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97章:竟然敢对我牧家的人下手
    赵逸摇头,“杀手当场死亡,现在牧远还正在追查线索,应该很快就有消息了。”

    赵逸看了一眼旁边的叶幽幽,张了张口,有些犹豫。

    叶幽幽见赵逸这欲言又止的样子,就知道肯定是自己在这里,有些事情他不方便说,于是她拿起桌上的笔记本电脑,“我去一趟网络安全部,你们先聊。”

    顾瑾寒看着叶幽幽,眼神有些纠结,最后还是点了点头,“好。”

    待叶幽幽离开,赵逸拧着眉开口:“老大,我觉得很有可能是寂灭或者a伯爵的人。”

    顾瑾寒紧绷着下巴,眉头拧成一个川字。

    刚才一听说牧南枫被人袭击了,顾瑾寒第一个怀疑的对象就是a伯爵,毕竟f国是他的地盘,a伯爵又和他们不对付。

    至于寂灭,也有可能是他们。

    至于原因,顾瑾寒只能想到替安魅报仇这一个。

    顾瑾寒眯了眯眼睛,深邃的眸子透着一股寒意,“让人去查,必须查清楚。”

    赵逸神色严肃地点头,“我明白。”

    ……

    叶幽幽走出办公室后并没有去络安全部,而是在茶水间坐了下来。

    牧南枫被杀手袭击的事情让她很意外,或许是因为袭击他的人是杀手,所以叶幽幽更为关注。

    以m。g的地位,道上怕是没有几个杀手敢接刺杀m。g二把手的任务吧。

    除非是寂灭的杀手。

    可是如果真的是寂灭的杀手的话,不可能技术这么菜,任务没完成自己还丢了性命。

    所以叶幽幽想,杀手一定不是寂灭的人。

    说不定是牧南枫自己的仇家也不一定。

    叶幽幽给自己煮了杯咖啡,坐在沙发上喝了几口。

    她想了想,觉得有必要给安魅发个消息,告诉她牧南枫的事情。

    上次见面的时候,安魅嘴硬说不喜欢牧南枫,只当他还是炮。友,说句实话,叶幽幽其实并不相信。

    谁会把炮。友的照片存在电脑里,还设置了密码。

    叶幽幽觉得安魅和牧南枫肯定有猫腻。

    这么想着,叶幽幽拿出手机,给安魅发了个微信。

    小九九:师姐,在吗?和你说个事。

    微信发出去,见对方一直没回复,叶幽幽又连着发了两条语音。

    “师姐,我听说牧南枫在f国被杀手袭击受伤了。”

    “据说还挺严重的,啧啧……不知道能不能挺过来……”

    叶幽幽故意说牧南枫受伤很严重,不知道安魅听了以后会作何反应。

    她看着手机,笑了笑,猜想着安魅待会儿会不会焦急的给她打电话。

    叶幽幽正想着,就听见有人叫自己。

    “叶九,你在这里啊,顾总找你。”

    叶幽幽点了点头,“好,我马上去。”

    回到办公室,里面只有顾瑾寒一个人坐在办公桌后面。

    “赵逸走了吗?”叶幽幽问道。

    顾瑾寒点头,站起来,走到了叶幽幽身边。

    “小兔子。”

    “嗯。”叶幽幽看着顾瑾寒的眼睛,脸上带着笑意,“怎么了?”

    顾瑾寒轻叹一声,将她拥进了怀里,“对不起。”

    叶幽幽脸帖在他的胸膛上,“为什么要道歉,你没有什么对不起我的。”

    顾瑾寒揉着叶幽幽的头,沉默了一下,开口道:“你不怪我有事情瞒着你吗?”

    叶幽幽摇头,“每个人都有秘密,顾瑾寒,我不会强迫你什么事情都要告诉我,我只希望……”

    叶幽幽顿了一下,抬起头看着他,“我只希望,你别欺骗我。”

    被深爱的人欺骗,是件很让人难受的事情,叶幽幽不想尝试。

    “小兔子。”顾瑾寒亲吻了一下叶幽幽的额头,眼里带着柔光,“善意的谎言也不行吗?”

    叶幽幽嘟着唇,“谎言就是谎言,哪里还有什么善意之分。”

    “有的。”顾瑾寒握住叶幽幽的手,眼神很肯定。

    “那……视情况而定,严重的话,我也不会原谅你的。”

    顾瑾寒轻笑,轻轻抚摸着她的脸,“有些事情我暂时还不能完全告诉你,不过,请你相信,我爱你,这句话,永远不是假话。”

    叶幽幽唇角上扬,用力的点了点头,“顾瑾寒,我相信你。”

    ……

    与此同时。

    帝。都郊区某处度假别墅内。

    客厅里,气氛沉重。

    牧泽伟啪的一声拍在茶几上,脸色铁青,“老。二,你说什么,南枫在f国被人袭击了?”

    “是啊大哥,我刚刚得到消息就赶过来告诉你了,听说是在回酒店的路上被杀手袭击的,好在南枫命大,没有伤到要害。”

    牧天章看着牧泽伟怒气滔天的样子,心里暗自冷笑一声,脸上却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牧泽伟胸口剧烈的起伏着,虽然知道儿子没有伤到要害,但还是把他吓得心都要蹦出来了。

    “查出来杀手是谁派去的没有?”牧泽伟看向牧天章。

    “还在查。”牧天章顿了一下,眼里闪过一丝狡黠的光,“不过要我说,也不难猜测是谁干的。”

    “嗯?”牧泽伟盯着牧天章。

    “大哥,你想想啊,南枫是什么身份,m。g那边寒少罩着,他又是咱们牧家当家人,哪条道上的人敢轻易对他下手,除非是欧洲那个最大的杀手组织。”

    牧天章看着牧泽伟脸上的情绪变化,继续添油加醋煽风点火,“你再想想,那个杀手组织里,谁和南枫有仇?可不就是之前被南枫囚禁在牧宅的那个女人吗。”

    “我之前听说,那个女人被她的同伙给救走了,南枫这次被袭击,肯定是他们的报复。”

    “岂有此理!”牧泽伟又是狠狠的一拍茶几,布满皱纹的脸上满是愤怒,“这个女人,竟然这么心狠手辣,亏得南枫之前还怎么维护她。”

    “大哥,我上次就和你说了,那个女人留不得,她和南枫甚至和我们整个牧家都充满了敌视,南枫是年轻,被感情冲昏了头脑,但是我们做长辈的可不能就这么任由他继续下去。

    这次南枫是运气好,没伤到要害,谁能保证下次、下下次那个女人又会做出什么事来,南枫可是我们牧家的当家人,他的生死关系着咱们整个家族啊,大哥!”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