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全部章节 377-必须死一个
    姬贼说完这些话,胖长老整张脸不见半点血色。

    “勇,勇士,···”刚要有句话要说,姬贼目光扫过去,那眸子中向外透露着的肃杀之情,直接让胖长老闭上了嘴巴。

    姬贼,已经不是过去的那个姬贼。

    留给情面饶了们一次,们却把我当成老好人三番五次的挑衅我的耐心,既然是这样,那就别怪我不留情面了。

    有十多分钟,胖长老身背后,也就是大片山脉方向传来一片火光,紧跟着,一个浑身伤疤,身上裹着豹皮的原始人走来到了跟前,他手中抓着松赞,来到了跟前,直接把松赞往地上一扔,撇嘴道:“族长大人,这个家伙也太弱了吧,在我手下都没有撑过去两下。”

    姬贼点点头:“做的好。”

    狩嘿嘿的笑,转头一挥手,跟着他过去的那些军御部成员纷纷将手上的霜谷族人扔在地上。

    其中阿虎阿屠两个,更是手臂不规则的扭曲在了一起。

    见姬贼看他们两个,狩便开口道:“这俩家伙想要反抗,我就教训了他们一顿。”

    听了狩的话,姬贼倒是略有诧异,阿虎自己不知道,但是阿屠战斗力应该不低,也就是比土山稍微差点,怎么在狩嘴里,就成了个想怎么捏就怎么捏的软柿子了?

    姬贼这边诧异,那些跟着狩去阻击松赞的军御部成员却都是对狩大感钦佩。

    好家伙,刚才的战斗几乎就成了狩的个人秀,速度全开的他,还真没几个人能跟得上,整个漓火部落,大概也就土山那种皮糙肉厚的可以抗住狩如疾风骤雨一般的攻击,并且能实施反击的吧。

    漓火双战神,果然不是吹出来的。

    一想到自己日后的统领这么厉害,这些个军御部成员就都忍不住抬起来了脑袋,自豪之情,溢于言表。

    姬贼注意到了族人们的表情,微微一笑,没有过多言论,他走来到松赞跟前蹲下,轻轻道:“松赞大人,好久不见啊。”

    松赞憋红着一张脸不知道要怎么回应姬贼这句话。

    “我记得,上次我把放走的时候,跟说过再见到,决不轻饶吧。”

    这句话落地,不管是松赞还是胖长老,两个同时一惊。

    后者更是冲上来惊恐道:“勇士,不能伤害松赞!”

    姬贼瞥了他一眼,道:“松赞是我儿子还是我是他爹?敢踩线,我就敢杀人,念在过去曾经救过我的份上,我不和计较,回的霜谷部落去。”

    胖长老还想说话,两个军御部的成员直接上来架住了他的胳膊往后面走。

    “勇士!不能杀松赞,族长大人前天因为那场震动受了非常严重的伤,如果杀了他的话,族长大人会急死的!”胖长老嚎叫道。

    狩大步上前一脚踹过去:“给我闭嘴,我们族长大人做什么,需要说教么?”

    嘭的一声,胖长老被踹翻在地。

    那两个军御部成员目瞪口呆的看着出脚的狩,心说这力气也太大了吧。

    姬贼瞄了一眼松赞,后者上下牙床不住的打战,显然是恐惧到了极点的表现。

    姬贼伸出手来,一个军御部成员恭恭敬敬的递上来了木矛。

    接手里,姬贼把武器掂了掂,点头嗯了一声,噌的站起,高举木矛对松赞。

    “不,不要杀我,不可以杀我,怎么能杀我!!!”眼看姬贼木矛落下,松赞扯嗓子大吼道。

    在他喊话的同时,一股骚臭从他裆下传来。

    姬贼皱眉向后退了一步,只见松赞胯下,一股黄白污秽,看着就让人觉得恶心。

    “我父亲是霜谷的族长,我是未来的霜谷族长,姬贼,怎么说也是霜谷的第一勇士。如果杀我的话,罪过大了,大片山脉不会容的。求求,放过我,只要放了我这一次,我再也不会来东部平原了,真的,真的!”

