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225章 官场如战场,微服出巡时
    这日早朝,巡抚张伟忠一纸奏折便将松州知县方羽告了,奏折中,说他贪赃枉法、循私舞弊、滥用职权、视人命为草芥。

    最后,张伟忠义愤填膺的说道:“恳请皇上下旨降罪。”

    唐太宗李世民大吃一惊:“当真如此可恶?”

    “皇上,卑职所言句句属实。”

    牛进达眉头一皱,好几年不见,如今贤弟官复原职,贤弟的为人处事,自己还是了解一些的,断然不会如他所说的一般十恶不赦。自己还没有来得及向他道贺,如今却被张巡抚告了一状,心里实在不是滋味。他见皇上有些犹豫,便大胆站出来说道:“虽是正七品,那也是朝廷命官。你可知道,恶意中伤朝廷命官是何等罪名?”

    张巡抚冷笑一声,反驳道:“素闻先锋与松洲知县有八拜之交,为他辩驳,不足为信也。”

    牛进达立即反唇相讥:“前几日,我经过卢州,听到两件事情。第一,全城的百姓都在谈论松州知县秉公断案,铁面无私。第二,松州首富王财主为他的儿子王刚花了重金买了一个县丞。谁人想到这个王刚贪赃妄法,草菅人命。正是松州知县即时上任,这才避免了悲剧继续发生。皇上,这买官卖官之事,须得详查。否则,我大唐官风必然腐败。”

    “竟有此事?”唐太宗李世民勃然大怒,拍案而起。

    张巡抚听闻牛进达所言,不由得浑身一颤。这买官卖官之事,正是自己所为。如果让人查出来,非但自己的官位不保,而且难保自己不下大牢,弄不好还会株连九族,滋事体大,得赶紧想个方法才行。

    “先锋休要转移话题。松州知县糊涂断案,此人必须严惩不贷。至于买官卖官之事,怕是先锋道听途说,这并无真凭实据之事,岂能乱说?”

    牛进达继续谏言道:“如张巡抚所言,若是此人当真糊涂断案、草菅人命的话,那么此人必须严惩不贷。但是这一路上,老百姓们,无不拍手称快、人人赞颂,难道这也是他花钱买通的不成?”

    “那也说不定。”

    “松州首富王财主与你是至交,这买官卖官之事,恐怕你逃脱不了干系。”

    “休要含血喷人!你与松州知县八拜之交,如此帮他说话,替他开脱罪名,也是理所应当,但你却不能诬陷其他的朝廷命官!”

    “是否诬陷,皇上一查便知!又何须我多言?”

    宰相突然说道:“皇上,不管事情真假,先锋有一句话是对的。这买官卖官之事,兹事体大,倘若这是事实,必须及时严惩,否则,我朝官风必然腐败。”

    张巡抚一听,顿时有些慌了,急忙上前一步,主动请命:“皇上,卑职愿意彻查此事!”

    牛进达也跟着随之上前一步:“皇上,张巡抚与此案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若是由他彻查此事,恐难掩悠悠之口。”

    “皇上,为证明卑职清白,卑职愿以项上人头担保,此事,卑职愿意全力以赴,尽快给皇上一个交代。”

    “你自己已然深陷其中,难以证明,如何全力以赴,又如何给皇上交代?”

    “先锋,我好言相劝,你却一意孤行,咄咄逼人。松州知县贪赃枉法、徇私舞弊,你也逃脱不了干系!”

    “松州知县是否贪赃枉法、徇私舞弊,皇上一查便知,我又何必在此多言?倒是你,一而再再而三的主动请命,要彻查卖官卖官之事,究竟意欲何为?”

    见到他们二位在早朝上激烈的争辩,宰相赶紧出来劝和:“二位不必争吵,皇上自有圣断!”

    唐太宗李世民道:“买官卖官,此事非同小可。宣王玄策进殿。”

    少时,王全策三步并作两步的进入大殿之内:“卑职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平升。”

    “谢皇上。”

    “急招爱卿进殿,实为有要事,指派你去做。”

    “承蒙皇上恩典,卑职定当竭尽所能,万死不辞。”

    “详查松州县丞买官卖官一事,一经查实,立即革职查办。”

    “是,皇上。”

    “还有一事。我大唐国势强盛,宏图伟业,一统天下,指日可待。教化所致,达于四海。故而派遣王玄策为使节左骁卫长使,出使天竺。你可再选两名得力助手,辅佐于你。待松洲一案告破,你便即刻出发。”

    “卑职遵旨。”

    张巡抚眼前顿觉一片黑暗,心中开始惊惧起来。说起这个王玄策,他是一个秉公断案、铁面无私之人。看来自己得费点心思,动点脑筋了。

    牛进达突然说道:“启奏皇上,王使节虽然武艺高强,但天竺路途遥远,凶险异常,卑职倒有一人十分的适合,有了他,想必一路上会平坦许多。”

    “爱卿不妨说来听听,此人是谁?”

