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零二章 这里的人非贵即贵
    封路,这对于作为首都的燕京来说并不是什么稀奇事,也不一定是滥用权力什么的,外交需要或者节日庆典,甚至是剧组拍戏,有时也要封路,尤其在西黄根这样紧邻中南海,又是礼王府所在的地方。

    只是让周铭无奈的,是没想到自己和苏涵第一次来她买的房子,就碰上这样的事情。

    不过张林却看出了问题,他摇下车窗:“你们是哪个单位的?这里为什么封路,要封到什么时候?”

    几个年轻人傲气十足的看了张林一眼:“你是什么人,我凭什么告诉你?”

    听他们说话,张林似乎更笃定了:“因为如果没有在公安局备案,随便封路可是违法的,这里是西黄根,警察最多五分钟就能赶到。”

    几个年轻人显然没想到张林突然这么说,一个个都有些慌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张林这时已经完全确定了:“看你们这样都还是学生吧?都前途无量,别自毁前程,我们要是真报警事情可就不好收场了。”

    听张林这么说,这些年轻人可不干了,当即有人跳脚叫嚣:“报警啊,有本事你就报警,谁怕谁啊,你以为你们是谁,你知不知道现在是谁在里面,就算警察来了也只会把你们给抓起来!”

    张林皱了皱眉,不过领头那人却让他们闭嘴,然后对张林说:“报警就不必了,事情没必要搞到那一步,这样,我们各让一步,你们真要进去也可以,但里面有点事情,开车进去不大方便,麻烦你们下车走进去可以吗?”

    张林回头询问周铭的意思,周铭点头表示没问题,就不难为这些年轻人了。

    随后车停在了路边,周铭苏涵和张林下车走进西黄根胡同,只是在路过这些年轻人的时候,有人叫住他们叮嘱:“喂!你们要进去就快点,别磨磨蹭蹭的,要惹了我们老大不高兴谁也帮不了你们。”

    周铭点头说好,然后朝里走去,听着身后那些年轻人仍然在嘀咕放自己进来的事情,周铭有些惊讶:“小涵,燕京现在这么厉害吗?随便什么阿猫阿狗出来都能封路吗?”

    苏涵回答:“虽然西黄根这边我不怎么来,但也没听说哪里老封路,他们也没报单位什么的,应该是自作主张的那种吧,要不然刚才听林哥要报警,他们干嘛那么慌张,恐怕他们也知道自己这么做违法。”

    西黄根胡同是一条很短的胡同,周铭和苏涵没走多长时间就见前面有些人围成一圈,旁边有人举着灯打着板,还有照相机和摄像机,在镜头面前是一男一女,女的非常漂亮,男的就相对普通。

    感情这是在拍戏还是什么吗?

    还是女的先发现了周铭和苏涵,眼神看过来,和身旁的男人嘀咕几句,随后有人面色不善的上前来:“你们是什么人?这里不是封了路,你们从哪进来的?”

    “不好意思,我们只是路过,你们继续。”周铭客气道。

    那边男人摆了摆手,然后那些人才给周铭让开了路,周铭带着苏涵快

    步走过去,可以看到那男的在看到苏涵以后明显惊艳了一下,而他这一惊艳,立即引来身边女人的不快,埋怨起来,男人哄了一会,答应给她买卡地亚的新款耳环,女人才喜笑颜开。

    只是这一下哄过去了,但女人随后又埋怨男人:“你不是已经封路了吗?怎么还有人过来啊,是不是你手下他们没看好门呀?”

    男人解释:“这没办法,你难道还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这里可是西黄根呀,我们又不是国家领导,怎么能真封路呢?而且这里以前皇亲国戚的宅邸都在这里,每天都有很多游客来来往往,石头他们就那几个人,漏掉几个,或者有人偷跑进来,都很正常。”

    女人表示原来如此,但随后又说:“但他们也太恶心了,怎么能这么进来呢?他们不会是狗仔什么的吧,好歹我也是女明星呀!”

