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九章 太守府发威
    看到烈帝康复了,一直担心不已的云河才放下心头巨石,他是开心得快哭了,眼眸由蓝色变回纯净的黑色,点点的泪光就如神秘如晴朗夜空的宇宙星辰。

    看到云河连想哭的样子都这么美,烈帝也是醉了,心里叹道:皇兄不愧是绝世狐妖啊!要是自己女人,想必已经被他迷住了吧?也难怪唐紫希对他死心塌地的。

    还有一件事情让烈帝暗暗惊喜!那就是云河的境界和实力都突破了。

    他还记得云河被梵祭司捉到皇宫地底牢室那时,境界只有归空境五重。

    现在他已经跟云河跟一队了,梵祭司是他们共同的敌人,自己人的力量,自然是越高越好。

    跟梵祭司的终极一战,原本惆怅的烈帝又添增了不少信心。

    如果云河现在不是失忆了,直接请求他调用九重神殿的力量对付梵祭司那多好!

    不过看云河现在这个样子,看来记忆在短时间内是不会恢复的了。

    而害云河变成这副模样,自己也难辞其咎。若果自己不是被妒忌之心蒙蔽了双眼,跟梵祭司这种大魔头合作,就不会把云河害死。

    失忆,恐怕是云河复活的后遗症。

    云河能复活已经是奇迹了,自己焉能再对他要求太多?

    总之,烈帝觉得自己欠云河太多太多了,多得无法偿还。

    但现在当务这急,是拯救青桐郡的人。

    无法联系九重神殿的人,那至少要在梵祭司杀过来之前疏散这里的人,将伤亡减到最低。

    “云河,不要再耽误时间了,我们尽快赶去太守府吧!”烈帝心怀天下的安危,一想到梵祭司的影傀和傀儡很快就会侵蚀这片土地,他不由得着急不已。

    “好的,澈大哥,我们现在就去太守府。不过那两个人怎么办?”云河道。

    云河指那两个被他打飞的混混。

    烈帝瞟了那两个昏迷不醒的人一眼,不屑地道:“不用管他们!放心,他们还死不了,这就当给他们一个教训,相信以后他们不敢再拦路打劫了。”

    烈帝觉得云河太心善。刚才若不是云河拥有绝对的实力,恐怕云河和自己不但财物被洗劫一空,还会被那两个人卖入怡香院,受到的欺凌是不敢想象的。

    云河居然一下子就忘了别人对他的伤害和险恶用心,还担心起那两个人的安危?真是蠢货啊!难怪从前会被自己欺负成那样……

    “走吧!”也不理会云河的反应,烈帝拉着云河的手,就头也不回地走出巷子。他实在不想再在这些混混身上浪费宝贵的时间。

    云河瞢瞢被被烈帝牵着,十分乖。

    他觉得烈帝给他一种很亲切的感觉,很有安全感,可以放心去依赖,听烈帝的话就对了。所以他没有挣扎,就像一个被大人牵走的单纯小孩。

    话说,这是两个人有生以来第一次牵手。

    烈帝觉得自家皇兄的手真的是又纤细又软的,还很温暖呀!牵着舒服,都舍不得放手了。这真的是男人该有的手吗?

    都说狐妖会魅术,原来是真的。

    而云河的魅术,是与生俱来,浑然天成的吧?就算失忆了变成一个大蠢货,也是一个闪闪发光、充满吸引力、拥有盛世美颜的大蠢货。

    说不定再跟他相处下去,就会怀疑人生,甚至怀疑自己的性取向。

    现在烈帝明白飞狐谷那班人对云河如此忠心了。就连一向冷漠高傲、嚣张跋扈的他在跟云河相处的短暂时间里也会不由自主地对云河产生了怜香惜玉之意,处处溺爱有加的。

    皇兄,你真的是太可怕了……

    烈帝心里又汗了汗。

    两人按照最初遇到的那个樵夫所指的路,很快就找到太守府。

    太守府门口站着两个侍卫。

    这侍卫果然跟樵夫形容的一样,趾高气扬,鼻孔朝天。

    当两人走到他们面前,这两个侍卫竟然凶巴巴地喝道:“站住!太守府是青桐郡重地,不是你们这种低三下四的人能进去的地方!再不滚我们就不客气了!”

    烈帝还没开口说一个字,这两个侍卫就先声夺人的要赶他们走了?

    这时又有一个穿得珠光宝气的商人走过来求见。但见这商人分别给侍卫们打赏了一个空间戒指,想必里面的钱绝对不会少。

    “两位侍卫大哥,我有重大的建设方案要跟太守商量,麻烦你们通传一声。”这商人笑眯眯地说着,打量了被冷落在一起的烈帝和云河一眼,眉梢间尽是不屑,他的表情仿佛在嘲笑:就凭你们这模样也想见太守?

