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一十七章 活着的意义
    圣皇用欣赏的目光盯着木星,笑道:“小子,我欣赏你的魄力和磊落。天宗那老头喜欢玩阴的,躲躲藏藏,牺牲了整个吞天族保他自己的那一缕残魂逃出去。而你则堂堂地在我面前,将兄弟送走,自己留下来给我当打靶。世人所说的伟大,在我眼中只不过是傻罢了!而你,要么就是很傻,要么就是对自己的实力很有信心,相信自己能打败我。”

    木星冷淡地说:“听闻圣皇喜欢废话,没想到黑色元素也继承了这一愚蠢的毛病。”

    “哈哈哈!小子,你死到临头还撑口舌之快?即使你不留在这里,你也活不了多久。我可是连宇宙本源也能吞噬的伟大存在,我能看穿宇宙万物的一切,包括你在内。你的寿元原本就所剩无几,你跟云河一样,都是被复活过来的人。”圣皇大笑着道:

    木星愣了一下,居然淡定地承认了:“你说得没错。从前的我已经死了。复活过来的我,虽然身为圣祖,寿元却与普通人类无异。只不过人生只要美满,生命长短又有什么关系。我没有遗憾,相反还非常幸福。而你,虽然存在了悠久的岁月,拥有的时间比宇宙还漫长,但是你只不过是没有感情的死物,时间对你来还有什么意义吗?”

    圣皇不以为然地说:“别说死物那么难听。我是有思维的,只是没有血肉之躯而已。其实躯壳只是盛装意识的容器,这个容器是血肉之躯还是傀儡,有区别吗?还有,你跟我说活着意义,那你又可知道复活你的问世宙主付出了什么代价?他是不是很久没出现了?”

    木星听了心里微微一愣。

    当年自己和二弟跟蓝女王同归于尽,双双陨落,是问世宙主施展神通将他兄弟俩复活。

    后来,问世宙主就突然隐退,华夏宇宙的事情全都交给自己和司南打理。

    木星一直觉得很奇怪,华夏宇宙这次面对着生死存亡的威胁,可是问世宙主却迟迟不出面……

    而眼前这个被黑色元素附身的圣皇,似乎知道什么事情。

    “圣皇,你到底想说什么?”木星警惕地问。

    圣皇阴恻恻地笑道:“复活凡人,可能只会受损心神,消耗灵力,而复活一个神,则要以命换命,数亿载的寿元也换不了你重生的三几年。要是复活的神修为越高,付出的代价就更大。你一复活就是圣境,你觉得问世还会活在世上吗?更何况,他不止复活你一个。”

    以命换命?

    木星听了有如晴天霹雳!

    那问世宙主岂不是已经不在人间?

    他是不想自己和二弟担心,所以选择悄悄离开?

    还有云河兄弟,他用紫莲复活阿布,岂不是也是至少折损了一半寿元?

    看到木星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圣皇得意地笑了。

    这只让敌人痛苦不堪的方法,他是跟从前的圣皇学的。

    这不,只是一番话,就让木星几乎崩溃。

    只不过,这才刚刚开始,好戏还在后头。

    圣皇又接着狞笑:“木星,不应该称呼你为蓝帝呢!不知道你还记得,你们蓝魂皇族里流行的一种叫做蓝色之殇的毒吗?”

    蓝色之殇?

    木星闻言十分气愤。

    蓝魂族有个风俗,就是用蓝色之殇处死犯了重罪的皇族成员。这种毒不但能瞬间夺取性命,还能诅咒一个灵魂七生七世。

    他的二弟就是被蓝色之殇折磨了七生七世。后来他在治愈小云河的灵魂时,之意中发现小云河不但是蓝魂皇族,还中了蓝色之殇。

    当时,木星甚至怀疑是圣皇用蓝色之殇诅咒云河。

    木星怒气冲冲地问:“你到底想说什么?”

    圣皇的表情笑得很阴险,他不慌不忙地说:“在很久很久以前,我跟你们蓝魂族的第一任蓝帝做过一个交易。我教他研制毒药,而他教我学会炼器。蓝色之殇最初的配方就是我发明的。我只是没想到,你们蓝魂族也如此残酷,用研制出来的毒药害自己皇族的人。那位蓝帝为了争夺皇位,用蓝色之殇杀了自己的亲兄长,并将他的灵魂流放至宇宙外域。后来,那个可怜的灵魂便飘荡到一个叫做紫云宇宙的贫脊之地。那个地方最初天地灵气稀薄,生灵无法凝练出气海,芸芸众生连一个修士也没有,所以那个贵为蓝魂皇族的灵魂最终也只能重生成一个凡人。”

    木星忍着怒火,瞪着圣皇问:“你的意思是说,云河原本是第一任蓝帝的兄长?”

