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四十四章 现世与未来的联系
    其他人跑出去后,酒窖里也只剩下了楚御一人。

    望着体越来越模糊的“楚富贵”,楚御急的如同锅上的蚂蚁,深怕楚富贵连个都没放就这么消失了。

    楚御曾无数次的庆幸当初认识了白月,并且变成了恋人关系。

    这姑娘不但有着有趣的灵魂,还有一副好看的皮囊,当然,还有火爆的材和应该去蹬三轮的大长腿,最重要的是别看人家学历不高,但是懂得不少。

    这年头,拳头大的人海了去了,秦悲歌、炎蛇、凯奇等,就没一个不能打的。

    可是看看这帮玩意,三个人加起来还没一个高中生学历高。

    也就是白月和德库拉在场,要是不在的话,楚御还以为闹鬼了呢。

    在白月的指挥下,众人终于将法拉第笼安装完毕。

    楚富贵量子纠缠形态的投影像也终于稳定了下来,不是像刚才那么扭曲和模糊。

    法拉第笼除了能够稳定楚富贵的形态,还可以避免被人工智能查询到异常信号。

    随后又在楚富贵的指导下,白月开始正确的解密传输核心装置。

    不得不说楚夙夜忌惮楚富贵是应该的,老家伙对穿越装置的了解远远高于楚御已知的任何人。

    而且以为也可以证实炎蛇之前说过的话,穿越时空最早的原型机就是楚富贵发明出来的。

    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众人感慨万分。

    老混蛋果然扛活,都这副鸟样子了还能从未来联系到现世。

    有了楚富贵的指导,白月终于搞明白传输核心装置的原理了。

    量子纠缠形态的楚富贵,说除了白月外让大家全部都出去,原因是怕影响了法拉第笼的屏蔽效果。

    楚御和炎蛇几人也没有多想,留下白月后全部离开了酒窖,最后走出去的德库拉,深深望了一眼楚富贵,脸上满是不舍,最终只能无声的叹了口气。

    众人全都离开后,白月望着楚富贵的量子形态,一副言又止的模样。

    传输核心装置的原理搞懂了,如何使用也明白了。

    可是正是因为清楚了,白月才会更为担忧。

    这种时空穿梭装置在使用的时候,必须有一种保护装置。

    如同之前在浪漫之都地下的祭台,没有这种用极为坚硬的特殊材质搭建保护装置的话,就等于是没有任何保护措施,别说穿过来一个活生生的人了,哪怕就是一件物品,遭受时空扭曲和多种未知力量之后化为粉末都不是没可能,而且这种几率十分之高。

    量子纠缠状态下的楚富贵看起来很虚弱,这也就代表了未来的他同样十分虚弱,别说没保护措施了,就是有的话也未必能够全须全尾的穿越回来。

    “丫头,我的时间不多了。”量子纠缠状

    态的楚富贵微笑着说道:“死之前,我要完成最后一件未竟之事。”

    一声丫头,让白月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望着量子纠缠状态的楚富贵,白月的眼眶渐渐红润了。

    白月眼眶红红的说道:“楚老,您在未来多坚持一下行吗,我会尽快找到超钻石物质搭建保护装置,搭建好之后。。。您再回来可以吗?”

    “器官加速衰老,部分器官产生未知变异,神经轴突断裂,弥漫轴突损伤。”楚富贵摇了摇头:“最重要的是,我的体在不久之前暴露在大量的致命辐中。”

    楚富贵所说的一番话,无疑宣判了他自己的死刑,哪怕就是完好无损的穿越回来,依旧活不长,估计连几个小时都坚持不了。

    可楚富贵的脸上依旧带着洒脱的笑容。

    “楚御不死,我就永远存在,在下一秒,在明天,在未来,只要他不死,我就永远的存在着!”

    白月强颜欢笑着,一时没有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还以为老楚是在安慰她。

    “这个世界,这个宇宙,太多太多的事是我们无法理解的,科学的尽头,或许是神学,血神的尽头,也或许是科学,当有一天你们寻找到了答案的时候,就会找到我了。”

    “您快说你所在的时间节点以及坐标,我们尽量想办法把您救回来。”

    “你们所存在的时间线中,应该已经没有了截龙脉,至于坐标,我和你们在同一个位置,在古堡下方,不要问其他的问题了,让你单独留下来,只是想和你亲口解释一下巫心玥的事。”

    “我师父?”

    “是的,你的师傅。。。巫心玥。”

    量子纠缠状态的楚富贵,神十分落寞,最终神色莫名的看着白月,缓缓开了口。

    。。。。。。

    华夏国都,公共事务安全局局长办公室。

    莫道擎坐在办公桌后面,满脸都是掩饰不住的志得意满。

    炎黄峰彻底被收编了。

    用收编这个词其实并不准确,准确的来说,是炎黄峰“归顺”了。

    从此以后,炎黄峰派遣外门弟子下山必须报备公共事务安全局,而且必须有行动队成员陪伴,或者说是监管。

    当然,话肯定不能说的这么难听,智先生的意思就是公共事务安全局和炎黄峰弟子强强联手。

    但是谁也不傻,联手个几年后,公共事务安全局和炎黄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几乎就算一个体系了。

    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再过几年,炎黄峰唯一的作用就是为公共事务安全局培养人才输送血液。

    至于山门之内,也没了掌门,辈分最高的人,则是戒律堂首座百里路。

    不过这老家伙现在还在医院躺着呢。

    除了百里路外,一群长

    老们几乎就是个摆设,真正有实权的只有三人,蓝衣行、秦悲歌外加一个寅虎。

    蓝衣行在世俗中约束炎黄峰的外门弟子,寅虎负责山门内的事务,而秦悲歌则是坐镇公共事务安全局,一旦外门弟子和局里的工作人员产生矛盾秦悲歌就会及时介入,然后。。。一起揍,甭管是公共事务安全局的光头大汉们还是眼高于顶的炎黄峰外门弟子,只要产生了矛盾,住院三个月打底,秦悲歌一视同仁一起削!

