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二十五章 墨离
    原来这条雄龙鱼就是当初搁浅被云河救起的那一条,此刻十几条龙鱼宝宝还围着他转呢!

    几天不见,龙鱼宝宝长大了很多,已经可以自己跑出龙鱼爸爸的嘴巴觅食了,这多亏于云河每天都有让墨离给它们带来不少圣品补元丹和圣品洗髓丹。

    把圣品灵丹当成鱼食般食用,不长得快那才奇怪哩!这些小龙鱼很快就适应了海水,比在淡水里生活那时还健康活泼。

    看到雄龙鱼对墨离的不满,龙须族长呵呵一笑:“阿哲啊!你初来绿灵世界有很多事情不懂。墨离是海神的后裔,海神是所有水生灵兽的王者,天生就有号令我们的神通。以后你见到墨离说话可要尊重一些。”

    原来这条雄鱼龙叫做阿哲。

    “我看他也就是归空境六重之境,连那几条小海鳝都不如呢!这么弱的海神后裔怎能号令我们?”阿哲不服气地说。

    龙须族长道:“阿哲,那是因为墨离收敛了大部分的气息,而他真正的力量还没苏醒。”

    “是吗?那我还真是相当期待。”阿哲半信半疑。

    云海村。

    唐紫希没想到墨离这么快就回来,而且还带回两块七彩玉石。有两块自然更好,她立即把这两块七彩玉石收进神书空间,把神书空间里的那一块拿出来。

    只吸收了一个时辰的灵气,这块七彩玉石能产生的白光并不多,最多只能维持一个时辰,但起码从这一刻起,能减轻云河的痛苦。

    三块七彩玉石,其中两块每隔一个时辰换一次,剩下的一块一直放在神书空间,一天后,这块七彩玉石的灵气就会充满,到时候就可以一天换一次。

    每次来看云河,看到他那平静安详得没有任何痛苦的睡容,唐紫希心里都很难受。

    不能每一次遇到危险都要靠云河挡在自己前面了。唐紫希想变强的决心越来越强烈,她要帮云河分担。

    帮云河打理妥当后,唐紫希便回到自己的房间闭关。每个修士的潜修必须有一部神通作为指导,但唐紫希却没有。

    从前她是一个废材,在星光学院深造了六年,连入门这个门槛也未跨过,自然就没有资格学任何神通。

    她能成功入门,并突破至初元境二重,全靠借助了在九重神殿获得的圣品灵丹和七彩玉石。如果没有神通,无论她的修为达到哪个境界,只会空有一身力量无从施展。

    唐紫希需要一门适合自己的神通,但哪一种神通才适合自己?她不知道。她坐在帷幕中打坐,默默地跟神书沟通,希望神书能给她一点启示。

    正当唐紫希在闭关之际,一道身影悄悄潜入云河的房间,这个人竟然是墨离。

    墨离快速结了一个手印把房间的空间封印了,然后走到帷幕前。

    云河依然昏迷不醒,脸容苍白,在每一个瞬间,他的生命气息都在减弱。虽然这种减弱很缓慢,但是墨离能察觉出来。

    墨离忧伤地望着云河,轻轻道:“公子,你这样下去可不行,看来唐紫希的方法救不了你,让我试一试,冒犯了。”言罢,伸手按在云河的额头,开始用灵觉察看云河的病情。

    右腕划了好多道伤口,这些是新伤,气血亏损得很严重,并不是贫血所致!是大量失血,血都快流尽了。腑脏缺乏气血养润,变得异常虚弱,影响到全身的机能,所以他才会昏迷。

    昨天在圣地公子仍好好的,右腕也没有伤口。自己受公子所托去了青娘的家一趟,当回到云海村时就听闻公子突然病倒了。

    也就是说,公子是在跟自己分开的这段时间受的伤。

    听其他队友说,公子是在弈武的家出了意外。很多人都看到弈武哭红了眼睛把公子抱出来。难道公子受伤是因为弈武?

    墨离不断推测。

    受伤就受伤了,唐紫希为何要对外隐瞒受伤的原因,还说成是贫血?难道公子受伤的原因涉及到什么秘密?

    公子虽然失血过多,但是不是已经及时抢救过来了吗?不该如此虚弱,难道公子虚弱另有原因?

    墨离的灵觉一转,一头钻进云河的灵魂。这刹那间,他的灵觉被熊熊烈火淹没了!

    “原来罪魁祸首是赤蝎火!”墨离十分惊讶,同时又十分恼火,到底是谁这么狠用赤蝎火伤害公子?

    这赤蝎火灼烧灵魂,若没有当场毙命,活着的每一分每一秒将会承受被火灼烧的痛苦。而云河平时竟然装作若无其事,还笑得风轻云淡!

    他怎能忍着得住?这意志力和承受痛苦的能力实在太可怕了!他过去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磨练出这份坚毅?

