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038章 刘五发的邀请(为“家有老狐狸”加更,多谢收入书单)
    叶北颤巍巍地将这碗“琼浆玉液“倒到了老菩提树的树根下。

    “琼浆玉液“迅速地钻进了泥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了。

    片刻后,老菩提树抖了三抖,树上的枝叶竟然无风自动起来,仿佛在欢快地叫着、唱着,与那空中的小鸟在争欢。

    阿公似乎看出了老菩提树的不寻常,问道:“你给他施了什么肥?“

    “撒了一泡童子尿。“叶北嘿嘿一笑。

    “它好像还挺喜欢的。“阿公凑过眼,仔仔细细地瞧了老树一番,突然间毛孔都立了起来,“它居然冒新芽了!“

    “新芽?“

    “你看,像针尖一样的新芽从它的树皮下冒了出来,它要重生了!“阿公兴奋地叫了起来,自己比这棵老菩树还要高兴几分。

    看到阿公高兴的样子,叶北也觉得有些开心。

    突然,电话响起。

    来电显示是刘五发。

    “喂,叶先生,我是刘五发,我想请你吃顿饭,不知道叶先生是否愿意赏脸。“

    “五哥请吃饭,我当然来。“叶北笑道。

    刘五发给自己的印象还算不错,穆仲发对自己也还算客气,再加上自己最近傻等高考成绩出来,实在没有事情干,蹭个饭局也是不错的。

    “好的,今晚五点,我在盛世华国大酒店等你。“

    “好的。“

    五点整,叶北驱了个车前往酒店。

    盛世华国大酒店是京州最高档的五星级酒店,在这里请客也算是刘五发给足了叶北面子。

    服务员将叶北引到了包厢。

    包厢内坐了两个人,一个是主人家刘五发,还有一个竟然是黄毛狗凌爵。

    甫一进门,凌爵便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看到这个情境,叶北猜到这两个人是求自己来了。

    “叶先生,我的小弟黄毛狗想正式给您道个歉,多次无意的冒犯,还请叶先生大人不计小人过。“

    “以前有眼不识泰山,叶先生,对不起。“黄毛狗竟然重重地磕了一个头。

    “行这么大的礼,我还真有点受不起。“叶北摸了摸鼻子,拍了拍他的黄毛,“起来吧,有话好好说。“

    “多谢叶先生,上次罪了您表妹,我实在是不知道她是您表妹,但我还是罪该万死。“黄毛狗自扇了两个巴掌,“我已经教训过那个干妹妹了,今天她也在外面等着,我让她进来给您赔礼道歉,让她做什么她都愿意。“

    “做什么都愿意……“叶北听到这句话怎么感觉这么邪恶呢,“那要不叫过来看看?“

    “行,我给她打电话。“黄毛狗拨通了电话。

    不到三分钟,那女孩子怯生生地进了包厢。

    上次也没仔细关注这个女孩子长什么样子,甚至连她的脸也没有记住,这次叶北仔仔细细打量了一番。

    女孩子一直低着头,一句话也不敢说。

    “只要叶先生,让她跟着叶先生。“黄毛狗说道,“能跟叶先生,是她的福气,还不快谢谢叶先生。“

    “谢谢叶先生。“女孩子低声说道。

    叶北摇了摇头,这个黄毛狗上杆子贴,明眼人一看就是心术不正的,说他是狗都抬举他了,要知道狗是最忠诚的动物,但这黄毛狗不一样,主人得势时比狗还伏贴,主人要是失势必定会反咬一口。

