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八章 携手下海
    两道魂念,如明灯和火炬,瞬间灌顶而入。

    魔宫、妖殿两位坐镇星烬海域的大修,境界多么幽深精湛,虞渊并不知晓,可在那两道念头入体的一霎,他顿时生出感应。

    魔宫大修魂念,如一盏黑色灯笼,从他天灵盖向其灵魂识海渗透。

    然而,就在要抵达泥丸穴窍前,虞渊天魂被触动。

    刹那间,远在陨月禁地某幽深暗处的化魂池,忽然有了动静。

    化魂池下方,那片高悬着“慧极必伤”四个古朴黑字的奇异空间,四个黑色古字,如炽烈的黑太阳,绽放出神秘悠远,诡谲奇异的怪异光芒。

    未突破入微境,严格意义上,算是不能随意出入的虞渊泥丸穴窍,如有神铁锁链覆盖。

    一盏黑色灯笼,在其眉心皮肉底下,晃悠了一番,不得其门而入。

    魔宫大修的魂念,无奈之下,顺势向其血**魄而来。

    同一时刻。

    那大妖如火炬般的念头,在虞渊的中丹田玄门徘徊,绕了一圈,又顺势冲到底下,流入其下丹田黄庭。

    这次,虞渊就感应出,那大妖火炬般的念头,光明正大地浮现在其黄庭小天地。

    停止以“九耀天轮”修炼的虞渊,黄庭小天地不再有九日高悬于空的异象,而是灵气缭绕,漩涡自成,徐徐炼化着上次灵气,垂落到下方。

    大妖念头凝结的火炬,就在这方面小天地,飘飘荡荡。

    须臾后,此火炬念头再次飘然而出,和魔宫大修魂念凝结的黑色灯笼,一左一右,在他血肉躯体飞荡。

    虞渊屏息凝神,一动不敢动,任由魔宫、妖殿的大修,魔魂和妖念的巡察。

    两人的魂念泾渭分明,彼此忌惮防备,从不接触。

    很快,那一盏黑色灯笼,一团火炬,就进入了他的左右臂膀。

    让虞渊感到万分惊奇的是,盘踞在他臂骨的,一缕缕绯红剑芒、剑意,在那魔宫、妖殿大修的魂念渗透之前,似乎就钻入他手臂穴窍,悄然隐匿。

    来自那位斩月大修的剑芒,有着自己的意识和思想,竟然知晓躲避。

    最终,那位魔宫的大修,和妖殿的大妖,都将释放的魂念收回。

    也不知,两位大修究竟看出什么没有。

    耳边,柳莺和田婉柔还在轻声说话,星月宗的那些试炼者,同样在叽叽喳喳地,浑然不觉有异常。

    田婉柔还在询问柳莺,虞渊怎么识得徐子皙,为何和妖殿的修行者,也有联系。

    柳莺正在说话

    ,说徐子皙和周苍旻两人,都在芜没遗地出现过,而虞渊也误闯进来,因此有过几面。

    虞渊和周苍旻,和徐子皙更深的关系,和虞蛛之间的事情,她倒是没说。

    也在此刻,虞渊身形微震。

    他知道,魔宫大修和妖殿那位大妖,对他的这方观察审视,他自己的感觉是无比漫长,仿佛过了很久很久。

    可事实上,只是电光火闪间,只是一闪而逝。

    他不由看向徐子皙。

    从那枯骨阁楼而出的“蟒后”,对虞渊报以苦笑,以眼神示意,她也无力阻止魔宫大修,和那位大妖,对他升起的好奇,暗中魂念的窥探。

    徐子皙乃魂游境,她在星烬海域,都阻止不了妖殿那位的动作,说明了一个事实。

    那位大妖,在妖殿比她徐子皙的等级和地位,要高出一大截。

    八级大妖?

    魔宫那位,一位阳神大修?

