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卷 神域篇 第九十八章 好口才
    不远处,幽王耀看到尤闽在郦苏面前叫嚣心里就窃笑了。

    这个铁面男人看起来像是大伯派过来的保护七叔的。

    大伯麾下的人,会弱吗?

    这个尤闽真是作死啊!

    有好戏看了,这个尤闽那样对待七叔,绝对会死得很惨!

    两人对峙。

    在盛怒之下,尤闽再次挥起手中的宝剑,迎面向着郦苏砍下去!

    郦苏嘴角轻蔑地笑了笑,站着不动,任由尤闽砍过来。

    尤闽乐了!

    哈哈,这家伙,肯定是害怕得连避都不会了!

    郦苏看起来一点修为都没有,全身上下都是破绽,或许只是一个阵法大师,就会布置几个结界而已,实战水平如此菜鸟,竟然还敢从结界里走出来送死,真是愚蠢之极!

    尤闽以为,自己这一剑定能将郦苏砍成两段。

    岂料就在那宝剑距离郦苏的头顶还有半尺之际,郦苏突然轻轻地伸出两只手指,就将尤闽的剑刃紧紧地钳住!

    剑,就这样顿住了。

    无论尤闽怎么使力,都无法将宝剑往下半分。

    紧接着,郦苏的两指轻轻一扭,就“砰!”的一声脆响。

    第一次过招,并不是郦苏被尤闽砍成两断,而是尤闽的宝剑被郦苏硬生生地用两只手指捏断了!

    尤闽吓了一跳!

    他是一个天神,鬼王赏识他立下无数战功,特别赐赠了这把圣器级别的宝剑给他。

    有把这宝剑在手,他就算只是一个天神,也能发挥出圣君级别的力量。

    在魔界,几乎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所有他的敌人,都死在这宝剑之下。

    然而,就是这把百无不胜,砍杀了无数敌人的宝剑,竟然就像小孩子的玩具剑那样,轻而易举就被这个男人徒手折断了?

    尤闽的脑海突然一片空白……

    那只有一种可能!

    那就是这个男人,他的修为在圣君之上。

    他是圣尊,还是圣祖?

    “不可能……不可能……”尤闽害怕得全身都在颤!

    “一个还没渡过神劫的狐妖,背后怎么可能会有圣尊甚至圣祖级别的人物撑腰?”

    尤闽是不相信的。

    “噗……”尤闽吐了一口血。

    宝剑被毁,尤闽心神受创,伤得不轻。

    看到尤闽的圣剑在郦苏面前不堪一击,伪装成魔将的画魔知道事情坏了!

    眼前这个神秘的铁面男人,可不是好惹的人物,这次尤闽完了啊!

    幸好自己易容了,没有人认出自己,要是现在不走,那就没有机会了。

    尤闽,对不起了……

    连你都不是那铁面男人的对手,我就算留下来,也救不了你,何必枉送性命呢?

    你的恩情,我以后会记住了,后会无期。

    画魔在心里默默地思忖着,就立即转身,拼命往人群的方向逃……

    “想逃?没那么容易。”郦苏冷冷笑了笑,黑袖一挥,隔空发出一道神力命中画魔的后背,画魔还保持着奔跑的动作,但整个人就被定住不能动了。

    “画魔!”看到画魔着了郦苏的道,尤闽大惊失色,生气地吼:“放了她!”

    “哈哈,你刚才叫她什么?画魔?就是那个食人噬魂的画魔吗?你不是一直在追捕她吗?为何她在伪装成你的魔将,站在你身边,跟你一起执刑?难道,你是画魔的相好不成?”郦苏用阴沉的语气道。

    “不!”尤闽脸色铁面。

    刚才宝剑被毁,他一时被郦苏的力量吓得六神无主,竟然在众面睽睽之下喊出了画魔的名字,这岂不是不打自招吗?

    尤闽心里懊悔不已!

    自己说错话了……

    只不过,这家伙是个身经百战的老狐狸,他的反应很快。

    他立即自圆其说,睁着眼睛说瞎话:“他的确叫做画魔,但并不是那个被通缉的画魔,他姓华名莫,风华绝代的华,莫逆之交的莫!只是名字的读音恰好相似!”

    画魔也反应过来了,为了配合尤闽将军唱双簧,掩护自己的身份,画魔假装无辜地吼:

    “放……放了我……我只是尤闽将军麾下的一名小将华莫,与你无怨无仇,你为何对我动手?”

    “无怨无仇?你觑觎我朋友的灵魂,又卑鄙地将所有罪名嫁祸于他,对他百般折磨,让他做你的替罪羔羊,这还叫做无怨无仇?你真是阴险啊!看来你不见棺板,是不会留眼泪!”郦苏说着,又一掌向着画魔隔空拂过去!

    画魔的头盔和铠甲在这道掌力之下渐渐风化消散,一头长发飘散下来,现出了一张美丽女子的面目!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人人喊打喊杀的画魔。

    “天啊!她是画魔!”

    “难怪一直都找不到画魔,原来画魔竟然假扮成魔将混在我们当中了!”

    “太可怕了,尤闽将军居然没有发现,画魔一直以来就潜服在他身边?”

