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二十五章 消除隐患!
    房间紧闭的楼宇内,一簇簇“太阳精火”,相继从虞渊黄庭穴窍飞出。

    八簇“太阳精火”,大若圆盘,悬在其头顶,灿然流溢着炎火光辉。

    屋内温度,骤然狂飙!

    虞渊唇角轻动,“出来!”

    黝黑大鼎,忽从气血小天地飞出,漂浮在他胸腔前方,滴溜溜地轻轻旋动,众多镌刻着的魔纹,蓦地鲜活。

    魔纹烙印着,煞魔凝炼的过程,怨气仇恨的形成,智慧生灵情绪的诸多变化。

    悬空大殿,散发着神秘的幽光,能震慑万千魂灵邪恶。

    呼!

    上身修长,下身为蝎的冷冽女子,如由冰蓝晶块雕刻而成,从那大鼎内飞了出来。

    室内温度,因她显现,“嗤嗤”地往下降。

    寒热相冲,很多水雾凭空出现。

    冒着寒意的“煞魔”,没有人类情感的冰蓝眼瞳,看向那八簇“太阳精火”,似本能地厌恶。

    鼎魂的念头,在虞渊心湖响起,和他不断地交流着。

    咻!咻咻!

    一束束,纤细如鱼线般的冰蓝电光,透着暗域寒流的气息,瞬间射入那八簇“太阳精火”,引发战斗。

    虞渊眉心一痛,轻轻哼了一声。

    八束冰蓝电光,刺入“太阳精火”的那一霎,他感同身受,生出一种被冰针,刺入眉心穴窍的痛感。

    八簇“太阳精火”,被他纯净凝炼的灵力,一团团包裹着。

    外层,是他灵力的汇聚,还有心神意识的寄托。

    只有最核心处,才是“太阳精火”。

    此刻,刺入的八束冰蓝电光,就是深入“太阳精火”内,将内部兴许存在的,溟沌鲲悄然留下的印记凿碎。

    蓬!

    八簇“太阳精火”,内有某种坚硬之物,似突然炸裂开来。

    魂念爆灭的感觉,虞渊是立即就感应到了,神色一震,不由欢声询问:“成了?”

    “成了!”

    回应他的,乃是大鼎的器魂。

    那道通体散发着冷冽气息的“煞魔”,施法之后,只是一闪,就重返鼎内的小天地,安静地再次蛰伏起来。

    没鼎魂的招呼,它永远不会主动冒头。

    “呼!呼呼!”

    虞渊心神变幻,八簇“太阳精火”随心所欲地,在他头顶,周遭,来回浮升飞逝,灵动的如挥动自己的胳膊。

    以前的那种凝滞,稍稍的不畅感,再没被感受到。

    人在通天岛,商会内部成员所在的楼阁,因为有山水大阵的庇护,虞渊才敢有恃无恐地将八簇“太阳精火”炼化。

    不然,他会担心一旦将那八簇“太阳精火”给释放,不等他去着手炼化,“太阳精火”就被溟沌鲲感受出,立即弃他而去了。

    “原

    来,在那溟沌鲲体内异地,虚空漂浮的炎日,炼化的太阳精火,都是溟沌鲲做出的手脚。这头星空巨兽,要是自己不愿意,恐怕‘九耀天轮’也不能,从他那颗炎日之瞳内,汲取丝毫的太阳精火。”

    忽然间,他就明白过来,知道“太阳精火”入体,压根就是溟沌鲲的布置。

    就是为了,时时刻刻知晓他的所在,知道他在星烬海域的所作所为。

    离了星烬海域,溟沌鲲借助他的“炎日之瞳”,依然能感知他的方位。

    直到现在,在那“煞魔”的协助下,通过相冲的暗域寒流,凝为冰丝电光,透入到“太阳精火”内部,才抹掉了溟沌鲲留下的印记。

    从此之后,八簇“太阳精火”才真正属于他。

    “隐患消除,现在的我,如果能悄然离开通天岛,那溟沌鲲,还有我那未婚妻,就再难知晓我的动向。”

    虞渊一身轻松地,从静坐状态站起来。

    “好几日了,辕姐姐还没有回来。”

    眼皮子一掀,他径直向门口行去,推开门的霎那,见到姜玉蓉正要叩门求见。

    “正要找你。”

    姜玉蓉怔了怔,似乎没有想到,虞渊的反应如此快,居然知道自己轻手轻脚的到来,“辕城主让我捎个话给你,她和方耀大人,还有她父亲,先回一趟赤魔岛。她要在赤魔岛,借助岛上的火山,修炼一样魔功。”

    “她让你,在通天岛等待她半月。半月之后,她差不多就能过来,然后和你一道儿回芜没遗地。”

    “去赤魔岛,修炼魔功?”虞渊讶然,“赤魔岛那边,有新的坐镇者过来吗?”

