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 一网打尽
    柔若无骨的云河全无知觉地躺在颜少秦怀中,颜少秦感觉到,本来就轻若柳絮的云河此刻又清减了许多,轻如无物。

    颜少秦只觉得抱着云河的双手,指间渐渐被又粘又腥的东西浸染。那是血!云河全身的伤口仍血流不止!

    颜少秦心痛极了!动作都轻轻的,生怕一不小心就弄痛了那个虚弱而沉睡中的人。

    只是半个月的时间,到底是经历了怎样的折磨,才把一个好端端的人折磨成这样?

    云河的手无力地垂着。因为惯性,他的手微微晃动着。纤细如兰的手指已被血涂染。

    颜少秦分明看到,那十只手指的指甲全被连血带肉地削去,手指是血肉模糊的,每一根手指都是那么触目惊心!

    颜少秦自幼就被云河带大的,虽然这些年云河遇到很多敌人,也受过很多伤,但是他是每一次看到云河伤得如此惨烈凄凉。

    他想起在九重神殿,云河曾经死过一次的那段往事。

    但是那时,当他赶过去的时候,云河已经被收殓进石棺里,弈武和千瞳帮他打理得妥妥当当,看不到他的伤口,他看起来就像睡着了,跟现在这个惨状完全不一样……

    他害怕会再一次失去云河,看着遍体鳞伤的云河,他忍不住嚎嚎大哭:“哥,你怎会伤得如此重……怎么办,怎么办!”

    赵英彦打量了自己的主人一眼,看到云河一身的伤,尤其是那十指血肉淋漓的手指,气得龇牙裂嘴!这得多痛啊!梵祭司实在太冷血无情的,如此折磨自己的主人。

    看到云河伤成这样,所有人都默默地落泪了。

    不过,现在逃出去要紧,没时间给主人疗伤了。赵英彦只好变出几颗圣品补元丹喂云河服下,然后又地往他的气海渡入一道灵气,希望能给他增添抵御伤痛的力量。

    然而,即使是圣品补元丹和赵英彦的灵力,也未能令云河的情况好转。

    不能愈合伤口仍在不断恶化。

    赵英彦看得心惊!

    他知道自己主人的特殊体质,而且主人还有紫莲护体,要是换作平时,就算受了再重的伤,不能一时痊愈,但是伤口止血愈口是绝对没问题的。

    这种情况,只能说明云河已经耗到灯尽灯枯!

    此地不宜迟留,必须尽快带主人去灵气充沛的地方疗伤,最好能返回九重神殿找古神水剑和火妖帮忙。

    恐怕当今在世,只有那两位古神能治好主人了!

    想到这里,赵英彦不敢怠慢,立即向大家使了一个眼神,“撤!”

    由颜少秦抱着云河,大家把他们护在中间,赵英彦在前面开路,而千瞳则负责指路,遇到结界或阵法就由锦瑟来破,众人沿路返回,终于无险无险地逃出地底秘道。

    在踏出秘道的一瞬间,一阵清新的夜风迎风扑来,月夜之下背景是金碧辉煌的宫殿,跟地底那个阴暗腥气的牢室形成鲜明的对比,只是一门之隔,却是两个世界。

    赵英彦不敢松懈,一日还没离开皇宫都不安全。

    就在这时,一白一黑两道身影如鬼魅般出现在众人面前。

    那白衣人用阴沉的声音冲着他们冷笑:“真是一群忠心的狗啊!连我都想赞美一下你们的效率,这么快就能找到这里,的确是有些本事。”

    看到这个白衣人,赵英彦如临大敌,心底更多的是绝望!

    是梵祭司!

    “我来挡住他,你们别管我,尽快带主人离开这里!”赵英彦亮出天星剑,剑心直指梵祭司。

    颜少秦自然明白赵英彦的意思。

    他听说过梵祭司的事,梵祭司能在赵英彦面前轻而易举地对云河下蛊,那就是说明,梵祭司的实力在赵英彦之上,恐怕赵英彦面对梵祭司未必有命活下来。

    赵英彦是牺牲自己的性命,为大家的逃生争取时间啊!

    颜少秦的眼眶红了,他悲愤地吐了一句话:

    “那你小心……”

    然后,他就抱着云河,带着锦瑟和千瞳他们朝着另一个方向拼命逃。

    然而,有一个人跟赵英彦一样,没有逃。他就是弈武。

    此刻,弈武目瞠结舌地站着,愣愣地望着,站在梵祭司身后,那个一身黑衣,表情冷骏漠然的青年。

    因为这个人,长得跟他的大哥弈文一模一样!

    准确来说,只是一个跟弈文长得一模一样的傀儡。

    “大哥……”弈武激动地失声吼:“你不是忠于叶王殿下的吗?为什么要跟梵祭司站在一起?为什么啊?你回答我!”

    弈文毫无反应地站着,仿佛听不见弈武的声音。

    赵英彦沉着声音气愤地说:“小武,那个人早已经不是弈文。他只不过是梵祭司炼制的傀儡。”

    一直趴在赵英彦肩膀的狮虎兽也气急败坏地吼:“没错!就是这个傀儡骗了主人!”

