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四百七十五章 生日快乐。
    薛子墨“就是就是”在旁边搭腔。亦真嗐声,看了看傅媛媛:“你怎么看?”

    傅媛媛看看晏晚凉。梁熙是感性视角,傅媛媛则是理性视角,侃侃道:“死了不就是过去式?哪管生前身后名?活着的人总得活着,再说这事情本来就不是你的错。无需愧疚。”

    亦真倒也不是实打实的心软。只是心理趋向于防守,秦美美并没有对她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她这样赶尽杀绝,也怕遭到报应。

    夜烬绝伸手勾了勾亦真的肩膀:“不止是这样。夜阡陌手里扣着秦美美的视频,就是要勒逼秦巍为他做事。我们得剪去这些操控线,不然秦巍迟早是个隐患。只有秦巍丧失价值,夜阡陌才没办法借刀杀人。不然还会有下一次。”亦真点了点头。

    “当下视频虽然没法全部还原,但是间接证据足以导出你是清白的这个事实。”夜烬绝笑了笑:“何况是秦巍不仁,不能怪咱们不义。”

    于是几天后,夜烬绝打着为死者发声的名义,逼供那几人承认了受害人是秦美美的事实。虽然视频没有流出,却成了压死秦巍的最后一根稻草。

    秦巍自然不能去反咬夜阡陌。公司财务出现漏洞的当天,夜阡陌根本不在公司。

    虽然事后秦巍为三缄其口,将所有从夜氏榨取的肥己都交付给了夜阡陌。但不得不给公司上下一个交代,结果只能是自己被出局,当了替罪羊,被判有期徒刑十年。夜阡陌全身而退。

    自夜烬绝被赶出公司。夜景权病重。公司上下都由夜阡陌掌舵。但夜阡陌行事颇有不对,贪酷之弊日趋明显。甚至影响到董事会里部分股东的利益。

    唯一能辖制夜阡陌的,只有夜烬绝。于是这些人又想请夜烬绝重回夜氏。只是找不到人,又怕触逆夜董事长,不敢冒然行动。

    亦真依旧每天乐此不疲的骑着自己的小摩托,到点来接夜少爷回家,风雨无阻,羡煞旁人。

    夜烬绝的情况,大家都很清楚,拍着他的肩膀,半笑半叹:“哥你可真是好福气。现在的小姑娘都现实着呢。找着这么一个可不容易。”

    “是啊哥!什么时候请我们喝喜酒?”

    夜烬绝斜这几人一眼:“结婚的时候通知你们。”

    今天天气湿润,从早间就飘着毛毛细雨。一个小时前又云敛雨歇。现在,蔓蔓的湿意罩上一层覆在脸上,氤氲霏濛。

    夜烬绝靠在门口,队员陆续离开,笑着同他打招呼。他翘首一样立在哪儿,浅笑着同他们一一告别。卷着沙尘和泥土的风飞扑在脸上,气息浑浊垢腻。

    渐渐的,人都走完了。时间悠长的像是盹住了。青灰色的云从街头一路延伸,四野尽是黑压压的。

    偌大的江宇闭塞的像一座老旧的江南小城。云又往下压了一层,锁住这青灰色的狭窄的天空。

    夜烬绝有点不耐烦,想给亦真打个电话,又怕她路上分心。

    伴随着一记闷雷,雨开始越下越大,砸在地面上,起着一个个水涡。现在他不耐烦给她打电话,电流声持续很久,没接。

    夜烬绝回屋锁上门,拾了外套往雨幕中走。就见车灯一闪闪,刺破雨幕,长长的一道白直光撞了上来,定在他身上。

    “怎么来迟了?”他的语气有些责备。

    亦真费力的从摩托车上跳下来,没带雨披,头发狼犺的贴在清水荔枝样的脸上。

    她一面跑着一面笑:“路上不小心摔了一跤。”

    夜烬绝把外套脱下来,披在她身上,紧迫的问:“摔哪了?”

    “手破了点皮。没事。”

    她张开手让他看,一缩手溜进口袋里,殷勤的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精致的鳄鱼皮的小盒子,放在他手上,眉飞色舞的拍拍手:“少爷,生日快乐。”

    是一个煤油灯式的复古牛皮咖啡色的打火机。牛皮上的图案很精致,十来个浓缩的卡通版伏地魔,表情怪异,生动俏皮。

    “我自己设计的。Crystal帮我联系的工厂,喜欢吗?”她倩倩笑着,眼睫毛上还挂着水珠。

    他别开眼,眼睛莫名有点湿,又不好意思问,板着脸剜她一眼:“傻了吧唧的就跑来了,不怕感冒吗?”

    “要是怕感冒就不来了。”亦真嗐一声:“可惜现在回不了家,吃不了小蛋糕了。”

    夜烬绝笑笑,伸手将人抱住,“谢谢,我很喜欢。”

    雨水还在倾覆着这座城。两人只得退回馆内的小侧厅。电压有些不稳,夜烬绝开了一盏小台灯,找了电吹风,丢了毛巾给她:“把衣服换下,我给你吹干了。”

    “你这里有能换洗的衣服吗?”亦真四下里看了看。

    “没有,你穿我的。”

    “那你感冒了怎么办?”

    “我有没有淋雨,再说,我体质怎么也比你强。”夜烬绝脱下卫衣,换上短袖,去给她泡姜茶。

    亦真换上他的大码卫衣,袖子长长的垂在腿上,露出两条细白的小腿,唱戏的一样。

    亦真冲镜子扮了个鬼脸,开始鬼影似的在夜烬绝身边飘来飘去。

    “疑?你们一帮大老爷们儿还喝姜茶,开始养生了?”身后鬼使神差探来一个头。

    夜烬绝笑着挣住她的小胳膊,“这是我给你留的,大老爷们儿谁喝这个。”

    低头蹙眉:“不要光着脚丫子跑来跑去,多大的人了,着凉了怎么办?”

    说着抱娃娃似的将人抱起,安放在沙发上,往姜茶杯里添了一颗方糖。

    亦真慢悠悠喝干一杯姜茶,头发也吹得差不多干了。好在这狭拥的小屋里并不冷,还有小毯子。

    “我想起小时候。”

    亦真从他口袋里摸出那盏打火机,揿亮了,黄色火焰里映出上面的卡通图案。

    两个人凑着脸,像在研究古老羊皮地图。火光下,脸庞的线条流丽又柔和,露出轻柔迷濛的回忆的神色:“以前在外公家,停电了居然点蜡烛。你们家点蜡烛吗?”

    他没有搭腔。她自顾道:“淌下的烛泪一瓣叠着一瓣,叠在烛台的小碗盏子里,像一朵红色的小梅花。”

    她喃喃说了很多,伴着雨声。他偶尔回应。雨声越来越大,人声渐渐被淹的很低,听在耳里觉得徜惚迷离。

    忽而两人都不在说话,达成静谧的默契。他轻轻板过她的下巴,吻上来。亦真下意识眨了眨眼睛,光影从两人飞快脸上掠过。熄的太快,如同闪现。

    ()

    1秒记住爱尚: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