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异世风云 第六十三章 克罗族危机
    是主人,”波赞鲁稍稍抬起头,但仍然跪地不敢起身,“狱界现在共有十三国和一圣地,我是克罗帝国的国王,首都就在两狱山,而现在正值战争季,十三国相互攻伐以确立新的狱界霸主,然后去圣地接受魂火的洗礼……”

    “等等,”刘玄打断他说道,“十三国?自从狱界诞生就是十三国么?”

    波赞鲁摇摇头说道:“狱界诞生之初便只有一国,但随着初代霸主的消亡,新产生的就是两国了,然后二代霸主消亡之后,便产生三国,一次类推,我们狱界将国家诞生然后产生霸主再消亡的过程,称为一个狱界纪元。”

    刘玄点点头说道:“嗯,也就是说,现在的狱界已经是第十三个狱界纪元了?”

    “正是。”

    刘玄又问道:“那这魂火又是什么?”

    波赞鲁说道:“每个纪元的霸主死亡时,都会留下一簇魂火,这簇魂火包含了当代霸主的所有知识,同时也蕴含着霸主的力量,因此从每个纪元的霸主诞生后,就会去圣地参拜魂火,如果能得到魂火的认可,就可以从其中得到霸主的传承,从而实力大增,未来的统治时代也会更长久。”

    这时一旁的摩根和安洁莉卡已经完全没有了紧张的感觉,两人正在奋笔疾书,将波赞鲁所说的全部记载下来,这可是个研究狱界的绝好机会。

    刘玄想了想说道:“也就是说,如果成为这一纪元的霸主,就可以跟前面十二个霸主的对话了?”

    波赞鲁点点头说道:“是的主人,不过要得到魂火的认可却是极难的……”

    刘玄摆了摆手说道:“那创世神呢?你知道多少?”

    波赞鲁沉吟了片刻说道:“主人,关于创世神,其实在狱界也是传说而已,我只知道初代霸主似乎是见过创世神的,至于其他的,狱界也没有任何文字文献记载过……”

    刘玄皱了皱眉说道:“嗯,这倒是麻烦,看来若想知道创世神的事,只有当一遭霸主了……”

    波赞鲁歪了歪头,没明白刘玄的意思。

    刘玄轻叹一声说道:“既是如此,波赞鲁,我助你做狱界霸主如何?”

    “啊?”波赞鲁脑子一时没转过来,“您……您说什么?”

    安洁莉卡插话道:“呐,你这魔王是傻的么,玄玄学弟说,让你做狱界霸主,你愿不愿意?”

    波赞鲁楞柯柯说道:“主人,我……我当然愿意,不过这霸主……这霸主……哎……如今我克罗国危在旦夕,还谈什么霸主……”

    刘玄奇道:“危在旦夕?这话怎么讲?”

    波赞鲁重重叹了口气道:“主人,从我被召唤出来到现在已经多久了?”

    安杰利拉说道:“呐,你挨了十五个大嘴巴,第一次晕了半个时辰,之后就快了,到现在应该有三个多时辰了吧。”

    波赞鲁目光露出焦急之色说道:“主人有所不知,狱界与埃兰大陆上的时间大不相同,埃兰一日,狱界一年,这三个时辰在狱界已近三个月,此时我克罗国是否还在也不可知。”

    刘玄一愣,随即拍了拍波赞鲁的肩膀说道:“倒是我害了你,如此说来,你可有回去的办法?”

    波赞鲁说道:“主人,我狱界魔族晋升领主之时,便会觉醒血脉能力,反召唤术就是其中之一。”

    刘玄道:“这就好办,你这反召唤是独自一人还是能多带些人?”

    波赞鲁想了想道:“稳妥些的话,五人就是极限。”

    刘玄沉吟片刻说道:“事不宜迟,我现在有两日闲工夫,你即刻带我回狱界,若你国已灭,我就带你杀尽仇人,若你国未灭,我则助你踏平狱界攻入圣地,坐上这十三世霸主,你看如何?”

    这一番话将波赞鲁吓了一跳,但心中不免有些感动。

    “主人……您……您不必如此,既然将我召唤来了,也是天命所致,而且这一召唤无异于契约的相仿,我狱界之人尚且懂得诚信羞耻……”

    刘玄摇摇头说道:“不必再说,此时耽搁一刻,你的国家子民就多一分危险,我既然将你召唤出来,你就是我的人,岂能任人欺凌!”

    波赞鲁眼泪差点掉下来,哽咽道:“主人,既然如此,我遵命就是,好吧,主人先随我回归狱界,我再开启通道,将您的大军传送过去!”

    刘玄笑道:“大军?呵呵,我何尝有大军了?你不必担忧,区区一界,我一人足矣!”

