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八百三十七章 逃出生天(十八)_腐烂国度之活下去-作者:奇异果008 -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千八百三十七章 逃出生天(十八)
    身边弟兄此刻都忙着和身前畜生缠斗,没谁注意到温天明危机状况。

    他们每个人眼下都自顾不暇,哪里还有多余精力去关照他人。

    这是无奈且又是没办法事情。

    四个人队伍应对一般畜生,这本身就是件极为恐怖事情。

    说实在的,雷瞳他们能撑到现在已经非常不容易了。

    更不消说还一个人都没死。

    这已经是个奇迹。

    不过这样奇迹在场人都清楚,不可能似这般持续下去。

    温天明的情况就是个很好缩影。

    畜生的分割及人数优势,令的他们阵型变的毫无意义。

    四个人也没法互相驰援。

    而在这个时候,单打独斗结果可想而知。

    面对此般情景,唐倩做出了叫人意想不到大胆举动。

    女孩儿一直被胡晓东护在身后。

    到目前位置,唐倩都没有收到多少畜生直接正面威胁。

    除了那次胡晓东被畜生控制后,她遭到了危机,之后时间胡晓东对唐倩保护应该说做的是非常周全了。

    不过虽然唐倩有人保护,相对安全。

    但女孩儿自身却没有因此懈怠,她两只眼一直紧盯场上局势。

    一方面是担心害怕之前恐怖重蹈覆辙。

    另一方面呢……也是在帮队员盯看场上形势。

    唐倩也清楚,自己现在和众人是绑在一起的。

    其它人若是出了事儿,她也会跟着玩完。

    为了见到自己哥哥,唐倩从未向现在这样渴望活着。

    她不能死!!绝对不能在这里死掉!!

    想到过往经历事情,那么困难局面他都坚持走下来了。

    没道理,没道理在这个时候放弃。

    望着岌岌可危温天明,其它人都被畜生搀着,没人能够帮忙。

    唐倩脑中几乎瞬间做出决断,她拿着手里匕首冲了上去。

    面对丧尸会遭遇什么,她没有去想,也来不及去想。

    至于被救人和她关系怎样,唐倩更没多虑。

    她当下唯一考虑的事情是……温天明若是死了,队伍本就不多的战力就少了一分。

    原本脆弱防线很可能会因为温天明的死彻底崩塌。

    到时候她想继续活下去见到唐小权愿望也将破灭。

    所以,在强烈期许驱动下,唐倩做出了叫所有人包括她自己都想不到举动。

    她提着到冲到攀爬者跟前,完了在畜生施以暴行前冲着其脑壳便是一刀扎下。

    正所谓有一就有二。

    正因为有了之前那次宰杀,唐倩现在做起这差重复事儿来,游刃有余的多。

    最关键心理层面的打击和压力比之第一次那是明显小了许多。

    再加上,她现在求生意识强烈,她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活下来完了和哥哥唐小权团聚。

    至于其它……唐倩统统抛到脑后。

    只要能让她活儿,现在没啥事儿是她不能做的!

    这就是人类最为神奇地方。

    很多时候,我们觉着不可能做的事儿,真到又把刀架在你脖子上,威逼你的性命,或者威胁到你的理想与信念,你很可能就会破除“封印”,去把那在你看来不可能完成的事儿给做完!

    落在唐倩身上,宰杀丧尸就是突破。

    这次唐倩没有依靠任何人,她完全是靠自己内心驱使去做这件事儿的。

    她做的很干脆,也很果决。

    她成功解决了畜生,同时也救了温天明一命。

    但畜生无力软倒瘫在自己身上时,温天明整个人皆是大惊。

    他有这样反应并不奇怪。

    要知道适才他的注意力可都在自己胸口伤势上。

    他完全没意识头顶下压畜生威胁。

    更不清楚唐倩从后援手救了他一命。

    当畜生被女孩儿一刀了解软瘫下俩,砸在他身上时,对温天明而言,那感觉就是天塌了。

    他认为那是畜生扑袭的血口。

    他觉着自个儿死定了,他没想到那是唐倩“杰作”。

    至于说其它队员……大家都被各自面前畜生纠缠,根本没可能过来对他采取援手。

    如此,剩下唯一可能就是他大意招道了。

    几乎是本能施力将身上畜生推开。

    待得畜生离身一刻,温天明不由第二次大惊。

    贺这次惊愕主要是他没想到畜生会那么容易被推开。

    说实在这不有点不合乎常理。

    畜生没可能也没道理这么容易被推开。

    可适才,尽管他温天明是用来大力,可未免也太简单了吧?

    自个儿啥情况,自个儿心理最清楚。

    温天明目前体能下降厉害。

    到了这个时候,刚才他连最基本挡驾都被畜生破除,怎么可能那么轻松就给畜生推开呢?

    至于说畜生那边主动放弃攻击就更不可能了。

    温天明可不相信畜生会放弃到手美味。

    既是如此,畜生究竟想干什么!?

    带着疑问,温天明朝畜生望去。

    这一望不禁叫他傻眼。

    被其推开畜生此刻正爬在地上一动不动。

    最关键,染红地面的血水……不是吧,刚才我那一推给他脑袋栽破了?

    这也邪乎了吧。

    不对,等等!!

    明显是发现了啥不太对劲地方,温天明注意到在畜生后脑位置有个血槽。

    那是被锐利刀具扎破造成的创口,也对不可能是栽地弄出。

    是谁!?是谁关键时候伸出援手救了自己?

    老徐吗!?

    这是温天明目前唯一能想到可能。

    他压根脑中没有想起唐倩这个人来。

    也难怪,相信在此刻场上所有男人眼中,唐倩仅仅是被保护对象。

    而在温天明眼中,怕是还要多一层想法,那就是唐倩是累赘,可以抛弃的累赘。

    然,待他下意识扭脸确认救助人员身份时,温天明傻眼了。

    与其说是傻眼,倒不如说他被面前发生事情惊愕了。

    眸中女孩儿手里匕首还沾染着血水,这显然是刚刚弄上的。

    对此,温天明满脸的不可置信。

    他无论如何都不相信适才向他援手的会是唐倩。

    这也太扯淡荒谬了吧。

    一个被自己视为累赘,可以抛弃存在,在自个儿最危急时候出手相救,这种事儿相信搁着任何人心理层面冲击都很大。

    温天明只觉自己心口似是被什么东西重重砸了下。

    四目相对间,温天明一时语塞不知道该说什么。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