    圣皇笑道:“没错!你这么凶瞪着我做什么?你错怪我了,杀他第一世的人又不是我。我也想不到,他的下一世是云墨。当我想捏碎云墨的灵魂时,我才发现他的灵魂是蓝色的,是你们蓝魂皇族的人,而且还中了蓝色之殇。我自己发明的东西,我从来都不会认错的呢!再说,他第一世死于蓝色之殇,即使我不杀他,其他人也会杀他,因为他的命运早就被诅咒,七生七世不得善终。”

    圣皇说得轻描淡写,好像云墨的惨死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你这个可恶的大魔头!给我闭嘴!”木星怒火冲天,紧扼着的拳头表面已经凝结出一层极寒的寒冰真气。

    木星既恨圣皇,又恨自己的先祖。

    为了一权之私,竟然跟圣皇这个魔头做交易。

    这个所谓的王座,沾满了族人的鲜血。

    圣皇又道:“呵呵,蓝帝木星,你们蓝魂族不但天生就喜欢抢掠其他星球的资源,还喜欢自相残杀,连血亲都不放过,还要诅咒人家七生七世,比起我是过之而无不及了吧?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

    木星怒道:“魔头,你少在我面前搬弄是非,先祖做过什么,跟我无关。我是我,他们就是他们!少说废话!纳命来!”

    木星说完,就飞身而起,一拳向着圣皇打过去!

    这一拳,木星灌注了十成的力量,带着冻结虚空的寒冰之力。

    九重圣祖以下的生灵,绝对会瞬间被冰裂。

    在整个华夏宇宙,乃至无数宇宙当中,能接下木星这一拳的人,可以说几乎没有!

    只可惜,圣皇早已超越了圣境。

    圣皇啧啧地轻蔑笑了一声,只举起一只手指,一指点在木星的拳头上。

    一股黑气瞬间从圣皇的手指传递木星的拳头上,这黑气一下子就从表皮入侵到手心,便延着手臂往上走,很快就蔓延至木星全身经脉。

    黑气极邪极霸道,木星拼命用寒冰之气去拦截,却无济于事。

    木星感觉到再这样下去,自己的身躯就会被这些黑气掌控了!

    “蓝帝木星,成为我的傀儡吧!只有这样,你才能逃过寿元的约束,跟我一样永世不灭!哈哈哈!”圣皇狰狞地笑着:“你看着比起天宗那老头顺眼多了,今天就当我的第一黑魂使吧!”

    “你真是有病!你也太自负了吧?你以为所有人都会屈服于你的魔爪之下吗?虽然我现在杀不了你,但是你也嚣张不了多久,始早会有人收拾你的!”木星面无惧色,怨毒地诅咒着,下一秒,他就视死如归地引爆了自己灵魂!

    “砰!”的一声巨响,他的形魂瞬间化为碎末,以他的刚才所待的位置为中心,可怕的爆破力席卷方圆近百亿里的星域,连虚空都被冰裂崩塌了。

    就连圣皇都被卷入这股可怕的气浪之中。

    他怎么都没想到,木星这么果断,逃不掉就立即自爆,他连奴化木星的时间都没有。蓝帝的性格都是这么刚烈的吗?

    圣皇距离木星最近,木星自爆产生的寒冰之气首当其冲轰中。

    圣皇瞬间被冰结成一座冰雕。

    近百亿里的虚空成了一片冰河空间,寒气凝结成一朵朵小冰花,像鹅毛般纷纷扬扬下着。

    浩瀚的虚空,除了变成冰雕的圣皇以及这漫天的冰花,仿佛什么都没有留下。

    华夏宇宙的第一人,无所不能的一代圣祖木星,就这样陨落了吗?

    不知过了多久,那座冰雕表面突然“啪啦”的出现一道裂纹。

    紧接着,冰雕表面的的冰层全都碎裂,闪闪发光的冰晶渐渐融化。

    圣皇毫发无损,他机械化地活动了一下筋骨,向四周释放出一道黑气,瞬眼之间,百亿里虚空的寒冰之气就被黑气驱散。

    随着寒冰消融,圣皇面前的虚空悬浮着一只镶着蓝宝石的戒指。

    圣皇轻轻伸手一探,那只戒指就倒飞入圣皇手中。

    这是木星遗留下来的。

    这只戒指叫做王者之戒,它可不是普通的空间戒指,而是蓝帝的身份象征,历来只有每一任的蓝帝才有资格配戴。

    而且王者之戒只有拥有纯蓝色灵魂的蓝魂皇族才可以使用。落在其他人手中,顶多是一件装饰品而已。

    圣皇叹了一口气道:“木星,你真是愚蠢!明明归顺于我对你来说才是最好的选择。不过这样也来,你是我灭华夏宇宙的最大障碍,没有你,华夏宇宙就如同砧板上的猎物,任由我宰割了。待杀了云河,我再慢慢吞噬了华夏宇宙的本源,就当是我这次报仇行动的余庆节目吧!哈哈哈哈!”

    圣皇说到最后,狂笑不断。

    虽然这里没有观众,但不妨碍他一个儿演独角戏。

    半钟刻之前,在距离这里数百亿里外的宇宙虚空。

    木星送走云河的那一道神力突然烟消云散。

    云河停了下来,他察觉到木星的气息突然消失了!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