    “皇上是否还记得夜袭吐蕃一事?正是此人给卑职出的主意,也是他,冲在了第一个,更是他,杀敌最多。为大胜吐蕃奠定了基础。此人作战神勇,并且足智多谋。他有一个夫人,不但有倾国倾城之容貌,武艺更是高强。倘若由他俩帮助卑职攻打高丽,此事可成。”

    “哦?能得爱卿夸赞,想必此人定然十分不同凡响。”

    “启奏皇上,此两人便是松州知县方羽和他的夫人金语嫣。”

    “你说他的夫人有倾城倾国之容貌,此话想必过分夸张了些吧?”

    “铁树见了会开花,石头见了会软化。卑职非好色之徒,但是见到此女子,心中也是颇为荡漾。”

    “世上竟然有这种女子?”唐太宗李世民,被说的也是心中一动。他深知牛进达的秉性,他这样的铁石心肠之人,见到那女子心中也颇为荡漾,那么,这女子的美貌,该是到达了何等的境地呀。当下,他有了主意。自己不妨来一个微服出巡。

    等到散了早朝,他突然将牛进达留下,说明了自己的想法,又命令他扮作自己的随从,一路上保护自己。

    能够得到皇上如此的器重,牛进达心里自然十分欢喜,同时,他心中的一块大石头,也终于彻底的放下了。

    虽说自己对方羽还是有些了解的,但毕竟相隔八年多,这八年多以来,也许他会有所改变呢?

    但是不管怎么样,他毕竟同自己有八拜之交,而且,也是依靠着他,自己才能够在夜袭吐蕃中,以少胜多,获了大功一件,被皇上器重。于情于理,自己都要保他一回,倘若他真的变成了一个阴险小人,十恶不赦的话,自己便同他恩断义绝,下次见面,便是杀他之时。如果,他还是八年前的那个他,那么,还是一起把酒言欢,征战沙场。

    却说方羽自从上任松州知县以来,励精图治,体恤民情,多次出访深入民间,有什么灾害的话他也会发动全城百姓,大家一起共度难关。然则,防御之后便是改进,挖沟渠,引水源,灌农田。

    在他的带领下,松州百姓安居乐业,又是在贞观盛世的大格局下,不仅国富民强,国泰平安,而且松州百姓们人人的腰间鼓鼓的。

    而另一边,方二海的酒楼也进展得如火如荼,相当的顺利。当宋徽宗亲笔题词的“正圆大酒楼”的匾额高高挂起的时候,锣鼓喧天,酒楼正式对外营业了。

    油盐酱醋怎么办?这难不倒方二海,没有菜油,可以用动物油,在唐代,以麻油烹调的情况已多见,所以这一个问题,很容易的便解决了。

    至于盐和醋,它是一种最基本的调味品,也是必不可少的。失去了它,什么山珍海味、美味佳肴,都将索然无味。传说宿沙氏发明用盐,他住于山东半岛滨海地区,“煮海为盐”,即以海水煮盐。而盐和醋,也是一直由朝廷来负责运输的。这一点,方羽正好可以利用一下他的官职,所以这个问题,也基本上可以解决了。

    方二海烧出来的菜肴,鲜美可口,对于,唐朝的百姓来说,就是上一道最普通的“酸辣鱼”,那也是闻所未闻的。吃到嘴里,却是酸爽可口,满嘴留香,纷纷赞不绝口。

    而酒楼的价格却十分的公道。下至黎民百姓,上至达官贵族,人人吃得起。酒楼的生意因此日日爆棚,甚至有些食客不远千里而来,目的,就是想品尝一下“正圆大酒楼”的菜肴。

    唐太宗李世民在半路上就听说了这个酒楼的声名,不禁好奇心大起。这日,他终于来到了松州。

    见到松洲的守卫士兵们精神抖擞,训练有素,牛进达出示令牌,只说车上携带着主人,进城探亲。

    进入松州城后,见到百姓们安居乐业,市集井然有序,一片繁华,心中不由得十分宽慰。

    牛进达随手就拦住了一位长者,便问:“请问长者,县署该如何走?”

    长者一只眼,上上下下的仔细打量了一番牛进达,这才说道:“你是外地来的吧?”

    “正是。”

    “你是去拜谢方知县的吧?”

    牛进达一愣,道:“长者如何知晓?”

    “如果你是去拜谢的话,老夫劝你还是不要去了。”

    “这是为何?”

    “因为我们方知县不收受任何人的感谢。”

    “你们很恨他吗?”

    长者听到这话,突然朝他瞪了一眼,道:“你要是敢说我们方知县一句坏话,老夫和你拼命。”

    “你怎么如此维护,竟替他说好话?”

    “方知县是青天大老爷,是难得的好官啊。你随便问问,哪一户家庭没有一百两银子?”