    松赞是顾不上自己的脸面了,目前他的,心里第一想法就是保住性命最重要。

    “呵呵,霜谷第一勇士,给我肋下开一个洞的时候,有想过我是霜谷的第一勇士么?”姬贼反问松赞,一时间,后者直接僵在原地。

    姬贼低头看着他:“所以,去死吧。”

    说着,姬贼木矛前刺,然而,他的木矛才刺出去,旁边忽然扑来一人压在了松赞身上。

    木矛准确无误的扎在了他的肩头。

    噗嗤一声,木矛破肉声响,那压在松赞身上的人也发出了一声闷哼。

    鲜血飘飞。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姬贼,让狩,让众人都吃了一惊。

    仔细的看,却发现压在狩身上的那人不是别人,正是被狩折断了手臂的阿虎。

    后者压在松赞身上,背部让姬贼一矛捅穿,受了重创的他,嘴唇惨白没有半点血色,他咬着牙,上下牙床不自觉的敲击着,口中断断续续,不住颤抖:“不,不要伤害松赞大人!”

    狩有些懊恼:“这样的混蛋也有人护?族长大人,让我杀了这个家伙!”

    说着,就抬木矛向松赞。

    然而,姬贼却一把将狩拦了下来:“先等等!”

    狩闻言一愣,诧异的看着姬贼。

    姬贼收回木矛扔了,让人将阿虎拽下来,皱眉看着他道:“我记的,是阿牛的哥哥吧。”

    阿虎大口的喘着气,鲜血从他喉间不住地向外喷。

    他转头看了一眼姬贼,沉默着不说话。

    “起开,看在是阿牛哥哥的份上,我不杀,别拦着我。”

    阿虎艰难的转过身子,坐起来,被狩扭断的双臂耷拉在身侧,一脸坚决表情:“我绝对不允许伤害松赞大人!除非我死!”

    一众军御部的成员都迟疑了。

    大家也都知道,阿虎的弟弟阿牛,在漓火部落里,那可是十一个部门负责人之一的大佬,平时也是非常受姬贼重用,要真是杀了阿虎的话,难保阿牛心理会不会生出来什么不满的情绪。

    “我已经饶了霜谷部落,饶了松赞一次,情分,我已经给足了。但们却想让我一而再,再而三的退却,是真的以为我不敢杀人么!”话说到后来,姬贼声音猛地拔高,带着压抑不住的怒气吼道。

    阿虎闻言吓了一跌,浑身颤抖一番,抬头惊恐的看着姬贼,饶是他已经怕的不行了,但依旧是硬着头皮道:“阿,阿虎愿意一命换松赞大人一命,请姬贼族长放过松赞大人。”

    在阿虎身背后的松赞不住的点头:“对,对,勇士大人,饶了我吧,我发誓,再也不进来东部平原半步了。”

    松赞的话,让狩有些恼怒,大步走过去绕开阿虎,单手抓住了松赞的头发往外拽,跟着一脚踢上去在他面上,骂骂咧咧道:“呸,还有脸喊?阿虎为了去死,就这样说话的?”

    松赞让狩这一脚踹的满面是血,当时脑袋昏昏沉沉倒在地上,嘴巴张了张,终究还是没有那么大的毅力,噗的一声躺了下来。

    阿虎见状慌忙来看姬贼,张口刚想说话,姬贼就抢他一步拦住了他的话头。

    “上一次我已经说过了,东部平原,不允许任何霜谷族人进入,否则,我见一个杀一个!我可以看在阿牛的面子上给们一次机会,但今天,必须有一个人要死。”姬贼道。

    阿虎忙道:“我,我愿意替松赞大人去死。”

    “如果死了,他们。”说着,姬贼指了指松赞他们:“他们都要死,我要活着,就是因为考虑到阿牛的感受,,明白么?”

    被两个军御部成员按在地上的胖长老张口叫嚷:“我,我,我来,勇士,如果心里有火,就杀了我吧!我愿意去死!”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