利的唐紫希就像一个护夫女神,将伤痕累累的小丈夫温柔在抱在怀中。

    唐紫希脚尖稳稳地落地。

    云河偎在唐紫希怀中沉睡,全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眉心的紫莲再次释放着祥和的光芒,薄薄在笼罩在两人身上。

    两人如同沐浴在仙境霞光之中,整个阴霾的山洞都被紫光照亮了。

    这些紫色的光芒,就像阳光一样,淡淡的,暖暖的,对于惧怕阳光的鬼魅来说,却是最可怕的光芒。

    “这是什么光芒!耀眼得好难受!”

    “我的躯壳……呜呜……把躯壳还给我!”

    “你们太过分了!这样对我!”

    “那具只是没有灵魂的空躯壳而已!为什么不让给我?”

    “我很痛苦!再这样下去,我会永远消失的!”

    “你们不要那么绝情,救救我!”

    ……

    画皮鬼鬼哭狼嚎着向着云河和唐紫希的方向扑过去!

    他想夺回躯壳,这样他才能继续活下去。

    将邪十指一拔,十道灵线如银芒撒出,穿透了画皮鬼空灵透现的影子,将画皮鬼钉在洞壁上。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把他身上的伤缝好才把你赶出来吗?”将邪冷冷地问。

    “不知道!快放开我!”画皮鬼气愤地咆哮。

    将邪居高临下,漠然地说:“因为缝皮真的很痛,我舍不得小狐狸再受苦。作为盗用别人身躯的惩罚,这些痛苦就由你来承受吧!”

    “原来是这样!真是可恶!你如此放过我,我不会放过你的!我一定会报仇!我要将你,还要将那个甄王,所有欺负我的人全部杀掉!”画皮鬼气愤地怒吼。

    将邪摇了摇头,淡漠地说:“可惜你没有机会了。刚才我就跟你说过,你太丑陋了,我不想净化你。所以……你消失吧!”

    将邪说完,十指一拉,那灵线就往画皮鬼身上割扯。

    画皮鬼的影子被扯断,看着自己渐渐淡化,画皮鬼又惊又怒,现在他终于知道,将邪拥有绝对能消灭他的实力。

    残魂溃散,画皮鬼痛苦地哀嚎着,定定地望了望将邪,又望了望躺在唐紫希怀中的云河,突然一声长叹,失神地颠笑:

    “没想到好不容易才活一会,又逃不过被人砍得肢离破碎的命运,这是真天意!天意!天要灭我啊……”

    “年轻人,我临死之前,有一个愿望,你们能不能行行好成全我?好让我化去这一口怨气,坦荡地离开这个世界?”

    画皮鬼突然悲伤地提出一个要求。

    将邪依然冷若冰霜,不为所动,他冷淡地说:“我说过,不会净化你,你的残魂和怨气会彻底消失,不会在这世上留下什么。”

    “哼,好一个绝情的个冰山美男!连一个无辜孤魂最后的愿望都不肯实现……栽在你手中,也倒我倒了八辈子的霉!”画皮鬼碎碎念地埋怨着。

    看着自己的影子已经只剩下一缕残影,画皮鬼突然不挣扎了,垂下双臂,眼神悲伤地望着山洞外一个方向,忧伤地自言自语:

    “从前有一个很傻的丫头,会常常可怜我这个被甄王玩得没了自尊的玩物,偷偷给我送来几个果腹的馒头。渐渐的,我居然喜欢上她,还做着美梦跟带着她从那个魔鬼手中逃离。”

    “结果我们双双被截杀在这片树林……她在冰冷的河底等了我很久,可是被剁成碎块撒在树林每一片角落的我,一缕残魂却永远被缚束在这里不能离开,只能怀着怨恨每日徘徊在树林,跟她遥遥相望……”

    “我想报仇,大概只有报了仇,我的灵魂才能得以安息,才能跟她在另一个世界重聚。我苦苦地等待了十年,本来今天差一点就能将那个魔鬼杀了,但是却被他逃了,我空欢喜一场。”

    ……

    画皮鬼伤心地诉说着。

    “哼!”守在山洞门口的陆柴冷哼一声:“谁会相信你的鬼话!刚才你还企图杀掉山洞里所有的人呢!若不将邪前辈及时出手制止,这个山洞早就血流成河!”