    “你走吧,记得给我表妹道个歉。“叶北挥了挥手把她打发了。

    “多谢叶先生宽宏大量。“黄毛狗端起酒杯向叶北敬酒。

    叶北皱了皱眉头,说真的,他不是很不喜欢与之同桌共饮,碰个杯都觉得恶心,“有事说事吧。“

    “是这样的。“刘五发马上接茬道:“这次除了道歉之外,我们还有一件事要请叶先生帮忙。“

    “帮什么忙?“

    “不瞒叶先生,黄毛狗以前是跟我混的小弟,当年我们帮派为了争地盘与另一个帮派火拼,我和黄毛狗两人合力砍伤了对方的老大谢坤,我身中十几刀,黄毛狗头部中了一刀,后来我退出了江湖,黄毛狗为了遮掩头的刀疤才养了一头黄发。“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叶北并不爱听黄毛狗的故事。

    “叶先生,请听我说完,那谢坤杀了人亡命天涯,最近这几年好像听说得到了一个宝藏,宝藏中不仅有许多珍宝,还有一本诡异的武功秘籍,十分厉害。他这次回来扬言要玩死我和黄毛狗,也不杀我们,就让我们不断地去找高手帮忙,我们花大价钱请了一个高手去跟他谈判,最后竟然成了废人。“

    “废人是什么意思?残废还是痴呆了?“

    “那倒没有,意识都是正常的,只是全身内劲丝毫不剩,连拿碗筷都有些吃力,他说,谢坤的诡异功夫会吸收别人的内力,甚至连生命力都能吸走,并且能化为己用。“

    “有点意思。“叶北摇了摇手中的杯子。

    “所以我们想请叶先生帮忙,如果能击退强敌,我愿意将全部家产全部赠给叶先生做为酬劳。“

    “我考虑一下。“叶北还是有些顾虑的,一是不知道对方是什么实力,二是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水平,如果冒然出手只怕是会死的很惨。

    “不瞒叶先生,这次我不仅请了叶先生你一个人,还请了江湖上好多朋友,希望能一举抓住这个通缉犯,为民除害。“

    “那岂不是花了很多钱。“

    刘五发讪然一笑,“说实在的,我这点微末家产对他们和叶先生来说都没有半点诱惑,他们感兴趣的是谢坤的宝藏和功法。“

    “原来如此。“叶北点了点头,说心里话,他对谢坤那能吸别人内力的功法也有一些好奇。

    此时包厢的大门被推开,四个大汉走了进来。

    刘五发连忙起身,“乔三叔,林五爷,张馆主,江师傅,欢迎欢迎,让刘某等的好苦。“

    四个人没有答话,目光不约而同地望向了叶北,因为叶北坐的位置是这张桌子的主位。

    “随便坐,随便坐。“刘五发恭敬地道。

    “五发,你这安排的也太随便了吧。“乔三叔鼻孔出气,显然对叶北坐在主位有些不满。

    “刘某有什么做的不好的,乔三叔尽管教训。“刘五发陪笑道。

    “你让一个黄毛小子坐在主位上是几个意思,故意奚落我们四人吗?“林五爷是耿直人,说话不喜欢绕弯子。

    “是啊,你家都是这么教子侄辈的吗?“

    “林五爷、张馆主误会了,这位叶先生也是我的座上宾,他是穆太爷看中的人,我来介绍,……“

    刘五发将众人隆重地介绍了一遍,每个人前面都加了数个头衔。

    四人的情绪方才有些缓和,但看叶北并没有让位置的意思,心中多少还是有些不满。

    四人坐定,酒店上菜。

    “谢坤这个人我早就有所耳闻,当然在京州也是一个道上的名人,杀了一个给自己戴绿帽子的男人,然后就销声匿迹了,没想到这两年又回来了,胆子真是大,连通缉都不怕。“林五爷边说边喝了口茶。

    “嗯,听说此人挺讲义气,当年跟了龙蛇帮的老大丁忠,为丁忠两胁插刀,跑路的时候丁忠还给了他一大笔钱。“乔三叔道。

    “我愁的就是这个,当年丁忠就是间接死在我们手里,他是不会放过我们的。“刘五发面色有些难看。

    “你放心,有我们在,谢坤绝对动不了你一根手指,来,干!“张馆主豪气地举杯。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