    墨离直皱眉头。

    墨离的灵觉虽然淹没在赤蝎火中,但却未受赤蝎火侵蚀。没错,墨离无惧赤蝎火。

    七彩玉石散发出来的白光正在跟赤蝎火搏斗。但赤蝎火太猛烈了,而白光又太微弱,结果就是杯水车薪。

    现在墨离总算弄明白唐紫希为什么急着向龙须借用七彩玉石,原来是用来抑制赤蝎火。

    不过,他记得刚从龙须手中拿到七彩玉石时,七彩玉石并没有这种白光。看来唐紫希是施展了某种神通,把七彩玉石当成容器,贮存了某种特殊的灵气给云河治病。

    一切都太迟了!墨离暗暗为云河惋惜。

    “公子,你的灵魂被赤蝎火蚕食已经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如果你在两个月前遇到我,或许我能直接帮你炼化赤蝎火,可是现在赤蝎火已经跟你的灵魂融合在一起,如果我直接炼化赤蝎火,必然对你的灵魂带来损伤。我只能暂时帮你抑制住赤蝎火,尽量帮你争取时间。”

    墨离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把自己的灵力导入云河的灵魂中。

    这是一股无比清凉而精纯的灵力,就像深海中纯净而冰冷的海水向着赤蝎火淹没过去。水火不容,水能克火,云河灵魂边缘相对弱势的赤蝎火被浇灭。

    墨离保持着一只手按着云河的额头,又用另一只手按住云河受伤的右腕,双手同时给云河导入灵力。

    随着灵魂的阵阵清凉和舒适,云河从昏迷中醒过来,朦朦胧胧睁开眼睛,看到墨离坐在自己身边,一只手按着自己的额头,一只手按着自己的手腕。

    随着那种冰凉而舒适的灵气徐徐导入,云河觉得灵魂的痛楚减轻了,右腕的伤正在迅速愈合!

    “墨离,你……”云河觉得十分惊讶。

    “公子,别说话。我正在帮你疗伤,请专心接受我的力量,否则你我都会走火入魔。”墨离板着脸严肃地告诫。

    “好吧……”云河虽然有很多事情想问个清楚,但他也知道现在不是分心的时候,他不想害了墨离。

    他只好合起眼睛,沉下心神,全身放松配合墨离。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墨离终于撤走灵力,放开云河。

    他右腕的伤已经完全治愈。虽然赤蝎火没有被清除,但他被蚕食得所剩无几的灵魂总算暂时保住了。

    云河睁开眼睛,撑起身,感激地望看墨离,激动地说:“墨离,谢谢你救了我。”

    墨离立即跪下,虔诚地说:“只能帮公子缓一缓。刚才冒犯了,未经公子允许就膳自给公子疗伤,但公子当时的情况极危急,如果我再不出手,公子的灵魂恐怕要保不住了。”

    “墨离,你快起来!我不喜欢别人跪我。更何况你还救了我,你让我如何受得起。”云河焦急地劝他。

    小时候他生活在冷漠的宫殿里,那些人明明在心里巴不得自己早点消失,但是表面却对他恭恭敬敬,见面和告退必定是卑躬屈膝。

    他又想起了颜少秦和慕雪逸,无论自己对他们多真心,他们只会以下人自居。

    来到绿灵世界,弈武也是这样,所以看到墨离跪自己,他触景伤情,清澈的眸子中闪过一抹痛苦的挣扎。难道自己连交个朋友兄弟的资格也没有吗?

    捕捉到云河这一瞬间的表情变化,墨离觉得十分惊讶,看来公子过去的经历并不寻常啊!

    考虑到重病的人最忌抑郁哀伤,墨离立即站起来,不敢再跪了。既然公子喜欢以平等的身份跟自己相处,那依他的就好了。

    墨离忧伤地说:“公子,我还不算完全治好你。恕我直言,本来以公子的体质,这赤蝎火并不致命,可惜公子反复受伤,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赤蝎火便深入灵魂,现在已是司命所属,墨离无可奈何。”

    云河的心沉了一下,苦笑:“这样说来,就算找到龙纹八仙果也没用了。”

    墨离沉默了。

    “墨离,那我还能活多久?”云河又问。

    墨离回答:“如果在现实世界,公子活不过几个月。但绿灵世界的生命流速慢了二十倍,撑个几年是没问题,再有我帮公子抑制赤蝎火,应该可以支持十年八载。”

    “十年八载啊!那也不算太短。”云河松一口气,笑了。

    公子真乐观!墨离感叹。

    云河又道:“墨离,刚才你那样救我很危险,一不小心就会被赤蝎火反噬。你我只是主仆关系,你冒这么大的风险救我是为何?不要告诉我,是因为每天两百绿灵石和一条鱼的报酬,你的命不止这些,而且你的本事在我之上,跟着我很委屈。能不能告诉我你接近我的目的?我没有恶意,也不会怀疑你,我只是想知道原因。”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