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一十七章 不怀好意
    原来,赵英彦看到云河无端端被梵祭司抱住,还昏迷不醒,偏偏梵祭司的笑容又那么阴险,他便着急了!

    主人刚才还好端端的,怎么突然间会这样?还有主人是什么时候晕倒的,为什么自己没觉察到?

    直觉告诉赵英彦,这很不寻常。那个叫做梵祭司的人,肯定有问题!

    梵祭司笑了笑,对赵英彦说:“这位少侠,你可能误会了。云公子可能是有些不适,突然晕倒了,我站在离他最近的位置,不忍心看到他摔伤,就顺手扶他一下,别无他意。”

    梵祭司收起刚才阴森的表情,微笑着用平静的声音解释。

    他似乎真的对赵英彦完全没有敌意,以致于赵英彦仓速地把云河从他怀中抱走,他也没有半点的拒绝。

    终于把主人抢回来,赵英彦的心才稍稍安定些。他悄悄用灵觉探进云河的身躯中,发现云河脉象平稳,并没有大碍,这才放心下来。

    会不会是最近主人元气大伤,又周居劳顿,两天前又受了重伤,为楚梦白的事伤了心神,眼看就能救回楚梦白的时候,一时心情激动,就撑不过晕过去?

    云河会突然晕倒又不是没有发生过。

    之前自己只是跟他顶嘴几句,也能把他气晕的。

    看来主人真的是不宜劳神啊!

    这次之后,一定要想办法让主人调养好。

    一瞬间,赵英彦就想到了很多很多。

    虽然主人有伤病在身是不争的事实,但是眼前这个梵祭司,看起来也不像好人,不管主人这次晕倒的事跟他有没有关系,对他都不能提以轻心。

    于是,赵英彦抱着云河,一只手印在他气海的部位,一边拼命给云河渡灵气,一边用警惕的眼神瞪着梵祭司。

    不管刚才那个是不是误会,赵英彦是不会道歉的。

    “呵呵,你这个奴仆真是忠心护主啊!精神可佳!”梵祭司似笑非笑地说着,缓缓从赵英彦身边踱过,走到楚梦白面前,把楚梦白的锁妖项圈和封印解除。

    片刻过后,楚梦白的眼瞳才恢复神彩。两行悲伤的热泪从他脸颊滑落。

    他虽然被梵祭司封印了,不能动,也不能说话,可是这些天以来,自己发生了什么事,他是清清楚楚。

    他这一辈子,从没受过如此不堪的侮辱,他失去了尊严,就像奴仆一般任人戏玩。

    身上还披着云河给他的衣服。

    他被猎人掳走,云河两次来救他,他也是知道的。

    第一次是他还被人关在笼子里的时候,他甚至还看到云河为了救他而身受重伤;第二次是刚刚的拍卖会。就因为不能直接把他带走,云河足足用了一百亿才能把他“赎”回来。

    一百亿啊!

    他觉得,自己这辈子都不可能还得清这个数额。

    而现在,他已经跟云河定了认主关系,从此以后,云河就是他的主人了。

    往事又历历在目。

    在紫火山初遇,在凌水月的府邸……

    云河不求回报,一次次地救了自己,甚至用珍贵的狐血给自己疗伤。

    楚梦白心里早就对云河有好感,这一次云河又为救自己受重伤,还用了一百亿,楚梦白觉得欠云河的一辈子都还不清。

    想到这里,楚梦白下定了决心。

    看着赵英彦怀中昏迷不醒的云河,楚梦白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走到云河面前,然后“噗通”一声跪下,认认真真地磕了三个响头。

    “主人,谢谢你救了我,我愿意一生给你当仆,偿还你的恩情!”楚梦白哭着说。不管现在的云河能否听到他的声音,这不妨碍他表达对云河的忠心。

    “主人,恭喜你又收了一个忠仆。”赵英彦意味深长地叹了一口气。

    观众席的人见到这一幕并不觉得感人。他们以为,楚梦白之所以会向云河下跪,是因为主仆契约的缘故,就算这次拍下楚梦白的人不是云河,是另有其人,楚梦白一样会跪的吧?

    见目的已经达到,云河又还没醒,赵英彦觉得长乐石窟是个不祥之地,不余久留,便抱着云河急着离开。当然,在离开之前,机灵的千瞳已经办好了手续,她还不忘给当“导游”的秋雁打赏了一千万。

    一出了长乐石窟,本来是小白猫形态的狮虎兽立即变回原形。

    赵英彦抱着云河跳上去,骑在最前面,千瞳坐在后面。

    楚梦白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在云河的奴仆当中是身份最低的,而且狮虎兽生性凶猛,脾气也很坏,他哪敢坐上去?要是狮虎兽发起火了,把他撕了怎么办?

    他便战战兢兢地跟在后面,可他的脚力又怎比得过狮虎兽?自然很快就落后了。

    赵英彦回头瞟了他一眼,喝道:“楚梦白,你磨磨蹭蹭的在后面做什么?还不赶快上来?别耽误我们的时间!”

