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20章:是他的父亲让渝北从小变成了孤儿
    渝北记得,渝晟的亲生父亲是军人,是爷爷的忘年之交,而她的母亲是一名军医,他们在一起抢险救灾的路上,车子被泥石流淹没让而遇难的。

    渝晟盯着渝北的眼睛,点了点头,“嗯,爸说的那个孩子,不是我。”

    不是他!

    渝北和齐默又是一愣。

    不是渝晟?

    那是谁?

    渝家他们这一辈的一共就三个孩子。

    不是渝晟,也不可能是齐默,那……

    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什么似的,渝北看向自己的父母,“爸妈,你们把话说清楚,到底是什么回事?”

    说到这里,杜芸柔的眼睛已经有些红了。

    “小北。”杜芸柔握住渝北的手,眼里充满了不忍,“对不起,骗了你这么多年,如果可以的话,我和你爸,这一辈子都不会告诉你这些事情。”

    “妈,你在说什么啊,我不懂,我是你们的亲生女儿啊!”渝北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他看向爸爸,声音带着哭腔,“爸,你说啊,我是你们的亲生女儿。”

    “小北。”渝光年握住渝北的手,喉咙有些发硬。

    这个他看着长大的小女孩儿,她何尝不是把她当成亲生女儿呢,他看着她一点点长大,看着她黏在自己身边叫爸爸,看着她背上书包去幼儿园,看着她上小学初中,看着她大学毕业……

    “小北。”渝光年看着面前这个自己当成掌上明珠的疼爱的女儿,开口道:“三十年前,我和你妈妈刚结婚不久,有一次我们开车回家,路上发生了车祸,你妈妈为了救我,肚子受到重击,失去了生育能力。”

    轰!

    渝北浑身一僵,恍若一道惊雷披在她的头上。

    连呼吸都忘记了。

    失去了生育能力,那她……

    渝北眼前一片模糊,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浑身都在抖,“爸,妈……你们……”

    她无法接受自己叫了二十几年的爸妈和自己没有半点血缘关系。

    她接受不了!

    “小北。”齐默抱住渝北的肩膀,不停的为她擦拭着脸上的泪水。

    “别哭。”看见她流泪,齐默的心都在滴血。

    杜芸柔眼泪也流了出来,她握住渝北的手,“小北,不怕,爸妈是真的把你当亲女儿在看待,也是真的想要在将来把渝家交给你,不管发生什么,你永远是爸爸和妈妈的女儿,知道吗?”

    “爸,妈……呜呜呜……”渝北头一偏,埋首在齐默的肩上大声的哭了出来,“为什么……你们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这些事情……”

    大哥和三哥都是爸妈收养的,可是,爸妈在他们懂事的时候就告诉了他们各自的身世。

    为什么唯独要瞒着她。

    既然瞒了她这么多年,为什么现在又告诉她这些事情。

    “为什么……呜呜……”渝北抽泣着,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怎么也止不住。

    “小北……”渝光年欲言又止,话到嘴边,就是不忍心说出口。

    杜芸柔哽咽着,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因为齐默。”

    这时,渝晟突然开口了,他看了看齐默,又看向渝北,“因为你的亲生父母,当年都是死在齐康成手里的。”

    渝晟的话,让齐默浑身一僵,心一瞬间跌入了谷底,似乎连血液都停止了流动。

    渝北瞳孔一缩,止住了哭声。

    渝北僵硬的抬起头,盯着渝晟,声音干哑,“大哥,你说什么?”

    “哥,你……”齐默看着渝晟,喉咙里像是卡着一根鱼刺一样,上不去,下不来,什么话也说不出口。

    渝晟看了一眼父母,既然他们都不忍心,那只有他这个做大哥来说了。

    “小北,你的亲生父母当年就是在抓捕齐康成的任务中殉职的。”

    渝北盯着渝晟,整个人在一瞬间如同被人抽走了灵魂一样,失了光芒。

    刚刚得知自己不是渝家的亲生女儿,这个打击对她来说已经够大了,没想到,还有更大的打击在等着她……

    渝北摇了摇头,泪水无声地从眼眶里流了出来。

    齐默抱住渝北的手一僵,瞬间如堕冰窖。

    他的父亲,杀了她爱人的亲生父母……

    饶是齐默心里素质在强大,也难以接受这样的事实。

    “小北。”杜芸柔一把抱住渝北,哭了起来,“小北,你别哭,别哭,我们永远都是你爸妈,永远都爱你们。”

    “小北,小默。”渝光年看着渝北和齐默,长叹一口气,“其实,这些事情我们打算瞒一辈子的,不告诉你们,也是怕你们之间的感情出现问题。”

    渝北僵了僵,总算明白为什么刚才她说永远都不会离开三哥的时候,爸爸让她好好记住这句话了。

    渝北闭上眼,浑身颤抖得厉害,心里抽疼得厉害。

    齐默看着泪流满面的渝北,眼圈干涩得难受。

    他好想伸手把她抱进怀里,好想帮她擦干脸上的泪水,好想……

    好想,好想……

    可是,他突然不敢。

    “小默,这么多年,我们一直瞒着你,是我们不对,请你原谅我们。”

    齐默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一丝苦涩的笑,“渝叔芸姨,你们不用道歉,你们没有错,也不怪你们……”

    他现在总算是知道为什么一开始他们这么反对渝北和自己在一起了。

    不是因为他的工作,更不是因为他的身世,而是因为,他的父亲杀了渝北的父母。

    是他的父亲让渝北从小变成了孤儿……

    齐默看着扑在芸姨怀里的渝北,张了张口,好半晌,喉咙才发出两个苦涩的字眼,“小北……”

    听见齐默的声音,渝北的哭声更大了。

    他记得上次她哭成这样,还是四年前渝家所有人反对他们在一起的时候。

    渝晟拍了拍齐默的肩膀,叹了口气,“我陪你出去喝一杯吧,让小北和爸妈待一会儿吧。”

    渝光年看了看齐默,点了点头,“去吧,让小北,让小北好好想想。”

    齐默看着渝北,欲言又止,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他突然在想,自己现在是不是连站在也面前的资格都没有了。

    ……

    齐默跟着渝晟走出了别墅,上了车。

    渝晟点燃一根烟,看见身边的满脸落寞的齐默,想了想,问道:“想不想去蓝山监狱看看?”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