    这是楚御临走之前嘱咐过的,谁找事就削谁。

    作为公共事务安全局的局长,莫道擎怎能不志得意满。

    吃官家饭之前莫道擎虽然也是某个隐门的掌门,可这个隐门宗派毕竟是小门小户,炎黄峰根本看不上眼。

    莫道擎倒是在隐门之中有名,不过炎黄峰也没把他放在眼里。

    成立了公共事务安全局后,莫道擎倒是有了和炎黄峰交谈的资格,只不过仅此而已,只是交谈的资格罢了。

    可是现在呢,炎黄峰得听他老莫的,他让炎黄峰外门弟子去抓鬼人家就得去抓鬼,让这群外门弟子当“战术”指导就得当战术指导,就是见了那群炎黄峰山门里的长老们,这群老棺材也得恭恭敬敬的喊一声莫局。

    老莫的虚荣心得到了空前的满足,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像是武林盟主号令天下隐门一般,这个感觉。。。得劲儿。

    不由自主的,莫道擎抚掌大笑:“堂堂华夏第一隐门炎黄峰,哈哈哈哈,如今也以我公共事务安全局唯马首是瞻,快哉!”

    秦悲歌面无表道:“莫局何不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老莫的文化水平不太高,冷不停一听还以为秦悲歌拍马呢。

    可是紧接着一想,老莫觉得不太对劲,因为秦悲歌脸上的表带着几分戏虐。

    莫局何不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老莫寻思寻思后,摸了摸鼻子:“啥意思?”

    第二人格楚潇潇笑嘻嘻的说道:“我秦叔的意思是,您那么厉害,您咋不上天呢。”

    莫道擎:“。。。”

    其实秦悲歌倒不是针对莫道擎,只不过看不惯这老家伙的嘚瑟样。

    虽然秦悲歌之前对炎黄峰怨念颇深,可他毕竟出炎黄峰,而且还是首席大师兄。

    莫道擎能够掌管炎黄峰,和他本人没关系,甚至说和智先生都没多大关系,功劳应该归楚御一半,归楚夙夜一半。

    如果没有楚夙夜让炎黄峰铸下大错,如果没有楚御bī)的炎黄峰山门走投无路,哪里轮得到莫道擎对炎黄峰弟子指手画脚。

    不过出了这事后,秦悲歌倒是“官复原职”了。

    按照炎黄峰内门十二大弟子的排位,龙为首,蛇为尊,虎排第三。

    秦悲歌被“撤职

    ”后,现世中的炎蛇应该顺利补位。

    只不过这个“炎蛇”还在襁褓里嗷嗷叫唤着吃,所以寅虎顺利上位了。

    结果寅虎很有自知之明,一听要当大师兄,死活不同意,甚至以死相bī),往后山戒律崖上一站,扬言谁让他当大师兄他就和谁同归于尽。

    山门里一群老家伙们一看寅虎也指不上了,往后一算,发现第四个是黄猪。

    大家觉得黄猪的智商还有待提高,所以就算到了第五个,也就是子鼠吴鼠。

    吴鼠人员好,功夫虽然不如前四个,可是玄术造诣方面却是顶尖的。

    唯独一点,这小子形象太差了,属于那种一上公交车所有人就得把手机藏起来那种形象。

    吴鼠后面是丑牛。

    丑牛。。。的形象还不如吴鼠呢,那是真的丑,平常下山抓鬼,见到鬼后鬼都吓的哇哇乱叫。

    至于后面的午马、申猴、未羊之流的,一听说有可能要成为首席大师兄,突然之间开始相互切磋,然后。。。大家就和约好了同归于尽似的,全部成为重度伤残。

    最后一群长老们一寻思,拉倒吧,还是让秦悲歌来吧,反正之前楚御也提过条件,说秦悲歌得恢复炎黄峰弟子的份。

    其实炎黄峰首席大师兄这个份很敏感,因为很有可能成为未来的掌门人。

    山门里能服众的就那么几个人,其余人,几乎都是蓝衣行和秦悲歌从小揍到大的,让他们顶替秦悲歌这位首席大师兄,那就和儿子当爷爷给老子当爸爸似的,于于理都说不过去。

    就这样,秦悲歌依旧是炎黄峰首席大师兄,而且不遇到任何意外的话将会成为下一任掌门,也就是有史以来最自由,最年轻的掌门。

    估计莫道擎也是反应了过来,想起秦悲歌如今依旧是炎黄峰大师兄,自己这么嚣张的确有点讨人嫌。

    “秦老弟,莫要见怪,是我唐突了。”

    秦悲歌微微摇了摇头,表示不在意。

    老莫可以和楚御摆谱,因为辈分在那摆着呢。

    可他和秦悲歌却不能摆谱,首先秦悲歌是炎黄峰首席大师兄,只要呜嗷一嗓子,数百上千名炎黄峰弟子们那是说“叛变”就“叛变”绝对没一丝犹豫。

    其次是秦悲歌和其他人不同,这家伙文化水平不怎么高,脾气似乎也不好。

    老莫心想自己如今好歹也是隐门盟主,没事和半文盲计较什么。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