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卷 神域篇 第四十四章 退一步海阔天空
    看到唐紫希的表情,云河糗美地笑了笑,心里庆幸:幸好自己颜值在线,希希对仍有感觉,要是自己变回狐妖,希希仍对自己爱理不理的,面无表情的,那就真的糟糕了。

    好一会,唐紫希才红着脸,回过神来,她望着云河手中的绿色瓶子,道:“这药真神奇!我也想试一试,要是我俩能同时恢复灵力,寻找苍穹神晶的事就能事半功倍了!”

    这东西怎么能让希希试?

    云河慌张地把小瓶子收起来,汗笑着说:“希希,这玩意只对我有效,因为我体质特殊。要是其他妖族可是人类闻着,那可是会中毒的!这种危险的东西,我是绝对不会让你碰的。”

    “是吗?”唐紫希一脸质疑地盯着云河。

    云河被她盯得额头全是冷汗。

    想到这东西是从迟霜公主那里来得的,又想到小丈夫昨天那个狼狈不堪的样子。唐紫希几乎能猜得到发生了什么。

    估计迟霜公主就是用小瓶子里的玩意欺负小丈夫,不料小丈夫百毒不侵的体质把毒化解了,还反过了催眠了公主,抢了小瓶子,然后逃了回来。

    云河逃走,迟霜公主不但不生气,反而还敲罗打鼓地赏赐,不知打的是什么主意。

    “云河,以后如果见到那个迟霜公主,你得要加倍小心了。”唐紫希十分担心。

    “嗯,我会的了。”云河点了点头,心里甜滋滋的。

    呵呵,希希终于不再用冷淡的表情看待自己,终于像以前一样关心自己了!

    看来,把公主的赏赐全送出去是正确的,这不,希希女神彻底消气了。

    云河笑眯眯地看着唐紫希,觉得所有的幸福都回来了,他忍不住伸出双手,将唐紫希搂住。

    “云河……”唐紫希并没有推开他,轻轻用手圈住他的腰。发觉经过昨天那一番折腾,腰似乎又消瘦了,心痛啊!

    不敢开口说安慰他的话,怕说了,适得其反,变成一种无形的伤害。

    就这样默默地抱着他,能把心意传达吗?

    “我想留在你身边……别赶我走好不好?”云河将脸枕在唐紫希肩上,一双明眸被蒙蒙的泪光氤氲。

    他,卑微地恳求着。

    “好呀!不过你不准蹭被子哈!”唐紫希忍着心痛,用轻快的语气道。

    “我会很乖,我都听你的,我的女神……”云河小声地呢喃着,幸福的眼泪滴答滴答的滑落,就像一串晶莹的雨露。

    他不敢让唐紫希看到自己的哭脸,明明哭得很悲苦,嘴角却挂着浅浅的满足的笑容。

    唐紫希轻轻地抚了抚他那一头柔顺而亮泽如雪丝般的秀发,心里对他的爱溺更是千丝万缕。

    如果拥有他的这一刻,能一直到永远有多好。

    两个不知沉默着抱在一起有多久,无声胜有声,直至云河的头发又蜕变成黑发,恢复了人类的模样,两人仍不愿望分开呢!

    迟霜公主可能也想不到,她抢夺云河不成,反而成了神助攻。

    这一天,云河和唐紫希是在高甜中度过的,两人形影不离地粘在一起,唐紫希要研究小炉鼎,云河陪着她,帮她分析;云河作画,唐紫希就为他准备笔墨纸砚,为他冲茶,累了还帮他挫背揉肩。一起吃饭,一起看风景,看月亮,看星星,一起合被而睡。

    夜深人静,飞鱼号停泊在河边,船仓里的灯火一盏一盏地熄灭了。

    除了巡守的船员,其他人都在缥缈的梦乡。

    云河抱着唐紫希,窝在暖暖的被子里。待唐紫希睡稳,云河却突然睁开眼睛。

    他坐起来,轻轻钻出被窝,悄悄地拿起了桌面上的小炉鼎,用布包好,背在身上,就推门而出,离开了房间。

    他只穿着一身单薄的青衣,瘦削的背影在夜风之中犹为单薄,冷冷清清的船廊点着零零星星的不眠孤灯。

    他脚下的古朴的地板上印着长长的影子。

    今天刚好又是小陆小章当值。

    “云公子!”他们见到云河,都热情地打招呼,又好奇地问:“这么夜了您还不就寝吗?”

    云河道:“我睡不着,想到岸边走走。”

    “原来这样啊!不过晚上风大,小心着凉,云公子最好还是多加点衣物再散步。”小陆关心地说。

    “回去拿多麻烦!不如用我的。我的衣服厚,能保暖。”小章把外衣拉下来,利落地披在云河肩上,宽大而厚沉沉的衣服令云河瞬间变得暖和起来。

    “云公子,如果你不嫌弃我这粗人的破衣服,你尽管拿去穿好了。这种衣服我多的是。”

    感觉小陆和小章对待自己特别真诚,跟老谋深算的杜老板完全不一样呢!