    “这……”波赞鲁怎么也不敢相信,单凭这少年一人就能统一狱界了?这口气也太大了,简直是开玩笑么!但想了想刚才的十五个耳光,却不敢说出口,“好吧,主人随我来就是。”

    波赞鲁心想,不管怎样,先回狱界再说。

    刘玄对阿古郎说道:“你随我一起去罢。”

    阿古郎点头称是痛快应下了,他心中也很想见识一下这个狱界。

    一旁的摩根可坐不住了,一溜小跑来到刘玄身边说道:“小……小兄弟,你看……我……我……”

    刘玄一看他的表情便明白了,笑道:“怎么,老先生也想去狱界瞧瞧么?”

    摩根老脸一红说道:“是这样,我祖父和我父亲研究了一辈子狱界,可是都没什么进展,如今我已经七十多岁了,这……这机会……我实在是不想错过啊!望……望小兄弟成全!!”

    说完,摩根就要给刘玄跪下。

    刘玄用手一托摩根的胳膊说道:“老先生不必如此,区区小事无需跪我,既然想去,便一起去就是了。”

    “啊……那……那可真是太好了。”

    摩根快乐疯了,这份高兴绝对是发自内心的,也是一个执着于狱界研究的老人的心愿。

    刘玄又看了看安洁莉卡说道:“小丫头,你是不是也想去?”

    安洁莉卡使劲点了点头说道:“呐,虽然玄玄学弟叫我小丫头,我有些不高兴,但我还是想去的……”

    刘玄笑道:“那要是死了怎么办?”

    安洁莉卡歪头想了想笑道:“呐,人总是要死的嘛,玄玄学弟那么厉害,怎么会让我死掉呢?”

    “主人!”波赞鲁已经设置好魔法阵,“快到魔法阵中来,马上要开始反召唤了!”

    众人闻听赶忙走进魔法阵,一道红光闪过,二层恢复了平静,唯一不同的就是空空如也,半个人都没有了。

    *************************************

    狱界,两狱山,国会大厅。

    波赞鲁带着刘玄四人已经回到了克罗国,值得高兴的是,克罗帝国尚在,但他放眼看去,原本华丽的国会大厅中,已经摆满了担架和病床,无数伤者无助地哀嚎着,一个个水元素急速穿插救治伤者。

    “啊!国王回来了!!国王回来了!!!!我们有救了!我们有救了!!!”

    一个躺在担架上的克罗族小伙子大喊道。

    一瞬间国会大厅就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波赞鲁身上,片刻的寂静过后,突然爆发出一声声呐喊,喊声中充满了希望。

    “父亲!!”一个缠着右臂的克罗族女孩儿飞一样跑了过来,一把就抱住了波赞鲁,已经泣不成声,“父亲,您终于……终于回来了!!呜呜呜呜~~~~”

    “女儿!”波赞鲁的泪水也止不住流下来,“女儿,妮丝蒂尔,我的好女儿,可苦了你!!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

    刘玄微微侧过头,让这父女俩好好哭了一会儿。

    等他们哭完了,刘玄才低声问道:“波赞鲁,战事如何?”

    波赞鲁擦了擦眼泪,稍微冷静了一下说道:“女儿,前方战事怎么样了?你大哥他……他还活着么?”

    妮丝蒂尔也止住了哭声,轻轻摇了摇头说道:“大哥在两个月前就已经战死了,火魔族的攻势太过猛烈,如今我已经将所有子民都撤进了两狱山,山脚下便是我们最后的防线……”

    波赞鲁向窗外望去,山脚下不知何时已经筑起一道高高的城墙,城墙外面原本是个繁荣、庞大的城市,可如今已经破败不堪,到处都有火元素士兵在肆虐,浓烟滚滚,火光冲天。

    妮丝蒂尔接着说道:“父亲,再过半日,就是沙拉曼达最后通牒的时刻,那时我们若是再不投降的话,就会发起总攻。”

    波赞鲁摇摇头说道:“你太天真了,女儿,即便是咱们真的臣服于她,她也会将克罗一族斩杀殆尽,不留一个活口,杀戮才是那臭婊子唯一喜欢做的事。”

    妮丝蒂尔点点头说道:“我明白,父亲,您既然已经回来了,那咱们就集解所有可战的兵力,与她一拼,也好过如此这般窝囊!”

    波赞鲁不由得看了看刘玄,这时妮丝蒂尔才注意到,跟着波赞鲁前来的还有四个人类。

    “父亲,这几个人是谁?难道他们是人类?”

    波赞鲁吓了一跳,赶忙说道:“女儿不可无理!这位是……是……”

    被刘玄抽了十五个嘴巴的事,波赞鲁实在是说不出口。

    刘玄见状微微一笑说道:“我是你父亲的朋友,也是他找来的救兵。”

    波赞鲁松了口气,眼神中露出一丝感激。

    “是,正是,这位……这位正是为父的朋友,得知克罗一族有难,特来相助的,女儿,还不过来见过先生!”

