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百三十四章 穿越元朝之幸福的小屋
    红尘自有痴情者,莫笑痴情太痴狂。若非一番寒彻骨,哪得梅花扑鼻香?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穿越千年的爱恋,携手一生永不变。

    柴房里,方羽一边劈着柴,一边哼着歌曲,他不知道血月何时来临,也许一个月之后,也许十个月以后,也许要等十年,谁知道呢!不过这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目前最紧要的就是怀孕的妻子如何安全度过这十个月。至于十个月以后的事,他还没想好,到了那个时候,真要遇上什么事情再说吧。

    不过这究竟能不能怀上孩子还很难说。看她现在上蹿下跳,练功练得异常勤快,似乎与往日并无两样,说不定这次没有“中奖”呢!这掐指计算的事情谁能说得准呢,说不定计算出现偏差了呢?唉,如今只有慢慢的等待,让时间来说话了。

    不过有一点值得庆幸的是,这万一要是真的掐准了,而被司徒骏占了便宜,那这可是一顶天大的绿帽子。唉!呸呸呸!胡思乱想什么呢!希望通过这次的“教训”,她能够有所感悟。

    咳,这女人什么都好。身材好、脸蛋漂亮、肌肤白嫩、声如莺啼、温柔体贴、善解人意……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太单纯了一些,总是把别人想的那么的善良。

    善良本身没有错,但是遇到了恶人或者是心怀不轨的人还是一如既往的善良,那么这种善良将会变成致命的弱点。看来她这点还没有意识到,该找个机会跟她说说了。要知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他喃喃自语着。这段时间,他总是这么的自言自语,一边干着家务活,一边自说自话。而语嫣则从拼音开始教两个孩子识字。有一点丈夫是说的对的,回到了现代,进入了学校,不能落后同龄的孩子。学会了识字,她又开始教加减法、乘除法。除去这些时间,她便潜心钻研武学。

    这本《无痕点穴手》果然反其道而行之,手法诡异不说,招招致命,杀人不留痕迹,太毒辣了。但比起自己所最新领悟的功夫,又何尝不是大同小异呢!

    只是这雪月派轻功还真是很管用的。如果回到了现代,人家会不会以为我是外星人呢?或者,直接大批大批的媒体记者来采访呢?还是不要轻易使用的好,免得惹人注意,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咦,好久没看到老公了,他在忙什么呢?端了一碗水,拿了一块毛巾,来到柴房,她看见丈夫正在热火朝天的劈柴,甜甜的叫唤了一声:“老公!”

    “老婆!”他直起身子,捶了捶酸疼的腰。

    “休息一会儿,来,喝口水。”说着,她将水递到了他的嘴边,看他满头大汗,不由得一阵心疼,“你要累坏了,我怎么办?孩子们怎么办?”

    她一边小声的嗔怪着,一边怜惜的擦拭着丈夫额头的汗水。方羽微微一笑,对着她香甜的嘴唇点吻了一下,道:“有了这个吻,就不感到累了。”

    “老公,跟你说件事儿。”

    “什么事,老婆?”

    她神秘的笑了笑,玉手搭在唇边,靠近丈夫的耳朵,轻轻的说道:“姨妈来了。”

    “就是说这次没有中奖喽?”

    她嘟着嘴,无奈的说道:“也许是我计算错误吧。真是的,上回随便一下就有了,这次精心计算好却失误了。真是气死人了。”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方羽哈哈大笑着。

    “对不起,一直想再为你生个孩子,真不是有意的。”

    “这有什么好对不起的?你告诉我,那晚你快活不?”

    语嫣脸上一红,低低的应了一声:“嗯。”

    “‘嗯’是什么意思?”方羽不依不挠,明知故问。

    她将脸埋进他的胸膛,羞道:“很快活。”

    他紧紧的搂着她:“我也很快活。所以,你不用说对不起的,我不是有句诗歌中这样说的吗:有情人做快乐的事,莫问是劫是缘。只要我们相爱,就够了。”

    “你不想要孩子了吗?”

    “这种事情就随缘吧。”

    她仰起头,一脸认真的问道:“不是啦,你认真的回答我,想不想要孩子?”

    “怎么了?突然这么认真?”

    “这里没有套套,我只有计算时间,算出哪个时间是在安全期,哪个时间是在危险期,哪个时间是最容易怀孕的。你告诉我下你的答案,人家好推算。”

    什么都算,连这都要算。方羽哑然失笑,真是彻底的服了这小娘子。他眼珠一转,嬉皮笑脸的说道:“说句真心话,我想让你再好好的快活两年。”

    语嫣轻轻的捶打了一下他的胸膛,娇媚的说道:“讨厌,跟你说真的呢,不许嘻嘻哈哈的。”

    “这要是再有孩子,我们回到现代的时候,会不会压力太大了?”方羽叹了口气。

    想想也是。这要是说不准再来一个双胞胎,四个孩子到了现代怎么养活啊!何况,现在的银两已经没有很多了,要是花光了银子,又该如何生存?生孩子不容易,养孩子跟更不容易,可偏偏怀上孩子却是那么的容易。

    唉,好在这次计算失误,要不然,可怎么办才好。她点了点头,轻声的说道:“我知道了,老公。以后我们都注意着点,不要这么疯狂了。”

