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63章:九月初九,长长久久
    江市。

    渝家老宅。

    渝北坐在沙发上,一边吃着水果,一边拿着手机与电话那头的叶幽幽通电话。

    “婚礼的时间定在九月初九,还有将近三个月的时间,一切准备都已经开始了,时间刚刚好,不急不慢。”

    “九月初九,长长久久,这个日子挺好的。”电话里传来叶幽幽的声音,“不过那个时候你的肚子应该也大了吧,可能会有点不方便。”

    渝北笑了笑,“没关系,我和三哥的婚礼不会通知媒体,都是亲朋好友。”

    “那就好,之前看微博,某个明星结婚排场很大,请来了不少的媒体记者宣传造势,都是搞噱头,没意思,婚礼也算是私事,最重要的你和齐默都能开心幸福,毕竟一辈子也就只有一次。”

    渝北听着电话里叶幽幽说的话,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齐默,嘴角上扬。

    “我和三哥也是这么想的,我们结婚的事情,他暂时不会公布,等婚礼后再找个合适的时间说一下就是了。”

    “反正齐默是走实力派的,结婚对他的事业应该也没什么太大的影响,现在的粉丝还是很理智的,都希望自家爱豆能幸福。”

    “就是,三哥的粉丝都是真爱粉,我还是三哥粉丝后援会的会长呢……”

    渝北和叶幽幽聊了一会儿,告诉她自己和齐默的婚礼时间,嘱咐她到时候早点过来。

    挂了电话后,渝北看向正盯着手机看的齐默,问道:“三哥,看什么呢?”

    齐默走过来,将手机递给了渝北,“婚纱,设计图发过来,你看看。”

    “这么快。”渝北接过手机一看,婚纱的设计款式和她想的一样,果然设计师是按照他们的要求来设计的。

    “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再修改的地方?”齐默将手机里的设计图纸放大了一些,问渝北,

    渝北想了想,突然有个主意,“三哥,可以让设计师在婚纱上绣上我们两个的名字吗?”

    “这个主意不错。”齐默看着婚纱设计图,指着婚纱腰间和裙摆的位置,“这两个地方,你觉得哪个好?”

    “裙摆吧。”

    九月份的时候她的肚子已经大了,穿婚纱也能看出来怀孕了,所以这件婚纱的整体设计不是收腰的,如果刺绣在腰间的话不是很好看,而这件婚纱的裙摆很大,可以在裙摆的位置秀。

    齐默点了点头,“好,那我和设计师沟通一下。”

    这时,渝光年夫妇从楼上走了下来。

    “在商量婚纱的事情吗?”杜芸柔款步走下来,一脸笑意的看着齐默和渝北。

    “是啊,爸妈,你们看看,这是婚纱的设计图。”渝北将手机递给母亲。

    杜芸柔看了看手机上婚纱的设计图,又拿给渝光年看,“光年你看,这婚纱真好看。”

    渝光年点点头,又看向齐默,“宾客的名单都理好了吗?”

    齐默应了一声,“整理了一部分,还有一些要麻烦渝叔叔和芸姨来整理了。”

    杜芸柔看着齐默,捂着嘴笑了起来,开玩笑道:“呵呵,小默,怎么还一口一个渝叔叔芸姨的,你这是在等我和光年给你改口费吗?”

    “呵呵呵……”渝北也笑了起来。

    齐默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改口:“爸妈,抱歉,我一时忘记了。”

    婚礼虽然在九月初九,但是齐默和渝北在回到帝都当天下午就去民政局领了结婚证,他们现在是合法的夫妻。

    叫了二十几年的渝叔叔芸姨,现在改口叫爸妈,齐默是还有点没习惯。

    渝光年摆摆手,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婚礼的事情就交给你妈来帮你们打理吧,还有两个多月的时间,算算也挺赶的,好多事情都没准备好,对了,爸爸明天从避暑山庄回来,说是也要参与你们的婚礼筹备。”

    渝北一听,连忙道:“爷爷这么大年纪了,就别麻烦他老人家了吧。”

    “对你爷爷来说这可不是麻烦事,他高兴着呢。”杜芸柔笑道:“你们两个能有今天,老爷子是最高兴的,他可是一直盼着你们给他生个曾孙子或者孙女呢。”

    渝北和齐默对视一眼,想起了几年前的往事,那个时候极力反对他们在一起的人是爷爷,设计重重麻烦老考验他们感情的人也是爷爷,现在他们结婚后,最祝福他们的人还是爷爷。

    如果当初他们两人的感情不是经历了那么多的考验,好不容易才修成正果的话,说不定在得知彼此身世的时候,渝北不会做出现在这样的选择。

    先来想去,还是爷爷目光高远,早料到他们会走到那一步,所以在那之前就让他们先经历各种磨难。

    渝北和齐默想起往事,心里是由衷的感谢爷爷。

    翌日。

    渝江山是下午到达江市的。

    齐默亲自开车去机场接的他。

    渝江山刚一下车就看见站在门口迎接他的渝北,当即笑得嘴都合不拢。

    “这大热天的不去屋里休息站在门口作什么,小默,还不扶你媳妇回屋。”嘴上虽然说这有些责怪的话,但是眼里脸上眼里都是慈祥的笑。

    “爷爷,我这不是在等您老人家吗?”渝北走上前亲昵的挽着爷爷的手臂,笑道:“我身体好着呢,晒晒太阳也不碍事,您以前可说过,咱渝家的女儿可不能太娇气。”

    渝老拍拍渝北的手背,笑开了,“现在可不一样,你还怀着孕,娇气一点怎么了,我看谁敢说!”

    渝北笑着吐了一下舌头,和齐默一左一右扶着渝老进了屋。

    “爸,您回来了。”

    杜芸柔从楼上下来,又吩咐佣人泡老爷子最喜欢的茶。

    “您这一路辛苦了,路上还顺利吗?”接过佣人端上来的茶,杜芸柔亲自递给了渝老。

    渝老接过来润了润嗓子,这才点点头,“还好。”

    没看见渝光年,于是渝老问道:“光年没在?”

    “爸爸去公司了。”齐默道。

    渝江山点了点头,坐在沙发上休息了一会儿,他这才看向齐默和渝北,“小默,把你们的结婚证拿给我看看。”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