    “还没,方耀暂时掌控赤魔岛,不过不是赤魔宗安排的新镇守。”姜玉蓉解释,“另外呢,有很多人想见你。”

    “什么人?”虞渊奇道。

    “铜老钱,星月宗那边有人,说是想见见你。”姜玉蓉想了一下,又说:“魔宫的幽魔使,也传告我们,想和你见一见。”

    沉吟了一下,虞渊说:“铜老钱在何处?我答应过他,先见见他。”

    “铜老钱在岛上,出售各类器物的殿堂徘徊。近三日,他都在那儿晃荡。”姜玉蓉轻笑一声,“他炼化的玉楼被毁,该是想着,收集一些灵材,修缮那玉楼。购置新的,对他来说就不太现实了。”

    “我去找他。”点了点头,虞渊就在姜玉蓉的带领下,从商会特意为他安排的楼阁离开。

    “我近期都在这边,上头吩咐过来,你在岛上可以自由活动,不额外收取灵石。”姜玉蓉说,“这间房,会为你保留一阵子,你可以随时回来。不过呢,若要动用空间传送阵,返回芜没遗地,则需要缴纳规定的灵石。”

    她说着,虞渊不时点头,表示明白商会的规矩。

    很快,在她的护送下,虞渊就从此

    地走出。

    一步跨出,天地仿佛忽然晴朗,这让虞渊顿时就知道,已走了那座山水大阵的笼罩范围,真正站在通天岛。

    “我自己逛逛。”

    丢了这么一句话,他熟门熟路地,向商会出售器物的殿堂而去。

    姜玉蓉在后面,看着他远去的身影,暗暗惊奇,“明明没告诉他殿堂的方位,他也没有开口询问啊。看他的样子,仿佛对岛上的布局,一座座特殊的殿堂楼宇,都了然于心。似乎,来过很多次般。”

    她猜的没错,前世的虞渊,不知道来过通天岛多少回。

    没成为药神宗的宗主前,有一阵子,他长期在隔壁的药神岛炼药,他当初炼制的丹丸,会直接送往通天商会出售。

    当年,他闲暇之余,最喜欢的放松方式,就是在通天岛瞎逛。

    去看一些残存的阵法图形,看有没有稀罕的灵药,灵果,购置一些用作研制新的丹药,寻找灵诀秘术,想试着踏入修行之路。

    生命后期,心性巨变的他,研磨毒药邪道,也曾在通天岛,收购诸多令人闻风色变的恐绝毒物。

    对通天岛的布局,各个殿堂楼阁,他的确烂熟于心。

    “李禹!”

    途径哪一栋,专门陈列丹丸的殿堂,眼尖的他,一眼看到衣衫褴褛的故人,被一位银发披肩的大汉盯着,纠缠不休的说着什么。

    李禹不愿搭腔,静坐在一块石台上方,冷着脸。

    那位大汉,喋喋不休地说着话,乱其心境,令李禹没办法静下心来修行。

    远处,有身穿商会衣袍的人,一脸见怪不怪的神情。

    大汉没有下手,只是在旁边以言语骚乱,不算破坏岛上的规矩,所以他们看在眼底,也没出声干涉。

    另外,他们似乎也知道李禹的出身,知道是来自于几被灭族的李家。

    “竟然真的在裂衍群岛!”

    虞渊嘴角逸出笑容,强行脚步一变,迅速奔着李禹而去,并隔着数十米,就大声吆喝起来,“你小子怎么也值通天岛?你应该知道,我也在的,为何不让商会通传一声,找我叙叙旧啊?”

    烦不胜烦的李禹,听到这个熟悉声,眼帘一掀,待到看到真人,瞬间有些激动。

    可激动之色,仅仅只存在数秒,就立即收敛。

    李禹,想起了姑姑的那番话……

    他内心幽幽一叹,眼看着虞渊大步流星而来,忽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不知道要不要避嫌。

    “这人是谁?”

    银发披肩的大汉,两手持剑,斜了虞渊一眼,皱了皱眉头,“又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难道也是李家族人?”

    这般想着,他嘴角噙着冰冷笑容,低语道:“要是这样,就算这小子倒霉!”

    ……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