    并不是赵英彦怜惜这只兔子,他只不过是为主人考虑而已!主人可是拼了命把楚梦白救出来的,要是楚梦白落伍,然后一不小心被那些豺狼猛兽叼走了,主人醒来后岂不是要伤心?

    楚梦白听了,这才尴尬得脸红,“噗”的一声变成一只兔子跳上来。

    之所以不用人形,是为了节省位置。

    狮虎兽已经驮着云河、赵英彦和千瞳三人了,要是算进自己,那就是四个成年人的重量,虽说这重量对于狮虎兽这种归空境八重可能微不足道,但是楚梦白有些自卑不敢跟赵英彦和千瞳这两位“资深奴仆”等同起来。

    楚梦白变的兔子老老实实在坐在狮虎兽头顶。

    为什么是这个位置?

    因为楚梦白是个腼腆的人,他不好意思像小动物般窝在别人怀中,所以只好怯怯地找个远远的地方一个人坐着。

    不过,他可坐了一个不得了的地方!

    狮虎兽的头顶呀!这生性凶猛的狮虎兽,会随便让人坐它这里吗?有史以来,也只有小金龙才坐过。

    楚梦白一心以为自己坐了一个低调的安全地方,没想到坐的是火山口。

    千瞳为他捏了一把冷汗,那狮虎兽一直都对楚梦白不待见,认为楚梦白连累了姑爷,说不定下一秒可怜的楚梦白就会被狮虎兽烤成红烧兔子了!

    楚梦白全然不知道自己的处境有多危险,傻呼呼地坐着,一动都不敢动,看起来紧张极了。

    “梦白,要不你过来我这里吧?”千瞳有些同情他,便展开双臂打算抱抱他。

    “这,怎么好意思……男女授受不亲……”楚梦白红着脸吱吱唔唔地说,没有挪动过半寸。

    要是换作其他的男人,有年轻可爱的女孩子愿意抱他,早就飞奔过去了,楚梦白真的太老实了呀!连撒娇都不会。

    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狮虎兽似乎没有发火,也没有哼个半声不满。楚梦白依然安然无恙。

    看来千瞳的担心是多余了!

    这狮虎兽为何会突然性格大变?

    原来,狮虎兽看到楚梦白在长乐石窟受到的侮辱,对他心生同情。而且,楚梦白自从认主以来,就一直安份守己的,没有占任何人的便宜,宁愿自己跑得气喘喘都不敢坐上来,这些都让狮虎兽刮目相当。

    楚梦白虽然有些弱气,但是性格还是不错的!很适合当主人的奴仆呢!跟楚梦莹那个朝三暮四的花痴比起来,完全不同一个级别。都是同一个妈生的,都拥有同一张脸,为何会差别这么大呢?

    如果此刻坐在狮虎兽头顶的是楚梦莹,而不是楚梦白,狮虎兽绝对把楚梦莹烤成红烧兔!

    别看狮虎兽凶猛粗狂,但是它心水清,特具慧眼,不同人就不同对待,有些事情还拿捏得挺准的,否则云河又怎会一直把它当成宝贝似着抱着它呢?

    楚梦白并不知道自己在鬼门关走了一圈,他安安份份地坐着,一双红宝石般闪亮的眼睛则担心地凝望着自己的新主人云河。

    现在,他已经是云河的奴仆,他对云河的感情也跟之前完全不一样,既是感激他,尊敬他,也是喜欢他。

    感激和尊敬是因为多次的救命之恩,喜欢是因为云河的善良,这些复杂的感情,其实跟那个主仆契约没有多大关系,因为云河跟楚梦白订的只是简单的主仆契约,并不是赵英彦那种能直接改变感情的灵魂契约。

    主仆契约对楚梦白的约束,仅仅是令他不能违背云河的命令。

    在返程之中,赵英彦一直没有停止过给云河渡气。

    终于,在赵英彦的努力之下,云河醒了。

    “小彦……”云河轻喃了一声睁开眼睛,视野还迷迷糊糊的,但他记得这种熟悉的感觉,是赵英彦抱着自己,而且耳边的风声在呼呼地吹着,说明两人正在以极快的速度在移动。

    “主人,放心,我们已经将梦白救出来了,现在正在回去的路上。刚才你突然在舞台晕倒了,现在还有哪里不舒服吗?”赵英彦用温柔的声音问。

    云河努力回忆着刚才发生的事!

    当时,主持人小瓜把梵祭司请出来,解除楚梦白的锁妖项圈,当自己与梵祭司对视的一瞬间,自己就失去意识了,后来发现的事情就全然不知道……

    梵祭司的微笑仍刻在他脑海中,这是一个很危险的人物,危险到发生一切的时候,他完全没有抵御的力量。

    “小彦,要是以后再遇到那个梵祭司,你一定要小心一点!那个人很危险,很不简单。”云河小声地叮嘱。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