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作品正文卷 第六章 存心戏弄
    捧着杯子,悄悄抬眼往旁边瞄了眼,谁知道这一眼,有恰好看见盛景年看过来,吓得萧云慕直接让水呛着。

    连忙放下杯子,背过身去猛地咳起来。

    果然,盛景年就是她的克星,天生八字不合,只要一和盛景年碰面,准是她倒霉,怎么就不见盛景年倒霉?

    苏云兮连忙伸手拍着萧云慕的背,看了眼宋氏,果然宋氏往这边看了眼,那眼神,仿佛萧云慕丢尽了将军府的脸。

    但丢人的是谁,宋氏心里真不知道吗?不过是装聋作哑罢了,揣着明白装糊涂。

    打量一眼刚才还不少话,这会儿干脆装聋作哑的顾明烨,要不是宋氏刚才着急着想要说媒,给萧云颂谋一门好亲事,也不至于这么尴尬。

    众人面面相觑,最为尴尬的就是萧云颂,恨不得寻一个地缝钻进去,捧着杯子埋头喝水。

    盛景年把扇子搁在桌上,看向宋氏道:“宋大夫人一手撑起将军府的内务,又教养出太子妃那般的人中龙凤,连我母亲也常道,将军府里出来的姑娘,果真是个个好模样又知书达理,各有各的长处。”

    “长公主谬赞,不过是孩子们争气。”

    “我和云慕有婚约在身,原本今日是送去了些药材,给她调理身子,又正逢好日头,和小侯爷相约到金台寺,想不到赶巧碰上将军府女眷出游,早知这样,早上那些药材晚些再送去。”

    “小公爷有心记挂,是云慕的福气。”

    边上刚缓过来的萧云慕听到盛景年在那里胡说八道,在心里翻了个白眼,盘算着要怎么才能从这桌上离开。

    谁要在这里听这几个人互相恭维,虚伪!

    正在琢磨时,忽然听见盛景年提到自己的名字,心里不由得紧张起来——别别别,盛景年提自己做什么!

    一股不好的预感窜上来,直觉告诉萧云慕,盛景年肯定不会是站在自己这边的。

    “这般风和日丽的好天气,我有一个不情之请。”

    “小公爷客气,往后都是一家人,有什么话但说无妨。”宋氏看一眼萧云慕,见萧云慕蹙着眉,一副不情愿的样子,更是嫌弃。

    从前还说萧云慕这丫头手腕厉害,竟然知道让萧老太公给她做媒,直接许了魏国公府的亲事,不知廉耻,身为女儿家竟然自己请婚。

    怎么真得了这门亲事这会儿倒是一脸扭捏了?

    真会装模作样,这样手腕,她女儿哪里是对手。

    盛景年扫一眼萧云慕,见她蹙着眉,嘴角撇着,站起身,朝着宋氏施了一礼,“我和云慕已有婚约,又是在山寺里,难得有机会能同行交谈。”

    “小公爷请讲。”

    “想邀云慕同行上山,也能增进感情、彼此了解。”

    “小公爷和云慕有婚约在身,自是无妨,不过她们姐妹向来感情好,云颂和云霜跟着也有个伴,怕是要麻烦小公爷和顾小侯爷了。”

    呸!真是老狐狸!

    萧云慕看一眼宋氏,心里对宋氏极为鄙夷,真是太不知廉耻了,居然把萧云颂和萧云霜强行塞过来,就算是她不想见着盛景年,也不代表她想见着萧云颂和萧云霜两人。

    还感情好?感情好能每次都在她被罚跪的时候跑过来看热闹,感情好能在她被休之后特地从夫家赶回来对她指指点点,每一句话都指责她不知羞耻,犯了七出之条,丢了将军府的脸。

    宋氏的如意算盘打得可真好,还想着给萧云颂牵线搭桥,也不看看打从他们来了后,除了一开始顾明烨好奇的看了她一眼外,一个眼神都没给过他们。

    人家可是顾明悠的亲哥哥,对着将军府这抢了他妹妹大好良缘的人还能有好脸色?不出言讽刺都是客气的。

    “大夫人——”

    “云慕不愿吗?”盛景年打断萧云慕的话,声音里夹着三分笑意,又像是宠溺,还有点委屈?

    萧云慕抬头,发现盛景年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自己旁边,这一抬头,见盛景年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顿时头脑发懵。

    别说,盛景年长得真不赖。

    “我……我、我愿意!”

    说完这话,萧云慕差点咬断自己的舌头,对自己十分嫌弃——果然不能为色所迷,男色这东西,不可信不可信。

    盛景年满意一笑,伸出手,“九姑娘请。”

    紧紧抓住苏云兮的衣服,萧云慕磨磨蹭蹭的站起来,惹得苏云兮哭笑不得,伸手把自己的衣服从她手里解救出来。

    能有小公爷这样的夫婿,可是京中多少女子都求之不得的事。从前不还嚷嚷着早些把日子定下来,现在怎么一改常态,满脸写着拒绝。

    “云慕。”

    “嫂嫂!”萧云慕看到了救星一样,盯着苏云兮,希望苏云兮能救自己于水深火热中——她真的不要和盛景年结伴同游啊!

    而且盛景年肯定是故意的,这么多台阶,她真自己爬上山,等她下山的时候说不定就得用滚的。

    苏云兮想了想萧靖安的交代,萧靖安说,盛景年是不可多得的人才,是个好去处,既是定了亲,就要好好相处。

    她家官人说的话,一定是对的。

    “同小公爷好好相处,不可闹脾气。”

    等等,这她想的不一样!