    “嗯,不疯狂了,恢复正常吧。”

    她微微一笑,道:“嗯。我算准了时间再告诉你吧,只是在别的时间段里要辛苦你憋一下了。”

    “把你功夫练好,别为我担心。以后在外面,处处要留心眼,小心提防。”

    “我知道了。”她乖乖的点着头,“我去看看两个孩子作业做的怎么样了。顺便把饭做了,好了我喊你。”

    “嗯。”方羽点点头,却突然一把将她重新拉回了怀里,就在语嫣诧异的时候,他一个热吻,火热的嘴唇紧紧的黏住了她柔软香甜的双唇。

    情不自禁的,她柔若无骨的双臂轻轻的勾住丈夫的脖颈,面对他火热的吻,自觉的轻启玉齿,顺从的让他的舌头侵入了自己的口腔内。

    “母亲,这道题目是不是这样做的?”圆圆和正正突然出现在了柴房门口。语嫣赶紧松开手,轻轻的推了一把丈夫。

    圆圆愣了足足三秒,突然很大声的质问着:“父亲,你怎么又在欺负母亲!”

    “我哪有……”方羽想辩解,可一时之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正正叫嚷道:“哼!不要骗我,我都看见了!”

    方羽一阵苦笑:“你都看见了什么?”

    “哼,我看见母亲都快要喘不过气了。”正正气鼓鼓的说道,“你干嘛要堵住母亲的嘴,是想闷死母亲吗?”

    “我看,就是想闷死母亲。”圆圆在旁边附和着。

    按理说,这八岁的小孩子不应该这么“无知”吧?至少接吻总该懂的吧?方羽苦笑着摇了摇头,语嫣也皱起了眉头,这个问题她也想过,是该给他们兄妹俩灌输一些知识了。

    “圆圆,正正,你们的父亲不是在欺负我,他是在亲我。”

    圆圆问道:“那父亲为什么要亲你呢?”

    语嫣笑答:“因为你们的父亲爱我啊。就像我爱你们一样。”

    圆圆道:“就像母亲爱我们,所以亲我们是一样的吗?”

    语嫣笑答:“我亲你们,是母亲对孩子的疼爱,是一种亲情之爱。而你们的父亲亲我,是一种丈夫对妻子的爱,也是妻子对丈夫的爱。只有我们相爱了,才能够把你们带到这个世界上。”

    正正摇摇头,嘟囔了一句:“好复杂。”

    “好了,我还是检查一下你们的作业吧。”语嫣冲着丈夫笑了笑。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美好而甜蜜的一刻被两个孩子打断,实在是让人又好气又好笑又无语。

    空闲下来的时光里,夫妻两人在后院上下翻飞,犹如一对互相追逐的蝴蝶,在花丛间嬉戏着。两个孩子也在一旁认真的比划着。

    要么就是另外一番场景:语嫣站在最前面,方羽站在其身后,两个孩子分站左右,跟着她的比划,一招一式的学功夫。

    要么还有一个场景:方羽扮演“老鹰”,语嫣扮演“母鸡”,两个孩子扮演“小鸡”,拉着母亲的衣角,玩起了“老鹰捉小鸡”的游戏。

    天气若是晴朗无风,时常看到这样一个场景:或者是孩子们郎朗的读书声,或者是方羽绘声绘色的讲述着一个个历史故事。

    时光便在这一段段美好的片段中穿梭而过,转眼,已然到了夏天。该准备一些东西了,也是好久没有去集市上了。这天,方羽提议,吃完早餐去集市上玩一玩,看一看,这下,可把两个孩子乐坏了。

    平时做早功课需要花上半个小时的,现在只要十五分钟就完成了,平时吃一碗粥需要花上二十分钟的,现在只要十分钟就搞定了。夫妻两个相视一笑,看来,孩子们早已经想去了。

    到了集市上,却发现稀稀落落的没有几个行人,商贩们也都开始收摊,行色匆匆,所有人似乎都躲起来一般,仿佛有大事即将要发生似的。

    怎么了?究竟发生什么事了?方羽赶紧上前一打听,却得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今晚,是血月之夜!灾难即将来临!

    来得这么快?糟糕!还要去趟五台山呢!

    虽说古人对血月缺乏认知和了解,但是血月之夜对于他俩来说,就是意味着回家的通天大道。但是在回家之前,还有一件事情必须要做!夫妻两人再也无心看风景,赶紧回家收拾好东西。

    “父亲,我们又要逃跑了吗?”圆圆有些不解。这回,没有人来追捕他们,为什么也要逃跑呢?

    语嫣道:“我们去对付一个坏人,然后,一起回家看望爷爷奶奶。”

    正正突然问道:“为什么我们每次都是在血月之夜回家呢?”

    “这个问题我们在路上慢慢说好吗?”这岂是三言两语就能讲得清的?再说了,即使讲了两个小孩子也未必能懂。

    “老公,我们要好好的计划计划才行。”

    “路上说不迟。”

    突然之间,就要告别这间爱的小屋,两人依依不舍,却又无可奈何。这是一个家,但却不是他们真正的家。

    是该告别的时候了。策马扬鞭一声吼,卷起漫天飞沙,一匹马,四个人,渐渐的消失在朝阳的轮廓里……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