    ……

    看到画魔被郦苏打得现出了原形,尤闽将军大骇,他又黑着脸,厚着脸皮道:

    “大胆妖孽!你竟敢用妖术将我的魔将变成画魔的模样,以扰乱大家的视线?”

    “没错,我打不过你!但是,我的背后还有鬼王大人,鬼王大人的背后是魔王陛下,魔王陛下的兄长是这个宇宙的域主!你能打得过他们吗?等到他们赶来的时候,你的死期就到了!”

    “我忠告你一句!别一错再错了,你这样非但救不了那狐妖,只不过在不断加深他身上的罪孽而已!”

    “识趣的,就立即解除施加在华莫身上的幻术,让他恢复原貌,否则你等来的只有更加严厉的惩罚!”

    ……

    尤闽义正辞严,视死如归地叫骂着。

    他这一番热血的话,顿时把所有魔民的心都挽回来了。

    “原来我们误会了尤闽将军!”

    “那狐妖和这妖男实在太可恶了!居然用这种手段来诬蔑尤闽将军和他的部下!”

    “尤闽将军!不用害怕!我们永远支持你!”

    “所有人都会支持你!”

    “卑鄙的妖男,你就算将尤闽将军打败了,你能打败我们千千万万的魔民,你能打败我们敬爱的魔王陛下和鬼王大人吗?”

    “你去死吧!”

    ……

    磨民又激动地喊杀起来,他们一面倒地支持尤闽。

    尤闽看到局势还在对自己有利的一边,不由得沾沾自喜。

    他得意洋洋地瞟了郦苏一眼,在心里道:妖男,想跟我斗?没门!

    郦苏脸上是不为所动的冷笑:

    “尤闽鼠贼,你的口才真好,让我大开眼界。只不过,在铁据如山面前,你一切狡辩都会变得苍白无力!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你一切的挣扎也只会徒劳无功!”

    郦苏说完,眼神一沉,就一拂衣袖,生起一道神力向着尤闽打过去!

    尤闽吓得连忙想躲闪,他突然发现,自己的双脚好像生根了似的,居然一动也不能动。

    原来他被郦苏身上的气势震慑住了!

    眼看着那道力量就要轰在自己身上,尤闽以为自己这次必死无疑了。

    就在紧急关头,突然有一个身穿黑色铠甲的男人领着一支魔将出现在天际。

    那个人喝一声道:“停手!”

    尤闽抬头一看,看到是天空中那个威风凛凛的男人,顿时一脸喜色。

    “是鬼王大人!鬼王大人,救救我啊!”尤闽哀嚎,好像一个溺水的人,突然看到一根救命的稻草。

    “鬼王?呵呵,你终于出现了吗?”郦苏不以为然地笑了笑。

    鬼王原本在魔宫里。

    听闻今天尤闽要在魔城的市集上公开处决画魔的帮凶,他是赞同的。

    对于这些邪魔外道,只有杀儆一百,才能以儆效尤。

    没想到,绞刑在执行的过程中,一而再,再而三地受到阻挠。

    更有甚者,出现一个厉害的铁面男人,直接把狐妖从绞架上救下来。这神秘的铁面男人将狐妖保护在一个结界里,还打伤了不少魔将,就连尤闽将军都被阻挡在结界之外。

    这些消息,很快就传到鬼王耳中。

    鬼王以为,那铁面男人肯定也是画魔的人,担心尤闽将来敌不过铁面男人,在场的魔将和魔民都会有危险,因此鬼王便亲自带着另一支魔军,十万火急地赶过来。

    果然,一来到这里,就看到尤闽将军和一名魔将被铁面男人的妖术定住了。

    而铁面男人正在攻击手无还手之力的尤闽将军。

    情急之下,鬼王便大喝一声,同时拍出一掌,击向铁面男人发出的那道掌力,企图在那道力量打中尤闽将军之前,将其抵消,以挽救尤闽将军的性命。

    “砰!”的一声巨响,两道力量相撞,发出震耳欲袭的声音。

    只是,鬼王那道掌力只是稍微阻滞了一下郦苏那道力量,就被彻底吞噬了!

    吞噬了鬼王的掌力之后,郦苏的掌力便丝毫不减地继续向着尤闽狂啸而去!

    “轰!”的一声,就像一条张牙舞爪的黑龙,击中了尤闽。

    “砰!”的一声,尤闽的身躯就像断线的风筝般倒飞出去,在半空中狂喷着血雾。

    从半空中摔下来的时候,就像一团烂泥似的,怎么都爬不起来。

    仰面躺着,继续口渗鲜血。

    “尤闽!”鬼王从半空中闪现到尤闽身边,将尤闽扶起来。

    尤闽虽然仍活着,但是已经落下重伤。

    鬼王心痛自己的部下,连忙一边将手按在他的气海,给他渡入灵力,一边用神念扫描尤闽的伤势。

    这一看之下,鬼王脸色大变!

    尤闽虽然性命无忧,但是他的气海完全破碎了!

    郦苏竟然将尤闽一掌废了,还打断了他所有经脉!现在的尤闽,连凡人都不如。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