    若果不是这个傀儡从中作梗,在食物里下了药,小狐狸又怎会如此轻易落入梵祭司手中?

    虽然狮虎兽逃回来后,已经把事情的经过跟大家说了,但是弈武仍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实在太逼真了,有心跳,有气息,有像活人一样的表情和皮肤,这怎么可能是一个傀儡?

    弈武瞪着梵祭司,眼睛里都快迸出火花了。如果眼神能杀一个人,梵祭司早就死了。

    面对赵英彦、弈武和狮虎兽仇深似海的目光,梵祭司似乎一点儿也不在意。

    他漠然地瞟了赵英彦他们一眼,又望了已经逃出几丈范围外的颜少秦他们一眼,冷冷笑道:“叶王殿下的忠犬们,你们总算到齐了。既然到齐了,那就一个都别想逃出去!今天我要将你们一网打尽!”

    “糟了!”赵英彦知道,梵祭司一定又想释放出威慑,把大家定住。

    只有以攻为守,先发制人了!

    赵英彦不敢多想,也释放出自己的气场,挥起天星剑,冲过去,向着梵祭司的头顶一剑劈下!

    没有任何花巧的动作和招式,只有三个字,快准狠!

    “不错的速度,不错的剑,就是力量还欠些火候。”梵祭司啧啧的轻叹着,眼神突然一冷,也释放出自己的威慑,同时他的左手轻轻伸出,用两只手指风轻云淡地钳住赵英彦的剑,右手则挥动了一个手印。

    刹那间虚空里出现无数星星点点,再接结成闪闪发光的阵线,一个庞大的结界形成,就连逃到十丈外远的颜少秦他们都被网罗其中。

    这个结界是早就布好的,只需要梵祭司一个手印就能启动。

    而且这是一个很高级的结界,锦瑟潜进来的时候并没有发现。

    这个结界,再叠加梵祭司的威慑,力量等级就远超过赵英彦本身所释放出来的威慑。

    赵英彦的威慑很快就被击溃,随之而来的是他被定住了。

    连赵英彦这样的归空境九重高手都能被定住,那颜少秦他们自然就更不用说。

    现在,赵英彦明白了……

    原来,这只是一个阱陷。梵祭司早就布下了天罗地网,等着大伙儿自投罗网。

    梵祭司笑道:“赵英彦的境界,锦瑟的阵法神通,千瞳的千里眼,狮虎兽的日行千里,颜少秦的管家才华,弈武的忠心……今天我真是大饱眼福嘛!看到各位如此精彩的表现,我真的很羡慕叶王殿下呢!麾下的人,无论是人族还是妖族都各怀神通,如果你们遇到的人不是我,你们这样的组合,可以说是天下无敌了吧!”

    赵英彦知道这回彻底完蛋了,不但救不了主人,恐怕大家连性命也要搭进去。

    不过,越是到绝望的时候,赵英彦反而越是淡定,他深情地望了在颜少秦怀中昏迷不醒的云河一眼,视死如归地说:“梵祭司,你别在我面前废话了,既然落在你手中,要宰要剁,悉随尊便!要是我会向你求饶一声,我就不姓赵!”

    梵祭司不怒反而笑:“真是有骨气呢!像你们这么有才华的人,我怎舍得毁掉。我得要妥善地运用,才不会暴殓天物呢!”

    说着,梵祭司又瞟了气得脸红耳赤的弈武一眼:“原来你就是弈武啊!弈文太傅的兄弟?怎么样,二十多载的别后重逢,是不是特别感人?要不是我,你连你兄长的最后一面都见不到呢!不过,你也不用伤心,我很快就会把你们全部炼制成傀儡,跟弈文一模一样的傀儡,到时候你们就不会觉得痛,也不会觉得伤心了,哈哈哈……”

    梵祭司疯狂地笑着。

    此刻,赵英彦才明白,为何梵祭司早就知道大家潜入地牢救云河,却不立即出来阻止,是为了测试大家的能力。

    而现在,将大家擒下,又没有伤大家分毫,原来是留着大家的躯壳,用来炼制那种违背天地法则的灵魂傀儡,真是可恨啊!

    虽然不能动,但是还能说话的。

    赵英彦大声吼:“各位!绝对不能让梵祭司得惩,你们愿意为主人牺牲性命吗?”

    “我这条命本来就是他救的,我随时随地都准备着还给他。”弈武慷慨地说。

    “没错!只怪自己能力不够,救不了主人,但是今天能跟主人死在一起,这辈子也值了。”锦瑟也毫不犹豫地道。

    “锦瑟,我的想法也跟你一样。姑爷救了我和父亲,为了姑爷,献上我这条命又算什么?只是我觉得很遗憾,不能嫁给你了。”千瞳苦笑。

    原来锦瑟和千瞳在丹神宗期间朝夕相处,产生了感情。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