    一念至此,虞渊就明白为何柳莺和田婉柔,一无所知了。

    阳神级别的魔修,八级的大妖,超出柳莺、田婉柔的境界太多,他们的魂念小动作,除了魂游境的徐子皙能稍稍感受,其余人想洞察,至少也是同级,或不能弱太多。

    譬如……

    虞渊忽然注意到,那位在天邪宗、秽灵宗人群当中,刚刚还在高谈阔论的赤魔宗方耀,已停止说话,一双如在燃烧的深红眼瞳,也朝着他望来。

    方耀的神情,分明有点困惑不解。

    这小子,看着有点面熟啊,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他怎么一过来,就引发了那两个家伙的注意,纷纷以魂念暗查?小子什么来头?

    引发方耀在意的,不是虞渊有多么特殊,只因魔宫、妖殿两位大修,对虞渊的观察。

    虞渊内心苦笑。

    他也没有想到,这一世,唯一一次令方耀如此认真在意留神的,并不是因为他多么出众,仅仅只是魔宫、妖殿两位大修的异动,让方耀生出警觉,从而疑惑。

    “都速速下海。”

    魔宫的宫殿内,一个清冷声,不耐地响起。

    此声一出,方耀身旁那些天邪宗、秽灵宗的门人弟子,被带领他们而来的长辈催促着,一道道飞射向海内。

    “噗通!噗通!”

    血神教那边,也是一道道身影,跳跃入海。

    陨落星眸后方,灵虚宗、雷宗和寒阴宗等七大下宗的试炼者,想也不想,同样在那魔宫大修发话后,随着飞行器物的降低,挑选一个方位,或笔直落下,或头朝

    下,潜向海内。

    “我们也去。”

    柳莺嫣然一笑,陨落星眸瞬间下落一大截,她明眸一转,看了一下那些师兄妹,说道:“你们都能在海内随意呼吸吐气,我不用管的。”

    话罢,她就看向虞渊,道:“你和我一起。”

    “都下去吧。”田婉柔一声吆喝,自己率先飞出。

    她不是入海,而是寻了一个小点的岛屿,落在上方。

    她会在岛上,等候这些试炼者,陆续上来。

    星月宗的那些年轻弟子,在这个时候,和柳莺比划了一下,指了一个方位,就纷纷进入,如鱼儿般立即就在海下显现。

    他们来星烬海域前,都在天源大陆的海域、江河湖泊活动过,都有入水的经验。

    柳莺是领头者,彼此熟悉,而且还曾经预演过,所以都不紧张。

    待到陨落星眸上方,只剩下虞渊和柳莺时,她微笑着说:“准备好了吗?”

    虞渊从芥子手镯内,将那海螺状的呼吸器物取出,扣在口鼻处,就冲着柳莺点了点头,示意没事。

    柳莺向他伸出玉手,“我带你一起下落。”

    “哦,好的。”

    虞渊也不拘泥小节,和她两手相牵,然后在她发力之后,一同跃下陨落星眸。

    两人飞落之时,陨落星眸迅速收缩,先是化作一块小石头,旋即再成一点星光,就在柳莺入海的那一霎,飞入其体内。

    “陨落星眸,那是柳莺吧?星月宗的那个丫头,不是传说眼高于顶吗?那小子,是他的同门师兄弟么?”

    “好像不是。奇怪了,那人身上没任何星月宗的灵诀气息,体魄的路子,有点煞魔宗的味道呢。”

    “是有点怪异。”

    天邪宗、秽灵宗,还有之前离的极远,没看到状况的古荒宗、云水宗的留守者,悄声议论起来。

    田婉柔站在一个岛上,神情也有点异样。

    那丫头,难道真的转性了?

    从被星月宗发现,被视为宗门希望,那丫头就没有对什么人,更不要说男子有什么亲昵的动作,为何会主动拉虞渊下海?

    虞渊何德何能,可以得到柳丫头的青睐?

    在田婉柔心中,被宗门视作瑰宝的柳莺,什么都是最好的,代表着星月宗的未来。

    如此柳莺,对世间男子,看似温和淡漠,实则生人勿进,拒人于千里,骨子里傲的很。

    她对虞渊的异常,亲近,让田婉柔极其费解。

    ……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