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358章:不必再想
    白相思只觉得头疼,她脑子里浮现的场景,是旁侧有一个书架,那书架上有书本相框,可是现在眼前什么都没有,她抬手捂住了脑袋,“蝴蝶?狄豫东……是他对不对……”

    她口中念着,却是觉得脑子几乎要裂开一般,她按着脑袋,始终无法将那些东西在脑子里完整的串联在一起,她皱着眉头坐起了身,厉瑞行连忙走了过来,一把握住她的手,将她的手揽住他的腰,然后他伸手轻轻的抚着她的头发,“不要想了,想不起来也没关系的,不要勉强自己。”

    “可是我应该记得的,就是这儿,我前些天总是做梦,梦见一个书房,梦见书房书架上有一个相框,相片上的人胸口上纹着一只蝴蝶,那好像是我一直想要告诉谁的重要的事情,我……”

    白相思头疼着着急着,在厉瑞行怀里哭着说着,更是让厉瑞行心里一阵难过。

    他亲吻着她的额头,将她揽在怀里安抚着,“没事的,我已经知道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了,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在我身边,没事儿了,我们不想了……”

    白相思依旧觉得自己心里藏着什么秘密一般,像是一句来不及说出口的我爱你,又像是一句不忍开口的对不起,总之一切都在她脑子里盘旋着,可是她却没有办法完整的表述。

    老钟站在门口,见着跟上一次一样的场景,心情也是难以言明,再次见着厉瑞行抱着白相思起身走到门口。

    他依旧只是微微的让了让路,只是这次厉瑞行没有给他警告的眼神,甚至连抬眼的动作都没有。

    “厉总,想必很多事情你都个头绪了,如今底蕴和瑞兴不可能共存,更不可能继续在行业内并驾齐驱,所以,既然终究是竞争者,你和狄望少爷的情分也许……”

    “如果是狄望心甘情愿来和我竞争,那么我自然会和他公平竞争,但是如果他只是被逼迫的,那么我不管用什么手段,都会让底蕴消失,到时候也希望你们能拿出你们的态度,和我好好的竞争一番。”

    厉瑞行抱着白相思,没有回头,只是宽厚的背影站定,让老钟一时感到威压。

    楼下狄豫东也是看着厉瑞行抱着白相思下来,白相思此时眼神已经游离,揽着厉瑞行的脖颈,更是眼圈红红,柔柔弱弱的样子。

    厉瑞行只是看了一眼狄豫东,没有多说话便直接离开了。

    反正每一次到狄家来,都没有什么好事,他也不是很喜欢这里,早些离开也是好的。

    只是他刚到了门口,却是见着狄望刚好进门,两人对看一眼,却是都咬牙不语。

    狄望的眼神往客厅里还没有看到的狄豫东的方向看了一眼,只是侧了侧身子,并没有打算给厉瑞行叙旧或是如同以前说说自己的难处,甚至连眼神都很是不自在的看去别处。

    白相思也看到了狄望,她也是沉默着,一脸的愧然,然后被厉瑞行抱了出去。

    等到两人走开,狄望这才进了门,刚刚还一脸严肃,凶神恶煞的狄豫东看着狄望回来,连忙一改脸色,“狄望回来了啊?”

    “你让他们来的?还是他们找你要个说法?”

    狄望的指的自然是招商会上的事情,不过瑞兴和白氏来要说法的可能很低,易光远 还差不多。

    可是狄豫东听着他的话却是摇头,“都不是,他们只是找我解惑,疑惑为什么你愿意留下来。”

    “那就好!安排我和冷小姐的会面吧!我相信她对我的感觉,想必和冷家合作,应该会让身为底蕴董事长的你身价倍涨吧!”

    狄望的生意冰冷,语气里没有祝贺的意思,反倒是讽刺至极。

    “是你要找到这位冷小姐的,我以为你是为了江曼文,却不过是想要拿着她的身份来借此讽刺我吗?”

    “当然不是!我只是为了让底蕴更上一步之后,与底蕴完全脱离,我要你帮我找到冷雨芙,只是为了借此机会,看看底蕴到底强大到了什么地步罢了。”

    狄豫东凝眉,狄望不是善于说这种谎的人,所以他留下来,狄豫东只以为是以找到冷雨芙为交换理由,可是现在看来,狄望的目的 不仅是找到冷雨芙,还想接着冷雨芙来将底蕴推下云端。

    “你如果只是为了报复冷家和底蕴,我会让人把你带离国内,从此之后你都别想再见到江曼文。”狄豫东甩袖气愤的说道。

    “哼,往前你不是也一直不同意吗?反正都是一样的结果,我为什么不能大胆一些动手去做?何况现在你是董事长,我是底蕴的总裁,我是执行者,有些事情先斩后奏也是可以的,现在冷家和底蕴要建立关系的话已经说出去了,你想要后悔,就要先想想如何付得起这些代价吧!”

    狄望只是不善用这些手段,但不是不知道,他沉声说着,而后上了楼去。

    老钟从楼上下来,自然是听着两人对话完毕才出现的,见着此时的狄豫东,似乎身子又佝偻了几分,看起来也是让人心疼,他也只能沉沉的叹了一声。

    也不知道这到底做了什么孽……

    ……

    枫叶居中,白相思被厉瑞行放在了沙发处,他倒了热水递了过来,她没有接过,只是看着厉瑞行将水杯放在了桌面上。

    “有些过去的事情,不必再想,我 说过的无论记得还不记得,我都会在你身边。”厉瑞行坐在她的对面,眼神依旧深邃。

    白相思脑子里却还在不断的重复着刚刚在书房里的情形,她张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却是见着厉瑞行又重新起了身,“要去休息一下吗?”

    白相思垂眸不语,厉瑞行没有继续问,而是继续将她抱了起来,然后朝着楼上卧房去了。

    白相思揽着他的脖颈,嗅到他身上的气息,平稳的心跳在此时也变得紊乱起来。

    “你有没有让我找一个人?”

    最后一步台阶,厉瑞行的步子猛然顿住,听着白相思的问话,他咬咬牙,没有应话。

    “那个人胸口有蝴蝶纹身。”白相思的眼神不知道再看何方,她紊乱的心跳,是因为她从狄家到枫叶居一路上还在坚持的回忆着,而此时她感觉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慢慢揭开面纱。

    “相思。”厉瑞行轻声喊道。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