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049章 元石
    “这是极品羊脂玉,市价最起码在五十万以上。“赵非凡将锦盒递到叶北手中。

    看到这块羊脂玉,叶北有些心动了,因为他突然想起了穆霜,这东西如果送给穆霜做礼物应该顶好。

    自己并不懂玉,就算有钱也不一定能买到好玉,赵非凡送的东西应该不会太差。

    赵非凡是老江湖,一眼就看出了叶北的心思,当下拉过椅子,又让叶北坐下。

    “叶先生,今天晚上你只要帮我们压压阵就好,根本不用你出手。“

    “嗯。“叶北点了点头,心思完全没有在听赵非凡,而是对着系统默念,“系统,使用1点逼王成就,提升一下这块玉的逼格。“

    “哔!消耗1点逼王成就,获得凡阶羊脂玉一块,浑厚+1%……“

    “凡阶的……“叶北有些失望,但还是想再试一下,“系统,使用1000点逼王成就,提升一下这块玉的逼格。“

    “哔!消耗1000点逼王成就,获得黄阶下品元石一块,浑厚+1001%……“

    “黄阶下品元石……“叶北有些惊呆了,“元石是什么鬼?“

    “叶先生!叶先生?“赵非凡连叫了数遍方才把发呆的叶北叫醒。

    “哦,赵会长,元石是什么东西?“叶北突然问道。

    “元石!“赵非凡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了,“惭愧,赵某家中现如今还没有元石,如果叶先生想要的话,等我们赢了这场比武就去买一块送给叶先生。“

    “开什么玩笑,一块拇指大小的元石就要上千万,跟这羊脂玉一样大的元石起码上亿,真是狮子大开口。“李克明没好气地说道,暗骂这小子竟然来索要元石,真是太过份了。

    屠龙和周天两人也是转过了身,表示无语。

    “各位可能误会了,我只是随便问问,并没有那个意思。“

    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自己手里这块黄阶下品的元石岂不是价值过万。

    想到这里,叶北马上盖起了锦盒,收入囊中。

    “叶先生,赵某还有一个小小的请求。“赵非凡笑道,“上次从叶先生那里买的《太极拳》有几处看不明白,还请叶先生指教。“

    “小事,不用这么客气。“叶北摆了摆手。

    两人进了一间练功房,赵非凡珍而重之地从一处暗格中取出《太极拳》,翻开册子,一处一处向叶北请教。

    叶北已经掌握了黄阶中品的《太极拳》,现在再看这本黄阶下品的《太极拳》,仿佛登高望远、高屋建瓴,一下子就看明白了。

    叶北也没有隐瞒,将赵非凡不懂的几处地方解释得清清楚楚,毕竟收了人钱财。

    赵非凡与自己理解的东西相互印证,频频点头。

    “叶先生说的太对了!“赵非凡连连称赞,甚至手舞足蹈起来。

    几处难点都讲明白之后,赵非凡开始运气,原本不通之处开始一一连贯,几个周天下来,丹田内的气息滚滚而动。

    突然之间,丹田内喷涌而出一股热浪,刹那间袭遍全身,让人感觉无比舒泰。

    “突破了!“赵非凡喝彩一声,“内劲大成!“

    叶北微微一笑,赵非凡的突破从另一个侧面验证了自己对太极拳的理解也是正确的,而且黄阶中品的太极拳比之更加高明。

    “多谢叶先生。“赵非凡拱手致谢。

    “不必客气,这些都是你应得的。“

    两个人看了看天色,太阳已经落下去了。

    赵非凡从练功房内走出来,精神抖擞,一去之前的颓态。

    “大哥,你好像突破了!“屠龙一眼就看出来了。

    “不错,这次我很有信心对付蜀中那些人。“赵非凡笑道。

    “太好了,那今晚这一战,我们更有把握了!“李克明和周天异口同声地道。

    吃过晚饭之后,三五成群地开始有人到了。

    作为武术协会的会长,赵非凡自然得迎客,与那些有头有脸的人物一一握手,引入内堂。

    叶北懒得去认识这么多人,自己一个人四处逛了逛,喝了点茶,吃了点点心。

    这里的点心还挺别致,与市面上的不一样,颇有点宫庭风味。

    叶北一生清贫,还从来没有吃到过如此好吃的点心,连着吃了数块,吃得都快噎住了,连忙开了一瓶饮料,倒灌了几口,方才吞下去,模样倒是有些狼狈。

    更让人尴尬的是,这狼狈的模样竟然被一个熟人看到了。

    叶北鼓着腮帮子,回头一看,是穆家的人。

    穆雪,身边一个模样仪表堂堂的中年男子,身后还有几个保镖一样的壮汉。

    那中年男子看到叶北的模样不禁露出几分鄙夷之色。

    “叶先生,你也在这里,幸会。“穆雪冰冷的脸庞露出一丝笑意。

    “幸会。“叶北微微点头,乍一看还以为看到了穆霜。

    “爸,我给你介绍,这位就是我常跟您提起的叶先生。“穆雪马上介绍起来,“叶先生,这位是我爸爸,穆学豪,穆氏集团的董事长。“

    “哦。“叶北轻轻哦了一声,并不想攀交。

    穆学豪的眉头皱了起来,他对这个所谓的叶先生早有耳闻,甚至还专门派了调查了他,把叶北的底细摸得一清二楚,这小子从小生在京州郊外的一个小山村内,爸爸分明是个流浪汉,竟把自己说成了世家的嫡传弟子,简直就是欺世盗名!

    “穆太公真是老糊涂了,竟然把这种人奉为座上宾。“穆学豪心里暗骂了几句,瞥了远处的穆仲发一眼,这位三叔也是鬼迷心窍了,还搓合穆雪和这小子,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

    穆学豪心里有气,倒不仅仅是因为叶北,主要还是因为再过几天他这个穆氏集团董事长的位置要让贤了,此事几乎毫无征兆,穆氏集团在他的手里稳步发展,几乎没有出什么岔子,怎么就要给让给自己的弟弟了呢?

    穆太公做此决定也就算了,三叔穆仲发居然也董事会上公开表示支持穆学凯,这口气实在是让他有些咽不下。

    他气不过,私下追问穆仲发为什么,穆仲发只说,董事长的位置轮着坐对集团的发展更有好处。

    穆学豪怎么会信这鬼话,心中依旧怨愤不平。

    此次来这里,就是要探探门路,为自己将来离开穆家做准备,没想到踩到狗屎了,碰到了这么一个让人平白无故生气的东西。

    “叶先生,我知道你一定会来这里的,我昨天就猜到能在这里遇到你。“穆雪一改以前的作风,反常地套起了近乎。

    “是吗,连这也被你猜到。“叶北嘿嘿一笑,不知道该怎么接这茬。

    穆学豪的眉头皱的更厉害了,这小子原来是追自家女儿追到这里来了,真是色胆包天,“这位叶先生,我想单独跟你聊两句。“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