    只不过,将邪似乎并不是一个聆听的好对象。

    “就算你是无辜惨死的,但不等于你就能夺走其他人的生命,就能随便盗用别人的躯壳去做坏事。你可怜,难道别人就不可怜?”将邪冷冷地说。

    “或许你说得对,我是个不值得可怜的人,我龌龊的灵魂配不上那具完美的躯壳。我只是想把憋在心里十多年的心事说出来而已!难道连说都不给说了?”画皮鬼可怜巴巴地道。

    在将邪面前,画皮鬼十分无奈。

    他那被灵线扯断的影子又淡薄了几分。

    将邪对画皮鬼没有半分的同情,他冷着面,正想十指再加一道力,让这恶心的画皮鬼早点消失。

    就在这时,唐紫希怀中的云河突然撑开沉重的眼皮……

    在模糊的视野中,他看到了被将邪的灵线钉在洞壁上的画皮鬼。

    这画皮鬼,他认识……

    在树林里被阿铁摔了一下,后脑磕破不久,他就因为呛血失去意识。

    接着,他的灵魂就陷入一个可怕的梦境之中。他看到了画皮鬼生前的故事。直到被将邪和画皮鬼他们说话的声音吵醒,他才恢复意识。

    在树林失去意识后,以及在这个山洞里发生的事情他全然不知道。

    只是蒙蒙胧胧从大家的对话中知道,画皮鬼曾附在自己身上,黑化紫莲,杀退了甄王的兵马,然后将邪和唐紫希他们赶到,将画皮鬼从自己的身躯里拉了出来。

    那个梦其实就是画皮鬼的过去,云河知道画皮鬼并没有说假话,而且身世可怜,是情有可原的,便开口对将邪说:

    “将邪前辈,能不能手下留情,饶了他……”

    那声音很沙哑,而且虚弱无力。

    刚才画皮鬼附在他身上时,不断声撕力歇地吼,把他的桑子都喊哑了。

    要是他知道画皮鬼刚才顶着他的皮囊做了些什么恶心的事情,估计他就不会那么好心去救这只画皮鬼了。

    云河挣扎着想坐起来,岂料腰使不出劲,一下子就倒回唐紫希的怀抱中,只能用求助的目光望着将邪。

    “云河,你醒了啦?太好了!”

    看到云河恢复意识了,唐紫希惊喜万分,连鼻子都酸酸的了。

    听到熟悉的声音,云河的身躯颤了一下,猛抬起头,唐紫希的脸映入他眼帘。

    他刚恢复意识的时候,脑袋还迷迷糊糊的,被唐紫希当成小猫那样抱着也全然不知。

    想到在树林里发生的不堪之事,想到自己对唐紫希的承诺,他恍然发觉,自己又一次食言。

    他也没想过,这次能活下来,回到希希女神的怀抱的。

    只是,除了内疚,更多的是心虚和自卑。

    他犹记得在失去意识之前,自己的双手双脚的筋骨被甄王挑断,甄王又下令,要一个侍卫对自己……

    那时候,他身上一阵清凉,衣服就被撕碎了,后来自己就失去意识。自己是不是已经被……

    云河很害怕,不敢想象下去!

    那样不堪的自己,希希到底知道了多少,看到了多少?

    “希希,对不起,……”他低下头,垂下眼帘,回避唐紫希的目光。

    云河怎么了?

    唐紫希心里有些惊讶!正常情况下,见到自己,不是应该高兴才对的吗?为什么云河看起来心事重重?

    难道是害怕自己责备他?因为他又受伤了?

    要是云河装作若无其事的冲着自己笑,或许自己会生气地揍他一顿粉拳,然而云河现在虚弱地躺在自己怀中,气弱力虚,泛着眼泪向自己道歉的样子,唐紫希反而不忍心责怪。

    “没事,你平安回来就好。”唐紫希心酸地抱着他,轻轻地抚了抚他的后背,无非是想安慰他。

    岂料云河的身躯又颤了一下,清澈如水眼眸泛起了朦胧的涟漪。

    只是经历了这一劫之后,云河的眉宇之间却沉淀了更多的愁苦,柳眉轻轻地颦着,看着让唐紫希心痛。

    更心痛的是,小丈夫醒来的第一件事,又顾着帮助别人,忘了自己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

    情至深处,又痛至深处,唐紫希什么都没有说,手轻轻从后背往后,紧紧地搂住他的腰,把他拥入怀中。

    就像男人呵护小女孩那样,又或许是女人在呵护某种虚弱的小动物。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