    妮丝蒂尔满脸的疑惑,但既是父亲说了,也不好怎样。

    “妮丝蒂尔见过先生……”嘴上说着,妮丝蒂尔却只微微点了点头,谁都看得出这一点尊敬的意思也没有。

    刘玄并不在意,而是对波赞鲁说道:“你还有多少兵力?”

    波赞鲁摇摇头说道:“此时兵力我还真不知晓,不过先生请稍后。”

    说完,波赞鲁回头对妮丝蒂尔说道:“现在议会中还有多少大臣在?”

    “几乎死伤殆尽,剩下的不足原来的两成。”

    波赞鲁点点头说道:“立刻召集所有大臣到这里来!”

    “是,父亲!”

    不一会儿,国会大厅门外熙熙攘攘走进十几个克罗族人来,有老有少,身上多少都带点伤,但一个个倒是很兴奋,毕竟波赞鲁已经回来了,一国之主威信尚在。

    “陛下!”

    “陛下!!”

    众人皆来行礼。

    波赞鲁此时已经恢复往日霸气,颇有些披靡天下之感。

    “我克罗一族,如今已到生死存亡之际,诸位还能与我一心死守国土,本王在这先谢谢诸位了!”

    说罢,波赞鲁一躬到地,神情很是肃穆。

    众人见状无不感动,能得一国之主如此礼遇,说明自己等人的牺牲并没有白费。

    “陛下言重了!”一个老者开口说道,“我等是克罗帝国之臣民,理应为国身死,何足道哉!陛下此时应该想想对策,如何应付火魔国的攻势,而不是在这儿说此无用之语!”

    波赞鲁起身一看,点头说道:“都灵大公说的不错,那我废话少说,现在克罗帝国还有多少兵力?”

    都灵大公说道:“回陛下,本国士兵多已战死,如今所剩不过玛格三十万,双头魔蜥二十五头,鸡蛇兽一万三千,三头犬八千,长角恶鬼两万,督军恶鬼不足五百,仅此而已。”

    波赞鲁吓了一跳,惊声问道:“什么!就剩下这点兵力了?”

    都灵大公叹了口气说道:“可不就这么点了,就这些还是因为公主殿下用兵如神才保下来的,否则早在一个月前便全军覆没了。”

    波赞鲁感觉头有些晕,他又看了看窗外,然后绝望地问道:“那火魔国兵力又如何?”

    都灵大公答道:“据不完全,火魔国在两狱山所投总兵力已经超过三千五百万,半日之后,还有将近三百万烈焰精灵赶到,看样子沙拉曼达是要踏平咱们克罗帝国……”

    就在此时,一只子恶魔飞了进来,在都灵大公耳边耳语了几句便又飞走了。

    都灵大公脸上已经变了颜色:“陛下,刚刚收到战报,火魔国赤澜大将军率三百万烈焰精灵已达战场,随时会发动总攻……”

    “啊……”波赞鲁这次真的是慌了,他勉强稳住了心神说道,“哼!火魔国虚张声势,就是要咱们未战而先胆寒,我克罗一族可不会上这个当!”

    众人沉默了,所有人心里都明白,这次火魔国绝不是虚张声势,这明显是要灭国的节奏,只是谁都不敢说出来。

    正在这时,安洁莉卡突然说话了:“呐,看你们一个个愁眉苦脸的,这事多简单,大家一起出去拼命就是了,反正实力悬殊,大不了死在战场上就是了,有什么可愁的?婆婆妈妈说个没完,早晚是一死,为什么不死的漂亮些?!”

    这话说完,说有人都愣住了,是啊,看这态势,早晚就是灭国一途,路已经是绝路了,还有什么可愁的,出去一拼就是,死也死的壮烈些。

    几个克罗族的中年人竟被安洁莉卡说的有些脸红。

    波赞鲁一拍大腿赞道:“好!就是如此,可惜咱们在此商议半天,还不如一个女孩子……”

    妮丝蒂尔转头看了看安洁莉卡,然后点了点头,对她极为友好地笑了一下。

    刘玄也对安洁莉卡有些刮目相看,这孩子心内竟如此强大,当真是看走眼了。

    刘玄微微摇了摇头,然后说道:“看来这懒是偷不成了,波赞鲁,传我命令,将所有幸存士兵和百姓全部召回两狱山中!”

    波赞鲁闻听一愣:“那我们……”

    刘玄一皱眉说道:“叫你如何便如何,若想渡过眼前危机,就按我说的做!”

    波赞鲁摸了摸脸,打了个激灵说道:“是……是……传令下去,全体撤回两狱山!”

    众人不知所以,国王为何对一个素不相识的少年言听计从,但命令已下,不得不从。

    刘玄慢慢走到国会大厅窗边,俯视山下战场,然后冷笑一声自言自语道:“多年未曾用火,今日就叫你们看看,火,为何物!”

    …………

    ……文学度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