    “为什么这么多?”

    “这全是方知县和方夫人的功劳。他们帮助我们耕种,帮助我们开河引渠,原本勤劳的人都富裕了起来,而原本懒惰的人,也被带动的变得更加的积极主动了。”

    “看来这方知县果然非同一般呢。”

    “可不是嘛。如今我们整个松州城的黎民百姓,不愁吃,不愁穿。就连隔壁城镇,也有好多的人都陆陆续续的搬迁了过来。”

    “那请问长者,这里正圆大酒楼在何处?我们肚子饿了。”

    说起这个正圆大酒楼,长者的话便更加的滔滔不绝起来。从他的谈话中,牛进达渐渐的知道了一些。原来,这个酒楼正是金语嫣所开设,而橱役是她的公公方二海。

    车里的唐太宗李世民轻轻的说道:“走吧,我们去酒楼坐坐。”

    两人来到酒楼,歇了马车,但见人山人海,座无虚席。甚至,门外边还有不少人排起了长长的队伍。

    刚走到门口,菜肴的香味便一阵接一阵的钻进了李世民的鼻孔里,他的耳朵里面,全是食客们赞不绝口的声音。

    这时候,酒楼小二兴冲冲的跑了过来,乐呵呵的笑道:“两位客官,实在是不好意思,早已经满座了。明天您可以趁早,如果你愿意的话,请在门外边排队。”

    牛进达道:“这队伍可够长的,今天吃饭哪能轮得上我们?”

    “客官,实在是抱歉。”

    “你也不必道歉,我们不是来吃饭的。”

    “那客官您来是为了……”

    “你们这里可是有一位叫做金语嫣的女子?”

    “她是我们当家的,您找他有事吗?”

    “你且把她给我唤来,就说是哥哥牛进达前来拜访。”

    居然是她的哥哥来访,小二哪里敢怠慢:“是,那请您稍等。”

    牛进达?是什么人?在厨房里忙活着的金语嫣一时之间,也忘记了这个人。

    方二海笑了笑,随口提醒道:“你再好好仔细想想。”

    “想不起来呀,好像没有这个人,我也不认识他呀,难道是冒名顶替,想骗吃骗喝的?”

    “你们之前不是来过一次唐朝吗?你好好想想。”

    一语惊醒梦中人。语嫣突然“啊呀”一声,把方二海着实吓了一大跳。

    方二海顿时紧张起来:“怎么了?是不是来者不善?”

    “他的确是我的哥哥。”

    “那你还不快去见见他?”

    语嫣赶紧洗了手,换了装,多年不见,此刻,突然有些莫名的兴奋。

    当一个美女远远的向着唐太宗李世民走过来的时候,瞬间,他看得惊呆了。只听他喃喃自语着: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眇兮。

    “皇……主人,您看如何?”

    “瓠犀发皓齿,双蛾颦翠眉。红脸如开莲,素肤若凝脂。绰约多逸态,轻盈不自持。尝矜绝代色,复恃倾城姿。”

    李世民不由得频频点头赞许着。眼前的这个美女,纵然自己后宫佳丽三千,也抵挡不了她的一分姿色。

    “这个方知县果然艳福不浅。”

    “哥哥?”语嫣突然惊喜的叫了起来,赶紧上前作揖。

    “哥哥在上,妹妹这厢有礼了。”

    “妹妹不必多礼。你我一别,竟然不知不觉八年有余,却不曾想妹妹依然风华绝代,依然如此的年轻貌美。”

    “哥哥有所不知,妹妹有长寿秘诀。”

    “哦?能否说与朕听听?”李世民随口的这句话,顿时让语嫣吃了一惊。能开口说“朕”的,普天之下,不管哪个朝代,只有皇上一人才可以。

    语嫣疑惑的看着眼前的这位中年男子,只见他相貌堂堂,雍容华贵,一看便知是富家子弟。但是,牛进达是朝廷的大官,居然也对他毕恭毕敬,难道此人……

    她微笑着问道:“哥哥如何不介绍一下旁边之人?”

    牛进达小声说道:“此地人多耳杂,不是说话的地方。能否找一个僻静之所?”

    “不如去房间如何?想必哥哥旅途劳顿,又累又饿,我们不妨边吃边聊,哥哥意下如何?”

    牛进达笑道:“正合我意。”

    语嫣将两人带到了楼上的方羽和她的房间内,端水倒茶之后,让他们稍坐片刻,自己去厨房准备酒菜,同时,她又暗暗的吩咐小二火速去县署把方羽和两个孩子叫来。

    王晴问道:“见到你哥哥了吗?”

    语嫣小声道:“我不仅见到了哥哥。我还见到了皇上。”

    王晴问道:“哪个皇上?”

    “还能是哪个皇上?当然是唐太宗李世民。”

    方二海大吃一惊,皇上亲临正圆大酒楼,这还了得!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