    “谢谢……”云河感动着道谢。

    小章憨笑道:“云公子,你谢什么?你送给我俩的那些名贵的新衣服,足够买几千件这样的大衣了……就算是礼尚往来,我这衣服也太寒酸了。希望云公子不要嫌弃。”

    云河鼻子有些酸,微笑着说:“不嫌弃,我很喜欢。”

    在船上住了十几天,他一直只知道这两个佣兵一个叫做小陆,另一个叫做小章,并不知道他们的真正名字。

    要是换作今天之前,云河只当他们是人生之中匆匆过客,然而他们对自己嘘寒问暖,见自己穿得单薄还好心地给自己披上保暖的大衣,这就像朋友一样了。

    云河便问:“小陆,小章,我能知道你们的名字吗?”

    云河是杜老板的贵宾,是迟霜公主心仪的男人,虽然是下民出身,但是地位早就水涨船高了,小陆和小章只是杜老板雇来的下人,又怎敢跟云河高攀?

    被问及名字,两人顿时受宠若惊,紧张地作了一番自我介绍。

    小陆真名叫做陆柴,出身在玄武城一个小家族,后来因为族中有了犯了事,所有人牵连被乏,不但被没收了家产,还被驱赶出城。族人便远走天涯,各走各路。陆柴孑然一身,四海为家,后来遇到杜博明,便成为他旗下一名佣兵,从此随着杜博明行船。

    而小章叫做章小鱼,他是渔民出身,原来居住在灵河咸池城河段,后来那片水域被皇族封禁了,所有平民都被赶出了那片河段,章小鱼因此失业,在机缘巧合之下也成为杜博明的佣兵之一。

    由于出身在小家族,陆柴的长相和气质十分正派,而章小鱼因为曾经是一个渔民,经常日晒雨淋的,人长得黑实一些,为人也十分坦荡豪爽。

    两人在飞鱼号上一见如故,成为至交好友,就算是执行任务,也总是喜欢两人一起。所以云河他们才会经常看到,两人形影不离在一起,似乎有陆柴的地方,总会有章小鱼的身影。

    当然,这个自我介绍只是说了两人阳光的一面,两个还有灰暗的另一面。

    作为佣兵,就是花人钱财,替人消灾的。杜博明行船经商,总会遇到不少敌人,不管是竟争对手还是贼寇,只要妨碍了他的财路,他就会毫不留情地抹杀。

    而佣兵,就是杜博明的刀之一。

    两人手上没少沾染鲜血,不久之前,那个自己作死的王力不就是被这两人扔进灵河喂食人鱼的吗?

    云河当时重伤晕迷,自然不知道这些事情。他听完两人的自我介绍,十分感慨。

    缘分这种东西真的很奇妙,能让天南地北的两个人牵在一起,就像自己和希希那样,明明原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云河微笑着说:“小陆,小章,很高兴有缘认识你们。也许除了希希和阿夜,你们就是我在飞鱼船上唯一的朋友了。”

    陆柴则回答:“云公子,应该说,是我们很荣幸能结交你这个朋友才对。”

    云河跟陆柴和章小鱼道别,两人千叮万嘱他别走太远,注意安全,云河笑着答应了他们,才一个人下了船,径直向着岸边的芦苇丛走过去。

    身上暖哄哄的,他的眼圈是红红的,是没想到在这个世界也能交到朋友,得到朋友的关怀。

    所谓礼轻情义重,那件大衣,他觉得特别珍贵。

    看着云河远去的背影,章小鱼叹了一口气道:“我始终不相信云公子是那种忘恩负义,攀龙附凤之人。小陆,你看到没有,他把公主殿下赏赐的衣服全都送别人了,自己却穿得这么单薄,真让人心痛。我想,他一定很在意别人那样说他。”

    陆柴点了点头道:“我也同意你的观点。你想想,公主送的衣服,他看都不看一眼,全都送人了。你送衣服给他,他却感动得想哭……我觉得,跟城里的传言刚好相反,他不喜欢公主,也不喜欢跟皇亲国戚打交道,对唐姑娘也是痴心不改,是为了报答杜老板才赴宴的。你看到早上公主殿下的赏赐送到他面前时他那表情没有?他好像气得想一走了之……”

    “唉,我还记得他在离来凤来谷之前,给长老和姜家送去了一千万报答他们的恩情。他在我们这样的下人面前也是毫无架子的,他明明就是知恩图报,而又淡泊名利的人,这样的人,又怎么贪图虚荣呢?”章小鱼又叹了一口气:

    “不过,估计从今天开始,全国的男人都会视他为敌了,谁让公主偏偏看上他呢!”

    “但愿别发生什么事情了。”陆柴道。

    “但愿吧!”章小鱼回答了一句,又不安地说:“你说,如果有一天,云公子跟我们的老板闹翻了怎么办?”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