    萧云慕一脸震惊,然后在震惊中被苏云兮牵着送出了茶棚,等她回过神来时,身边站着盛景年,而春月那丫头已经被打发到后面去。

    不是吧!连春月都不给她留!

    咬着下唇,心里憋着气,萧云慕觉得自己太包子了,她不好过,也不能让盛景年好过!

    “小公爷,昨日——昨日我崴了脚,行走不便,若是一会儿走走停停,怕是要劳小公爷多照顾。”

    “山上风景正茂,可以多停下来休息,不必担心。”

    绝对是故意的!盛景年脸上的促狭和笑意,分明是故意的!

    萧云慕想仰头问苍天,盛景年为什么突然对她有了兴趣,她难道不是表现得很平庸吗!是顾大姑娘不够好还是其余姑娘不够娇?

    她一个还没长开的小丫头有什么好戏弄的!

    拖着不情愿的步子走到山脚下,稍稍抬头,萧云慕差点腿软。

    当真要自己爬?

    “小九,你怎么了?”

    萧云霜见萧云慕站在原地发怔,低声道:“这台阶看着唬人,其实也才不过四十多道而已,别怕,一会儿就到了。”

    诧异的看一眼萧云霜,对于这个七姐,她实在印象不深,连在书里也只是一个墙头草的形象。

    若不是最后在萧云慕落魄的时候说了几句话,她连想都想不起来她还做过什么事。

    “七姐,你能爬上去?四十多级,那也很吓人了。”

    “可能不爬吗?大夫人已经答应了小公爷,更何况,你不如趁此机会和小公爷好好培养感情,也许往后进了门,小公爷还能在长公主面前护着你。”

    萧云慕怔了怔,只觉得这话说得不对。

    点了点头,笑道:“多谢七姐提点,只是小公爷怕是瞧不上我,只盼着这婚事能黄了。”

    “可我瞧小公爷也并未露出不耐。”萧云霜往那边瞧了一眼,压低了声音,“你从前可不是这样子畏缩不前的,可得抓住机会。”

    那你从前还不搭理我呢!

    萧云慕在心里吐槽了一句,随即顺着萧云霜的眼神看去,谁知撞上盛景年的眼神,忙乱低下头。

    怎么每次都恰好能跟他眼神撞上,真是倒霉!

    想着,心里不由一阵挫败。

    到底要如何才能让盛景年主动提起退婚的事,这婚事,她当真不想要了。

    守着祖父、大哥,还有将军府好好日子就行,嫁不嫁,还不是她自己说了算。

    顾明烨伸长了脖子往那边看一眼,用手肘碰了一下盛景年,“你把人姑娘喊来,给人晾在一边,合适吗?”

    “那刚才给你说媒你怎么装傻?”

    “有吗?你说六姑娘?我可无福消受,更何况,我家里情况你还能不知道?”

    “指腹为婚?”

    “去你的。”

    顾明烨瞪一眼盛景年,“和你这人说话就是得绕弯子才行,侯府婚事哪里容得下我做主。”

    折扇在指间灵活转了一圈,盛景年笑了一下,“你说得对,我的确是应该和九姑娘好好培养一下感情。”

    “你是见色|起意,怎么以前不见你上心,刚才看着,这九姑娘虽长得不赖,可和她那个太子妃姐姐也差了些,她是有什么长处能让你大费周章到这里来。”

    只有傻子才相信盛景年刚才的那套说辞,偶然到这里来?分明是早知道了将军府今日出行,才会吃多了跑到这里来。

    盛景年但笑不语,也不反驳。

    他就是别有居心,想看看这个九姑娘玩的什么把戏,怎么从前是个蠢货,在春日宴上居然还能滴水不漏。

    “其余两个,交给你了。”

    “喂!你干嘛,你还真交给我了!”

    朝后摆了摆手,盛景年径直朝萧云慕走去。

    正扶着栏杆喘气的萧云慕刚拿着手绢往脸上扇风,便见盛景年朝自己走来,下意识的握紧了栏杆。

    她可不想从这里摔下去,不死也残。

    “你怕什么?好像每次见着我,你都很怕。”

    “我、我哪有!你胡说!”

    盛景年闻言,又往前靠近两步,萧云霜早就拖着萧云颂走开,多一会儿都不敢留。

    逼近萧云慕,可以压低的声音听上去,很危险,“是吗?”

    萧云慕顿时不敢喘息,不断往后倒,“你、你知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

    “你我有婚约在身。”

    “还未成亲,不作数!”

    “那明日我就进宫请命,下月成亲。”盛景年说完,饶有兴致的看着萧云慕,“素闻九姑娘仰慕于我,不惜请老太公做媒,以前不当真,如今看来,倒是真有此事,竟是如此迫不及待——”

    咬碎了后槽牙,萧云慕深一口气,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揪住盛景年的袖口。

    小女子能屈能伸,没什么大不了的。

    “小公爷,云慕错了。”抬眼含着泪,看着盛景年,“我年纪尚小,说话不知分寸,小公爷大人大量,别和我计较。”

    话音才落,手已经被盛景年握在宽厚的手心里,萧云慕瞪圆眼睛,只觉神思恍惚。

    脑中只有一个念头,盛景年吃错药了!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