    周铭原本是真对这对男女没丝毫兴趣的,只是听女人这话,周铭忍不住看了她一眼,天地良心,周铭是对这位‘明星’是真一点印象也没有。

    女人眼睛很尖的注意到了,还给男人说周铭在偷偷看她,男人则很直接的搂着女人的腰肢然后给了周铭一个很挑衅的眼神。

    “咦!这个人好恶心,知道我是明星还要偷看我,程总你那么有钱要不然你买下一个四合院吧,这样我们下次来的时候就不用在外面,怕有一些恶心人的家伙偷看我啦,而且拍完你想怎么样都行。”

    女人娇腻的声音很让人亢奋,但那位程总还是有点理智的。

    “这可不行!”程总说,“这里的房子可不是你想买就能买到的,但凡能买到这里房子的人,身份都不简单。”

    “非富即贵吗?”女人问。

    程总摇头:“把富去了,应该是非贵即贵,这里的房子都不是你有钱就能买到的,你要么就是国家领导的子弟亲戚,要么就是有特殊身份的人,否则一般人你有再多钱也没用。”

    “就连程总您这样的身份也不行吗?”女人又问。

    程总显然被这话问住了,愣了一会才重重拍着自己胸脯却又十分心虚的说:“我当然可以了!不过你也知道我现在才到燕京,而且这里的四合院还有王府贝勒府啥的都是有主的,我总不至于才来就把人赶走吧,都说强龙不压地头蛇,所以我们现在去康华集团买个别墅也一样嘛!”

    周铭和苏涵到了门口,原本苏涵拿出钥匙给周铭准备开门,听到程总这话周铭停住了。

    周铭停住了,那边程总不乐意了,他看着周铭问:“你们留在这里做什么,不是让你们快点过去吗?这里不是你们可以随意停留的地方,快走!”

    周铭则笑着告诉他:“这位……程总是吧,没事你们有什么事就做你们的,我们就随便看看,你们不用管我们。”

    听周铭这么说,那女人表情厌恶:“咦!程总你看他们果然在偷听我们说话,好恶心的!”

    ???

    周铭满脑门的问号,很想问这位大姐,这胡

    同就这么宽,你们又聊的那么肆无忌惮,我们又不聋,怎么可能听不到嘛!

    那程总更不客气:“我刚才说了,你们要走快走,要拍照或者留影什么的有事快做,不要在这里随便逗留,不要给你们脸不要脸!”

    周铭这就呵呵了:“程总啊,不是我不想做,实在是我们要做了事情,怕你下不来台。”

    程总笑了:“你是在和我讲相声吗?什么我下不来台,难道你要说你住在这里,你们进来是回家吗?”

    “要不怎么说你是程总呢!你说对了,我们还真在这有一套房子。”周铭说,“所以咱们脸上好看一些,你们要做什么就快点做,我们等你们完事了再说,这样也省得尴尬。”

    程总很肆无忌惮的哈哈大笑起来,指着周铭说:“我说你这个人怕是脑子不好使吧?吹牛也不是你这样吹的吧,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你就敢说你在这里有房子,我告诉你乡巴佬,这里的房子都不是说你能不能买得起那么简单,而是你有钱都买不到,简单说都是身份高贵的名门望族才有资格购买!”

    程总还说:“就算普通人能买,那也至少是一套少说几百万的价格,比一个普通的工厂都贵,不是你这种连皮尔卡丹还有其他品牌衣服都买不起的穷鬼能奢望的!”

    周铭下意识看了自己和苏涵身上的衣服,才发现这是找裁缝专门定做的,张林身上的也是如此,这样的衣服怎么可能会有什么外在商标。

    或许对于大多数人,甚至是一些所谓的成功人士而言,牌子是能彰显身份的一种象征,但对于现在的周铭来说,早就过了追求牌子的那个层次,因为不管任何牌子,服装始终都是量产的,而对他来说,是和合身才是最重要的,所以都是直接把设计师请家里来量身定做。

    简单来说,就是程总觉得穿皮尔卡丹的衣服很厉害,但周铭都是直接把皮尔卡丹请家里来给自己做衣服的。

    这就是差别,但周铭也不好直接说啊,周铭刚才没直接开门进门,就是本着不惹事的原则,想着程总刚在他的女伴面前吹了那么大牛b,自己不主动打脸,给他留点面子。

    可周铭为他着想,但程总却显然并不领情,他见周铭愣在那里,以为自己说到点子上了。

    “怎么?说不出话来了?你不是说你住这里,那你拿钥匙出来打开门进去啊!”程总说。

    周铭挠挠头:“你确定真要我这么做吗?我觉得这样不大好。”

    “有什么不好,你就随便打开门进去嘛,回自己家有什么不好的,也好让我看看住在这里的大人物啊!”程总十分嚣张的叫嚣,“不过我觉得你恐怕这辈子也拿不出这样的钥匙啊,今天我就把话放这里,如果你真能有钥匙打开哪个宅邸的门,我就叫你爷爷……我去!?”

    程总最后差点没咬了自己舌头,因为他话音才落,就见周铭拿起钥匙打开面前一个四合院的大门,然后.进去了。

    程总在原地有点凌乱懵逼……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