    那两个侍卫收下空间戒指之后,刚才怒喝烈帝时的凶狠早就不见了,堆出一脸嘻皮笑脸道:“林爷,当然没问题,我这就去给你通报一声。”

    一个侍卫便急急脚地往太守府里面走,另一个侍卫则留在这里陪这个叫做“林爷”的商人继续寒暄,礼貌十分周到,完全把站在一旁的烈帝和云河当成空气。

    如果烈帝也拿出东西打赏给这两个侍卫,估计这两个侍卫也会帮他通传的,但烈帝却不屑于这样做。

    他是气愤到顶点!

    要用钱作为敲门石,那普通的贫苦人家想找太守诉不平之事,岂不是完全没有机会?真是岂有此理!青桐郡太守恃着山高皇帝远,居然如此作威作福,目无法纲!

    “我们也是来见太守的,为什么你们不帮我们通传,却帮他通传?”烈帝气愤地质问。

    侍卫打量了烈帝一眼,哈哈大笑:“就凭你?这个身无分文,一身汗臭的乞丐?你也不打盘水照照自己的样子到底配不配?站在这里我都嫌你们薰臭太守府的空气呢!你们到底滚不滚,再不滚,我就不客气了!”

    侍卫说着,还挽起袖子,打算把烈帝轰走。

    那个林爷则得意洋洋地看着,一副等着看热闹的样子。他觉得自己有钱,地位就比烈帝高。

    已经恢复修为的烈帝又怎会轻饶这样的侍卫?

    “我偏要进去,你又能对我怎么样?”烈帝冷哼一声,“砰!”的一掌击出。

    “啊!”这个不识好歹的侍卫惨叫一声,就整个人倒飞出去,摔成重伤,趴在地面都爬不起来了。

    林爷看到这个乞丐突然出手伤人,惊慌地大呼:“你连太守府的侍卫都敢打,你死定了!”

    烈帝听了哈哈一笑:“我不但要打侍卫,要是看太守不顺眼,连太守我也敢打!”

    “你疯了!”林爷更加害怕了,不由自主地往后倒退了几步。

    刚才烈帝是怎么出手的,林爷根本就没看清楚!他知道太守府的侍卫境界至少都达到初元境,能一击就将这里的侍卫打趴,可见眼前这个乞丐并不是普通人,是一个境界并不低的修士。

    林爷虽然家财万贯,但他只不过是一个没有修为的商人而已!又怎打得过烈帝?

    他最害怕的是殃及池鱼,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傲乞丐看自己不顺眼,连自己也要打。

    早知道这次出门,就多带几个随从啊!他用重金请了几个初元境的修士充当门面的。只是今天这几个随从有特殊的任务没跟着来,而在太守府他一向受到尊重,太守府又有重兵把守,一般没什么危险,没想到却突然跑出烈帝这尊煞神。

    刚才还是高趾气扬的林爷一下子就被吓得没了脾气。

    这个侍卫受伤,一下子就惊动了太守府的其他侍卫,他们从四面八方纷纷赶过来,亮出自己的兵器,向着烈帝和云河包抄过来,还叫嚣着:“何人胆敢在太守府撒野?还不束手就擒!”

    烈帝轻蔑地笑了笑。

    这群家伙都是欺弱怕硬的货,对外面的民间疾苦装作看不到,一旦太守府有什么风吹草动倒是积极。

    青桐郡的风气是时候该整顿整顿了。

    “云河,走!咱进去会一会青桐太守。”烈帝牵着云河的手,昂首跨过太守府大门的门槛,面无惧色地朝着那群侍卫迎过去。

    “澈大哥,这些侍卫看起来好像很生气啊!是不是我们惹怒他们了?你要小心点!”云河担心地叮嘱。

    他是害怕烈帝跟这些人打架会吃亏受伤,毕竟对方人数占优势。

    “不是我们惹他们生气,是他们惹我生气了!”烈帝没好气地说,心里却笑道:皇弟啊!你的修为比我还高,要是你动真格,这群家伙瞬间就化灰了,你还用得着怕他们?

    不过,看到云河一副担心自己的样子,烈帝心里又觉得很暖。

    他感受得到,云河对自己的关心是发自内心的。牵着他的手,不由得又拉紧了一些,生怕一不小心,就把这个单纯又可爱的皇兄丢失了。

    “大胆贼寇!竟敢擅闯太守府,还恶意伤人!将此人就地处决!”侍卫们都拿着兵器叫嚣着,冲在最前面的已经向烈帝发起攻击。

    “不自量力!”烈帝冷笑着,一掌拍出,前面一圈的侍卫被齐齐拍得倒飞出来。掌风凶猛,就连站在后排的侍卫也扛不住,加站也站不稳,摇摇将倒。

    一掌,就将太守府上最勇猛的侍卫全都震住了。

    这一回,这群侍卫终于意识到实力的差距,没想到一向太平和谐的太守府突然有一天会招来这尊可怕的煞神,侍卫们不由得个个吓得脸色大变。

    情况紧急,一个机灵的侍卫立即跑回去给青桐太守报信……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